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言情小說 從火影開始做幕後黑手 愛下-第六百一十八章 演得真賣力啊兩位!展示

從火影開始做幕後黑手
小說推薦從火影開始做幕後黑手从火影开始做幕后黑手
战斗还在继续。
上原奈落浪费了一段不短的时间吟唱出了一个强力的鬼道咒语,用一道结界将五番队的第三席官浦成困住。
缚道之六十一。
单单说起来的话修炼难度并不低。
当然这只是针对于那些学院派的学生而言。
对于蓝染惣右介这等天才来说,他很早就将鬼道修炼得精通了,甚至无需吟唱就能使用出鬼道力量,只要自身的灵压足够强,完全可以肆无忌惮地使用出任何鬼道的力量…
“嗯?”
蓝染惣右介的嘴角微微勾起了一个笑容,慢悠悠地开口道:“缚道之六十一也需要吟唱吗?看起来奈落还没有觉醒那一族数千年来积攒的灵力…”
“看起来是的呢…”
市丸银点头轻笑了一声,才慢悠悠地继续道:“而且经过了吟唱的六杖光牢似乎并没有达到预期的威力…依照浦成的灵压来看,应该很快就能打破吧?”
果然。
还不等市丸银的话音落下。
浦成挥舞着手中的斩魄刀接连不断地站在了六杖光牢之上,刹那之间,整个牢房都彻底粉碎开来!
浦成的脚下轻踏在地面上,瞬步出现在了上原奈落的面前,斩魄刀昂然向上,想要在上原奈落的身上撕开一道伤口!
这一场战斗…
还远远没有结束!
然而所有人都知道,单单是在剑道的造诣上,浦成决然不是上原奈落的对手!
认真说起来的话…
这位应该是一个豪门氏族倾尽力量培养出来的家主,在剑道这种基础上怎么可能会弱于旁人!
锵啷!
上原奈落手中的光剑再起,骤然拦下了浦成的斩魄刀,身上的灵压暴涨,再度将他打飞了出去!
上原奈落望着浦成倒飞出去的身影,平举着握住了手中的光剑,平静地低声呢喃:“要永远相信光的存在…”
下一刻,上原奈落手中的光剑骤然消散,化为一柄柄短剑朝着浦成飞射而出,高昂的声音伴随着上原奈落的灵压响彻在了练习场内:“去吧,天从云剑!”
无数柄金色短剑刹那间朝着浦成飞射而去,仿佛是一根根钉子一样将浦成直愣愣地钉在了原地!
这一招…
浦成再也没有机会挣脱了!
上原奈落慢慢竖起了自己的手指,望着被他钉在原地的浦成,轻声开口道:“前辈,你输了。”
“……”
浦成皱着自己的眉头,恨恨地咬了咬牙。
啪啪啪啪…
一阵掌声忽然响了起来。
市丸银微笑着鼓着自己的手掌,慢悠悠地笑道:“不愧是奈落阁下,哪怕只是用出了一点力量,就能战胜五番队的第三席官,还真是比我想象中的更厉害呢…”
“的确…”
蓝染惣右介慢慢点了点头,镜片下的目光变得前所未有的柔和:“虽然还是和过去一样没什么战意,但是单凭灵压和剑道就已经是全程压制了浦成…”
的确。
上原奈落的战斗明显在克制自己的力量。
至今为止上原奈落似乎没用过什么杀招…
甚至还自作主张释放了一个不擅长的鬼道束缚能力,或许他就是想要用不会伤害到队友的方式,体面地结束战斗。
明明看起来没什么出奇的地方…
然而浦成就是败在了上原奈落的手下。
蓝染惣右介看了一眼自己的心腹第三席官,平静地开口道:“好了,既然战斗已经结束了,那就放开他吧,奈落…”
“是,队长。”
上原奈落扬起了自己的手掌,钉在浦成身上的光剑化为光子消散在了众人的眼前。
正当上原奈落刚刚解除对浦成的控制,解散了自己的天从云剑时,浦成的眼神中忽然闪过了一抹厉色!
这个刚刚被上原奈落击败的席官…
赫然想要拎着自己的斩魄刀出手偷袭!
“小心!”
蓝染惣右介的脸上恰倒好处地闪过了一抹惊讶,匆匆想要冲过去将浦成拦下来,开口急声想要组织浦成:“快点住手,浦成,你们的战斗已经结束了…”
然而浦成恍若未闻一般…
依旧还拎着手中的斩魄刀劈了上来!
上原奈落的脸上闪过了一抹惊骇和不安,匆匆就想要重新凝聚出自己的斩魄刀拦下浦成的袭击!
只可惜的是已经太晚了…
正当这个时候,一团黑炎陡然在浦成的身上凭空出现,一个平静冷漠的声音也出现在了众人的耳边!
