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7mzw熱門連載小說 詭三國 馬月猴年-第1995章張郃運糧,烏龍事件展示-b3mkn

詭三國
小說推薦詭三國诡三国
幽州交界。
张郃也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再次成为一个运粮官。
粮草是在前几天才好不容易凑齐了一批的,然后需要转运到渔阳去。张郃押送着运粮队是前两天离开的易京,预计再有个两三天,就能到达渔阳。
在离开易京之前,张郃到了当年公孙瓒自焚的内城天守阁之处,坐在残檐断壁之间,默然许久。当年听闻了公孙瓒自焚的时候,张郃还记得当时的他很兴奋,一连喝了好几杯,而现在么……
张郃也说不出自己现在究竟是怎样的一个心情。很复杂,多种情绪相互交缠在一起,堵得张郃胸腹之间有些难受。
白马义从,公孙将军。
在公孙瓒纵横幽州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他终有一天,会在天守阁上孤立无援,然后或是高呼着,或是哀鸣着,纵火自尽?他为什么要选择用火呢?是因为他不想要让自己的残躯再受敌人的侮辱么?毕竟在大漠之中,用敌人的头盖骨来做酒碗的,溺器的,不在少数。也或许是他觉得他自己应该就像是烈火一般,生也熊熊,死也烈烈?
不知道。
或许哪一天,自己下了黄泉,能见到公孙瓒,才能问得清楚。
跟着张郃的还有接近五百的骑兵。
这些骑兵的战马,一部分是曹操在冀州好不容易砸锅卖铁一般给再挤出来的,另外一部分是蹋顿残部养的。毕竟,战马这个东西,不是今年种在土地里,明年就能长出来的,即便是有些马匹,不会养马也是白搭,现在曹操治下,会喂马的很多,会养马的人很少。
袁绍之前也不会养,所以他手下的骑兵战马,原本都是和胡人交易而来的居多,而现在么,那些胡人在蹋顿死了之后,基本上就甚少愿意搭理曹操了,原因么,自然是很简单,曹操在蹋顿这件事情上失去了信誉。
张郃甚至觉得,若不是曹操需要养马人,而那些蹋顿的族人也一时间找不到什么机会反抗,双方肯定……呵呵,若是稍有些变故,怕就是另外一些事端生出来!
这一切,让张郃有些……
失望。
甚至比当年还要更加的失望。
就像是原本是P8,准备跳槽换个T9什么的,结果过去一看实际上是个假的T9,是T3x3,要进过一系列的运算,才是9……
张郃回过头,看着跟在粮车左右的骑兵,紧紧绷着的脸上,没有半点表情。自己是骑将没错,但是有没有私兵,手下才五百人的骑将么?旁人的一个骑都尉都说不得比自己强吧?
而且这一次,到了渔阳之后,就要成为曹纯的副手。
曹纯会比自己还强么?
会的,因为曹纯有个好姓氏,他爹是曹炽,是曹仁的父亲,曹操的从父。
一个好爹,胜却人间无数。
张郃看了看头上的苍穹,不知道是在看天气还是在看天上的什么,反正过了片刻之后,张郃下令,在前方的一处山坳处扎营。
兵卒和民夫忙碌起来。
张郃下了马,上了山坳一旁的小山,站在山顶,四下眺望。
四野一片静谧。
可是不知道为何,张郃却觉得有些不安。
重生之天才神棍
虽然是春天,应该白日渐长,但是现在还是黑得很快,在张郃下令扎营不久,天色就渐渐的昏暗起来,然后四周一切都渐渐的模糊,最终融合成为了灰黑一色。
张郃下了山,却看见在自己帐篷旁边的篝火之上,三四护卫坐着,正烤着一只土獾。
『哪来的?』张郃抬了抬下巴。
全職 武神
正在土獾上撒盐粒的护卫斜眼看向了另外一个年龄较大的护卫。
『钱老实!说,那来的?』张郃顺着目光,追问道。虽说张郃没有私兵,但是多少护卫还有十几二十个,这些人也是跟着张郃出生入死,自然比起那些一般的兵卒要更加亲近随意一些。
钱老实嘿嘿笑了两声,然后说道:『今天早上去探路,正好碰上了……怕将军说我们不用心查探,便先塞在了车草垛子里……』
土獾一般天气寒冷的时候都是冬眠,现在好不容易熬到了开春,气候转暖了出了洞穴,却被钱老实等人撞上……
『割一半,给那边送去。』张郃说道。
『将军,就这么点……』钱老实愣了一下,下意识的说道。土獾原本就不是什么大型的动物,又刚刚熬了一冬,膘都没了,还能有多少肉?
