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從木葉開始逃亡 愛下-第八章 白石與蛞蝓看書

從木葉開始逃亡
小說推薦從木葉開始逃亡从木叶开始逃亡
蛞蝓看着下方这名宛如路边小石子一样大小的人类。在它眼里,白石的身体的确只有路边小石子的大小程度。
“人类的忍者,请问你是谁?我之前感应到以前放在外界的通灵卷轴出现了异常,我记得那是漩涡一族的契约封印术。”
蛞蝓的声线是柔和的女声,语气很是平和,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
“请问您是湿骨林的蛞蝓仙人吗?”
白石仰着头,用尊敬的态度问道。
“叫我活蝓就行了,这是我的名字。还有,我并不是什么仙人,只是一只会仙术的蛞蝓而已。”
名为活蝓的巨大蛞蝓,声音依旧显得温柔和善,言辞也很谦虚收敛。
即便对方是孱弱的人类,也会给予对方最大的尊重。
白石心中松了口气,看来之前是自己用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蛞蝓仙人对自己无害,看上去对他作弊得到的契约,并未放在心上。
“那以后我就直接叫你的名字了,活蝓。”
“好的,请随意。那么,您能自我介绍一下吗?”
“我是千叶白石,之前是木叶忍者。”
“之前?也就是说,现在是叛忍?”
活蝓好奇的问道。
“虽然我自己不这么认为,但按照现今五大忍村的规矩,我确实是木叶忍村的叛逃忍者。”
白石这样回答。
似乎看出了白石的顾虑,活蝓只是柔声说道:“放心吧,人类的规矩无法作用到我的身上,虽然我和木叶的纲手大人也签订了契约,但并不意味着我是属于木叶的通灵兽。话说回来,我很好奇白石大人您叛逃木叶的理由是什么。当然,您不回答的话也没有关系,我只是想要了解一下情况。”
白石已经看出来了,这位活蝓是个对人类完全中立态度的通灵兽。
想到对方已经存活了千年,估计什么事情都已经看开了吧。
既过了争强好胜的年纪,也对于权力不感兴趣。
人类之中,也只有契约者能影响它的立场,但立场这种东西,本就是很暧昧的说法。
假如木叶之中没有人与它契约,那么,木叶的事情就与它无关。
它在意的只是契约者的立场与态度。
“也不是什么难以启齿的东西,木叶的理念不适合我,所以离开了那里。我打算在忍界之中,做一些比较有趣的事情,而在木叶总是束手束脚,这就是我离开木叶的理由。”
白石按照自己的意志来回答活蝓的问题。
刚才从活蝓的话语中得知,白石就已经肯定了自己与它之间的契约是有效的。
“理念不合而分道扬镳的话,确实是没办法的事情。”
活蝓不知道想起了什么往事,很是认同白石的这番话。
理念不同的人,走的道路,思考方式都有很大差别,强行放在一起,矛盾就会爆发。
这种事情,活蝓早已经看过无数次了,在它过去的很多契约者之中,也有这样的问题出现。
人类总会因为各种各样的事情而烦恼。
恋爱,亲情,金钱,权力,宗教信仰,战争等等。
“虽然我并不介意白石大人以那样的方式与我契约,但也仅限这一次。”
活蝓知道白石在它过去遗留在忍界中的契约卷轴上做了什么,好在被抹去名字的契约者,在几百年前就已经逝去了,并不存在它违约的情况。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白石用漩涡一族的契约封印术,强制解除了那位契约者与自己的通灵契约,随后填上新的名字,以往从未出现过这么意外的契约状况,活蝓打算遵守这次的约定,但也仅限这次而已。
下一次白石还打算这么做,在那本已经差不多废弃掉的契约卷轴上,胡乱篡改内容,活蝓会视那种契约无效。
熱門連載玄幻小說 從木葉開始逃亡 起點-第八章 白石與蛞蝓分享
