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連載都市言情 戰錘神座 txt-第一千兩百四十章,五十二年繁華一夢分享

戰錘神座
小說推薦戰錘神座战锤神座
该死!恐虐在上啊,到底发生了什么?
恐虐大魔卡拉斯科在愤怒中倒地。
卡拉斯科发誓,它从未打过如此窝囊的战斗!
上来首先是成片的流星火雨轰炸,炸得整支先锋军头昏眼花,损失惨重,就连抗魔能力很强的自己都被轰得倒在了地上。
然后就是浓雾中骑士们的冲锋,圣杯骑士和老近卫军龙骑兵们的冲锋瞬间就将最先出现的恐虐恶魔清扫一空,骑士们念诵湖中女神的圣名,愤怒的骑枪和剑刃扫清了道路,老近卫军们的符文子弹轰开了恐虐恶魔们坚固的表皮,骑士所过之处到处都是染血的尸体,给女神迷雾增添了浓浓的血腥味,然后是绿骑士的出现,这位半神无视了所有的环境和地形,骑着幽灵战马划过一道绿色的轨迹,从空中攻来。
卡拉斯科一开始还想跟这些敌人交手并猎取他们的颅骨,然而此时各种诡异的事情接二连三地发生,伯希蒙德手中的红龙骑枪一击轰来直接击中了卡拉斯科的手肘,让大魔的攻势为之一缓,然后是莫名其妙的Miss,恐虐大魔连续五次攻击都被伯希蒙德不可思议地躲开,红龙公爵甚至没有刻意地闪避,仅仅依靠本能就闪开了数次志在必得的一击。
然后是卡拉德的出现,这位无双的勇者第一击就品尝到了大魔滚烫的热血——因为卡拉斯科在转身的过程中不小心脚底打滑了,它一个踉跄直接被卡拉德的骑枪贯穿了胸口,这一击如此精妙地直接顺着黄铜铠甲的缝隙破开了卡拉斯科的防御,紧接着当卡拉斯科打算挥起黄铜长鞭反击时,长鞭不慎缠在了一架恐虐战争机器上,不仅把战争机器当场掀翻了,还露出了空门。
伯希蒙德可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他立即抽出石中剑,一招劈头盖脸剑法砍在了恐虐大魔的脑袋上,剑刃无比精准地撕开了血肉,将卡拉斯科的颅骨砍出了一道裂缝。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不!我不甘心!!!
卡拉斯科愤怒地吼着,它不甘心!它实在是输得莫名其妙!
没有给卡拉斯科更多的机会,卡拉德补上一剑将恐虐大魔放倒,转身砍翻一个放血鬼,朝着达武吼道:“达武,快!!!”
“老近卫军!投掷!”达武从怀中取出了一枚维罗妮卡工坊的魔法手雷:“扔!”
“扔~”十几个手雷被扔进了传送门之中,三位钢牛骑兵刚刚现身就被炸得人仰牛翻,随后,传送门剧烈波动之下被关闭,一位没来得及通过传送门的恐虐钢牛骑士直接当场分成了两段,半头钢牛和他的上半身被截断。
第一波恐虐先锋军就此覆灭,然而众人连一点点喘气的机会都没有,第二波,第三波,第四波,数个混沌传送门立即出现,更多的恐虐先锋军抵达了!
“暴风雪!”
“极寒领域!”
“冰龙吐息!”
特蕾莎和欧若拉出手了,女术士母女连续启动了两个法阵,漫天霜雪在恐虐先锋军之中炸开,恐虐放血鬼们被各种大型寒冰系洗地魔法炸飞、冰冻和撕裂,它们原本志得意满的呼声现在变成了悲惨的低吼。
在山峰高处,特蕾莎和欧若拉联手,一个接一个大咒法不间断地砸下去,一道接一道的寒冰光束和直径数米的巨型冰锥从空中炸下。
恐虐先锋军们被这一记又一记大咒法打得抬不起头,大批大批的恐虐恶魔被从凡世放逐,然而敌人的数量似乎无穷无尽,杀了一波又来一波。
绿骑士、伯希蒙德和卡拉德率领着骑兵们在林地之内来回冲锋,他们尽可能地消灭和破坏任何一个混沌传送门,并且取得了相当惊人的成效,一头恐虐大魔卡拉斯科和之后的六位混沌领主都被他们斩杀,绿骑士和伯希蒙德、卡拉德三人一齐战斗,尤其是伯希蒙德和他的先祖,相隔了千年的时光却没有任何一点点不协调,反而像是一对兄弟一样。
一头巨大的冰龙从远及近,在领地和古坟带之中吐出一道长长的冰墙,将一整个恐虐先锋军团隔开,几乎所有的恐虐恶魔都被冰墙冰封,然后被骑士们砸成碎片放逐,但依然有少量的恐虐恶魔活了下来,它们争先恐后地靠近城堡。
然后,爆炸!
