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小說 大唐:神級熊孩子-第五百三十七章:擺駕,前往太子府!鑒賞

大唐:神級熊孩子
小說推薦大唐:神級熊孩子大唐:神级熊孩子
而且许多感染风寒的人,因为治不好而死去的病列,也数不胜数。
这一点,李世民还是颇为关心李承乾的。
然而李承风则不屑的道:“呵呵,还感冒呢?我看他就是心虚而已!”
“风儿,你怎么可以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呢?就算祭坛爆炸这件事情不是你干的,那也不可能是你哥哥李承乾干的啊?他可是大唐太子,心胸不可能那么狭隘的!另外,他还是你的亲哥哥,亲哥哥怎么可能会对弟弟下手呢?况且你才六岁呢?不要想那么多了!风儿!”
李世民还在给李承乾解释,希望李承风不要和李承乾之间,闹出什么不愉快的矛盾。
毕竟,他们两人,都是李世民钦点的未来的大唐顶梁柱。
一个是大唐未来的皇帝,一个是大唐未来的镇国神王。
二人合力才能把大唐变得更加繁荣富强,而不是现在就开始窝里斗了?
但其实李世民根本就不知道,早在翠仙楼的时刻,李承乾就开始暴露自己的野心了。
李承风摇了摇头,轻笑一声,道:“唉,父皇,看来你还是太无知了啊!你知道的太少了!”
“朕知道的少?难道你就知道的要比朕多吗?哼,小兔崽子,别以为祭坛爆炸不是你干的,朕就不惩罚你了!因为这个铁皮诈弹是你制造的,所以朕依旧还是要惩罚你!”
“凭什么?我什么都没做,有小偷偷了我的诈弹要陷害我,你怎么还要惩罚我呢?”李承风皱眉看向李世民。
李世民傲气的开口,道:“谁让你制造了这些诈弹的?如果你不制造,是不是就不会发生这些事情了?所以,你还不赶紧把制造诈弹的方式,交给父皇吗?”
“呵呵,懂了,我总算是懂了,哈哈哈……”
李承风释怀了,突然捧腹大笑了起来。
李世民疑惑开口,问道:“你释怀了什么?哈哈大笑做什么?”
李承风笑道:“哈哈,父皇,你这马后炮,打的可真谓是炸天响啊!儿臣这都什么都没做呢,只是有人偷了儿臣的诈弹要陷害儿臣,你就能把罪责怪罪到儿臣的头上来?儿臣只是一个受害者啊,但是为什么成为了被罚者了呢?所以啊,父皇你这辈子是不可能从我这里,要到制造诈弹的方式咯!如果我给了你,以后天下大乱,你到时候就说,哎呀,如果不是你制造了诈弹出来,我们大唐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吗?你简直是千古罪人啊!”
“双面人,马后炮,双标侠,究极双标啊父皇!你这马后炮,咱可接不住,咱接不住,也不敢接啊!毕竟我李承风可不想成为千古罪人了!”
“额,这,这这…”
“叮,来自李世民的无语凝噎,淘气值+299!”
李世民垭口了。
李承风说的还真有那么一丝道理。
而李世民本人,也是搬起石头来砸自己的脚了。
他为什么要责怪李承风制造了诈弹啊?现在好了,李承风无论如何,也不会把制造诈弹的方式,交给自己了?
“拜拜了您嘞,儿臣告退咯!”
李承风正想走,李世民却又拦住了李承风,道:“等会儿,风儿!”
“怎么了父皇?我还有事情要做呢,你有什么事儿就快点说吧!”李承风看向李世民。
李世民顿时满脸愤怒,义愤填膺的开口,道:“哼,居然有人敢偷朕风儿的诈弹,陷害朕的八皇子?朕绝对不会轻易饶过他的,风儿,走,今天咱们一起去破案,把这些偷了你诈弹的人,想要陷害你的人,找出来,然后诛他九族!”
“别,别诛九族啊父皇!”李承风故作惊讶的神色,开口。
李世民懵逼了,道:“为什么别诛他九族?他这样陷害你,你可是大唐的八皇子啊,还差点闹的咱们父子俩反目成仇,所以为何不诛他九族?”
“不能诛他九族,因为我可不想死啊!你诛他九族,我是他的同胞弟弟,我不也得死吗?包括父皇你可能也要死呢?你要自己杀自己?自己诛自己的九族吗?”
“什么?”
“叮,来自李世民的惊恐,淘气值+200!”
李世民手臂有些轻微的颤抖,开口,道:“风儿,那,你的意思是?那个偷你诈弹想要陷害你的人,是……”
“没错,就是刚刚说身体不舒服,然后走的那位!我的同胞族兄,太子殿下李承乾啊!”
“啊?这,这怎么可能?”
“叮,来自李世民的惊恐,淘气值+230!”
“叮,来自魏征的恐惧,淘气值+220!”
“叮,来自杜如晦的恐惧,淘气值+220!”
李承风此话一出,在坐的各位大臣,无一不是满脸恐惧与仓皇之色。
因为八皇子说,太子殿下,偷了他的钱财,想要陷害他?
这样的事情说出去,能不让人恐惧吗?
但是,太子殿下为何会陷害八皇子呢?八皇子又没有得罪过太子李承乾?
此刻,李世民真的想不通,李承风说的话语,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了!
“风儿,你口说无凭,没有证据,你可不能随便诬陷你的太子哥哥,否则后果,很严重的!”
“我没有诬陷他,是他在陷害我啊父皇,你可真是老眼昏花了!”
“嗯?放肆,风儿,承乾再怎么说也是你的哥哥,朕绝对不相信,他会做出那样的事情来,这绝对不可能!”李世民还站在李承乾的角度说话。
因为他不敢相信,李承乾真的会开始对李承风下手了啊!
而李承风则道:“人在做天在看,父皇你不相信不要紧,到时候倒霉的就是你!反正太子哥哥对付我,为的就是剥削我的势力,然后畅然无阻的登基皇位,该小心的,其实是父皇你啊!”
“住口,我不准你这样说自己的哥哥,好,朕现在就去找承乾当面问清楚一番,如果不是他的做的,小兔崽子,你就等着朕回来,怎么惩罚你吧,不把你在镇王府内关一个月的禁闭,你觉得朕会这么轻易的饶过你吗?哼……”
“唉,果然是傻人有傻福啊!父皇,所谓知人知面不知心,你若在不小心,未来倒霉的就是你自己!”
“那也用不着你来操心,来人啊,摆驾,前往太子府!”
“是,皇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