“阿玛特拉斯!”
天照之火,瞬间在空气中灼烧了起来!
第五番队所有人的脸上都有些不敢置信地望着那团黑炎在浦成的身上蔓延,让这位第三席官只能痛苦地在黑炎灼烧中嘶吼嚎叫…
一个时空间漩涡出现在了练习场上。
两个穿着祥云黑袍的人影从时空间漩涡中现身,在场不少人都认出了他们的身份,正是一直以来负责保护上原奈落的十三死侍之二宇智波鼬和宇智波带土。
“啊啊啊啊啊啊…快杀了我!”
浦成在天照黑炎之中痛苦地哀嚎出声!
因为天照仿佛是在他的灵魂骨子里燃烧一样,一点点地灼烧着他身体的一切,仿佛要将他彻底烧成虚无!
这种痛苦…
分外难以忍耐!
“浦成前辈!”
上原奈落看着被灼烧的浦成,脸上闪过了一抹痛苦的神色,他的声音仿佛是在压抑着自己的悲痛,沉声道:“鼬先生,请收回你的天照之火…”
“……”
宇智波鼬沉默了一秒钟。
下一秒,宇智波鼬慢慢地摇了摇头,注视着被天照灼烧的浦成,冷漠地开口道:“奈落大人,依照我们和护廷十三队的约定,第五番队第三席官应以谋逆论处,我们可对其自行处置…”
说完以后,宇智波鼬又将目光落在了蓝染惣右介的身上,他的灵压也缓缓攀升了起来:“第五番队队长蓝染惣右介阁下,您似乎有违我们和护廷十三队的约定…”
的确。
上原一族和护廷十三队存在着某种密约。
任何妄图刺杀上原奈落的人,都将被视为妄图挑动瀞灵廷内战,有着颠覆瀞灵廷和尸魂界之罪状。
“抱歉。”
蓝染惣右介的脸上闪过了一抹歉意,轻声开口道:“我刚才没有注意到浦成的动作,多谢阁下及时出手…”
当然。
蓝染惣右介对于眼前的宇智波鼬心里十分警惕,他知道一部分关于宇智波鼬的情报,还有一些关于宇智波带土的情报。
这两个能力诡异的死侍在十三死侍的排名中并不占据前列,但是蓝染惣右介却不会轻视他们,何况这两个姓氏为宇智波的家伙和十三死侍中排名第一的宇智波斑一定有关系…
这个名字在尸魂界其实并不显眼。
然而这个名字在虚圈内是真正地如雷贯耳了!
据说在很久以前,上原一族的十三死侍曾经因为追杀某个人突入虚圈,杀得整个虚圈尸横遍野,将整个虚圈的大虚们逼入了地下的大虚森林才得以苟活…
其中恶名最盛的…
就是十三死侍之中的宇智波斑!
蓝染惣右介征服虚圈的时候,从一些大虚的口中知道了一些关于十三死侍的事,比如宇智波斑的能力…
据说那家伙…
早就真正实现了死神的虚化!
十三死侍之首的宇智波斑也是让蓝染尤为忌惮的一个人,甚至比起浦原喜助更甚,因为上原一族的死神虚化实验或许走到了他们前面!
这也让蓝染相信…
上原一族早就偷偷对十三死侍进行了虚化实验。
上原一族对于虚化实验的领先,也是让蓝染惣右介一直想要找个机会挑动尸魂界和上原一族大战,从而除掉上原一族的原因!
可惜的是…
中央四十六室并不能决定一切。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上原一族和瀞灵廷的关系复杂到唯有山本元柳斎重国和零番队才有决定权,因为干系太过重大,中央四十六室和四大贵族在这件事情上唯有建议权。
只不过。
至少蓝染惣右介还能和十三死侍平等对话。
上原奈落见到宇智波鼬的时候,脸上闪过了一抹紧张,似乎是有些畏惧眼前的死侍,仿佛是一个被家臣约束的家主!
上原奈落看着宇智波鼬,小声地开口道:“鼬先生,但是我和浦成前辈只是在切磋,他并非想要偷袭我…”
说到这里的时候,上原奈落看着被天照之火灼烧的浦成,脸上闪过了一抹怜悯,沉声道:“鼬先生,请你将天照收回来吧!”
“……”
宇智波鼬的脸上诡异地闪过了一丝纠结。
下一刻,宇智波鼬的声音变得更加冷漠,甚至还隐隐有些恨其不争:“奈落大人…这不是一个家主应该有的慈悲!”
