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言情 大明王冠 線上看-第八百一十七章 釣魚人和獵物看書

大明王冠
小說推薦大明王冠大明王冠
上清观外,薛禄亲卫兵和家丁护院面面相觑,不知道侯爷怎么还没出来,想进去看看情况,又被北镇抚司千户薛亮拦住。
薛亮按刀站在门口,其实也有些惴惴。
他担心黄昏对薛禄不利。
又怕薛禄这个时候对黄昏出手,到时候他两面难以做人。
黄昏负手走到水缸边,看着水缸里因为天冷几乎不怎么动弹的小鱼儿,忽然嗤笑了一声,用手去拨弄枯萎了的莲叶,“薛侯爷,会钓鱼么?”
薛禄闷声闷气的道:“钓个锤子,坐一天也看不到动一下。”
毫无乐趣。
黄昏笑乐,“其实我正儿八经是个钓鱼人,说起钓鱼这个事,其实很有些意思,最早的时候,我就跟着朋友去鱼塘甩了两钩,哪知道钓上了鱼,然后就觉得还有点意思,于是买了一根钓竿——”
薛禄讶然,“钓竿还需要买?不就是砍几根斑竹的事情么?”
黄昏呵呵一乐,“对,差不多是这样,反正我就置办了一根钓竿,然后一支漂,一个小马扎,可他妈哪里知道这玩意儿会上瘾,到后来,我有十来根钓竿,长的短的粗的细的软的硬的,可以完美应对鲫鱼和鲤鱼,野钓和赌塘,然后漂二三十根,什么子线盒、漂盒、钓椅、钓箱、遮阳伞……一个车子已经装不下。”
薛禄听得有些懵逼,子线盒什么的他根本没听过。
钓鱼还有这些讲究?
黄昏笑道:“说出来你可能不信,在我垂钓生涯中,遇见过很多东西……嗯,一句话,咱们钓鱼人其实除了鱼,没有什么是钓不到的。”
薛禄有些不耐,“我不了解钓鱼。”
快要过年了,正是一年最冷的时候,黄昏的手指在水缸中划弄枯萎的莲叶,很快冻得受不住,收回手,袖笼双手,转身看向薛禄,“太公钓鱼,愿者上钩,可也需要有饵来吸引,薛侯爷,难道你不觉得,魏仙子就很像一个饵料,而你、纪纲,就是被这饵料吸引过来的鱼么?”
薛禄倏然出了一声冷汗,怒道:“黄昏你想做什么,憋了什么坏心思,别人怕你,我可不怕你,有本事咱俩单挑!”
黄昏无语,“薛侯爷,你都五十多了。”
我打你,这不是欺负你么。
薛禄怒极反笑,哈哈一声大笑,“打嫩这样的稀软读书人,老子周里嫩都不用脚的,几个呼吸的时间后还能哈酒。”
这是方言都出来了。
薛禄是胶州人,嗯,就是青岛。
嫩是你的意思,周里是教育的意思,哈酒就是喝酒了。
哈啤就是这么来的。
黄昏听得莫名其妙,也不去深思,中国地大物博,方言多了去,对薛禄道:“那么大火气什么,在魏仙子这个钓饵面前,你薛侯爷只是小杂鱼,不是我的目标鱼。”
薛禄:“你想钓纪纲?”
黄昏冷笑一声,“侯爷心里难道不明镜么,你也知道纪纲气数不长,要不然你也不会将薛亮弄到南镇抚司,而是纪纲的北镇抚司。”
薛禄不说话了,沉默了许久,才道:“就凭一个魏仙子,也能钓纪纲?”
你怕是想多了。
黄昏笑眯眯的,“侯爷见过黑鱼?”
薛禄:“什么鱼?”
黄昏恍然,“就是那些小河沟臭水沟里那种,黑不溜秋身上有花纹,看起来贼吓人,性格很凶猛的长了牙齿的肉食性鱼,也叫乌鱼。”
熱門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大明王冠-第八百一十七章 釣魚人和獵物熱推
薛禄点头,“见过,其实不好吃,肉质很柴,倒是浑身没什么小刺。”
黄昏点头,“纪纲就是黑鱼。”
薛禄不懂,“魏仙子就能钓到纪纲?”
黄昏摇头,“不能,魏仙子只能钓你这个小杂鱼,而要钓纪纲,就需要你这个小杂鱼咬钩之后,再把你挂在钩上去钓纪纲这个黑鱼。”
薛禄脸色大变,很是不服气,“你才是小杂鱼,你全家都是小杂鱼!”
黄昏:“……”
和这些知道舞刀弄枪的粗人,这天真没法聊了。
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小說 大明王冠 何時秋風悲畫扇-第八百一十七章 釣魚人和獵物閲讀
咳嗽一声,“对对对,我也是杂鱼,薛侯爷,你能不能抓住重点?”
薛禄啊了一声,“你说老子是杂鱼,这就不行!”
这难道不是重点?!
黄昏也是个无语,点拨道:“重点是,我要用你去钓纪纲,这才在重点好么,杂鱼什么的,只是用来打个比方而已。”
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 大明王冠 愛下-第八百一十七章 釣魚人和獵物看書
薛禄这才醒悟过来,旋即越发恚怒,“你凭啥用老子去钓纪纲?”
黄昏笑道:“你可以选择不吃钩啊,谁叫你今天要来上清观的,谁叫你要接受薛茂给你的那份你和魏仙子的婚书的?”
薛禄:“……”
黄昏忽然问道:“那婚书你还没签字吧?”
薛禄没好气的道:“没!”
黄昏松了口气,“这件事吧,魏仙子是无辜的,咱们可别坏了她的名声和清白,所以那婚书你可绝对不要签字。”
魏仙子的签字是真的,官府的盖印也是真的。
薛禄一旦签字,魏仙子就真成了薛禄的小妾。
这个流程的顺序虽然是错误的,但薛禄若是签字盖印,除非自己能让官府那边的人站出来证明,要不然就是合法婚书。
但应天地方官府那边,也没人敢得罪薛禄,会选择和稀泥。
所以必须先给薛禄说一下。
薛禄眼咕噜一转,“好家伙,感情你钓了老子这条小杂鱼,再钓了纪纲这条大黑鱼,然后还要把蚯蚓取下钩来带回去养着?”
天底下有这么好的事情么,好处都让你黄昏一个人占了?
黄昏笑道:“利益交换呗,纪纲要是被我钓上来了,袁江、王谦、庄敬、李春他们跑得了?到时候锦衣卫就会空很多位置出来,你那个侄儿薛亮,板上钉钉的南镇抚司镇抚使!”
薛禄不说话了,许久才闷声闷气的道了句那是远房侄儿。
关系又不亲近。
黄昏笑眯眯的,“薛侯爷,别说谎了,我其实很能理解咱们男人对青春的那点小事儿的心情。”
薛禄又沉默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薛禄才问道:“那我这小杂鱼被你往鱼钩上一挂,已经半死不活了,再被纪纲这大黑鱼咬一口,还有命在?”
这样一下来,纪纲是钓着了,但老子也要被你黄昏折腾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