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我真沒想當系統啊討論-第三百三十二章:偉大熱推

我真沒想當系統啊
小說推薦我真沒想當系統啊我真没想当系统啊
陈超将头稍微偏了一下,躲过了对方口中喷射出的米饭‘攻击’,淡淡笑了一下,“是,不过你先别着急,先吃完饭,我再带你去田里看。”
话是这么说,但是自己的想法得到验证后,胖财主的心思已经完全不在填饱肚子上了。
他现在只想去看一看让自己魂牵梦绕,梦寐以求的东西。
于是在他如同热锅上的蚂蚁来来回回转了好几圈后,某系统大佬也三口两口扒拉完碗里的饭。
就带着他来到了天元部落的试验田,陈超指着试验田里还没收割的水稻,笑着说道,“这就是咱们刚才吃的那种大米,不过没脱壳前,它还叫水稻。
不过准确的说,碾磨时只去掉外壳的稻米叫糙米,我们天元部落现在吃的就是这种。
你也看到了,大米已经成为了我们天元部落的主食。有了它,肚子能吃得更饱不说,肉和菜的消耗也会少很多。”
胖财主先是蹲下身去,仔细观看着被稻穗压弯了的水稻,在陈超的示意下,他才小心的将一些麦穗拢到手心中,凑到眼前仔细观看。
他再怎么看,也没办法把这些又黄又硬的植物果实,和刚才吃到嘴里又软又糯的白米饭联系到一起。
陈超又说道,“你现在当然看不出来啦,还得给它去壳呢。
稻谷这东西简直浑身都是宝,除了脱了壳里边的大米咱们能吃。就连它脱掉的壳,咱们也大有用处。
稻糠,也就是稻谷的壳,它是动物饲料的重要来源。像你们戒部落喂猪的时候,拌在饲料里给猪吃也是可以的。
也被运用做建筑材料,还可以搞水泥混合材料,也就是用来盖房子。
如果要该房子的话,稻草也可以啊,搞搞屋顶什么的,问题还是不大的。
就算不拿来盖房子,稻草也是一个相当有特色的经济副产品,用途相当多。
除供牛羊等牲畜食用,以稻草编成的草绳、草鞋与蓑衣,是许多农人的必备品。
利用稻草编织出的工艺产品,也相当常见,如草席、草帽等。”
一阵阵微风吹过,稻田里的稻谷都被吹得摇摇晃晃起来,连带着试验田附近的各种农作物都微微晃动。
胖财主抬眼看着这各种各样的植物,他的心里也不免打起了小九九。
一会看看小麦,一会看看甘蔗,一会又看看葡萄,连地瓜(红薯)也没放过。
东问问西问问,才抓住一个后边记录员都在埋头狂写的时候小声问道,“大兄弟,那啥……稻谷的种子能分点给我不?再借给我一点大米,也不要多,就要个几百人能吃一个冬天的就成,能的话这次…带来的人…就全归你了……”
陈超的眉头才微微皱起,胖财主就斩钉截铁的说道,“要是还不够,我这次再进一批陶锅陶碗回去,等下次春季集会的时候,我还能再带这么多人来!”
看来刚才他蹲在地上摸稻穗的时候,也不只是摸稻穗。
一会该说什么话,怎么说,愿意付出的代价是多少,估计肚子里已经打了好几遍的草稿了。
陈超点了点头,毕竟稻谷种植本身就是要推广的,胖财主上道比自己先提出,那自然是好事。
“种子不仅能分你一点,到时候我们还会教你们怎么种。不过借米这件事情不是小事,尤其是你一借还要借够几百人吃一个冬天的,这件事情,我们还要开会商量一下。”
胖财主一听有门,立刻就喜笑颜开起来,连声说道,“可以可以,好的好的,不要多,够吃三五百人的就可以了。”
毕竟他也没奢望真能借到几百人吃一个冬天的食物,能借个两三百人份的大米就不错了。
到时候就剩下个七八百人,也就跟自己以前部落的人数差不多,养活这些人,问题还是不大的。
而他最关心的大米种子,也拿到手了,这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有了大米,自己就能切实解决千人部落的食物问题了~
一众街道办居委会主任们,和夜校的优秀教师们已经记录完稻谷的好处了,就听陈超接着说道,“这次水稻种植本来就在我们的推广计划
对于天元部落的这个操作,胖财主感觉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他真的不能理解,你把这种好东西给咱们这些交好的部落也就算了,给那些不熟的部落算怎么回事?
要是让他们吃饱了,他们反过来打咱们怎么办呢?
就算他不打咱们,咋们把这些好吃的好喝的,全都只给自己部落里的人不好么?
他怎么想也想不明白,憋了半天,最后还是问出来了。
陈超站在田埂旁,微风吹过他的长袍和鬓边的发丝,阳光洒落在他的肩上,身后是一片片波涛汹涌的金黄色麦田。
让人感觉尤为神圣,尤其是他接下来的话,落在众人的耳中,更添了一丝圣人的意味。
他双手微抬,语气沉重的说道,“一到冬天,就到处都有饿死的人。说真的,就靠狩猎,能填饱多少人的肚子?
更别说狩猎还是一项这么危险的活计,有些部落,几乎是在拿生命换取猎物。
我看在眼里,痛在心里。
我现在有能力了,有能让大家都吃饱的能力,我为什么不拿出来呢?
如果只是为了我自己藏私,就要看着那么多人被饿死,被冻死,我不忍心……”
胖财主听完了对方的话,顿时一阵目瞪口呆。
他不禁在心里暗叹了好几声,只觉得对方的想法是何其的……
至于到底该怎么形容,在他有限的词汇里,翻来覆去找里半天,也没找到准确的形容词。
因为他以前从来没考虑过,自己人吃饱了不算,有能力的话,也要让一些自己不认识的人吃饱。
就算这些人,没说要加入自己的部落,也不是自己人。
在很久之后,在他带着整个戒部落加入天元部落后,才终于明白,原来,这种感觉,叫伟大。
就连记录员们也都热泪盈眶,心里莫名其妙的就生了一种自豪感。
这就是我们加入的部落啊。
而某系统大佬不知道的是,正是他这一番刻意装笔的言论,通过无数人自发的宣传,为天元部落吸引来了无数的小部落。
有些距离远的小部落,在得到消息后,都拖家带口的举族来投奔天元部落。
还有一些散落在各处的野人们,都自发地来到天元部落附近。
就连那些中大型部落,在狩猎的时候,听到是天元部落的人马后,也都默默的让开了道路。
不仅如此,在私下里,他们讨论起这个部落,也都是敬佩居多。
也许偶尔会有那么一个不和谐的声音,也会被天元吹们怒目而视,快速的镇压下去。
冬天最寒冷的时候,天不亮就有人在天元城的城墙外守候着。
他们坚信,只要来到了天元部落,就有活下去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