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李逵的逆襲之路笔趣-第675章 蘇門的以德服人看書

李逵的逆襲之路
小說推薦李逵的逆襲之路李逵的逆袭之路
“京东东路宣抚使赵挺之,隐瞒朝廷,尸位素餐,有负圣恩,去其龙图阁待制职,夺宣抚使职,降为通判,去京听候。”
“青州知府,不体恤百姓,导致地方糜烂,去其知州,贬为知县,即日去崖州上任。”
“青州统制,见匪不剿,有负君望,去职留看!”
……
这场发生在青州的惨剧,被波及的官员达到了数十人。其中,京东东路从宣抚使衙门,提举有司,转运使衙门都被训斥。
而唯独获得朝廷褒奖的就一个人,花荣。
花荣替父出征,有功,被授予了文散官,将仕郎。
将门子弟,获得文散官的很多,算是恩荣。至于今后做官,具体还得看最后如何入职。要是从文,自然不用更改。但是从武之后,会随着擢升,用武勋代替。
一时间,京东东路官场人人惨淡。
虽说被处罚的官员大部分都是青州和路级别的高官,但京东东路的官员考评,这几年恐怕要跌入谷底了。考评不佳,那么升迁就没了指望。
如今的李逵走在路上,遇到京东东路的官员,尤其是文官,基本上没有人会给他打招呼。甚至故意扭脸假装没看到他的大有人在。
这日。
李逵准备动身去登州。
他还惦记着他的船厂。当然,继续在青州,就会引起人的反感了。都让人你祸害成这样子了,还不走?
还要赶尽杀绝不成?
离开之前,李逵让阮小五叫来了花荣。
花荣获得官职也是意外之喜,他可以凭借这份恩荣,直接去京城侯选官。武将不同于文官,如今大宋的低级武将不会换防区,西军的将门子弟,多半也会在西军任职。花荣出身在京东东路,自然也会在京东东路内选官。
当然,没门路的官员,得多等些日子,选到的官职也不见得称心如意。不过李逵对花荣有很大的期待,这家伙怎么说呢?武艺好,家世好,这些都对李逵无所谓,唯独吸引李逵的是花荣此人极为忠心。
要说宋江跟前最忠心的人是谁?
花荣说第一,谁敢说第二。
李逵踅摸着自己身边都是奸佞之徒,总得找个信得过人做帮手。花荣想要在文官之中混出头比较困难,但也不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而花荣在京东东路做官,显然不能跟随李逵。
他琢磨着,得让花荣放弃在家门口做官的便利,跟着自己出去京城。
“贤弟,今后可有打算?”
李逵试探着问话,同时将煮好的茶递给了花荣。
花荣这几天就像是在梦里,稀里糊涂的被大宋政坛新星李逵的器重,然后又立功,甚至他还以武将身份,获得了文散官。这是连皇帝都知道他花荣了啊!
花荣当然清楚这些都是李逵给他带来的,有道是饮水思源。他也不是不记恩情的人,可是想到李逵是文官,而他的学问,恐怕这辈子都没办法混到文官的圈子里去。想到此处,花荣不觉多了些愁容。
不过,谁让他有情有义,当即狠下决心:“哥哥提携小弟,小弟如何能不知?小弟这就辞了这官,随哥哥进京。”
“你舍得?”
李逵吃惊的看向了花荣,这家伙是不是傻啊!他们认识才几天时间,连官都不要了,就要跟着自己走?
这也太一根筋了。
想到身边人,李逵有些伤感。
高俅,讲义气。
马昱,很讲义气。
鲁达,没心没肺,仁义为先。
庞万春,好像没啥追求,但也讲义气。
就投靠李逵想要获得晋身之阶的李邦彦,也是出了名的讲义气。
而花荣……这家伙才认识几天,把这帮人都给比下去了。
花荣如此上道,李逵倒是不好意思了起来。他带着花荣回京城,虽说中书省下的衙门,也有武官。但这些官职基本上是闲差。花荣也是有本事的人,让他仅仅混个不入流的闲差,李逵良心上也过不去。
可是花荣想的挺简单,他开心道:“兄长你听我说,我爹已经官复原职了。不久之后就可能调去江宁府去做统制。虽说官没有升,但江宁府可要比齐州繁华的多,不需要我在跟前照料。”
“说起江宁府。我倒是认识个江宁府籍的御医叫安道全,手段高超,或许你爹的病经他诊断有祛根之法。”李逵随即道:“安道全原先是京城闲散人,为兄一封信就能将他请来齐州,可年前他已经是御医,轻易不能离开京城。你爹要是身体允许的话,不如去京城一趟。”
“谢兄长,我这就让我爹准备去京城。”
花荣拜谢不已。为人子,孝为先。
李逵能替他想到这些,他心中更是对李逵信服。
当然,这等小恩小惠想要拉拢人,确实有点说不过去。李逵迟疑了一阵,问花荣:“贤弟,你去读书如何?”
“读书?”
