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异能 《臨淵行》-第七百七十三章 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鑒賞

臨淵行
小說推薦臨淵行临渊行
柴初晞直视他的眼睛:“你在撒谎。此刻莹莹就在你的灵界之中,她只需要询问你的性灵,便会知道你言不由衷。”
此时,莹莹已经从昏睡中醒来,正在偷听他们的对话,听到这里,便径自飞到苏云的性灵面前。
她迟疑一下,却没有询问苏云的性灵。
性灵是自我的精神,不能撒谎,若是询问苏云的性灵,一定会知道他最爱的女子是谁。
“不过我已经知道他的回答。”莹莹低声道,“他最爱的那个女子,渴望不可得。他是如此,对方也是如此。”
苏云回到帝廷甘泉苑,路途上白泽、应龙等人拿着各种公文赶来,一边跟上他的脚步,一边飞速说着各种公文中各种急需他批阅的内容。
苏云边走边批阅,大部分事情白泽和应龙都有权处理,只有少数事情需要他亲自点头。不过他这次离开帝廷一年半时间,积累下来的事务也有不少。
他刚刚解决掉白白泽、应龙等人积累下来公务,随即又有池小遥、左松岩等人闻讯前来,带来了教育和内政方面的问题。
苏云处理完这一批公务,随即又有裘水镜等人赶来,又交给他一堆事情。
苏云还未回到帝都甘泉苑,欧冶武和牧浮生匆匆赶来,塞给苏云一块牌子:“阁主,快进道万象时空,我们炼制新雷池的途中遇到了困难!”
柴初晞疑惑道:“万象时空?是天道院吗?”
苏云取出一块令牌塞给她,两人性灵催动,万象时空的门户浮现,各自走了进去。
柴初晞四下打量,只见这里是通天阁的士子整理天地大道的地方,将各种大道分门别类,以符文来架构,演化道场、道则。
三千大道,悉数在列!
还有不少士子正在这些仙道间飞来飞去,检验各种大道是否还有缺漏。
还有一些士子正在用一种奇妙的元气,演化成各种宝物的形态,包括这些宝物的内在构造。
柴初晞甚至看到巨大的仙道神兵,已经波澜壮阔的仙城,构造极为精细精巧!
除了这些巨型仙道神兵之外,还有各种各样的旧神法宝,以及琳琅满目的宝物。
她行走在其中,抬头呆呆的看着这一幕,还有许多士子正在以那种奇妙元气来演化各种道法神通的形态,将神通定格,展现神通奥妙。
甚至还有三千六百神魔,也被演化出来,静谧的漂浮在这片奇异空间之中!
除此之外,还有仙道符文与旧神符文的换算,仙道符文与混沌符文的换算,以及一些仙道至宝的形态架构!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这里是以太素之气所化的万象时空,用来记录元朔新学的成果。”
苏云的性灵在前引路,向柴初晞的性灵道:“太素之气用来记载各种仙道,可以让仙道达到尽善尽美的地步。通天阁也是在这里借助太素之气对新雷池进行推演。前面就是太素之气演变的新雷池。”
柴初晞看得动容,仰头看着条条道道漂浮在空中的道则,看着那些飞来飞去的士子,她知道通天阁这是在为未来的失败做准备。
倘若将来战败,元朔的文明成果因为在万象时空中得以保全,便还有东山再起的机会。
柴初晞曾经听过苏云讲通天阁,知道这个神秘的组织将所有聪慧过人的士子聚集起来,集合各行各业所有人的智慧,探索宇宙大道奥秘,攻克一个个难题。
通天阁同样也有保留文明种子的职责。
长久以来,苏云对元朔的感情一直让柴初晞不太理解,而现在看到万象时空,她终于明白了苏云的坚持。
元朔这样的文明摆脱了母体文明天府的一切弊端,以一种新生的姿态蓬勃发展,展现出从前六个仙界的文明所不具备的活力和创造力!
这样的文明,会创造出一个更好的仙界!
前方,正有士子围绕在太素之气所化新雷池的旁边,研究到底是哪里出了纰漏。万象时空中的新雷池只是太素之气模拟的雷池,他们实际上是在炼制新雷池的过程中发现了错误,因此在万象时空中加以试验改进。
在这里,他们可以用太素之气模拟各种形态的新雷池,找到其中的错误。
苏云和柴初晞的性灵走上前去,柴初晞观察一番,突然道:“你们理解的旧神符文中的纯阳符文和劫运符文,有许多是错误的。我来吧。”
苏柴二人的性灵虽然身处万象时空之中,他们的身体却还在走向甘泉苑。
甘泉苑外,玉太子匆匆走来,悄声道:“主公,来了一位客人。”
苏云道:“是天后还是帝君的使者?”
“都不是。是一位陌生人,自称太子。”玉太子道。
苏云心头一跳,抬头望向甘泉苑,中殿的石阶前,那位年轻的太子站在那里,静静地向他看来。
苏云微微一笑,迈步走上前去,拾阶而上,声音不大,但却厚重无比:“神帝,你我之间相距不过数丈,当年这数丈之间,邪帝便站在我的位置上。”
他迎着太子的目光,来到太子身前,面色平静道:“几息之后,我让他知难而退,不敢再来侵犯。我靠的,是你头顶高悬的四十九道剑气烙印。你来见我,不怕死吗?”