风雨沧桑 东北小虾
『叫你割就割,废话那么多!』担任护卫头目的张刀子站了起来,抽出插在靴子里的小刀丢了过去。
钱老实一把捞住了匕首,点着头含混地咕哝一句,也没人听清楚他到底说的是什么。
切割了一半的土獾,烤起来就更快了,不多时就差不多算是熟了。
张郃也没将土獾取下木枝撕咬,只是用小刀切了一条,放到嘴里咀嚼,顿时一股浓重的腥膻味满溢出来。
土獾的味道并不怎么样。其实大多数的野生动物,如果没有加任何的人工香料的话,大多数直接烹煮烧烤的味道都不怎么样。毕竟人工饲养的猪牛羊,已经是筛选培育出来专门食用的,而自然界之中很多动物为了防御天敌,多少都有一些反制手段,纵然没有利爪尖牙,也说不准有一肚子的臭屁……
又吃了一块,张郃便将刀子给了身边的护卫,示意自己算是用过了,不吃了。
篝火的火焰升腾着,木材噼里啪啦的燃烧着,然后一块火星碎片似乎崩了出来,跳到了正在篝火前面烤干战袍的钱老实身上,吓得他跳将起来,略有些心疼的抖着外袍……
张郃斜斜靠着马鞍,从鞍子上的干粮袋里取了硬面饼子掰了一块填进嘴里,正嚼着,忽然之间顿住了,腾的一下站起了身。
张郃突然站了起来,顿时引起他身边正在吃喝的这些护卫的警觉,护卫们立刻停下了原本的动作,按着战刀向四周的夜色之中张望。
『将军……怎么了?』钱老实问道。
张郃定睛将四周打量了一圈。
极品保镖 浪子情怀
运粮的队列搭建起来的十几个火堆都没有什么异常,兵卒民夫各自都在坐在篝火旁,或是烤火,或是吃喝,或是低声交谈,而布置在一侧小山之上的岗哨也是静悄悄的,并没有发出任何异常的信号或是警报……
墨黑的夜空就象一口倒扣过来的铁锅般压在大地上,远处的草甸子和山峦,只有一个黑糊糊的轮廓。几点繁星缀在天穹上,忽明忽暗地闪烁着清冷的光。夜里的凉风呜呜地低吟从草尖上掠过,卷得各处篝火上的火星东飘一点,西散几个……
一切都似乎很正常。
葬情记
张郃摆摆手,又重新坐了下来,继续捏着饼子吃着。
护卫头目贴近了张郃,目光依旧警惕的在四周游弋着,『将军方才……可是看见了什么?』
张郃咀嚼着饼子,轮廓分明的脸庞在摇曳的火光中阴晴变幻不定,目光深邃,『倒是没看见什么……只是觉得似乎有人在一旁窥视……等下你再去多派些岗哨,晚上小心一些……』
张郃不知道的是,在远处一块山石之上,有两名头上扎着草,身上也插着些灌木枝叶的人小心的慢慢缩到了山石后面,才相互对视了一眼,然后蹑手蹑脚的离开了……
外松内紧的张郃等人戒备了一夜,却并没有什么状况发生,直至第二日的清晨来临,也都一些正常,这让张郃略有些疑惑,怀疑是不是自己太过于敏感了一些,或许只是夜间的什么动物,闻到了烧烤烹煮的气息前来而已。
但是在第二天的傍晚,在距离渔阳仅仅只有一天的距离的时候,意外终于是降临了……
担任警戒的哨兵发出了示警:『将军!北面发现了火光!』
火光?!
