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yt7引人入胜的玄幻小說 《臨淵行》-第七百四十六章 往昔曾相見熱推-bo5ry

臨淵行
小說推薦臨淵行临渊行
莹莹备受打击,更让失望的是,西山散人、卢仙人、君载酒、龚西楼和黎殇雪这五位老仙人也被苏云从金棺中放了出来。
反派 要 刷 好 感度
苏云看到莹莹失落的模样儿,一度怀疑这小书仙被大金链子寄生了。——只有大金链子这等奇怪的至宝,才会对自己绑住的东西恋恋不舍,恨不得把自己喜欢的东西都绑在一起。
“或许不是寄生,而是臭味相投。”苏云心道。
西山散人等人被关在金棺这段期间,身受重创,苏云放出他们时,五老伤痕累累,满脸的惊恐和疲惫,伤势比月照泉还要重一些。
苏云微微皱眉,他们的道伤他可以医治,但更为严重的是性灵受到了极大的创伤,道心还有被污染的征兆。
腹黑公主:男色太多挡不住 贫嘴丫头
这些他便束手无策了。
“奇怪,金棺中还有我们不知道的危险?”
苏云低声道:“我们上次进去的时候,没有多大的危险啊……”
莹莹对金棺中发生的事也极为好奇,大金链子也很是好奇,把她和金棺松开,莹莹便要跳到棺材里,与大金链子一起查看金棺里面有什么。
重生七零好年华
她刚刚爬上棺材板,便被苏云扯着链子拎了出来。
“这金棺中必有其他凶险,当年我们活着逃出金棺只是侥幸。”
苏云提着金链子和莹莹,谆谆教诲道:“金棺而今已经恢复到巅峰状态,有金链子捆住,这才没有凶性大发。但金链子并不能约束棺内的情况,你们且忍耐几日,等到我们到了帝廷,寻到足够的帮手,一起探索一番。”
莹莹和大金链子只好忍耐下来。
在修真文明的悠闲生活
苏云放下,又狐疑的瞥了他们一眼,心道:“莹莹从前没有这么好奇的,难道真被大金链子同化了?”
西山散人和黎殇雪等五老惊恐的看着他靠近,君载酒的喉咙中发出“嗬嗬”惊惧的声音,苏云只好停下脚步,向月照泉道:“道兄,你们是旧识,你来安抚他们。”
月照泉上前安抚,过了良久,西山散人等人才平静下来,让苏云接近。
黎殇雪突然道:“这口棺材中,有外乡人斩出的古怪东西!”
卢仙人正气凛然,道:“苏圣皇,这口金棺,是镇压外乡人之棺。外乡人被镇压在棺椁中时,借助仙剑之威,斩去自身不需要的东西!这里面有的是道心中的破绽,有的是多余的大道,有的是薄弱的道行,被他借剑阵斩出。这些东西混合着他的道血,化作魔神,诡异莫测!”
苏云和月照泉等人惊疑不定,莹莹也吓了一跳,额头冒出一滴墨水,只觉背后背着的金棺也不再威武。
黎殇雪继续道:“我们这几日被攻击,便是外乡人斩出的魔神中,有大魔神在吞噬其他魔神!金棺中的魔性被锁住,便是在养蛊,相互攻击,势必会诞生出一尊可怕的魔神,强横无匹!”
苏云闻言,笑道:“好在他们被锁在金棺中,不会出来为祸世人。”
六位老仙人还是隐隐有些担忧。
苏云道:“六位道兄,我们源自一场误会,现在误会解除,诸位道兄也恢复自由之身。我这些日子,为六位治疗伤势,算是弥补。”
月照泉道:“苏圣皇,让我先与他们说道说道。”
苏云点头,留给他们讨论的空间。
月照泉则将自己被仙后偷袭,苏云不计前嫌为自己疗伤一事说了一番,道:“我们当年因为对帝绝等帝的失望,这才郁郁归隐。帝绝,不配我们相助,帝丰,也不配我们相助。但是苏圣皇……”
黎殇雪冷笑道:“他就配么?”