太子身后,京秋叶几乎炸毛,便要训斥苏云,太子抬手止住他,摇头道:“天君,苏圣皇在这里以四十八口仙剑布下剑阵,力敌邪帝,自身为剑入阵,杀入太一天都摩轮,杀向未来。邪帝受创,不得不知难而退。一时间,苏圣皇威震天下。当时你在太古禁区,不知道此事也是正常。”
京秋叶毛骨悚然,对苏云有些敬畏,心道:“我在太古禁区追杀他不知多少千万里,几次三番险些干掉他,我好厉害……若是当初我再加把劲儿干掉他,我岂不是也威震天下?”
他心中惋惜不已。
太子道:“我是深入帝廷,为的就是显示诚意。”
他目光诚挚,道:“苏圣皇的江山目前看起来极为稳固,但实则危如累卵。仙廷中的强者多如牛毛,这几年迟迟未动阁下,是因为仙廷步步为营,逐一蚕食吞并四周的洞天,剪除阁下羽翼。阁下所仰仗,无非仙后紫微长生而已。这三位帝君,各有家业分别在南极北极和勾陈,自身难保。倘若仙廷围而不攻,三位帝君便会被牵制,不敢离家。而仙廷聚集强兵,逐一击破,便形成对帝廷的围剿之势。”
苏云也知道他说的是实情,笑道:“帝丰朝廷看似强大稳固,实则外强中干,不堪一击。仙廷腐朽,劫灰丛生,强者虽多,但帝丰只照顾强权世阀,而忽视有才之人,纵使仙廷强者多如牛毛,能为他所用的又有几人?但我不同。”
他微微一笑,道:“帝丰任人唯亲,照顾强权世阀,我任人唯贤,知人善用。我行圣皇之道,视众生平等,无论第六仙界还是第七仙界,皆是子民。仙廷强者,不能为他所用,便会顺应大势,投靠于我。”
太子失笑,道:“你与帝绝有何区别?倘若你是帝绝,还则罢了,可惜你不是。帝绝有对抗帝丰的实力,振臂一呼,必有响应。你危在旦夕,不知何时便会授首,但凡有些眼力的,都不会前来投奔。”
苏云不以为意,丝毫没有被他揭短而生气的意思,笑道:“那么太子因何而来?”
太子正色道:“第六仙界仙道已经腐朽破败,那里的第一福地也被劫灰埋没,不堪用了。我生自福地之中,一出世便被帝绝封印镇压,而今还是幼年。我若要成年,当利用第七仙界的第一福地中所产的仙气。这是帝丰给不了我的东西,但苏圣皇能给。所以我来见苏圣皇。”
苏云微微皱眉,第七仙界的第一福地,不正是后廷中那口井?
不过那口井被天后盘踞,井中所产的先天一炁在苏云看来档次较低,但却可以很好的压制劫灰病。后廷的宫女娘娘很多都是靠井中的先天一炁续命。
太子道:“只要苏圣皇肯将那福地给我,我便两不相帮,不帮帝丰,也不帮阁下。”
苏云瞥他一眼,知道他开价的目的是等待自己还价。
正常的还价,定然是交出第一福地,太子帮自己对抗帝丰!
如此一来,苏云便没有任何谈判优势可言。
“帝廷的第一福地在天后之手,以我的脸面,倒可以讨来这处福地。”
苏云微微一笑,道:“这座福地,叫做先天福地,对不对?我听后廷的娘娘这么说过。”
太子笑道:“是叫做先天福地。”
苏云道:“这么说来,神帝从井中出生。那口井,是第七仙界的脐带,神帝便相当于仙界之子,仙界是帝混沌的灵界秘境,因此神帝可以算是帝混沌之子。”
太子面带笑容。
“然而帝混沌有两个儿子。神帝出生自先天福地之中,那么魔帝出生在什么福地中?”
苏云说到这里,顿了一顿,仔细观察太子的表情,尽管太子表情没有丝毫变化,他却充满了信心,悠然道:“魔帝不比神帝逊色,他自然也应该出生在第一福地中。可是第一福地已经生了神帝,怎么会再生魔帝?福地中诞生的神祇,蕴藏着福地中的仙道。第一福地如果生出神帝魔帝两尊神祇,那么岂不是说神帝和魔帝的仙道一样?”
太子依旧面不改色:“自古神魔不两立,这句话从第一仙界时便开始流传。神与魔天然对立,格格不入,相互敌视,神帝和魔帝怎么可能是一样的仙道?怎么可能出生在同一个福地之中?”
天君京秋叶冷笑道:“圣皇,用脚趾头想,你也该想明白这个问题了!”
苏云道:“因此,魔帝应该出生在另一个第一福地之中。”
京秋叶冷笑道:“废话!”
苏云叹了口气,幽幽道:“若非我修炼了先天紫气,我便真的被神帝蒙骗过去了。”
他自身的先天一炁涌出,紫气中各站一尊神祇,互为对称,互为相反。
“一炁化道分两端,这两端,都是极端。一端为神道,便是神道的至尊,一端为魔道,便是魔道的至尊。”
苏云不紧不慢道:“因此,神魔二帝,都是出生自仙界的脐带之中。”
太子的脸色终于变了。
京秋叶看到他的脸色变了,也不禁脸色大变,他这才知道,用脚趾头想,真的想不明白这个问题!
苏云露出笑容,道:“我可以与神帝谈条件,把先天福地中所产的先天一炁给你用。你帮我对抗帝丰。”
太子面色沉下:“否则?”
“否则我便把先天福地,卖给魔帝。”
苏云面带和善的笑容,轻声道:“帝丰请你出山,不会厚此薄彼,肯定也会请魔帝出山。他对这处先天福地,一定也念念不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