花荣面带苦涩,他还以为李逵想要教他读书。对他期望甚高。但是他能不清楚自己的事吗?他哪里长得出中进士的脑袋?读书,这辈子都没出路啊!
花荣的情绪顿时有点憋屈,可是李逵是他兄长,就是豁出命去……花荣琢磨着,读书也不至于如此吧?
李逵却笑道:“贤弟多虑了。为兄如今在中书省做官,兵统局虽说是个新衙门,但陛下重视,枢密院重视,都事堂也重视。别说是个五品的统制,就算是四品的殿前司将军,也能安排得了。可是,在京城做官,武将除了高品武将,其他都没太大出路,尤其是中书省,随便一个七八品的承旨、司业,都能指使起四五品的武将,贤弟信赖为兄,为兄也不能害贤弟。”
“为兄不用你考科举,中进士。也不需要你去参加太学升舍试,诗赋举业。这些对学子来说都不容易。十年寒窗,不知多少人白了头,也等不到鲤鱼跃龙门的那一天。为兄的意思,是给你找个老师,我师叔晁补之性格豪爽,你只要去了,他就能收你。但你也不用在他门下求学,而是去我师祖苏学士门下求学……只要将他老人家哄高兴了,写上一篇关于你的文章,你就能名传天下。”
花荣眼珠子都直了,听李逵的安排,他这中进士还不成,非得进士及第,甚至考状元才行。
天下文坛大宗师门下的门徒,要是连中进士都中不了,岂不是丢人丢大发了?
花荣不由暗暗叫苦,他没想到自己百步穿杨的本事还没有扬名天下,就要被埋在书坑里,自生自灭了。
可李逵能害他吗?
只见李逵平淡道:“贤弟你读的进去,大可以在师祖门下安心读几年书。要是读不进去也不要紧,我师祖和诸位师叔对大小考非常有心得,你只要通过你爹的荫补官获得荫补试的机会,加上你获得了将仕郎的文散官,就能参加文官荫补考试。只要运作的好,十年之内,也有机会做到六品文官。十五年,有希望做到五品。再上去就难喽。”
“啥!”
花荣瞪大着眼珠子,惊骇的看向李逵。
他从来没听说过还有这等操作?
李逵为了让花荣放心,大包大揽道:“贤弟放心,文官荫补考试简单的很,比武将荫补强不到哪儿去。”
咕咚——
花荣愕然不已,他就算是做梦,也想不到自己会做到六品文官呐。
李逵尴尬道:“这也是全力运作的情况下,你放心,为兄之前有个朋友是西军将门种氏子弟种建中,他老师是张载。名望上比咱差远了。他就是如此操作,做到了四品的提举常平司。如今在青塘总管兵事,他能行,没道理放在你身上就不成,你说是不是这个理?”
花荣艰难的点点头,吞了口唾沫,崇拜的看着李逵,心说:“哥哥的路子真野。他要当文官了,以前的小伙伴们听到这个消息,会不会嫉妒地偷袭他?”
巧啊,阮小五进屋,将一封信给了李逵,道:“少爷,常州来信。”
李逵也不避人,常州来信只能是师祖苏轼的信。他当即拆开之后看了起来,看完之后准备写信。抬头看向花荣,笑道:“贤弟,你就给为兄充当一会信使,等将你送叔父去京城看病之后,替为兄送去常州。你也正好去见见咱们这位师祖。”
“是苏学士?”
花荣惊喜万分,他当即激动道:“学士不会考校我的学问吧?哥哥,我该读那些书,才能让学士满意?”
李逵呵呵笑道:“读什么书都没用,他老人家什么书没读过?越是卖弄学问,会让你越被他看轻。你去常州,带上一瓮好酒,陪他喝高兴就成。”
当即他将信递给了花荣,让花荣看。
花荣看了两句,顿时愁云满面,迟疑的将信递给李逵道:“哥哥,苏学士好像对你做的事非常恼火,为何都是训斥之言语?”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李逵将信拿来,对花荣道:“师祖这是避嫌,这封信你只要看这一句就行了。对了,鲁直是大师伯的字。”
“……鲁直知宣州,一切安好,勿念。”
花荣看着信上的话,每一个字他都认识。而且还是一句告平安的话,难道也有玄机不成?
想到文官的超群智慧,花荣顿时有点绝望,难道自己的脑子连看信这么简单的事都做不成了吗?
李逵却给花荣解释道:“大师伯和赵挺之往日不睦,可惜一直没有消解误会的机会。我苏门学子,将以德服人,往日的误会要解开,就要有见面的机会。为兄运作一番,将赵挺之安排去宣州做通判,让大师伯日夜感化赵挺之,救人于水火之中。”
有仇!
一个是知州,一个贬谪去做通判。
花荣顿时悟了,说是救人水火之中,可是往火坑里推,往深潭里踹。但是欺负赵挺之,花荣举双手赞成。他花家就被此贼祸害的不轻,同时这也给他打开了文官世界的大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