城堡的路途上埋设了大量的矮人地雷,专门用来欢迎这些强敌们。
伯希蒙德和卡拉德们一路杀来,消灭了无可计数的敌人,他们被无穷的幸运笼罩,放血魔的利刃不是差之毫厘,就是干脆出现失误,而他们的攻击则必定命中还往往击中弱点,甚至就连那群出现的恐虐颅骨炮兵都轰歪了目标,不仅无法命中卡拉德,还经常轰中自己人。
卡拉德从未像今天一样充满着信心和自负,他知道自己可以,他知道自己能做到,他有信心打败任何敌人,这位布列塔尼亚的勇士全身上下都浸泡在黑血之中,神剑杜兰戴尔横扫一切,先是划过一头放血魔的喉咙,然后将另一头放血魔斩首。
伯希蒙德精神抖擞,老公爵不断地大喊着自己的名字和红龙血统的荣耀,他手中的巨型狼牙棒一砸将一个恐虐钢牛骑兵砸进了地里,补上一锤爆头,然后回手一甩,把两头血肉猎犬像是破布一样轰飞到了森林深处,数百名圣杯骑士和龙骑兵横扫而过,又一个传送门被炸毁了。
绿骑士将剑刃从一位恐虐领主的身上抽出,布列塔尼亚的半神确认他们已经摧毁了至少七个混沌传送门了,可接下来的一幕令所有人感到了某种深入骨髓的寒意。
数百名混沌钢牛骑兵已经现身。
从地平线的这一段到另一端,来自黄铜要塞和数十万公里奔腾血河的怒吼声震彻山海,空气中尽是灼热的吼声和血腥的嚎叫声,恐虐的钢牛骑兵们已经降临,它们的战旗之上只有最简单的八柱徽记和最深的猩红色。
血祭血神、颅献颅座。
钢牛骑兵们在此聚集,数百名恐虐钢牛骑兵在一位强大的恐虐恶魔王子的率领之下出现在地平线的那一端。
恐虐恶魔王子旭烈兀降临战场!
“骑士们,整齐队形!”绿骑士大惊,他立即举起苦痛之刃,示意所有骑兵们列好队形。
“冲锋!”
钢铁的碰撞,血肉的交融,钢牛骑兵们无情地将自己投向敌人防线最强大的地方。在这里,他们在敌人最强大的部队中砍杀、残杀、流血,高呼恐虐之名屠杀每一个敌人。
就算是圣杯骑士,都难以在和钢牛骑兵们的正面战斗中赢得上风,一个个圣杯骑士在双方的交锋之中落马,被战斧当场砍飞头颅,被铁锤锤翻铠甲,或是被渴血魔的长剑刺穿脊背,仅仅是一个交锋,就有接近十名圣杯骑士和上百名老近卫军龙骑兵当场阵亡!
追随了莱恩一生的龙骑兵们摔倒在了库伊勒乌古坟带之中,他们很多人都有十几年的服役记录,老兵们一个接一个地倒下,钢牛骑兵实在是太强大了,就算是这些凡人之中的佼佼者,也无法和来自混沌领域不讲道理的强敌匹敌。
可即使如此,他们依然无怨无悔。
熊皮帽被踩进地里,象征着龙骑兵荣耀的三色旗被恐虐的怒火撕碎,矮人符文板甲都难以抵挡黄铜战斧的威力,可老近卫军龙骑兵们没有一丝一毫的动摇。
“国王万岁!”一阵接一阵的吼声,老近卫军誓死保卫太阳王!
