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言情 天唐錦繡 公子許-第一千一百七十三章 兵貴神速展示

天唐錦繡
小說推薦天唐錦繡天唐锦绣
叶齐德大马金刀的坐在中军帐内,听着帐外隐隐传来的厮杀声,面色极为难看。
谁能想到派出去的一支精锐骑兵潜行数百里,只为伏击与突厥人血战一场的右屯卫,居然大败亏输、全军覆没?若非长孙家派人来通知,自己还不知道那支骑兵已然覆灭,安西军的援军已经即将抵达。
他承认唐军战力极高,自己以几乎十倍之兵力一路猛攻,却依旧未能对安西军造成极大之杀伤,反倒是自己这边看似狂飙突进,实则只是攻下一座座空城,半点辎重补给都捞不到。
但是对于长孙家之警告,他却很是不以为然。
区区一支不过两万余人的军队,又能对西域战局造成什么样的影响呢?自己在碎叶城一战之中折损的兵力便几乎两倍于此……
大唐举国东征,军队、辎重、军械尽皆优先供应辽东战场,就算此刻意欲抽身而退,也根本来不及驰援安西军,这一仗只要阿拉伯人咬着牙打下去,胜利必是囊中之物。
届时非但可以侵占整个西域,一旦兵临玉门关下,谁又只能能否一举破关而入,杀入大唐腹心之地,顺势将其覆亡?
当然这几乎不可能。
“阿拉之剑”与前往西域腹地的这支骑兵,已然是阿拉伯人军队当中的精锐,却先后连个水花儿都未溅起便折戟沉沙全军覆没,使得他对于唐军之战斗力也有了重新认知。
但即便他屡次提升对于唐军战力评估之等级,却依旧不认为单只一支右屯卫的增援,便能够改变西域之战的现状。阿拉伯人在先知神灵的护佑之下依旧占据主导的优势地位,唐军只能且战且退,以坚壁清野之策阻挠阿拉伯军队的挺进……
所以他在得知派去伏杀右屯卫的那支骑兵全军覆没之后,立即集结大军猛攻弓月城,不求破城而入,只求在右屯卫抵达之时给于其一种强悍的压力,打击其士气,动摇其军心。
况且弓月城已然抵挡了两月之久,必然是人困马乏强弩之末,万一自己这一番猛攻居然就奏效了呢……
斥候将前方战报源源不断的传回。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弓月城唐军顽强抵抗,军队强攻城池,伤亡严重……这本就在叶齐德预想之中,固然心里难免有一丝侥幸之成分,却也知道唐军守城之强。
唐军援军已经顺着伊犁河驰援而来,距离弓月城不足百里……这倒是有些令人意外,这支唐军行军速度太快,短短三天的功夫便翻越天山山口,行走八百里的艰难路途,的确算是一支强军。
援军之骑兵脱离大队,全速前进……
这就令叶齐德疑惑了。
他起身来到墙壁前,看着悬挂着的简陋的天山地形舆图,用手指比比划划,好半天才惊诧道:“这支唐军该不会打着突袭我军大营的主意吧?”
旁边一干将校簇拥在他身后,闻言纷纷鼓噪。
“怎么可能?这等天气,这支军队能够如此之快的驰援弓月城已属不易,再想突袭咱们绝无可能。”
“按照唐人送来的消息,这支右屯卫兵力不过两万余,固然全是精锐,骑兵亦不应超过五千。区区五千人就想要突袭咱们五万人的中军?哈哈,当真是天大的笑话。”
“咱们一人一口唾沫也能淹死他!”
……
叶齐德也不信唐军统帅如此之愚蠢。
“或许只是佯攻,做做样子,意欲迫使我军感受到压力,不得不将前方攻城军队后撤,进而减轻弓月城的防御压力?”
他脑子里转着这样的念头,尚未来得及往更深层次去考虑,已经有斥候带来最新消息。
“唐军过弓月城而不入,沿着伊犁河全速冲击而来!”
……
帐内鸦雀无声,所有人都露出不可思议之神色。
唐人这是找死么?
