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 詭三國 txt-第2010章小勝大敗,小船大船看書

詭三國
小說推薦詭三國诡三国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花眼湖并不是幽州漠北唯一的湖水,却是牧人经常停留的区域,在这一片的土地上,只有沿着水源走,才能保证自己和牲畜的生命。
然而在今天,这个花眼湖的附近,却在上演着一场杀戮。
前头双腿紧紧夹着马腹,急急遁逃的是辽东的斥候,而在后方紧追不舍的是张郃和鲜卑人……
虽然辽东公孙度也不少骑兵,但是终究是和长年累月的游牧民族是有区别的,所以当公孙斥候碰见了北上的张郃的时候,自然是打又打不过,跑又跑不掉。
所有人都已经没了队形,眼睛里只有面前的敌人,一方只想着逃,另外一方则是死命要拦截下来。
因为风向的关系,所以张郃等人在追逐辽东斥候的时候,也没有搭理他们间歇性射出的箭矢,除了几个倒霉的家伙被直接射中了要害之外,大多数的箭矢都在风中失去了原本的威力,即便是射在身上,也顶多只有一丝短暂的阵痛,好似被石头砸到了一般,破层皮,流点血,根本无法伤及骨肉。
张郃被鲜卑人救出,虽然在一定程度上钱老实并不代表了张郃的意思,也没有按照张郃的想法来操作,但是事已至此,又有什么其他的办法?难不成还巴巴的赶回去请罪,说是自己护卫擅作主张,完全不是自己的意思,跟自己毫无关系?
鲜卑人想要回家。
可问题是回不去,被公孙度给挡在前方。
所以鲜卑人提出让张郃替他们打出一条路,然后张郃若是愿意继续留在大漠,这些鲜卑人就把张郃当成最尊贵的客人招待,如果不愿意留要走,鲜卑人也同意,还会送上些战马皮袍什么的……
鲜卑头目甚至割了脸起誓。用小刀在脸上拉出一条口子,以此来表示誓言的不可更改,毕竟即便是伤口好了也会有一道伤疤。
因此张郃便和鲜卑人到了此处,但是问题是张郃和鲜卑人的人数并不足矣正面和公孙度抗衡,所以只能是寻找机会趁其不备突破过去。想要达成这样的作战目标,就必须保持隐蔽,故而对于这些公孙斥候死死咬住追杀,一个不能漏下,也就是当下张郃和鲜卑人所要达成的了。
张郃追上了公孙斥候,一枪挑翻了其中一个,然后又是横扫一枪,将另外一个斥候仓皇之间举起的弓箭跳落,顺道再其大腿上割开一条血淋淋的口子……
没过多久,这些公孙斥候便被陆陆续续追上,然后砍杀在这花眼湖畔。
张郃缓缓的停了下来,战马口鼻噗嗤噗嗤的喷着白烟。
鲜卑头目跟了上来,在一旁也勒住了马。『张将军,怎么了?』
张郃将长枪上的血迹甩了甩,然后抬着下巴示意了一下,『看这个天气……你确定要回去么?』
鲜卑头目沉默良久,最后咬着牙:『这不应该是更要回去么?家里的族人还等着呢……』
张郃叹了口气,点了点头,说道:『杀了这些斥候,也隐瞒不了多久,想要回去,就要尽快!』
『那么张将军的意思……』鲜卑头目问道。
张郃望着天,半响才说道:『看起来又要下雪了……』
看着天空说下雪问题的,也不仅仅是张郃一个。
『这见鬼的天气!怎么又要下雪了?』
公孙度仰着头看天。
公孙度击败了刘和等乌桓人之后,虽然追杀了一阵,但是兵法有云穷寇莫追,他也害怕追着追着就掉坑里了,所以也就渐渐停了下来,然后老天爷竟然就下雪了……这样突如其来的天气变幻,几乎让公孙度有些时光错乱的感觉,现在是三月份么?不是么?确定么?
