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西遊:人在天庭,朝九晚五》-第602章三足金烏:我爲西天流過血!推薦

西遊:人在天庭,朝九晚五
小說推薦西遊:人在天庭,朝九晚五西游:人在天庭,朝九晚五
楚浩看着桶里的鲜血满了,反手又拿出来一个大桶。
但是三足金乌却还是注意到了楚浩的流|氓行为。
大家身为战友,我在前面打生打死,你在这里偷偷接我的血?
我为西天流过血,你却贪图我的精华?
过分了呀!
楚浩也察觉到了三足金乌的目光。
而且, 更危险的是,楚浩能够见到远处一道白光,竟然在迅速合逼近过来。
是观音菩萨,紧赶慢赶,总算是要赶到了。
观音菩萨到底还是吃了没有大神通的亏。
楚浩凭借着强大的金乌化虹之术,比观音菩萨提前了小半个时辰。
眼看着三足金乌恐怕对自己有了一点点小意见,而且观音菩萨也快赶到了。
要是让观音菩萨再把自己的身份抖露出来,楚浩敢肯定,
下一秒三足金乌的太阳真火就要烧到自己的屁|股上。
不行,得想个办法!
当即,楚浩手持弑神枪,猛然刺向被死死困住的刑天!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
“禅师莫怕,我来让这妖孽尽快停手!”
楚浩脸上露出自我牺牲的人性光辉,端着弑神枪,直接冲向了那刑天。
倒也不是楚浩真的有多么伟大。
是因为刑天此刻被太阳真火所缠绕,正在迅速被炼化。
楚浩寻思着,恐怕再过几天的时间,这刑天真就被炼化了,那时候再想要偷点好处就难了。
而且,如此状态之下,刑天的实力十不存一。
此刻楚浩出手,哪怕是被锤上一拳,也应该不会当场去世。
富贵险中求,弑神枪出手!
楚浩的弑神枪,直接刺在刑天的大|腿上。
幸运的是,太阳真火并没有灼烧到楚浩,看来还是很智能的。
三足金乌见到楚浩在这个时候竟然悍然出手,不由得有些感动,心中慨叹:
“世间安得有如此正义的少年,明知道这刑天强横如此,竟然都悍然出手!”
“虽然说毫无作用,却也是勇气可嘉,我刚才可能是有点误会 他了。”
“他还是个孩子,怎么可能有那么多坏心眼呢?”
三足金乌一时间忘记了楚浩刚才接了自己两大盆血的事情。
楚浩如同一只社会蛀虫一般,弑神枪刺入刑天体内,汩汩地吸收着刑天体内的煞气。
楚浩惊讶地发现,竟然很快就要凝聚出来一枚天元魔石了!
好家伙,这比身上的能量到底有多么庞大?
不可能呀,这么庞大的能量,怎么可能存在西游之中,而且还是堂而皇之的在这个浮屠山之上?
那群圣人都不管管的?西天和天庭也都不知道?
楚浩也觉得奇妙,但是无论如何,到手的好处是少不了的!
楚浩安逸地榨干着刑天身上的鲜血。
刑天在拼命挣扎着太阳真火的束缚,却又感受到楚浩这个社会的蛀虫在迅速吸收着自己体内的煞气,一时间怒意与战意不可遏制。
“啊啊啊!!!”
“谁能阻我!”
刑天猛然一声咆哮,哪怕是全身燃烧着太阳真火,都疯了一般扑向三足金乌。
然而,三足金乌忽然眼睛一动,早已经察觉到刑天的恐怖战意。
三足金乌猛然飞扑下来,想要镇压住刑天。
然而,当空之中却忽然传来楚浩的惊叫。
“且慢,我还在呢……”
三足金乌有一瞬间愣住了。
所谓神仙打架,凡人遭殃。
楚浩在三足金乌看来,也就是个大一点的蝼蚁。
但是他身上恐怕有着父亲大人的传承,而且还是天庭的人,就算是要对楚浩动手,也不能在这大庭广众之下。
犹豫就会败北!
刑天猛然跃起,竟然后发先至,对着三足金乌头上狠狠来了一拳!
三足金乌当时就被打得七荤八素,脑子一下子没转过来。
我特么……
又脑抽了!
超级大巫之战中,这个狱神楚浩也太像搅屎棍了啊!
每次都能够用最简单的话语,让我破防,让我受伤!
等等,他说的并肩作战,不会是跟刑天一起对付我吧?
不然我这么大的优势,怎么越打越劣势?
对了,他还偷偷接了我两桶血,那里面可有我的血脉精华呀!
三足金乌开始怀疑楚浩的阵营。
楚浩如此浩然正气,又怎么会做那两面三刀之事?
就在三足金乌被当头打了一拳之后,刑天又猛然举起拳头,作势要打三足金乌。
三足金乌冷笑一声,这样缓慢的拳头,他可以轻松躲开的。
但是,偏偏在这个时候。
楚浩一往无前地跃起来,身上三十六品造化青莲焕发出无尽浩瀚白光。
“休伤禅师,恶贼,要杀他先从我身上跨过去!”
楚浩浩然正气,义正言辞的声音在当空响起,如同炸雷一般。
三足金乌当时听得泪流满面!
他一瞬间回忆起来无尽岁月之中,那些自私自利的朋友,那些两面三刀的盟友……
从来没有人愿意为他挡刀!
尤其是,明知道对方的实力如此之强,绝对足以轻易将任何一个大罗金仙一拳打入轮回!
就是这样的蛮横拳头,楚浩竟然毅然决然地跳出来抵挡?!
三足金乌当时感动得几乎说不出话来!
这一拳,本来三足金乌轻易可以躲避,但是他不想躲!
为了眼前这个孩子,三足金乌放弃了躲避,直接伸出翅膀,挡在楚浩身前!
讲真,原本三足金乌都打算在战后跟楚浩好好算算账,尤其是楚浩之前战斗之中的指点。
三足金乌能够打到现在,全凭楚浩所赐。
不然的话早打赢了。
但是现在,楚浩挺身而出,竟然要为三足金乌挡下这必定可以躲开的一拳。
三足金乌当时就被感化了。
算了,他是个好孩子,虽然做的事情都是给我添麻烦,但是人家一定不是故意的。
大过年的,自己这个做长辈的,也不好说什么。
这个打,我替你挨了!
三足金乌的大翅膀,结结实实地挨下刑天的这一拳。
但是,即便是三足金乌的肉|体,也吃不住刑天这一拳的冲击力。
刑天的拳头,以隔山打牛之力,传到了楚浩身上。
“哎呀,吾命休矣!”
楚浩发出一声惊叫,倒飞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