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御前郡主的翻身仗 明月洲-第二百九十三章 她最喜歡的故鄉鑒賞

御前郡主的翻身仗
小說推薦御前郡主的翻身仗御前郡主的翻身仗
牢骚完,喜鹊将萧姑姑要看账本的事情告知了谢长鱼。
账本?谢长鱼觉得有些可笑,她坐起半倚在床榻之上,“既然这样了,那便让她来我这里取吧,我看看她用什么理由把这账本拿走。”
说完闭上了眼睛,喜鹊闻言知道小姐又要出手了,走出了院落,将话让丫鬟传过去。
不多时,这位大人物萧姑姑便来了,一身妖娆的身段,走起路来可是威风。
这便是谢长鱼最不喜欢皇宫的原因之一,那里的人,太过势力。
得势者,宫女都能大过嫔妃一头,被冷落的人,蝼蚁都到处攀爬。
这位萧姑姑可是皇后的人,自然神奇万分。
“姑姑想要看账本?”谢长鱼打了一个哈欠,慵懒的看着眼前的人。
萧姑姑是崔知月的人,对于谢长鱼自是不满意,也明白她是小姐的对头,如今奉了皇后的旨意更可以光明正大的得意了。
于是说道。
“夫人今日养尊处优,自然不知忙乎府中事宜的辛苦,尤其这操办喜事,账目少不得要多翻阅几番。”
这话说了也在理,若是好心之人,谢长鱼好巴不得放手不管,可是这个女人,哼哼,心思可想而知。
谢长鱼将手边的折扇拿到身边扇着,慢悠悠的说道:“是吗?我到丞相府的时日比姑姑多了许久,这府中账目等事宜均一片规整。不知萧姑姑口中的辛苦指的是什么?”
这话等着她说喜事,话虽不好,但说来自己还真是一只老狐狸,又怎么会斗不过这个小人势力的人。
果然,听到这些,萧姑姑便将操办瑶月进府的喜事拿了出来。
“哦,这样呀,既然这样的话,我便禀明丞相爷,承虞公主丧期未满,我作为未来的正室都没有大操大办,这郡主入府皇后之意是大办一场,看丞相爷有何说辞。”
这话可是吓坏萧姑姑,她没有想到谢长鱼居然会将丞相搬出来,毕竟他身后之人可是皇上。
自己就算背后有皇后撑腰,但也比不过当今圣上。
听到此话,萧姑姑吃瘪的没有说出话来,半天还是找到了个理由。
“既然这样,那我便点数一下嫁妆和彩礼即可,瑶月郡主是边域出身,没有随身携带嫁妆,一切彩金又皇后宫中出,我作为皇后宫中之人,轻点皇后之物应当可以把。”
这话说的在理,因为这件事,谢长鱼笑了很久,皇上给了皇后这个媒人,实则是挖了个大坑逼着皇后跳了进去。
如这位公公说的,瑶月进京突然,婚事定下也突然,边域还没有收到消息,大部分的嫁妆都交由皇后宫中待出。虽然皇上说会补偿皇后,但这补偿就未知多少了。
这大概也是崔知月提议让自己人进丞相府“帮忙”,时,崔皇后一口答应的原因了。
谢长鱼示意喜鹊将自己房中的账本拿出。
“既然这样,这里是皇后的嫁妆礼单,稍后我会吩咐管家打开仓库,萧姑姑点差便是。”
谢长鱼怎么可能将账本给这个人,不是自己小气在意这些虚有的东西,只是为了瑶月,她不能让这个人占了她的风头。
见谢长鱼死不松口,萧姑姑无奈,自己算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白白为自己添了麻烦。
她接过喜鹊递过来的账本,行了行礼便出去了,走出院落,便听到喜鹊毫无顾忌的笑声。
“哼,你们别得意,日后有你们的好看。”说完走了出去。
好好的睡意被打扰,谢长鱼决定到瑶月处走走,这几天她一直在自己房中没有出门,谢长鱼怕她憋闷。
江宴从上次宫宴之后便很少回府,与以往看着自己的行径截然相反,这也是谢长鱼感谢瑶月的地方,自己终于可以放手出门了。
而桐城的事也在继续调查当中。
妙趣橫生都市小说 御前郡主的翻身仗 愛下-第二百九十三章 她最喜歡的故鄉推薦
现在关于崔知月折上上的异域之香也有了眉目,谢长鱼的心情很好。
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 御前郡主的翻身仗 愛下-第二百九十三章 她最喜歡的故鄉展示
而这些看在瑶月的眼里却变成了悲伤过度的强忍之乐。
下人通传了谢长鱼到自己院中,瑶月思量一番,还是决定安慰一下谢长鱼。
“长鱼。”这是她强要自己说的,瑶月也觉得叫的亲切。
两人笑着坐在屋中,喜鹊与丫鬟均在外面守着。
熱門小說 御前郡主的翻身仗笔趣-第二百九十三章 她最喜歡的故鄉看書
“长鱼,我知道你这段时间很难,我不是有意的,其实江哥对你的心意我都看在眼里,他对我是没有感情的。”
这话说的突然,谢长鱼来并不是要与她说这些的,笑了笑看着她。
“你是怎么看出他对我的情意的?”瑶月这人有时候也是死脑筋,但就是这边域人的死认自己想发的性格,谢长鱼很欣赏。
谢长鱼问出的话瑶月心中已经想到,毕竟娶了自己就证明了对感情的背叛,就算没有感情的在一起,在边域也是被瞧不起的。
瑶月低下了头。
“不知江哥有没有告诉你,但是长鱼,我对江哥其实也只是崇拜之情。前几天刚刚下旨的时候,我承认我很开心,但是这两天看着外面的热闹,我发现我并不开心,我并不是真的想要嫁给他。”
瑶月将自己的心里话多说与了谢长鱼。
“你大约不了解我们边域,其实我们那边的人大多是一夫一妻的,我阿娘早逝之后,我父王便至今未娶。在我心中,我的心上人也一定是只娶我一人的。”
她说道这里,眼中充满的向往,这是谢长鱼没有想到的。
她继续讲自己的话说了出来。
“我的身份是被逼无奈的,我很后悔自己当初任性要来的这个郡主之位,就当是前车之鉴一般,当初的承虞郡主,最后的下场也不过是落的香消玉殒。”
好好说着自己,却突然提起谢长虞,这让谢长鱼一头黑线,急忙岔开话题。
“我很好奇你们边域是什么样子,你与我说说吧。”
当年到边域的时候,谢长虞也是匆匆而过,再加上当时由于战事城中一片狼藉,哪里还有景色可言。
见谢长鱼对自己的家乡感兴趣,瑶月眼中放着光芒,她生活在边域之中,隔着江水,一边是南域,自己的部落,一边是北域大燕境地,而自己最喜欢的便是那片江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