“陨石术!”幸好在关键时刻,维罗妮卡的魔法又到了,数颗直径在十五米以上的巨型陨石落入整个恐虐钢牛战团中,将数十头钢牛和它们的挂件砸扁,将上百头钢牛骑兵炸飞上天!
然而,没有绿骑士的骑兵队前仆后继地关闭传送门,更多的恐虐恶魔军团降临了,它们开始直接进攻城堡,数百名恐虐恶魔身后,是十几家恐虐颅骨炮!
一对放血魔骑在颅骨炮上,与它们的装甲坐骑一同轰隆隆地向敌人冲去,同时带着粗劣的狂喜大声嚎叫,念诵着赞美恐虐的颂词。
正是这些恶魔,监督着颅骨炮被创造出来,现在它们被赋予了引导颅骨炮推进血神邪恶目的的使命,朝着守城军队喷吐着火焰和毁灭。
正在城墙上守卫的老近卫军和冷溪近卫团、独角兽卫队们立即遭受到了最严峻的考验,成片的颅骨炮在城墙上爆炸,接二连三的颅骨附着火焰,猛冲进敌人的队伍,接着四散迸发开来,身后留下一串烧焦的、燃烧着的尸体。
整个城墙被炸得七零八落,一片片碎石和火光冲天而起,即使有莫吉安娜的浓雾掩护,库伊勒乌城堡的城墙依然被炸得一段段碎裂,而那些守城的士兵们更是被颅骨炮的火焰融化成了一团血水。
几个小时之后,布列塔尼亚人从一开始的上风逐渐落入了劣势。
即使维罗妮卡的魔法已经炸飞了数千恐虐恶魔。
即使欧若拉和特蕾莎为主战场提供了不下三十次大型魔法的支援。
即使无数士兵们都拼尽全力血战到了最后一刻。
可面对无穷无尽的恐虐猎颅军不断地抵达,守军还是陷入了绝望之中。
一个接一个消息传到了内堡的苏莉亚和弗朗索瓦面前。
“城外的骑兵队被纠缠住了!”
“不好了!陛下,敌人攻到城墙下了!”
“老近卫军龙骑兵第一连、第三连都已经伤亡过半!”
“独角兽卫队整整两个连被消灭了!”
“冷溪近卫团第二营已经全体阵亡!”
“圣杯骑士阿诺德爵士、达沃伦爵士、佛罗伦斯爵士、约兰德爵士等等十二位爵士都已经战死!”
“莫吉安娜殿下快要支持不住了!”
“维罗妮卡女士的魔法储备已经降低到一半以下了!”
“顶住,必须顶住!”弗朗索瓦正在和一位恐虐神选领主战斗,老丈人意识到局势正在变得越发绝望。
贝特朗和阿拉洛斯率领着火枪队还有木精灵巡林客们进行着抵抗,贝特朗一箭一个恐虐恶魔,老近卫军统帅、布列塔尼亚元帅、诺丁汉男爵正在以自己无比的骄傲面对着敌人,尽管贝特朗不是圣杯骑士、也从来不像莱恩那样拥有半神一样的力量,但他用自己的勇敢和无畏继续战斗,当放血魔登上城墙时,贝特朗在数个小时的战斗中被砍伤了肩膀,可他不打算后退一步。
就在最危急的时候,阿拉洛斯的支援来了,很多人以为木精灵英雄会保存实力,但是他们都错了,此刻的阿拉洛斯相比起任何时候都要勇猛,木精灵英雄的每一次攻击都是对恐虐轻蔑的表现,一道道库诺斯齐射化作纷飞的光雨笼罩四面八方而来的恶魔大军,阿拉洛斯的心爱的星火符文长枪以致于他的全身上下都染满了恐虐恶魔的鲜血,还挂着成串的碎肉条。
贝特朗的箭术高超,但他的近战显然要明显弱一些,随着恐虐大军不断地从森林中涌现而出,贝特朗也被两头血肉猎犬扑倒了,布列塔尼亚元帅奋力抽出短剑,刺入一头猎犬的喉咙,而下一头猎犬打算将他的脑袋咬下来时,一道绿光从猎犬的脑后划过,木精灵还带着星火气息的箭矢距离贝特朗的脸不到十厘米远,然后血肉猎犬被扯开,阿拉洛斯伸手将贝特朗拉起:“我们还要抵抗到什么时候?”