五千人冲击五万人的中军,更何况前方攻城军队数万,后方镇守的军队还有七八万……十七八万人围拢在弓月城之外,面临伊犁河背倚天山,一旦冲进来极有可能被团团包围,届时插翅难飞……
要么这支唐军之统帅不通军事、奇蠢无比,要么其性格乖张、嚣张跋扈,根本未曾将阿拉伯勇士放在眼内。
叶齐德自然不会以为是前者,事实上之前虽其父穆阿维叶入寇西域,关键时刻便是遭遇房俊才铩羽而归。固然当时大食国内部出现危机,穆阿维叶必须返回大马士革,可终究还是败了那一仗。
所以叶齐德更相信是右屯卫大将军、越国公房俊自信爆棚,浑然不将阿拉伯人放在眼内。
“砰!”
叶齐德狠狠在墙壁上捶了一拳,怒声道:“但愿这厮并非虚晃一枪,而是当真意欲冲击吾军大营,到时候定要他来得去不得!”
自从开战以来,明面上看似大食军队狂飙突进,安西军难以抵挡,实际上大食军队对于安西军之杀伤十分有限,安西军就好似狡猾的泥鳅一般滑不留手,不仅坚壁清野步步后退根本不给大食军队决战之机会,更会趁着大食军队不注意的时候抽冷着来那么一下,令人痛澈心脾之余,烦不胜烦。
心高气傲的叶齐德将此次攻略西域当作自己攀上哈里发继承人宝座的天赐良机,如何能够忍受一而再、再而三的被唐军戏弄,无法取得丰硕之战果?
心里积压了多少郁闷,此刻爆发出来的怒气就有多么强烈。
想他堂堂阿拉伯帝国哈里发的继任者,在整个阿拉伯世界地位崇高、人人景仰,来到这西域之地却屡屡遭受敌人之戏耍,浑不将他放在眼内,这如何能忍?
“传令下去,集结军队,今日定要这支唐军来得去不得!”
“喏!”
帐内将校齐齐领命,继而走出大帐,四散而去,赶回各自部队集结兵卒,迎战即将突袭而来的唐军。
然而军队编制、令行禁止本就非是阿拉伯军队之强项,这等酷寒天气之下连番狂攻弓月城已然使得兵卒配备不堪,有了一些厌战心理,这会儿又被动员起来说是迎战突袭中军的敌军,自然纷纷怨声载道。
命令不敢抵抗,但脚底下却未必那么麻利,况且数万人彼此之间的统属关系没有那么明确,一时间人倒是动了起来,却混乱不堪。
叶齐德尚且坐在帐中一边喝着酒一边琢磨着如何将突袭而来的唐军瓮中捉鳖,将其全歼,便听得斥候来报:“唐军已然抵达三十里外!”
对于骑兵来说,将冲锋速度提升至极致,三十里转眼即至。
叶齐德大喝一声:“好!”
又问:“部队可曾集结完毕?”
副将出去问了一圈儿,满头大汗的跑回来:“启禀大帅,各部之间阻止混乱,尚未完成集结……”
“什么?”
叶齐德大怒,敌人已经近在咫尺,自己这边居然还未集结完毕?这若是正在混乱之时被唐军铁骑冲锋而入……
激灵灵打了个寒颤,起身抓起弯刀大步向外走,边走便大叫道:“都是酒囊饭袋不成?集结军队居然需要如此之多的时间,简直该死!”
走出营帐,风雪迎面吹来,入目的是乱糟糟的军营,兵卒无头苍蝇一般四处乱窜,比天上的雪花还乱……
“大帅,敌军已然抵达十里之外,阵中多具装铁骑,已开始全速冲锋!”
叶齐德倒吸一口凉气:“还有具装铁骑?”
具装铁骑固然是冲锋陷阵的大杀器,可有一个致命的缺陷,那便是机动性不足。那么唐军阵中的具装铁骑是如何同其余轻骑兵一起快速突进了近百里路程,此刻还能发动全速冲锋的?
他已经意识到不妙,敌军来得太快,又有冲击力狂暴的具装铁骑,眼前乱糟糟的兵卒如何能挡?
此刻那还奢望攻破弓月城,赶紧下令道:“传令下去,停止攻城,令攻城部队后阵变前阵,即刻回援中军!”
“喏!”
待到斥候跑出去不远,天边一团滚动着的阴云已经席卷而来,雷鸣一般的马蹄声震得脚下大地都微微颤动,叶齐德脸色雪白。
怎地来得这样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