“我明白了,我本来也只是打算试一试,没想到真的成功了。”
白石点了点头,表示自己不会再乱改契约卷轴上的内容。
“这是新的契约卷轴,白石大人拿着吧。请记得下次来的时候,把废弃掉的那个契约卷轴拿过来。就算是占满名额的契约卷轴,看来也有风险存在。”
听到活蝓这么说,白石站在原地尴尬挠着头。
这时,从活蝓的身体底盘下面,蠕动般的露出一个巨大通灵卷轴,滚到白石身边停下。
白石打开来,发现是一个全新空白的契约卷轴,便在上面重新用血写上自己的名字,按下血指印。
重新签订契约之后,白石打算向蛞蝓询问一些事情,因为生存千年的存在,可以说是一本活着的历史书。
这对于鬼之国的教育发展有着极为重要的促进意义。
如果可以的话,白石想聘请活蝓到他建立的忍者学校里,当一名历史教师。
“活蝓,我想了解一下……”
白石正要开口,忽然身后的白雾之中,飞出一道人影,拳头直接朝着他的后背打来。
拳头还未抵达白石的后背,那个人便无法移动一步。
因为一道向绳索的影子把她的身体缠绕住,无数的影之刃铺展开来,贴在她的心口、脖颈、后脑等致命部位,透露出丝丝冰凉的气息。
若是全部刺下去,可以瞬间让一个人变成刺猬。
“纲手老师,不用一上来就这么热情的招呼我吧?”
白石叫出了从身后偷袭自己的女忍者名字,转过身,看到纲手已经被影舞者的影子束缚住,露出轻笑。
“你这混蛋小鬼!”
见到白石,纲手有山洪一样多的怒火要宣泄出来,全身爆发出可怕的查克拉,缠绕在她身上的影子果然出现了裂口,砰的碎裂开来。
“纲手大人,请停止不理智的战斗行为!”
活蝓的声音起作用了。
纲手的拳头抵达白石面前停下,没有逾越打到白石的脸上。
白石暗中调集的查克拉也退了回去,他可是知道纲手的拳头力量有多可怕,吃上一拳,绝对不是闹着玩的。
“活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这个家伙会在这里出现?”
纲手不客气指着白石,大声对活蝓问道。
“纲手大人,请冷静下来一点。因为白石大人和您一样,现在都是我的契约者。”
活蝓解释道。
白石笑着耸了耸肩,三忍没有到齐的话,纲手一人他并不怎么担忧。
就算是三忍齐聚,自己也可以把其余分身召唤过来战斗,何况,这里是湿骨林,三忍另外两位根本到不了这里。即使能来,战争也让他们分身乏术。
“什么?”
纲手陡然惊讶起来,没想到白石会和活蝓签订了通灵契约。
她倒是没有去问活蝓为什么要和白石签订契约,因为这是活蝓本人的选择,即使是她也无法干涉。
人类之间的仇怨与矛盾,在它眼里都是渺小如尘埃之物,并不值得在意。
如果白石没有签订契约,活蝓自然站在她这一边,协助她战斗,对付白石,现在的话就未必了。
还真是给自己出了一个大难题啊。纲手心中苦笑着。
活蝓对每一个契约者都是一视同仁,并不会因为相处时间长短,来决定站在谁那一边。
毕竟活了上千年的她,即使是纲手与它的契约,也只是白驹过隙般的存在。
即便是白石如今是木叶叛忍,这件事本身和活蝓是没有任何关系的,也不会叛忍这种契约者表示歧视或者不满。
只要契约成立,无论对方是什么人,活蝓都会为其战斗。
尊重与任何契约者的关系,便是活蝓上千年以来的处事规则。
这也是纲手对活蝓信赖的原因所在。
但也因为这种信赖的关系,遇到眼下这种特殊情况,纲手本人感到了为难之处。
优美都市小说 從木葉開始逃亡笔趣-第八章 白石與蛞蝓分享
“虽然我是用了取巧的办法才获得了与活蝓的契约,但这样一来,我们也算是相同的契约者了,纲手老师。”
白石依旧用‘老师’的称呼来尊称纲手。
从纲手身上,他学习到了很多医疗忍术的高深知识,给了自己很大的帮助。
“我可担不起你这‘老师’的称呼,破坏村子,杀害同僚的你,究竟意欲何为?”