所有人都是悚然一惊!
向北望去,似乎是在天边昏暗的幕布之中,包裹这一块比半个尾指指甲盖大不了多少的光亮,在倏闪倏逝,忽隐忽现的难以琢磨,就像是有人在举火,然后发着一种特定的讯号……
『来人……』张郃刚说出两个字,远处的这一处的火光却消失了,就像是之前就从未出现过。
『钱老实!带两个人兄弟过去看看!』张郃下令道,『其余人等,立刻上坡,全员戒备!车辆结阵,据阵而守!不得卸甲,不得妄动!违者以军法论!』
这个时候,也正是张郃等人第二天准备修整吃饭的时间,临时营地里面才刚刚点起篝火,到处都是袅袅炊烟,渺渺漠漠围着大草甸升腾弥漫,随风曼转渐飘渐沉。
在中间的空地上面搭建起了六个地灶,架了大铁锅烧汤。铁锅里白汽缭绕水花翻腾,褐干菜绿野菜混了一锅煮,兵士民伕以什为单位,正在排着队,领了汤菜干粮,泾渭分明地在两头各自围坐在一起吃喝,骤然间听见这消息,民伕大都是一脸迷糊傻呆痴愣地望着别人。
而经过战场的老兵,则是刹那间都惊得跳起来,扔了碗就去抢支架在旁边的刀枪。
张郃选择扎营的地点,自然都不会是太差,运粮队列顿时就轰然忙乱起来,放弃了在山坳避风处的那些准备,兵卒大声吆喝着指挥着民夫将运粮车辆勾连起来,在山坡上组建成为一个简单的工事……
兵卒么,还算是好一些,但是民夫则是慌乱无比,即便是有人号令,也不时见到有的人甚至会同手同脚的走跑着,然后要么一头撞倒了他人,要么一头撞上了粮车。
能穿越的乌鸦
张郃皱着眉。
如果是仅有骑兵,张郃就可以战,也可以走,但是现在加上了这些粮车民夫……
然而世间往往都是如此,最为担心什么,便是最会发生什么。
派出去查看情况的兵卒似乎遇到了埋伏,在昏暗的天色中搏杀,钱老实身上带着两根箭矢逃了回来,只来得及说出『是鲜卑人』这几个字,便是昏迷不醒,凶多吉少。
『鲜卑人?!』
这里怎么会有鲜卑人?
还没等张郃为钱老实伤悲,也没等他想明白,远处的鲜卑人似乎知道他们自己是被发现了,顿时就像是掀开了遮掩腐朽木板的虫窝一般,轰然炸开,一时间不知道多少光点在远处升起,然后朝着张郃这里汹涌而来!
『是鲜……鲜卑人!鲜卑人来啦!』
随着哨兵的凄厉嘶喊示警,越来越大的马蹄声卷地而来,逐渐地绵密紧凑得分不出点,从四面八方向左军包抄过来,似乎是这些突袭而来的骑兵早就在四面八方布下了一张大网,现在正要将张郃等人全数兜起!
