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在港綜成爲傳說》-第三百一十三章 排隊跳海推薦

在港綜成爲傳說
小說推薦在港綜成爲傳說在港综成为传说
“我已经联系了警视厅,他们会调遣反恐部队前来,因为路程的缘故,最快也要到晚上……”
野上冴子简单说了说卫星电话的情况,霓虹没有海军,海上自卫队也因周边都是美帝的军事基地的缘故,无法随意出动,负责此次行动的,是海上保安厅,属于警察组织。
至于这支反恐部队实力如何,能否执行海上反恐行动,需要打一个问号。
现在的海上保安厅尚无独立海上特殊作战部队,可能已经成立,但没有对外宣称,所以表面上并不存在。
“听起来很不靠谱。”廖文杰吐槽一声。
“时间紧迫,没有多余的选择,我们只能尽力而为,将风险降到最低。”
野上冴子对廖文杰的吐槽不予置评,让麻生推来自己屋中的两个行李箱,打开之后,琳琅满目都是枪械武器。
从手枪、冲锋枪、自动步枪,到手雷、消音器、战术匕首,各式装备一应俱全,武装一支十人小队不在话下。
“冴子,你准备打仗吗?”
“这就是打仗,在反恐部队抵达之前,我们要想办法保证全体乘客的安全,至少不能让恐怖分子劫持人质,和反恐部队形成对峙的僵持局面。”
“那恐怕很难,他们人员太分散,有的伪装成乘客,有的伪装成船员,换成我是他们,肯定会在第一时间抓住身边的乘客做人质。”冴羽獠上前翻了翻,摸起一把自动步枪背在身上。
手枪不需要,他随身携带。
不是出厂配置的那把,他的爱枪柯尔特军用版蟒蛇左轮就藏在身上,有特殊的隐藏技巧,轻易便带上了游轮。
槙村香没什么执着,量大从优,管饱就行,手枪、冲锋枪、自动步枪均挂了一支在身上。
轮到廖文杰时,他颇为纠结看着琳琅满目,有种无从下手的无奈。
之前几次用枪的阴影犹在,枪法慈悲,距离人体描边大师仅有一步之遥。
虽说随着身体素质的不断强化,好好瞄准打中敌人并不困难,但因为胜邪剑的缘故,枪支从不在他的考虑范畴之内。
“怎么了,阿杰你不会用枪?”野上冴子来到行李箱旁。
寓意深刻都市异能小說 在港綜成爲傳說笔趣-第三百一十三章 排隊跳海推薦
廖文杰撇撇嘴,这话说的,正常人谁会用枪啊!
“要不要我帮你挑一把?”野上冴子撩起长裙露出雪白长腿,当着廖文杰的面,在大腿上系好装有飞刀的绑带。
白送的福利,不看白不看。
廖文杰以欣赏的眼光,纯净不含任何杂质,光明正大看完全程,直到两条长腿隐于裙中,才从手提箱里摸出一把伯莱塔M92F。
没记错的话,琴酒惯用的手枪就是这把,改天拿出来秀秀,给柯南增加一些阴影。
如果当着柯南的面,打开军火库一样的手提箱,效果会不会更好?
“只挑一把手枪,你的枪法很好吗?”野上冴子双手抱肩笑道。
“很烂,别说打死人,我摸过几次枪,五步之内指头打脚。”
廖文杰捡了几颗子弹:“这把枪我拿来防身,主要目的是吓唬对方,别指望我能打中人。”
“不会这么夸张吧……”
“的确是这样,我只是一个公司小职员,平平无奇的普通人,有几个做警察的亲戚朋友罢了,比不了你们枪里来炮里去,一起行动的话,我会对你们的生命造成严重威胁。”
廖文杰严肃脸说道:“为了避免拖后腿导致大家团灭,这次行动我就不参与了,留在这间套房殿后掩护,同时予以你们精神上的支持和鼓励。”
野上冴子:“……”
这是怂,还是不愿承担责任?