当然,辽东之地,也算不上是多么暖和的地方,只不过辽东也米有三月份下雪的啊……
如此情形,自然让上至公孙度下至普通兵卒都有些惊恐起来,驻足不前。
『主公,接下来……』柳毅也抬头看天,有些迟疑。
若是按照原定的计划,公孙度是准备趁乱取渔阳的,最好就是在骠骑和曹氏两败俱伤的时候一举而下,但是现在么,不管是公孙度还是柳毅,多少都有些迟疑起来。
这种天气,本身就不适宜行军作战,若是之前是偶然的下雪,倒也罢了,可是现在已经是第二场了,这就让公孙度少了许多侥幸的心思。
『传令下去,暂且扎营……』公孙度叹息一声,说道,『等雪停了,再做打算罢……』老天爷不给面子,还怎么打?
可是当天晚上,公孙度就遭受到了张郃带领着鲜卑人的突袭。
大多数以为战斗已经结束,不少人一门心思准备着回家的公孙军队顿时懵圈,完全没有想到有人会趁着雪夜偷袭,营地之中顿时大坏,捆扎打包好的各种物资就刚好成为了最佳的点火之处,熊熊燃烧照亮了半边的天空,心思已经涣散的公孙兵卒到处乱跑,不成建制,自然也难以抵抗以张郃为首的猛烈突击。
等到天明之时,突袭的张郃等人已经北逃,而狼狈不堪的公孙度愤恨不已的跳着脚怒骂,却没什么好办法,向北追击一方面和原本计划违背,二来天气也是大问题,而不追击,也不知道南下之后会不会陷入两面夹击的困境。最终,只好收拢残兵败将,也没有了什么要奋战到最后一兵一卒的意志,不得不怏怏的退兵……
公孙度这一次出击,获取了一些小胜利,但是被张郃猛然间突袭,却也同样损失惨痛,说其小胜大败也不为过……
……_(:з」∠)_……
诸葛亮喜欢下棋。庞统么,谈不上喜欢还是不喜欢,但是两个人下棋的方式却完全不同。
诸葛亮下棋的时候,四平八稳,不动神色,但是庞统么,其他时间还好,但是在下棋的时候就没有像是诸葛亮那样,输赢都似春风拂面,胜负即如过眼云烟一般。
庞统甚至连所谓『从容』二字也是谈不上,刚刚在角落里占了点小小的便宜,立刻就挽袖子伸胳膊拎壶倒水,捧着茶盏面带自得,昂首四顾,大有高人一等的傲气清高,完全就是纹枰国手的模样,但只要局面一旦陷入被动,转眼之间就是皱眉皴眼的一脸愁容,或是咬牙切齿的筹谋对策,或是脸色紧绷苦思解局的妙手,若是局面再差一点,就会双手扶案耷头佝腰地俯身枰面,恨不能将目光凝成利剑聚成利斧,把那几颗该死的棋子砍成渣剁成沫随了清风飘渺而去……
所以一般庞统不愿意和旁人下棋,以免暴露了自身的弊病,当然这也是在诸葛亮面前,其他时候,庞统也会多少掩饰一二。
『哈……你输了……』诸葛亮夹了个棋子,拍在棋盘上。
庞统死死的瞪着那枚棋子,就像是有深仇大恨一般,良久,才刚刚抬起头,就听到诸葛亮说道:『说好了的,不得悔棋……』
有道是,观棋不语真君子,不让悔棋假名士。要是谁不让人悔棋,那他就不配是名士,当然也不配做什么君子了,不配做君子,自然也不配做什么乡侯县侯,不配当大将军,不配天下之望。
若是可以让人悔棋,那就什么都好说,就有机会成为一个好的君子,好的侯爷,好的将军等等,附带着气魄雄浑心胸宽广仪表堂堂一表人才云云……
但是诸葛亮不吃这一套。
庞统吭叽半天,最后将棋盘一推,『没意思。不下了!』
诸葛亮担任武关丞,因为需要调配一些物资,所以又回到了长安。庞统原本以为现在诸葛亮是在自己手下了,多少会收敛一些,嗯,在棋艺方面会让着他一点,但是没想到诸葛亮依旧是毫不留情,杀得庞统丢盔卸甲。
『可是心忧天时之变?』庞统如此,诸葛亮也不恼。
