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不錯都市异能小說 我爲國家修文物 起點-第一千兩百六十三章 惹不起惹不起 (第一更)相伴

我爲國家修文物
小說推薦我爲國家修文物我为国家修文物
由于晚饭吃得比较早,等向南回到家里时,也才八点都不到。
向南站在窗前,看着不远处城市里的灯火阑珊处,这耀眼的光芒连夜空中的星星都显得黯淡无光,楼下不时传上来的车鸣声、歌唱声,让这安静的屋子里一下子生动了不少。
站在窗前看了一会儿,向南将杯子里的水喝完,这才转过身来,重新回到了修复室中,继续开始缂织那幅《山茶蛱蝶图》。
这幅缂丝画作,采用了多种缂织技法。比如,山茶花的枝干绿叶,以及盛开的山茶花的花蕊和花瓣是用齐缂法缂织的;蝶翅则是用戗缂法晕色的,而蝶须又是用勾缂法来进行辅助点缀的。
向南坐在缂丝织机前,一边耐心地缂织着,一边思考着这些缂织技法的运用,手上的动作却是丝毫不停。
这一忙就忙到了夜里十点多,向南这才长舒了一口气,慢慢地停了下来。
离开修复室后,向南来到浴室里洗了个澡,换了身睡衣,回到卧室里以后躺下去就睡着了。
……
【看书福利】送你一个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书友大本营】即可领取!
第二天又在公司里忙了一天,第三天一大早,向南就早早起了床,稍稍收拾了一下东西,下楼吃过早餐后,就打了个车直奔魔都高铁站。
这次回金陵,是因为学校开学了,他得到学校里去报名。
到了这个学期,向南已经是直博生三年级了,可实际上他除了在学校里挂了个名,连一节课都没去上过,说起来还真是羞愧,简直都不好意思对别人说自己还是个学生。
既然没办法来学校上课,那自己好歹也得在核心期刊上多发几篇论文,同时还要好好写自己的毕业论文,别到时候毕业答辩通不过,被迫延期毕业也就罢了,要是直接被学校给清退了,那就太对不起孙老师了,也太对不起自己了。
来到高铁站后,向南取出身份证过了安检,进了候车厅,离自己乘坐的那趟车还有半个多小时才到站,他也不着急,找了张椅子坐了下来,拿出手机开始玩了起来。
玩着玩着,他忽然感觉有个人站在面前,抬起头来一看,差点吓了一跳,这人不是别人,居然是姚嘉莹。
姚嘉莹看到向南被吓了一跳,忍不住嘴角微微上翘,开口问道:“你怎么也要回金陵?”
“学校开学了,我得回去报个名。”
向南看了她一眼,作势要站起来,问道,“你坐吗?”
“不用,马上要进站了。”
“你不是昨天就请假了吗?怎么今天才回金陵?”
“昨天在魔都还有点事,只能今天回去了。”
“哦。”
向南没话说了,东张西望了一会儿,正好这时候这趟车开始检票了,他赶紧站了起来,将背包拎了起来,对姚嘉莹说道,“走吧,检票了。”
这趟车人不多,毕竟不是什么高峰期,两个人很快就跟在人群后面进了站台。
到了站台后,向南抬手指了指前面的车厢,对姚嘉莹说道:“我在2号车厢,我先过去了啊。”
说完,也不等姚嘉莹反应,就急匆匆地走了,这模样,感觉就好像有人在身后追他似的。
姚嘉莹忍不住撇了撇嘴,低声嘀咕道:“2号车厢了不起吗?我还1号车厢呢!”
向南当然不知道姚嘉莹在想什么,等他走远了几步,这才长松了一口气,跟姚嘉莹站在一起,感觉压力太大了,惹不起惹不起啊!
进了车厢,找到自己的座位后,向南一屁股坐了下来,大喘了几口气,刚刚走太快了,差点喘不过气来。
等整个人缓过来以后,向南又掏出手机来,继续开始玩起了游戏。
从魔都到金陵的高铁很快,向南感觉自己都没玩几把游戏,金陵站就到了。下了车后,他也没耽搁时间,直接在出站口处找了辆出租车,坐上去后就直奔家里赶去。
刚走到半路上,老妈的电话就打过来了:“向南啊,你到哪儿了?”
“在出租车上,快到家了。”
向南想想感觉不对劲,又问道,“老妈,看你这么着急,是有什么事吗?”
“没事,没事!”
老妈连忙打了个哈哈,说道,“我这不是在家里闲得无聊,给你打个电话问一问嘛。那我不跟你说了,你自己路上小心一点。”
“哦,知道了。”
挂了电话,向南忍不住摇了摇头,老妈肯定藏着事,这个电话打得太刻意了。
不过,不管什么事,应该不是什么坏事,老妈总不至于坑自己吧,这一点,向南还是很有信心的。
不再去想这些事,向南继续低下头来玩手机。
过了没多久,出租车就停在了自家小区门口,向南付了车费,拎着背包下了车,很快就上了楼,来到了自己家门口。
“老妈,我回来了!”
向南想也没想,下意识地喊了起来。
喊完他才想起来,老妈右腿受伤了,可不能下地来给自己开门,他又连忙喊道:“老妈你坐着别动,我自己开门!”
说完,他就急急忙忙地从背包里掏出钥匙来准备开门。
还没等他将钥匙插进锁孔,门“咔哒”一声开了,向南急了:“哎呀,老妈,都让你坐着别动了……”
话还没说完,他就愣住了,站在自己的面前的,是一个自己不认识的中年妇女,这女人看着自己一直笑,一直笑,笑得向南鸡皮疙瘩都起来。
向南连忙后退了一步,看了看门牌号,没错啊,是自己的家,这门上边,还有自己小学时候贴的“雪峰”烟纸盒呢!
就在这时,老妈在里面喊道:“向南,你还站在外面干什么?还不赶紧进来?”
“哦哦!”
听到老妈熟悉的声音后,向南也不管这陌生中年妇女了,在门口换了拖鞋,就走进了客厅里。
客厅里,老妈依然坐在沙发上,那条打着石膏的右腿搁在茶几上,她看了向南一眼,抬手指了指这陌生中年妇女,笑着说道:
“这是媒……梅姨,是你老妈的老朋友,傻小子,还不快点喊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