应该是后者,直觉告诉她,廖文杰很厉害,绝不只能在幕后出谋划策。
野上冴子什么想法,廖文杰并不在意,看到冴羽獠的时候,他就知道这次行动没他什么事了。
作为世界级的神枪手,冴羽獠身经百战,一个人就抵得上一支特种部队,胆子再大点,等反恐部队赶至,唯一的工作就是洗地。
……
时至下午六点,反恐部队的影子都没看到,野上冴子不敢再等,决定在恐怖分子们动手之前主动出击。
廖文杰挥手告别几人,关上房门之后,望着行李箱笑容逐渐爽朗。
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说 在港綜成爲傳說 鳳嘲凰-第三百一十三章 排隊跳海熱推
枪和机甲是男人的浪漫,这话一点不假,虽然他不用,但收藏几支,有事没事拿出来瞅瞅也是好的。
退一万步来说,不能让柯南失望啊!
至于枪没了怎么交代,那是野上冴子该考虑的问题,和他没有任何关系。
廖文杰推开房间窗户,而后将行李箱收入小红伞,尴尬发现储存空间不足,塞完行李箱就不剩多少地方可用了。
“无碍,空间和时间一样,极具迷惑性,乍一看没有,挤一挤都很富裕。”
另一边,冴羽獠离开包房后,和野上冴子并肩而行,皱眉道:“冴子,之前你色诱那家伙了。”
“怎么,你吃醋了?”野上冴子调侃道。
“有一点,毕竟我这么爱你。”
冴羽獠嘿嘿一笑,猛地严肃起来:“给你一句忠告,离他远点,他和我不一样,走太近你会受伤。”
这句话是肺腑之言,发自真心实意。
作为不婚主义者,冴羽獠推崇一夜式的爱情观念,提上裤子大家还是朋友,绝不会在一棵树上吊死。
要说有谁能让他退出渣坛,洗心革面做个老实人……
抱歉,没有,色批属性刻入骨髓,该沾花惹草还是继续沾花惹草。
但有两个女人,足以让他敬而远之,拒绝一夜情式的爱情,洗白白躺平都不会动一下。
槙村香和野上冴子。
这两个女人都和他去世的搭档槙村秀幸有关。
槙村香是槙村秀幸的妹妹,临死前,槙村秀幸将妹妹托付给了他,日久生情,他对兄弟的妹妹产生了不良企图,馋对方的身子,明知大家相互喜欢,基本一推就倒,又因为枪口舔血的生活随时会丧命,一直压抑这份感情。
冴羽獠经常当着槙村香的面勾搭女孩,想让她死心,可真当槙村香伤心了,他又会想尽办法哄她开心。
进退两难,就很纠结。
野上冴子的情况更复杂,在槙村秀幸还活着的时候,三人属于三角恋关系,两个大老爷们不想让兄弟单着,又不想看兄弟抱得美人归,虽没挑明,但竞争关系大家心里都有B数。
在爱情的长跑道路上,槙村秀幸作为短跑健将,一命呜呼就此退场。
这一天,在女神和兄弟之间,冴羽獠选择了兄弟,原地停下为槙村秀幸守坟,放弃了即将到手的终点线。
放弃归放弃,该关心还是要关心的。
同为老色批,冴羽獠很清楚廖文杰只馋身子不馋灵魂,野上冴子的美人计对他百试百灵,碰上廖文杰,基本送一次没一次,绝无幸免的可能。
“獠,你突然这么认真,让我有点不可思议。”
气氛过于严肃,野上冴子忍不住打趣道:“放心好了,我不是笨女人,就算利用男人,起码也得有獠你的价值才行。”
“这才是我最担心的,那个男人的身体里寄宿着野兽……不,是禽兽!”
冴羽獠眼中厉芒闪过:“靠近他的时候,我的手都在发抖,那种感觉,就如同手无寸铁的小鬼独自面对一头暴龙。”
“是吗,我怎么没感觉到?”