其他老仙纷纷点头,对自己被苏云和莹莹暗算,关在金棺中的遭遇耿耿于怀。
月照泉道:“五位道兄,帝丰不过是另一个帝绝,甚至为人处世还不如帝绝!苏圣皇虽然他不配,但已经是瘸子里挑将军了。”
五老各自迟疑。
过了片刻,西山散人道:“钓鱼佬,你知道的,从前我们虽然会参与一些世事,但入世不深,还可以保命。这次劝诫苏圣皇接受第六仙界统治,也入世不深,却险些没能保护性命。苏圣皇所面临的凶险更甚,我们若是追随他入世……”
他摇了摇头,道:“我等性命,恐怕不保。”
黎殇雪、君载酒和龚西楼等人沉默不语,即便是月照泉也有些迟疑。
苏云是势弱一方,面对仙廷,危如累卵,随时可能覆灭。想要保住这点微弱的火光,便需要拼命!
便需要赴死!
即便是强大如他们六老,也不认为自己可以在这滔滔大势前,保住自家性命!
“我觉得很好。”卢仙人突然道。
月照泉等人的目光纷纷落在他的身上,卢仙人像是个顽固的老学究,矍铄清瘦,一向沉默寡言,很难得发表自己的意见。
得分控卫
西山散人冷笑道:“你觉得好?好在哪里?苏圣皇野心勃勃,为了自己的帝位,不但要拉着第七仙界的黎民众生一起送命,还要拉着我们与他陪葬!这叫很好?最好的结果,就是他归隐,让出这片天地,让出黎民众生!”
“我觉得很好。”
卢仙人重复了一遍,道:“君子但求无愧于心,不问前程。我们把各自的道流传下去,死亦何妨?”
西山散人冷笑道:“死亦何妨?你说得轻巧!那苏圣皇阴险狡猾,暗算我们五个老仙人,哪里有明君的样子?传道于他,我们为他送死?你不问前程,我心有不甘,不能不问!”
卢仙人脸色涨红,结结巴巴道:“我们初心是什么?不是传道吗?不是救黎民于水火吗?何时变成求生了?”
几位老者沉默下来,西山散人语气硬邦邦道:“他绝非值得托付之人!”
月照泉也是头大,劝解道:“苏圣皇是否值得,我们先看过再说。你们都有伤在身,少吵两句,趁着他为我们治疗伤势,观察他的为人处世,自然明了。”
黎殇雪点头道:“若是他不值得托付,我们甩手便走。若是他值得托付……”
她顿了顿,道:“老身会留下来。”
月照泉看了看她,笑道:“我随仙子一起留下来。”
龚西楼和君载酒对视一眼,没有表态。
遊戲 小說
西山散人冷笑:“有一点不如我意,我便离开!”
月照泉松了口气,起身去寻苏云。
这宝辇原本是仙后娘娘的座驾,富丽堂皇,从外面看不算很大,但内部空间颇为广大,房间众多。
月照泉找到苏云,迟疑一下,道:“我等老朽年迈,只传道,至于是否帮助圣皇对抗仙廷,还则两说。”
苏云有些失望,但还是称谢,道:“六老道行高深莫测,肯传下所悟,便已经是天下人之幸。”
他为西山散人等人检查道伤,揣摩一番,以剑道神通道止于此为五人疗伤。
西山散人对他挑三拣四,冷嘲热讽,苏云哪里忍得了这个?于是在施展剑道神通时,每一剑都往里多刺了几分,痛得西山散人老泪横流,骂不绝口。
月照泉见状,心中生出几分担忧:“看来苏圣皇是不能让西山老鬼满意了。”
他为了缓解西山散人与苏云的矛盾,于是开始讲授自己的大道长城,苏云、芳逐志、莹莹和苏青青都被吸引过去。
“这位老先生有真东西!”芳逐志惊讶莫名,向苏云道。
苏云听讲,心中也只觉深深震撼,月照泉以道法神通来讲演,展示北冕长城蕴藏的大道,许许多多道理,都是他们所未曾接触未曾想到的!