正在结阵的兵卒和民伕都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惊得呆住了,张大嘴傻了一样看着眼前的情形,听到如同闷雷一般的马蹄声滚滚而来,兵卒多少还好一些,勉强维持着,粮车车阵后面的民伕早就被这样的阵势吓呆了,在短暂的失神之后,便是哄然一声,就乱了,有的往上跑,有的则是要往下跑,有人瞪大了眼在喃喃自语,有人神色张皇不知所措,还有人抱着脑袋撅着屁股想找个地方躲,也有不少人直接两股战栗面色如土瘫软在了地上。
『镇静!』张郃大喝道,『临战自乱,畏敌而逃,皆斩!』
重生成女配宋氏 苑小苑
这真不是说着玩的,随着张郃的命令下达,一些乱爬乱跑的民伕被当场砍杀,血腥味蔓延出来之后,这些民伕反倒是好了许多,不再乱叫乱喊……
『不过千骑之数!』虽然是黄昏,夜色渐临,但是张郃依旧判断出来了大概的对方骑兵数量,『众将士!我等据阵而守,待敌疲弱之时,便是破敌之机!届时定有封赏!若是乱阵,必死无疑!来人,击鼓!准备迎战!』
轰隆隆的战鼓之声响起,虽然只是随军的小鼓,并不是正儿八经的那种大军队才有的一人多高的中军大鼓,但是随着鼓声荡漾而开,基层士官的号令一个个的发出,兵卒一声声的重复,阵型也渐渐稳固下来,没有之前的那么慌乱。
『都想着平时训练的动作!』
『别慌!握好兵刃!谁他娘掉了,老子让他洗一年的夜香!』
『都有了!耳朵都竖起来,都听号令!』
战鼓声中,杂乱的底层士官的大吼间杂其中,就像是鼓声当中的节点伴奏一般,使得战鼓不再单调,而有了人气。这个鼓声,曾经伴随着黄帝炎帝在中原打败了一个又一个的部落,也伴随着大汉旗帜在草原之上奏响,似乎只要听到这种鼓声,华夏人心中便有些基因一同震动起来,然后被唤醒。
张郃带着一些骑兵,站在山坡的顶端。
山坡不是纯粹的小土坡,虽然不算是非常大,但是连着另外的沟壑,大概半月形的上坡之后便是一块不是很规整的土塬。防御战,不代表只能被动挨打。在有必要的时候,张郃就会带着这些骑兵从山坡上往下冲!
只不过冲出去固然雷霆万钧,但是要回来么……
守护之域
囚笼王妃
所以,只有一击的机会,便是确定胜负,不是将对手击溃,就是自己只能突围。
冲锋而来的丁零头人也有些困扰,他最近都在渔阳左近绞杀一些汉军斥候,有时候能得手,有时候就追不上了,但是多少都能获得一点兵刃和战甲,却让长年物资匮乏的丁零族人很是兴奋,尝到了甜头便是欲罢不能,搜寻的范围也渐渐的扩大,结果现在追踪一只汉人斥候的时候,却撞见了张郃……
之前的汉人兵卒,大都是一见面就丢了东西就跑,为什么这一次,居然不跑了?
就像是天色昏暗之下,张郃分不清楚丁零人和鲜卑人究竟有什么区别一样,丁零头人也分不清楚曹操的兵卒和斐潜的兵卒有什么不同。
幽州当下,其实非常的混乱,虽然说各方之间都有一些往来沟通,但并不像是游戏一样,在外交的时候,军事就全数原地暂停不动了,而且这个年代很多信息都是滞后且封闭的,即便是后世的光头强说和谈,但是手下却在打,说是要打,结果手下却和谈一样。于是乎,丁零族人原以为还会像之前一样遇到的是个软柿子,结果捏到了张郃这个硬石头。
丁零族人连夜三次冲击车阵,但是并没有获得多么大的战果,还折损了一些人马,结果时间就渐渐过去,到了天明之时,丁零头人见不能取得胜利,最终便不得不怏怏而退。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遼 瀋 戰役
当然张郃这边的损失也不小,粮草大部分都被焚毁,兵卒也损伤了近三分之一,民伕更是折损良多,在确定丁零族人等人退走之后,张郃便联系到了渔阳,然后在曹纯派人接应之下,带着残兵进入了渔阳。
原本鲜卑人在幽州北部活动,曹纯是默许的。毕竟曹纯想要让鲜卑人和斐潜手下先干一仗,多少消耗一些骠骑人马再说,但是现在作为被袭击的一方,曹纯自然是大怒,派了人去质问鲜卑王步度根,而步度根当然是说没有这事,根本不知道,完全不清楚,回头又将丁零族人臭骂了一顿,还罚了丁零百匹战马了事。
丁零头人表面上唯唯诺诺,倒是转过脸又是大骂步度根没担当,先前什么都说得好,真要出了问题又什么都不管。
最终曹纯和步度根双方商议,以渔阳北面百里为线,曹军不北上,鲜卑人不南下,双方要精诚合作,携手共进,绝对不能再搞出什么类似的事件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