纲手用警惕与愤怒的视线盯向白石,如果不是活蝓在这里,她真想冲上去教训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鬼。
“那个啊,只是没办法的事情,因为那个时候需要考虑的东西太多了。而且,我也不觉得对木叶亏欠什么,毕竟团藏的根部,曾经想要杀死我,而您的老师三代目火影猿飞日斩却坐视不理,反而宽宏大量原谅了团藏。这可真是战友情深。”
白石笑着回应,结果听在纲手耳中,却像是暗含讥讽一样。
虽然白石的口吻只是平淡的叙述,但也因此,才更加显得讽刺。
“这就是你叛逃村子的理由?”
纲手深呼了一口气。
关于团藏那件事,的确是木叶和她的老师对不起白石,因此,她也没有辩驳什么。
这个男人很危险,尤其是刚才阻拦她进攻的影子忍术,与奈良一族的影子术相同,但进攻力度与束缚力度更甚。
她也是用了强大的怪力,才挣脱出来。
一般忍者遇到,估计会被直接秒杀掉吧。
跟情报部分析出来的一样,这种影子术非常危险,稍有不慎就会被杀死。
和白石交手,必须打起十二分的注意力,一刻都不能够放松。
“怎么会,我只是看到如今的忍界,有点过于无聊了,所以想要给自己找一点乐子做而已。所以,我并不建议您来阻止我,现今的所有木叶忍者之中,我唯独不想战斗的人,就是您啊。”
听到白石说完,纲手皱眉,虽然意识到白石离开木叶,有着自己的特殊目的,但口中透露出来的东西非常少,根本无法判断出他要做的事情是什么。
“不过,这种时候您来到湿骨林真的好吗?木叶现在已经正在和岩隐和砂隐战斗,缺少了您,医疗上的压力会很大。”
“最好不要小看村子里的忍者,他们的医疗水平如何,你应该再清楚不过。”
毕竟木叶新生代的医疗忍者培养,也有白石的一部分功劳在里面。
木叶现今的医疗体系,绝对可以说是独步忍界,毫无敌手的强大。
比起担忧木叶那边的情况,纲手觉得白石这边也需要看住。
本来是打算来这里和活蝓告别离开湿骨林,结果看到白石也来到这里,纲手有点怀疑白石的目的有些用心不良。
很在意白石与活蝓契约的目的是什么。
毕竟活蝓这里有很多忍界没有的宝物与传承。
“你与活蝓契约的目的……不会是为了仙术而来的吧?”
纲手猛地想到什么,脸色微变,凝重看着白石。
自古以来寻找三大圣地契约的忍者,大部分都是为了圣地的仙术而来。
纲手很担心白石也是为了仙术的修炼方法而来。
“那种东西无所谓,活蝓,可以带我去参观一下湿骨林吗?”
白石并未正面回答,而是仰着头,对活蝓说了一声。
“好的,请跟着我的分身过去参观吧。”
活蝓痛快答应下来,从巨大身体上分裂出一个和白石差不多大小的蛞蝓,在前方为白石带路。
“那么,不打扰你了,纲手老师。”
白石跟着活蝓的分身离开,参观湿骨林,对于这片存在千年的圣地,白石抱有非常大的好奇心。
白石离开后,纲手立马急迫问向活蝓:“活蝓,这家伙和你契约,是不是为了仙术而来?”
“并不是这样的,纲手大人。白石大人不可能为了仙术而来。”
“为什么这么说?”