哪怕通天阁研究北冕长城很多年,哪怕仙廷也有长垣境界,都远不如月照泉来得精深!
月照泉的长城,是由道组成,倘若灵士修炼,便会在自己的灵界中形成一个环绕灵界的长城,守护灵界与性灵,挡住外魔入侵!
苏云双眼放光,心道:“钓鱼仙人的境界,非同一般,这等才智之人,当重金聘用,请到元朔教书!”
莹莹在一旁记录,突然询问道:“月先生,你从第三仙界活到现在,见多识广,所有仙界的北冕长城都是一样的吗?大道也是一样的吗?”
月照泉笑道:“不仅北冕长城是一样,各个仙界的福地也是一样。区别不是很大。唯一的区别,恐怕便是第七仙界的钟山和烛龙的位置有所不同。”
君载酒道:“就算以往仙界的仙人迁徙福地,搬运仙山,下一个仙界的福地和仙山也还会出现在同一个位置上。”
月照泉点头道:“福地中蕴藏的大道也都是一样,大道孕生的神魔,也模样相同。”
芳逐志有些毛骨悚然,颤声道:“那么,各个仙界中的人呢?人是否也一样?”
他难以压制住恐惧:“第六仙界是否也有一个芳逐志?也有一个苏圣皇?”
苏云摇头笑道:“并没有,东君不必自己吓自己。”
芳逐志瞪大眼睛,争辩道:“你怎么知道,你又没有去过?或许,我们这一个个仙界,都是一场场轮回!”
莹莹得意笑道:“我们当然知道,因为我们去过!”
暴君,我来自2059!
西山散人惊讶,向她看去,似乎想起了什么,惊疑不定:“我好像见过他们,那时我还是个小灵士。只是,只是……”
他言语之中对苏云尊敬了许多,让月照泉等人颇为疑惑。
宝辇一路行驶,进入天府洞天腹地。
一路走来,只见天府洞天倒还算安宁,仙廷对天府极为重视,天府是富饶之地,仙廷的粮仓。天府的世阀之家在仙廷往往都有人庇佑,有的世阀的老祖便是仙廷的仙人,位居高位,有的世阀则是托庇于仙廷的强者,还有的则是门派的老祖是在仙廷位高权重。
因此天府洞天还算是安宁,但也有不少仙人降临到天府,定居在各大福地之中,维持原来的统治。
天府洞天本来便是世阀统治,下辖一个个国度,统治奴役辖地内的众生。他们掌握知识,愚民之智,普通人别说修炼成为灵士,就算是维持生计都很艰难。
苏云成为天府圣皇时,尝试推行官学,将元朔的那一套搬到天府洞天,只是遭遇很大的阻力,好在有宋命和郎云帮忙,三圣学宫才得以推行下去。
这些年,三圣学宫越来越好,影响力也越来越大。
只是苏云见到而今天府洞天的景象,心中隐隐有些不安,向芳逐志道:“我们先前往天魁福地。”
芳逐志下令,宝辇驶向天魁福地。
待来到天魁福地,苏云心中一片冰凉,只见原本极为繁盛的三圣学宫已经被夷为平地,空无一人,而墨蘅城也已经裂为两半。
天魁福地所在的位置,只剩下一个大坑,这福地连同地底的仙脉,被人以大法力迁走!
显然,他们到来之前,这里曾经发生过一场极大的动乱!
“天魁洞天是仙廷的宋仙君的辖地,宋仙君是宋命的老祖,难道是左右横跳宋仙君失势了?”
苏云刚刚想到这里,突然天空中一道道仙光飞过,却是仙廷的仙人在匆匆赶路。
芳逐志命人前去打探,回来汇报道:“狱天君在天罡福地炼魔,将一众乱党困在那里,准备炼死!乱党强横,狱天君召集附近的仙魔仙神,前去支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