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第七百九十一章 三卦:遺憾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小說推薦我真不想當天師啊我真不想当天师啊
借了两张凳子,沿着河畔街道边,稍走远了些。
廉歌再停下了脚,将一个凳子放到了街边,剩下根凳子放到了身前。
看了眼身前街道上,手一翻,手里多了张写着‘铁口直断,一卦千金。先算后给钱’的白布。
看了眼,廉歌笑了笑,随意将写着些字的白布铺到身前地上,再在白布后的凳子上坐了下来。
……
“……老太太,你说对吧……你呢,也还是早点回去,这元宵节嘛,一家人难得凑到一起,热热乎乎地吃口汤圆,这一整年就算是没白过,老太太你说是不是……”
“……谢谢,谢谢师傅……”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河畔街边,同摊位前顾客说着话的算命老道士送着顾客起身,看着那老太太走远了过后,不禁再转过头,朝着廉歌这侧望了望,
看着廉歌也铺了个摊子出来,打量了打量,又再转回身,在摊位后坐回了身,再招呼着摊位前停下脚的人,
“……诶,老哥,算命啊……我看你这气色不太好,遇上什么烦心事儿了?”
……
坐在摊位后,廉歌看着街道上,摊位前,不时走过的些行人,听着耳边混杂在清风中的些话语声。
“……娃打电话来了,说是到地方了。”
“……到地方了就好,也都这会儿,你让他收拾好东西了,就去吃饭了吧。”
一对中年夫妇从摊位前走过,妇人手里还拿着个功能机,
对着电话那头说着些话,中年夫妇又渐走远,
“……娃他收拾东西去了……晚上我们两个在屋里吃点什么啊……”
“……中午的时候不还有点菜吗……回去热热,再煮点稀饭,也懒得麻烦……”
……
“……奶奶,妈妈他们打电话回来了呢,跟你说元宵节快乐呢……你看……”
“……快乐,快乐……你跟你妈妈他们也说,元宵节快乐啊……”
一个老太太提着一袋子菜,身旁跟着个雀跃着的女孩,女孩手里拿着手机,举到老太太跟前,说着话,跟着老太太往前走着,
老太太佝着腰,眯着眼睛凑到了手机跟前,笑呵呵着说着,应着,再对着女孩说着,两人从摊位前走过,话语声又渐再远。
……
从摊位前走过的些,或是互相搀扶着的老人,或是讲着些琐碎事的夫妇,或是下了棋往回走,还嚷嚷着不服输的几个老人,或是牵着自己父母,往前跑着的小孩,
多数都对街边的一人一鼠似乎浑然不觉,自顾自说着话,走过,不时寥寥些,往摊位前,侧目的,也望着,相继走过,再转回头,各自说着些话,忙活着。
再看了眼摊位前不时走过的些行人,
廉歌收回了目光,手一翻转,手里多了本《术》。
摊开书,廉歌随意着翻看着,
听着耳边些混杂在清风扰动街边树木枝叶窸窣声中的行人话语声,街边摊贩的叫卖声。
……
头顶天空中,透过枝叶间缝隙,往着河畔,街边树下挥洒下些阳光的太阳渐化为夕阳,往着西面斜着。
河畔街边,盏盏路灯接替着落日余晖,渐亮起,映照着灯下街上,往着河面上挥洒下些灯火。
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小說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愛下-第七百九十一章 三卦:遺憾鑒賞
映着河面上粼粼波光,也映着街上过路的行人。
灯下,渐热闹些,过路的行人渐多,卖着小吃,卖着些东西的摊贩,也将摊车,摊子,停在,支在了街边。
“……老哥,你说是不是……这些事情嘛,你就别往心里去,你说咱们啊,都这么大把岁数了,还有几年好活啊。都是扳着手指头过的,还去怄这些做什么啊……”
河畔边,街道旁,那算命老道士依旧招呼着摊前驻足的人。
“……老程,今天这儿过路的人还这么多,这么早就收摊子啊。”
“……这不是元宵节,老婆孩子都在屋里等着呢,回家吃汤圆……”
一个摊贩收拾着东西,笑呵呵应着旁边摊贩的话,
“怎么,你不回去啊?”
“……嘿,娃都出去了,前几天就出去了,屋里就我和老婆子两个人……等会儿她过来,我们两个守会儿摊子……”
……
听着耳边响着的些话语声,再翻开了页手里摊开的书,
廉歌转过视线,看了眼身前街道上,
街道上,路灯下,映着一个个过路人的影子,
超棒的都市异能小說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txt-第七百九十一章 三卦:遺憾展示
或是往家里赶着的人步伐匆匆,或是吃完了饭,三三两两再出门散步,说着些话的老人。
“……吱吱,吱吱吱……”
肩上,小白鼠也立着前肢转动着脑袋,张望张望了过路的行人,又转过脑袋,朝着街边溢散着些热气的小吃摊位张望着,叫了两声。
“再等会儿吧。”
看了眼身前街道上,不时走过的些行人,再看了眼肩上的小白鼠,
笑着,廉歌出声说了句。
再收回目光,再翻开了页手里摊开的书,随意翻看着,
听着随着清风在耳边响着的些话语声。
超棒的言情小說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笔趣-第七百九十一章 三卦:遺憾
……
“……妈妈,我想吃这个……”
“……好,妈妈给你买……梓馨过来点,别挡着别人路了。”
“……不好意思啊,小伙子……”
夕阳渐沉入地平线,夜幕渐彻底弥漫过西面余晖。
夜色中,远处高楼间,一户户人家灯火亮起,接替着,照亮着,点缀着城市。
近处,河畔街道上,过路的行人再多了些,
往家里走的,刚吃完了饭的,散着步的,或是在街边小吃摊驻足的。
或老或小,或独自步伐匆匆,或三三两两说着话。
一个从街边延伸出,占了些街道的摊位前,
一个母亲带着自己孩子停下脚,正给自己孩子买着些小吃。
一个坐在轮椅上的年轻人被停下脚的母子拦住了去路,正要转动着轮椅的车轮,往着旁边绕过,
旁边过路的人看到了,赶紧让开着。
那小孩母亲回过头,也看到了,赶紧拉了拉自己的孩子,往旁边让开了些,带着歉意的对着轮椅上坐着的年轻人说着。
听着这小孩母亲的话语声,正要往着旁边绕开的年轻人,转回头,
望着这小孩母亲脸上带着的歉意,沉默了下,摇了摇头,没说话,
还是转动着轮椅,从旁边绕了开。
旁边街道上的行人,也赶紧避让着,
年轻人转动着轮椅,沉默着,头低着,看着身前地面上,看着街道上,一个个让开人的脚。
头越来越低,那年轻人转动着轮椅的动作渐停了下来,
轮椅停在了街道边,
再抬起头,年轻人望着河畔街道外的河面上,沉默着。
河面上随着阵阵拂过的风,带着粼粼波光,映着河两岸路灯,街边店铺挥洒下,映着的灯火。
再沉默了阵,
年轻人再转回身,朝着街边望了望。
似乎看到了廉歌的摊位,又再顿了顿,
再转动着轮椅的车轮,带着轮椅转过了身。
轮椅上的身影在路灯下,映在地上的影子渐被拉长,又再渐被缩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