正当宇智波鼬刚刚说完这句话以后,戴着面具的宇智波带土睁开了一只猩红色的写轮眼,死死地看向上原奈落,这种气势让上原奈落不由自主地后退了半步。
宇智波带土注视着上原奈落,仿佛是在警告一般开口道:“奈落大人,你应该记得上原一族的家规吧…”
宇智波带土的声音比起宇智波鼬显得尤其阴森,似乎一点也不畏惧上原奈落家主的身份。
看到上原奈落脸上有些瑟缩,宇智波带土才冷声开口道:“为了上原一族的安危,作为家族的最高武力,十三死侍有权力拒绝不到一百岁的家主所发布的不合理命令…”
“你…”
上原奈落脸上闪过一抹怒意,忍不住咬了咬牙。
“等到奈落大人长大了,自然就会了解我们的苦心…”
宇智波鼬似乎是感觉到两个人之间的对立气氛,轻声开口道:“奈落大人,等到您再沉淀八十年的岁月过后,我们会无条件遵守您的一切命令。
为了尊重您的意志,十三死侍已经退得足够多了,否则的话,您也不可能会被允许进入护廷十三队…唯有大人的安危,是我们绝对无法轻轻放过的。
因为只有大人,才是上原一族传承的根基。”
这番话说出来。
哪怕是蓝染惣右介和第五番队的人也听明白了。
虽然上原奈落是上原一族的家主,但是这位幼年家主似乎做不了什么主,或者说还不能完全做主。
而且…
从情理上来说,上原奈落不应该再继续反对他的护卫死侍为了保护他所做的一切。
上原奈落咬紧了自己的牙关,似乎是真的有些无计可施,他的悲悯目光看向了被天照火焰灼烧的浦成,仿佛是有些绝望地看着这位第三席官在痛苦中嘶吼…
“只有这种事是绝对不行的!”
上原奈落看着天照之炎还在灼烧着,他的声音中满是痛苦:“我已经受够了你们为了保护我而杀戮无辜…即使他想要偷袭我,也只是想要获得这场胜利而已…”
“偷袭与刺杀无异,死有余辜。”
宇智波鼬摇了摇头,站在他的身边沉声劝说道:“任何想要伤害奈落大人的人,没有一个是无辜的人。”
上原奈落猛地扬起了自己的手掌,高声嘶吼道:“如果你不肯收回的话,我现在就熄灭它,破道之…”
“奈落大人。”
宇智波鼬抓住了上原奈落的手臂,微微抬起了眼眸,表情中满是费解。
宇智波鼬还是叹了一口气,开口劝说道:“奈落大人应该知道天照出现的时候,就意味着什么…天照是连火焰都能燃烧的极尽之火!”
“……”
上原奈落咬牙想要摆脱…
然而无论如何都无法挣脱宇智波鼬的手掌。
作为一个想要救人的少年死神,他只能眼睁睁地望着刚刚还活生生的第三席官,被天照黑炎渐渐烧成了灰烬…
真的…
妙趣橫生都市言情 從火影開始做幕後黑手 線上看-第六百一十八章 演得真賣力啊兩位!
差不多得了。
如果可以的话…
宇智波鼬真想好好问问!
其实没有必要演得这么卖力吧!
这操控着他的力量杀掉第三席官浦成的人不就是你吗!
然而单单只看现在的情况,上原奈落还真像个善良的人…如果宇智波鼬不知道操控着他释放天照直接烧死这位第三席官的人是谁的话…
一边操控着杀人…
一边还挣扎着去救人…
这不是一个正常人能干出来的事。
蓝染惣右介也不会想到上原奈落可以直接控制宇智波鼬,这位第五番队队长不发一言,只是注视着眼前的天照黑炎,镜片上倒映着一抹黑炎的亮光…
如果有人注意到的话…
就会发现蓝染惣右介的嘴角露出了一抹奇怪的笑容,仿佛发现了什么非常感兴趣的东西。
宇智波鼬的目光甚至慢慢打量着整个第五番队的成员,直到落在了市丸银身上…
市丸银回以一个和善的微笑。
即使这个微笑看起来分外像是挑衅。
宇智波鼬注视着了一会儿市丸银,最终将目光停在了蓝染惣右介的身上,轻声开口道:“蓝染阁下…那么以后奈落大人就拜托阁下照顾了,希望以后不会再有今天的事发生了,否则我们会和山本元柳斋重国阁下断绝所有协约。”
这番话听起来可真像威胁,感觉让人听起来上原奈落来了第五番队,是来做一个需要保护和伺候的大爷,而不是一个队员…
“我知道了。”
蓝染惣右介平静地点了点头,垂下头开口道:“今天的事,我也会如实向山本总队长和中央四十六室汇报…”
现在看来,他只是一个没什么用的第五番队队长。
面对强势的十三死侍,根本拿这些死侍没什么办法,只能去向自己家长告状的懦弱之人。
“这样么…”
宇智波带土慢慢张开了时空间漩涡,和宇智波鼬同时消失在了原地,只留下了一句无所谓的话。
“那就请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