诸葛亮下到一半的时候就发现庞统其实有些心不在焉,虽然棋盘之中有几粒白子续断牵连仿佛若有优势,实际却是隐隐然有陷入重围的迹象,庞统竟然没有察觉。
于是乎诸葛亮轻松一断一征,就扭断了庞统的大龙,庞统自然落败。汉代么,讲究的还是这种大龙模式,像是后世那种收刮地皮的,多半是儒教之人的言传身教。
庞统点了点头,便也没有瞒着什么,便说了起来。庞统他不像是诸葛,站得高了,自然事物就更多,各种关系就更加的繁杂。虽然说前几天已经和骠骑将军确定了大体的方向,但是依旧有一些人并不觉得当下有什么问题,甚至认为这是偶尔的气候反常,要不了多久就会恢复原来的样子。
前几年不就是这样么?
又不是没有遇到过倒春寒,有必要这么紧张么?
鬼知道是不是骠骑将军斐潜这一帮子借着天气的由头,又要搞什么幺蛾子?
只属于斐潜的军屯之地还算是好,但是属于私人的,先前吃过亏的这些士族世家,一个个的慢吞吞的像是树懒一样,不是没有在动,也不是抗令不遵,就是一个字,『慢』!
关键是庞统又不能说什么『大寒之期』的事情,而且说了也未必有用,甚至可能是反作用。
整体上来说,斐潜治下还算是比较不错的,山西士族由于原本就不是很强,再加上最大的那个头子又被斐潜一脚踹到了雒阳去,所以整体山西士族是群龙无首,也就谈不上和斐潜要飚一飚车,较一较劲什么的,只不过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这些山西士族小心翼翼,害怕下一个掉坑里的就是自己。
因为现在是三月,历来三月就是最忙碌的,耕作自然是重头戏,但是其他事务也不少,就拿简单的一个普通士族之家来说,光有吃的不行吧?还要有穿的,用的,玩的,喝的等等一系列的东西,而这些东西若是都采买,价格就上去了,而自家内部的工匠家奴来做,自然就是便宜,并且多余的还可以进行销售……
所以,这些士族怎么可能会立刻将手头上其他的事情全数都放下,一门心思开展对于农耕的抗灾呢?
诸葛亮听了片刻,微微笑着,说道:『士元误矣……』
庞统皱眉说道:『何错之有?』
诸葛亮笑着说道,『道之不明,利亦不清也……』
庞统顿时横过目来,正要说些什么,忽然像是想到了一些另外的事情,顿时迟疑了一下,然后仰着头,皱着眉头摸着下巴,『嗯,这么说来,倒也是……』
庞统也不是神,自然也有时候会走到思维的误区之中,否则历史上也不会有什么落凤坡了。当诸葛亮一说是『道与利』,庞统就想明白究竟是怎样一个原因了。
在骠骑之下的那些产业,不管是屯田也好,工房也罢,都是属于骠骑个人的资产,骠骑将军令下,自然是跟着做,就像是后世的计划经济体制当中的那些,在其中担任职务的是会管自家是盈利还是不盈利,做出来的是会亏本还是不会亏本么?还不是上面有命令要做什么就做什么?
计划经济不是不好,也不是生来就应该被人唾弃,相反,这是一个非常先进的模式,先进到了如果不是一般的人可以玩得转的……
从某个角度来说,其实在封建王朝之中,属于皇家直属的那些产业,基本上都是计划经济,负责满足皇室的一切需求。这些产业往往是汇集了全国最为顶尖的工匠和手工业者,也是最多最好的创造基地,但是大多数时候这些产业都是亏本的,并不能获得利益,原因很简单,就是『计划』没做好。
生产资料这边多一些,那边就少一点,为了追求最好的产品,可能出产一块玉圭,其背后就是千百块的废料。管事之人考虑的是位置,不是盈利,长久之下,又怎么会不亏?
