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小說 丹武毒尊-第兩千八百二十五章 陰神怒閲讀

丹武毒尊
小說推薦丹武毒尊丹武毒尊
这场战斗现在也只能算是一个开始,但是萧扬却说出这些话语来,也由不得明彦不怀疑,这个年轻人别有用心在什么地方。
“挣扎的样子还是要做一做的。”萧扬笑着耸了耸肩,道。
萧扬紧握着神剑,同时也深呼吸一口气,许多力量,自体内不断的迸发而出,开始注入剑中,形成数道剑气,在他的身周不断游离,绞杀着那些伺机而动的热浪。
炙热的气息,和那毫无感觉的阴焰,可谓是针锋相对。
在感受到对方的气息正在迅速攀升之后,明彦的心中也暗自松了一口气。如此看来,这个小家伙似乎也并不准备用什么险恶的法子。但是,也依旧不得不防啊。
对方既然能够破开怒河大阵,而且也一眼就瞧出了这九峰归元的根脚,可见在阵法上面的造诣是不差的。有着一点疏忽,那说不得就是在给自己留下后患。
同时明彦也非常好奇,这个小家伙又到底会用什么样的法子来破解这个阵法。如此种种,都让人非常期待啊。
萧扬深呼吸一口气,心中也变得了然许多。有时候就是虚虚实实,让对方摸不着头脑,只管去猜便是。
欲盖弥彰而已。
其实萧扬也很清楚,想要凭借一己之力斩杀明彦,那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情。所以,他所能够做的,就是倾尽全力将其拖住,看白剑和明珠公主是否能够打破一些常规,创造出不一样的条件来。
这些都有着极大的风险,亦或者说可能性不大。
但是对于这个阵法的了解还是不够,所以萧扬也就只能继续忍受下去。也好在,对方似乎也有所忌惮,不敢把他们逼得太急,只能循序渐进。
毕竟,一旦当真把他们给逼得急了,选择鱼死网破的话,恐怕这里有着好几位峰主都会成为倒霉鬼。
显然集火盟的这些人都不愿意见到这种情况,所以想要慢慢消磨,让他们彻底没了底气之后再全力收场。
萧扬也乐的见到这些状况,只要他能够了解到更多的细节,那么这个阵法,就还有着破解的机会。
至于要怎么去破,那也仍然是一个问题。
只要能够破阵,到时候说不得是天高任鸟飞,对方也必然会有更多的忌惮。到时候,他们就可以富贵乱中求!
萧扬将神剑一摆,无数的气息更是迅速壮大。
似乎他现在也已然是有些沉不住气,准备拿出自己的底牌所在,拼搏一把,看是否能够打出不一样的效果来。
明彦的神情也稍稍恢复许多,因为他觉得,这样的状况,那才是真实的。
按照战斗的推进和一个人的心性变化,接下来将会大概做出什么样的举动来,都是可以稍稍推测一些的。
只是事情是否会如同预想中的那般走,就不好说了,意外随时都有可能发生,而一个人的想法,可能瞬息万变。
站在后面的安胄目不转睛的注视着战局,同时心里也在琢磨。
若不是见过同境中那堪称无敌的存在,恐怕永远都无法想象,那是何等光景。
说出来,都让人觉着难以置信。
“谁能想到,当真有着五阶修士可以和占尽优势的七阶大能扳手腕?”安胄自言自语,脸上也多了几分无奈。
他们乃是同境,但是实力上面的差距,那却是天壤之别。
若是以前的话,安胄是不会相信的,但是现在却不得不信。
之前安胄就觉得,万兽界的行天和摩家的摩楛,他们二人乃是同境,其差距之大已然是骇然听闻,但是现在看来,还是自己见识的少了。
引人入胜的玄幻小說 丹武毒尊 愛下-第兩千八百二十五章 陰神怒讀書
就算那时候的行天,恐怕也难以和如今的盟主走上几招的。
而且还是在此情此景之下。
其他没有加入战场的峰主则是觉得奇怪,因为他们现在可谓是全面压制,为何盟主还在钝刀子割肉,不当一锤定音,直接决定战局吗?
他们也不敢发出质问,只能干着急的看着,维持好自己本峰的力量运转,不敢出现任何差池。
甚至还有一位峰主觉得,破开怒河大阵的三人,如今看来也不过尔尔罢了。
名副其实。
人心各异,看法和揣摩自然也就有所不同。
萧扬的心境十分平静,甚至他也已经预想好了接下来的出手。
这一次出手之后的大概又是如何,都能够揣摩的明白。但是,知晓结果如何,他还是要如此做。
听起来这的确是有些头铁,但是他也是不得不如此。
这个阵法最为关键和中心定然是盟主明彦,但是想要从他这里打开局面,那就宛如是痴人说梦,不可能完成的。所以,那么就只能是另辟蹊径,从其他地方入手。
所以他就需要闹出更大的阵仗,让这阵法的运转变得更加强势一些,才能够感受到其中端倪所在。
炙热的气息在这古怪的环境里面,也变得非常躁动。
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丹武毒尊 ptt-第兩千八百二十五章 陰神怒鑒賞
两种火焰,但是气息截然不同,仿佛针尖对麦芒一般,相互针对。
细微的炸裂之音,更是此起彼伏。
神剑上面的火焰燃烧的也越来越强,肉眼可见,夺人心魄。
“雷狱臻火杀!”
萧扬低吼一声,顿时仗着手中神剑,无尽的威能更是奔涌而出,直接向那坦然的中年人杀将而去。
威势汹汹,宛如势不可挡。
这也勉强算得上是压箱底的存在,杀伤力更是巨大。
明彦也笑了起来,他能够感受到这一剑的威势,的确不差。
“就算是六阶强者,面对你这一剑,恐怕都不敢与之硬憾。”明彦笑着说道,但是很快笑容就凝固了。
因为他的身周,出现了道道雷霆,如同牢狱一般,正在向他囚禁而来。
明彦的心中是高兴的,因为这才合理,对方真的慌了,所以才会拿出真本事来进行战斗。
也唯有如此,才可以试探出更多的东西来,让他自己的心中还能够有着一个底。
“那我就让你的算盘摔个粉碎吧。”明彦说着,笑意忽然变得诡异不已。
“阴神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