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言情小說 影帝現任是前妻 愛下-398.西湖醋魚分享

影帝現任是前妻
小說推薦影帝現任是前妻影帝现任是前妻
顾盼送饭到医院的时候,霍承翔正站在门口神色冰冷地睨着与他相对而立的韩倩。
她走到离他们两步远的距离停了下来,正一脸冰冷沉默地听着韩倩低低叙述的霍承翔听到动静扭头看了顾盼一眼。
韩倩的声音也戛然而止,听不出她刚刚跟霍承翔到底在聊什么。
只是那一眼,他脸上的冰冷瞬间冰雪笑容,霍承翔勾起一抹微笑,温柔道:“这么快来了,你自己吃了吗?”
顾盼闻言看着韩倩的视线收了回来,菱唇微微上挑,眼底有压抑不住的关心,等韩倩也看了过来她才道:“怕你饿了,所以先给你送来。”
“真的没吃?”霍承翔旁若无人地走到她身边,伸出食指将她嘴角的酱汁勾了下来直接含入自己的檀口里,食指收回顺带啧啧两声:“西湖醋鱼?”
“……”顾盼的脸已经瞬间爆红,还有外人在这里,他这样暧昧的动作实在是让人无法接受。
她甚至不敢再去看霍承翔了。
“你有事我先走了,下次有时间再说吧!”韩倩声音压得很低,叫人听不出她的情绪。
可话说了出口,韩倩却还依旧站在原地没有动。
看她这样分明是在等霍承翔挽留她!
顾盼心里划过一丝古怪,在她来之前韩倩到底和霍承翔说了什么,为什么这男人能这样站在这里听她说话?
心里想着这些,顾盼已经走到霍承翔身边:“你有什么困难下次可以约个时间跟我们聊,现在他确实是要吃饭了,实在抱歉我不知道你会来,所以没有准备你的。”
韩倩瞥了顾盼一眼,并不搭理她,反而看向霍承翔:“我说的你一定要听到心里去,我等你联系我。”
话音刚落她才意味不明地看了顾盼一眼,嘴角勾起一抹嘲讽转身就要走。
顾盼趁霍承翔正走神之际,拉了他一把,越过他将门打开自己闪了进去只留一道门缝:“用不着下一次约了,你们择日不如撞日,现在就说清楚比较好,省的夜长梦多,寝食难安。”
丢下这么一句,全程忽略霍承翔的黑脸关上门干脆利落地反锁上,两耳不闻窗外事彻底清净了。
韩倩也确实如她所说站在原地不动了,可是霍承翔的脸色却黑如锅底。
他凤眸微眯瞥了一眼紧闭的病房大门,脑海韩倩说的那些话,还有顾盼刚刚的提醒都叫他的怒火渐渐地被浇熄。
直觉告诉他没有处理好韩倩的事情,就算破门而入,顾盼也不会听他解释,与其这样不如按她说的,和韩倩说清楚。
霍承翔知道顾盼心里怎么想的,但有些事情不只是韩倩不想说给她听,他也不希望顾盼知道。
他冷着脸抬步朝韩倩走去,幽暗的凤眸里噙着一抹复杂,叫人看不透他此时到底是何想法。
韩倩原以为霍承翔朝她走来会跟她兴师问罪,毕竟刚刚她看顾盼的那一眼,并没有避开对方。
她是故意要让霍承翔看到自己的那一眼,也是故意激怒顾盼的。
韩倩藏在外套里的手紧了紧,她下意识往边上挪了一些。
她听韩熙媛说过,霍承翔没有外表看到的那么绅士,他是打女人的。
当时她还笑过韩熙媛,觉得那是她自己犯贱该打,直到现在韩倩才知道为什么对方提起霍承翔会打女人时会那么害怕。
人氣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影帝現任是前妻 起點-398.西湖醋魚
这个男人,他一句话都不用说只是那样静静地朝你走来,那股狠劲就足够让你害怕了。
只不过韩倩担心了许久,甚至在他靠近时怕得闭上了眼睛,却并没有感受到她预期中的疼痛。
霍承翔只是经过她身边的时候脚步不停依旧朝前走去,丢下一句:“你跟我来。”
人氣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影帝現任是前妻 愛下-398.西湖醋魚展示
韩倩抬头要问话时,他已经走到了走廊尽头,她回头深深的看了一眼紧闭的病房大门,心头对顾盼给霍承翔带来的影响还是为之乍舌。
即便知道她一直都是住在霍承翔心底的那一个人,可还是没有想到霍承翔犹豫再三,竟然还是选择带她离开。
韩倩知道这其中的原因什么,霍承翔这人足够冷情,终究还是逃不过顾盼二字。
她不敢让霍承翔等太久,跟着他一路到了医院天台,才看到他站在中间位置等着她。
韩倩朝他走去,想跟他距离近一些。
在离霍承翔五步远的时候被他喝住:“就这样说。”
韩倩不敢忤逆他,只能站在原地,她要说的基本上都说完了,现在只等着霍承翔给她答案。
她静静地看着眼前的男人,实在想不明白,为什么韩奇出事之前会叫她来找他,他们之间发生那么多事情,已经可以算是敌人了。
霍承翔虽不是睚眦必报的人,但也绝不是一个没有底线的良善之辈。
她倒是还有自己的小私心,但这会儿怎么也没法说出口了。
“不想说?”霍承翔眉梢一挑,抬脚要走:“既然现在不说,那以后也别来了!”
见他要走,韩倩赶忙开口:“他说现在能救他的也就只有你了,韩凡他只听你的话。你知道的,我是所以会怀了他的孩子是因为你在背后操纵的,就算是给我肚子里的孩子一个交代,你也要办他。”
这句话是韩奇悄悄教给她的,韩倩一直犹豫要不要说,之前在医院的走廊里,她没好意思说出这样的话,可这会儿天台上就只有她和霍承翔两个人。对方看起来没有半点要帮他们的意思,她再不说的话,只怕再也没有机会了。
霍承翔收回抬出去的脚,上下打量了韩倩一番,脸上勾起一抹嘲讽:“又不是我播种,需要给什么交代?韩奇自己自作自受,我也无能为力。”
僵硬的身体晃了晃,韩倩感觉到她的背部已经冷汗涔涔,她沉默了许久脑子里重复播放着霍承翔的这一句嘲讽,羞辱从脚底开始直窜脑门。
从她决定来找霍承翔,甚至不惜惹恼顾盼开始,韩倩就知道会有这么一遭,只是没有想到眼前的男人竟然能说这种话。
她即便从记事起就被祖父丢到基地里跟着一群男人一起训练,听过他们说不少不堪入耳的荤话,可这真的到了自己身上,那种羞辱感还是叫她难以接受。
韩倩红了眼眶:“即便你讨厌我,也不用这样羞辱我吧!”
“呵!”霍承翔冷笑一声:“讨厌,羞辱?韩倩你还不配,你回去告诉韩奇,我不会帮他的就冲他对秦冬阳下手了,他也要在里面给我好好待在。”
霍承翔的语气极尽残忍,韩倩听了反而笑了:“你以为秦冬阳帮你就是单纯的想要赎罪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