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小說 靈契之主 玄機夢境-第九百一十一章 能騙一個是一個鑒賞

靈契之主
小說推薦靈契之主灵契之主
“荒殿近三月前建立,自建立以来,便属于地级势力,没有突破人级势力一说。”
“刚建立?那你这般狂妄,天王可知?天宫可知?”
赵鑫罗语气重了些,令阿烛像要扑出的小豹子,但被夏萧一把抱住。这等行为,令赵鑫罗抬起头,下眼看人,显然有些瞧不起。这么毛毛躁躁,怎配得上地级势力,不过是两个毛孩子罢了。赵鑫罗这么认为时,夏萧还是毕恭毕敬的行了一礼,道:
“实不相瞒,说荒殿为地级势力的乃天王,至于天宫,我们已去过。”
“真是放肆!你别以为帮过我一次,便可胡言乱语的骗我,天宫可是你们能随意去的?去做什么,哗众取宠?”
“你会不会说话?”
阿烛喝了一声,赵鑫罗却不以为然。不过这恰是夏萧想要的,他随便怎么看自己,此时话说得越重,了解真相后,越不敢拒绝加入荒殿和背叛。
这赵鑫罗光看面相,便知不是个好惹的主,之前见到阿烛出手还敢这般说话,更显现出其心高气傲,自命不凡。越是如此,夏萧越想看到他今后的脸色,因此故意狂妄了些,但说的也是事实。
“前辈隐于此处许久,有很多事不知道也正常。可我们并非随意前去,而是宫主大人派马诞天王携四翼天马来接我们入宫。至于做什么,便是帮其突破夕曙桎梏,现在宫主大人正在闭关修行,可只要你离开这青山,前去荒殿,便知我们说的是真是假。”
“你们可真是会编!”
赵鑫罗又冷哼一声,令阿烛很是恼怒,当即动用源气时,将这青山都笼罩,而后以近乎恐吓的语气道:
“我们虽然来请你加入荒殿,可你不敬在先,别怪我们不客气!”
火熱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靈契之主 線上看-第九百一十一章 能騙一個是一個看書
“那我倒要看看,你究竟有多强的实力!”
说罢,苍天源气皆起,一声鹰唳传遍九霄。铺天盖地的源气皆来,呈覆盖之势欲把眼前二人覆盖。这一招显然是试探,但赵鑫罗也用了不少源气,但阿烛只是一指,便将其戳破,且将其伤到。
一股无法抵抗的强大源气直破防御,破其身外盾,伤其肉体,令其一口鲜血喷出,脸色更为惊慌。他原本以为是二人故作玄虚,可先后两次,足以证明其实力。因此,短暂的比试到此结束,赵鑫罗连忙道:
“在下知错了,还请小友手下留情!”
阿烛哼了一声,收手时,之前暴戾的气息和血腥味皆消失的无影无踪,一切又恢复原状。这等收放力量的速度令赵鑫罗暗自吃惊,莫非他们真的有什么特殊之处,令天宫特批荒殿直接成为地级势力?
爱不释手的小說 《靈契之主》-第九百一十一章 能騙一個是一個看書
赵鑫罗活了好几万年,自问自己见到过无数强者,各路人士皆有,但还从未听说过这样的事。可出于当前的时局,他不好再开口废话或问,只是看着二人,听他们说:
“现在手下留情了,能不能听我们好生说说?”
赵鑫罗点头,阿烛便示意夏萧来,他们的关系可见一般,但赵鑫罗绝对想不到他们是夫妻。这年头,谁在正值风流倜傥的岁数选择作茧自缚?
“前些日子,荒殿招揽了第一批弟子,现在缺少强者驻于殿中,为弟子排忧解惑。前辈也知道,繁丰大陆上的自由人不少,强者却不多,所以找到您,希望您能加入荒殿,指导小辈。当然,作为报酬,您的待遇肯定差不了。”
“听你的语气,应该不是夕曙人吧?”
“晚辈是从四级世界来的。”
“四级,她也是?”
“瞧不起谁呢,等你离开这座大青山,就知道我有多厉害了。”
阿烛哼哼几声,夏萧也没责怪她没礼貌,只是略带歉意的说:
“阿烛性子耿直,还请不要见怪,但她说的都没错,等前辈去了荒殿,或走出这,便知荒殿如今的特殊。”
赵鑫罗陷入沉默,莫非是他真的落后于时代?在他的记忆里,根本没有这种荒诞的势力存在。可看两人的实力、谈吐和气度,又似乎一切为真。但两个外来者,真的可以做到那般宛若奇迹的事?
赵鑫罗暂时拿不定主意,虽说他很想劝服自己,令自己相信他们说的话,毕竟自己欠他们人情且输给了他们。但这太超乎常理,令人下意识不愿相信。
“前辈意下如何?”