如今看起来斐潜这些产业似乎都是举重若轻,盈利丰厚,但是不是谁都是能像斐潜一样,知道这些工房要去研究什么,要去开发什么,要去生产什么,若是没有了斐潜在这方面的指引,走得弯路难道不需要成本么?
搞不好一个家族,连一次弯路都走不起!
因此差别就出来了,骠骑之下的这些人,从阴山到北地,一声令下,便是不计较利益的放下原本的事务,步调统一,但是其他士族大姓呢?
有些东西是有时令性的,错过了不去做,难不成再等一年?比如要采买的物资,要去各个地方收来的原材料,若是不派人去,难不成都烂在地头上?这个损失谁来赔偿?即便是赔偿了又有多少?多了骠骑肯定不愿意,少了地方士族也不愿意,因此在这样的情况下,士族大户又怎么可能将其他的事情全数放下,然后只管农桑?
在庞统原本认为大家都知道农桑无疑是根本,那么大家一起保护好了农桑不就是所有人都可以获利么?所以庞统认为这件事情既然是都获利的,就自然都会愿意去做,并且要抓紧做,一时间思维走到了误区之中。
原本应该是大船难掉头,小船好办事,结果现在是反过来,大船一声令下便是开始转向,而小船还在犹犹豫豫,不知道自己该转不该转……
经过诸葛亮这么一点,庞统也就想明白了,可问题是想明白归明白,但是要纠正这些士族大姓的错误想法,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一件事情的对错,很简单的评断标准,就是看结果。
现在斐潜庞统等人认为,大寒之期已经来了,下雪就是征兆,但是为了避免恐慌,不能说,而且说了也未必有人信,对于这些人来说,则是认为这是一种偶然,即便是之前播种下去的禾苗死了,顶多大不了进行补种就是,收成少一点而已,但是其他事项耽误了,可未必能够补种了。
庞统要证明,怎么证明?没错,之前是下了些小雪,但是旋即也就化了,虽说天空还没有放晴,但也没有继续下雪了,然后这就能证明今年夏天会有暴雨,秋天会有干旱,冬天会大雪,明年还会更冷?农桑将来的问题会很多,所以现在要很重视?
如果是这些士族大户违背律法,抗拒斐潜的号令,庞统手中有节仗,自然该抓的抓,该杀的杀,应该怎么处罚就怎么处罚,但是问题是这些士族大户怠慢的不是斐潜的产业,也不是公共设施,该负担的民夫什么一点都没少,只不过对待其自家私有田地的时候,没那么上心,或者可以说大多数都没什么动作,这怎么处罚?
骠骑将军要紧急清修水渠,要物资人手,给了啊。
骠骑将军要给屯田搭建棚屋,需要物资人手,也配合啊。
只不过在自家田地之中,动作慢了一些,而且慢的原因也很简单,人手物资都给骠骑将军调配走了啊……
但是如果放置不管,若是这些人真的受到了灾害,影响的可不仅仅是他们自己,还会影响到骠骑将军的赋税问题!
现在刑罚么,没有理由。就像是后世若是赤身裸体到公共地区乱逛,少不得是一个风化之罪,但是若是在自己家中,即便是同样的君子坦蛋蛋小人露唧唧,却不能说其妨碍风化了,毕竟总不能要求任何时刻,包括在沐浴之时都要衣冠齐整罢?
庞统有些头疼,但是看到一旁的诸葛亮似笑非笑,顿时心中一动,『莫非孔明有策,还不快快说来?』
『士元真是身处其中,难观全貌也……』诸葛亮哈哈一笑,『若是令这些士族动将起来,其实也容易,只不过……还需骠骑首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