“我可以感觉到,白石大人体内已经有仙术查克拉了,他早已经学会了仙术,并且仙术查克拉相当稳定,不需要学习我的仙术。再说,我的仙术不怎么适合忍者修炼,这一点纲手大人您是知道的。”
从一开始,活蝓就感受到了白石体内拥有查克拉与自然能量,并能够很好的融合在一起,很明显,白石的仙术模式已经稳定下来,不需要来学习湿骨林的仙术。
如果来学习湿骨林的仙术,不仅会浪费时间,修炼过程中还会多出很多不可测的未知风险。
例如全身肿胀,变成蛞蝓之类的。
尽管刚刚签订契约,白石给它的感觉与一般人类不同,谨慎且有自知之明,明白自己需要什么,不需要什么。
对自己有用和对自己无用的东西,分析的很明确。
“已经学会了仙术?怎么可能?他是在哪里学习的?妙木山还是龙地洞?”
纲手惊讶问道。
“白石大人的仙术模式,并不是传承在妙木山和龙地洞。学习通灵兽仙术的人类,会持有该通灵兽的部分特征。刚才纲手大人见到的白石大人,已经是仙人模式状态了。那应该是契合人类的仙术模式。”
虽然是第一次见到,但活蝓认为自己猜测的方向并不算错误。
而且刚才白石和纲手的交流,它也听在耳里。
纲手的学生,叛逃忍者,杀死过去的同僚……不难猜测出,白石就是纲手提到的那个,杀死过预言之子的木叶叛逃忍者。
“真是期待啊,白石大人的未来,不论何时,人类都是充满奇妙可能性的存在……”
不知道为何,纲手觉得活蝓的语气变得欢快起来。
就好像是看到了有趣事物的那种感觉。
这种欢快的心情,纲手第一次见到活蝓流露出来。
“但是这样没关系吗?妙木山的大蛤蟆仙人有拜托你照顾预言之子的吧?”
纲手有点疑惑。
“纲手大人,三大圣地的关系并没有您想象中那么亲密友好,而我讨厌一切无意义的纷争与战斗……预言之子也只是忍界的芸芸众生而已,时代的发展,光靠一个人是无法逆转的,这种无奈的东西,人类总是在重复相同的错误与傲慢,而我也看了很多遍。说到底,我们都只是名为‘生物’的存在,本质上并没有区别。”
因此,预言之子在妙木山眼中,或许是特殊的存在,但在它眼里,不过也是众生中的普通人。
而一个人的力量,无论是多么经天纬地之人,都无法改变这个世界。
并非是胡乱妄言,而是活了千年的活蝓,所亲眼见证到的人类历史。

湿骨林,一座山头上。
是一汪清澈的温泉,在温泉里白石感受到了浓郁的生命能量。
“白石大人,这是我过去所建造的生命泉水,在里面浸泡,对于自然能量感应,还有治疗伤势都很有效。还能驱除很多种类的剧毒。”
不等白石询问,旁边的活蝓分身,就主动为白石讲解眼前这个泉水的作用。
白石望着一眼看不到边界的水池,这应该是白石见到过的最为庞大的温泉了。
即便是温泉的国度汤之国,也无法和这里的生命泉水相比。
白石点了点头,毫不犹豫,一道影之刃划过,白石的手背上被割下了一道深长的血口,白石把伤口很深的手掌放入温热的生命泉水之中。
果然,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恢复。
这种恢复速度,比自己使用医疗忍术恢复还要迅速。
“白石大人已经自己学会了仙术,所以这个泉水的作用,对您基本上只限于疗伤作用了。”
活蝓这样说道。
“泉水可以饮用吗?”
“饮用的效果与浸泡的效果差不多,但带出去无法长时间储存,因为这是我的仙术造成的,到外界很快就会失效。”
活蝓看出了白石的心思,便好心提醒。
“这样啊,真是可惜了。”
仔细想想也正常,如果这里的生命泉水可以带出去,纲手早就拿出去,给木叶忍者使用了。
这在战争之中,简直是可以大幅度降低伤亡率的疗伤圣器。
不过,能够制造出这么大的疗伤泉水,白石对蛞蝓的仙术能力,有了一个比较清晰的概念了,不再像之前那样模糊不清。
从山顶这里往下看,下方是被浓雾包裹起来的惨白色树林。
光秃秃的白色树木从浓雾中出没,只能看到树顶端如针一般尖锐的部分。
“对了,活蝓,下面那是什么树木?我在忍界之中,从没有见过这种树木。”
白石指着下面的林木好奇问道。
惨白的色泽,活蝓的分身蛞蝓们,在上面蠕动攀爬,口器里分泌出来的腐蚀性粘液,却没有在上面留下丝毫的腐烂融化迹象。
“那本来是忍界之中常见的树木,但是在长年累月之中,经历了浓郁自然能量与我的腐蚀粘液改造,已经成长为一种坚韧如钢铁一样的树木,吸收着自然能量茁壮成长。”
活蝓这般说道。
“那我可以砍伐一些吗?”