“可能是你太弱了。”
冴羽獠摸着下巴,认真回道:“蚂蚁面对暴龙时,不会产生恐惧,但狮子可以。”
野上冴子:“……”
“别这么看我,我很认真的,就拿刚刚那间套房来说,我差点以为自己走不出来了。”
冴羽獠凝重道:“他给我的感觉……如果当时我们都拔枪,死掉的一定是我们。”
“你这么一说,我突然对他来了兴趣。”野上冴子满脸不爽,似是在赌气。
“冴子,我是在警告你,没打算激起你的求胜欲,拜托了,理他远一点。”冴羽獠苦笑道。
“恐怕不行,我有秘密任务,需要借助他的力量。”
“啊这……”
冴羽獠无奈挠头:“好吧,既然你非要送死,我只能给你留一个承诺,如果将来你被他甩了,我愿意帮你抚养孩子。”
野上冴子:(눈益눈)
“獠,我在你心里就这点智商?”
“分情况,那家伙的智商比你高。”
“……”
……
时至晚上八点,在逐层摸索排查后,混迹乘客中的恐怖分子或是被制服,或是被暗杀,人数骤降只剩三分之一。
几次通讯无果,恐怖分子首领意识到情况不妙,命令余者立即抓捕周边人质,并召集他们在赌场大厅碰头。
暗杀截止,改为明斗,一时间枪声大振,游轮变得更加热闹。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书友大本营】,看书领现金红包!
因为冴羽獠这个大杀器,在捉迷藏的过程中,恐怖分子人数再次锐减,剩余数不足原来的四分之一。
豪华包间甲板,三名夺路而逃的恐怖分子准备抓捕人质自保,其中一名,也就是昨天朝廖文杰飞吻的大胸弟扫了眼房间号,瞬间搓着手朝廖文杰所在的房间走去。
嘭一声枪响,房门撞开,他一脸狞笑带着两名跟班扬长而入。
这个人质,他今天劫定了!
走廊尽头,追击而来的野上冴子脸色一变,有心看看冴羽獠所言是否属实,但又怕真出了人命,小心翼翼朝房间位置靠近。
就在这时,枪声大作,三把自动步枪同时在屋内开火。
下一秒,大胸弟飞奔跑出,在出门时突然绊倒,面带惊恐朝野上冴子伸手求救。
“救命!救救我————”
一只手从门内伸出,抓住大胸弟的脚,他双手抠着地毯,泪流满面挣扎,无济于事,在绝望的哀嚎声中,被拖进了套房。
咔嚓一声,房门关上,走廊内只留凄厉尖叫,转瞬之间便没了动静。
“咕嘟!”
恐怖片就在我身边。
野上冴子忍不住咽了口唾沫,谨慎再谨慎,缓缓移步上前,推开了虚掩的房门。
屋内,廖文杰衣衫整齐,见探头探脑的野上冴子,懵逼道:“说出来你可能不信,突然冲进来三个神经病,一边放枪,一边排队往海里跳。”
野上冴子:“……”
没错,她确实不信。
扫了眼满是硝烟弹孔的套房,再看打开的窗户,野上冴子深吸一口气,僵硬笑道:“阿杰,恐怖分子劫持了人质,正聚集在宴会大厅。”
“反恐部队呢,还没到?”
“呃,正在赶来的路上。”
野上冴子擦了把冷汗:“獠他们按计划行事,已经混进了人质里,我在清理剩余的恐怖分子,要不要过来帮个忙?”
“局势尽在你们掌控之中,我就不去……”
话到一半顿住,廖文杰瞄了眼伤痕累累的套房:“还是跟你去看看吧,希望有惊无险,人质平安无事。”
“阿杰,我的行李箱哪去了?”野上冴子准备补充弹药,结果什么都没找到。
“被最后冲进来的神经病抱走,他嗷呜一嗓子,带着你的行李箱跳了海。”
廖文杰叹了口气:“速度太快,等我反应过来,人已经没了。”
野上冴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