非常不錯小說 靈契之主 起點-第九百一十一章 能騙一個是一個展示
“老朽……隐居二十余年,期间就出过青山一次,还是为了收集灵药圣果。所以恕我直言,老朽还是不愿去贵宗,虽然贵宗资源繁多,可帮老朽突破桎梏,但若真的只是为了突破实力,当年我肯定也会投靠一门势力,不用像现在这么难堪。说到底,我还是自由散漫惯了,不太适应那种生活,还请二位见谅。”
“我荒殿的规矩并非严格,还请前辈考虑一下。”
赵鑫罗见他们这都不肯走,当即焦虑起来,他怕的就是这种,有实力还脸皮厚,当真堪称无敌。在这个对峙的过程中,阿烛暗自问夏萧怎么办,后者也无法,只有说:
“骗也要将其骗去荒殿,他只是不了解当前的形势,只要令其走出这,就好说话多了。而且只要令其去荒殿,是否留下就看语尚言的本事。”
“你是想甩锅给她?”
阿烛暗自叫好,他们只要将人带去便是,至于是否能留住,就看语尚言。不过阿烛也有信心,只要到了荒殿,定会为那里的情况改变。这么一想,阿烛还是觉得自己厉害,可当前,还看夏萧如何发挥。
向来抠门的夏萧从空戒中拿出一个木盒,双手递上前。赵鑫罗见状,没有收,这也太过唐突。可夏萧将木盒拉开一点,忍痛道:
“前辈,这可是万年的上品风神参,即便荒殿资源丰富,也是稀有之物,还请收下,就当做我们的见面礼了。”
“使不得,使不得,这太贵重!”
看这灵药氤氲光辉色的浓重,赵鑫罗对两人的重视再重几分,这即便是地级势力,都得咬咬牙才能拿出。但看夏萧,并无多少不舍,可想那荒殿,究竟是多么阔绰。但想用一株万年灵药就将自己收买,还是太小看他赵鑫罗。
两者推辞不断,夏萧却面色一正,故作严肃的耍起无赖。
“前辈,好说歹说,我们之前也帮了你一次,你是否该予以报答?”
“这……”
赵鑫罗一时语塞,他的确该报答二人,但以自己去荒殿那种事来威胁,是否有些不太好?夏萧为人不算正直,但也不会那么威胁,否则效果不佳,便说:
“前辈放心,我们不会威胁你前去荒殿做长老,而是去荒殿走一遭,等你到了哪,知晓详情之后,再做决定,如何?”
赵鑫罗两眼放光,问:
“此话当真?”
“当真。”
夏萧向来都是一言既出,驷马难追,这也给赵鑫罗一个好机会。他当即表态,唯恐夏萧后悔。
“那老朽我就走一遭,若合适,定报答二位相助之恩,若不合适,恐怕得回这青山,继续做自己这自由人。”
“我们只提议,决定的权力,在前辈手中。”
赵鑫罗直说好,第一反应却是眼前二人有些蠢,他们分明有和自己讲条件的资本,却想用圣贤的礼仪之道,当真愚蠢。但夏萧和阿烛对视时的自信,令其隐约有些期待。这个荒殿,究竟是什么东西,能令他们相信自己去即能被留下。
“前辈,您准备何时前去?”
“现在就可。”
“那我带你去!”
阿烛说完,身旁出一分身,和她如出一辙,轻声道:
“跟我来吧!”
分身不是什么难事,有很多功法皆可做到,赵鑫罗是见到过的,但能做到一模一样,甚至气息同样无法感知的却很难。他下意识跟上阿烛的分身,却问:
“那你们呢?我们还有些事,事后会在荒殿见面的,恕不能带路。”
“无妨!无妨!”
“快点啦,磨磨唧唧的!”
空中的阿烛抱怨几句,令赵鑫罗连忙前去。他这一走,隐约觉得自己中了圈套,但他已答应,只有先过去看看荒殿究竟是怎样的势力。见其身影撕裂空间而去,树梢上的夏萧和阿烛对视一笑。
“第一个成功!”
“之后会越来越顺利的!”
阿烛也那么觉得,便顺着卷轴上的地图寻找起第二位强者。但这位强者的所在地并不像赵鑫罗位于一座庞然大山中,而是在一座名为济世的城里,令他们需四处打听。
但只要有赵鑫罗这个先例,接下来的这些隐士都十分好劝,一是对自己有所听闻,二是十四重巅峰的赵鑫罗都已去荒殿,他们哪还有理由隐姓埋名?现在是建功立业的大时代,不该一直这么沉静。
死后有的是时间安眠,生前便得有足够长远的志向。站在济世城前,阿烛感慨道:
“突然感觉繁丰大陆好大,只一个东北角,就抵半个大荒。”
“那可不,这可是六级世界。”
夏萧和其一同进城,却为城中的景象震惊。这济世城,实属有些……凄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