“白石大人请随便,这些树木对我来说毫无用处。我也不喜欢这种枯萎的色泽,但我更换住处的话,也只会把其余地方变成这种环境罢了。”
活蝓没有拒绝,对它来说,这些都是毫无用处的身外之物。
“你还真是心性淡泊,什么都不在乎啊。活蝓,说实在的,像你这样强大的存在,为什么要特意和人类签订契约呢?”
白石疑惑这一点。
活蝓体内的仙术力量太强大了,估计人类穷其一生,都难以抵达这样的程度。
其本体只需要移动一下,就可以造成山崩地裂一样的破坏。
这只是身体本身带来的力量,还不算上它的仙术力量。
这样的存在,还要和人类签订契约,实在是太过奇怪了。
“为什么要和人类签订契约?白石大人真是个奇怪的人类,人类来寻找我只是为了仙术和力量,还有看重我的医疗能力。纲手大人把我当成朋友,已经是比较罕见的了。但问出这种问题的,白石大人是第一个。”
活蝓确实对白石的问题有点意外。
像他这样直指问题本质的忍者,活蝓还是第一次见到。
“其实也没什么。我与人类签订契约,并不是为了得到什么,只是因为无聊而已。”
活蝓以温柔的语调回答。
“无聊?”
白石扭过头看着活蝓的分身。
“我的寿命太悠久了,平时也会注重身体的保养与维护,人类所拥有的情感在我眼里,形象太过于苍白,反正到最后都不会剩下什么。我对于力量与战斗并不热衷,但也有时候觉得孤单,希望借助人类的力量,去看一看外面世界的变化。”
“打发时间吗?”
“是的。连自己都看不到自己生命的尽头在何时何地,只能像龙地洞和妙木山那样,拟定通灵卷轴,与人类签订契约,借助人类的召唤来打发漫长无聊的时间。”
人类迟早会衰老死去。
就算是纲手这样的朋友,也许现在会记得她的存在。
但迟早有一天,纲手也会在它的记忆中褪色,在很久的未来,被它遗忘掉这种友情,只剩下一个冷冰冰的人类名字。
而它会一直存在于忍界之中,在未来与不同的人类相遇,签订契约互为依靠。
在那其中,说不定会遇到一些有趣的人类,带给自己与众不同的珍贵回忆。
活蝓的口吻很是宁静。
那是看透万象事物变化之后,而最终决定的道路。
白石看向旁边的活蝓分身,在它身上感受到的不是孤独与寂寞,而是一位历经沧桑,以旁观者的角度看待世界的智者。
并非高高在上,也是如同隐士一般的普通人。
“是吗?那来见证一下我的人生吧,活蝓。”
白石这样笑着说道。
“?”
活蝓微微抬起头。
“我打算给这个世界注入一些另类的思想,那是与现今忍界都不相容的道路。等到那个时候,说不定你在无数年之后,会想起一些令你感到有趣的往事,从而会心一笑。”
“嗯,我会期待的,白石大人。”
活蝓的语气显得欢快。
打算用白石的一生,来见证会给忍界之中注入什么样的变化。
这种变化,说不定会是这些年最为值得回忆的事情吧。
在无数年之后回想起今天的事情,,名为‘千叶白石’的人类忍者,说不定在那时它的记忆中,不再是一个冷冰冰的名字符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