“直到死去,或者胜利。”贝特朗稍微道谢,就立即转身投入了战斗。
“莱恩到底给他的这些军队灌了什么迷魂汤?”阿拉洛斯低声骂了一句,木精灵英雄刚刚转头,发现一架恐虐巨型颅骨炮正对着自己:“啊哦?”
“大解离术!”一道绿光从远到近,整架巨型颅骨炮被当场炸飞上天,然后解离成为无数的碎屑,在远方的山头之上,欧若拉和特蕾莎的法阵依然在运作!
“事实证明,那两个女人还有点用。”阿拉洛斯怪叫了一声,然后又将目光投入到了正在城堡另一边施法的女沙皇卡塔琳:“那个也算一个,她起码贡献了5%!”
卡塔琳在战斗中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她的冰墙术将城堡大门牢牢地封死,无论恐虐恶魔作出如何尝试都无法破坏冰墙,然后所有被颅骨火炮炸开的城墙也被她的冰墙替代,这是守军还能够顽抗的基础,在她的召唤之下,数百道暴风雪从天而降,不断地打击着恐虐猎颅军,放逐它们滚回混沌魔域,阻碍着他们的进攻,同时掩护伤员们撤退。
然而这也让卡塔琳引起了敌人的注意,一头恐虐大魔从天而降,落在了卡塔琳的面前。
恐虐大魔——猎颅者降临战场!
“该死!”阿拉洛斯脸色剧变,他立即呼唤来巨鹰,赶紧前往支援卡塔琳。
而在另一边,内堡城门大开,骑士王后苏莉亚从里面大步而出,弗朗索瓦见到苏莉亚出现,大惊:“女儿,快回去,你是王后,这里交给我来对付!”
“父亲,我是王后,你只是个公爵。”苏莉亚冷冷地看了弗朗索瓦一样:“听话,乖。”
弗朗索瓦被这一句呛得话都说不出来,老丈人刚刚打算说些什么,接下来的一幕就让他闭上了嘴巴。
苏莉亚的身影化作一道流光,她忽然出现在一头放血鬼的身后,天使联盟一件将放血鬼从脑门到菊花瞬间砍成两段,放血鬼甚至还没搞清楚发生了什么,然后再次闪现在一头血肉猎犬的面前,圣剑刺入猎犬肚腹,飙出大股兽血,而在溅到苏莉亚身上的瞬间,女骑士就已经消失,一位刚刚出现在混沌传送门中的恐虐领主被迎面一剑砍飞了双臂,天使联盟快下翻转沿着这个恐虐神选的脖颈,把他头颅一劈上天。
下一秒,苏莉亚就已经消失在了远处,骑士王后的身影化作流星的尾迹,带来的唯有毁灭和神圣之光,血肉猎犬甚至被这光闪得双目溃烂流血不止。
这是我女儿?弗朗索瓦心里疯狂地吐槽道。
苏莉亚没有理会那么多,女骑士看着正在内堡顶端勉强支持大范围湖神迷雾的莫吉安娜,她面色严肃:“传我命令,所有士兵全部撤回,回城内死守!”
“是!”传令兵立即吹响了撤退的号角。
远处,十几个传送门陆续打开,更多的恐虐猎颅军正在降临,而毁灭之种甚至还未现身。
而在内堡的大厅中,莱恩和安格朗相对而坐,两位原体的力量正在支持着城堡的防御,莱恩展开的巨型灵能防护罩使得恐虐无法将祂的猎颅军直接投放到城堡内部来,安格朗摩拳擦掌,吞世者原体很想出去战斗,但莱恩阻止了他:“兵对兵,将对将,王牌对王牌,兄长,如果你这个时候出战了,那么对毁灭之种来说意味着它占得后手了,无穷无尽的恐虐军队会消耗我们的力量,更重要的是,暴露我们准备好的‘礼物’。”
“我们只能看着这些忠诚勇敢的凡人牺牲,莱恩,这不就跟我之前一样了么?”安格朗还是有些不甘心。
“黄昏将至,我们吃着白面包,喝着葡萄酒。”莱恩闭着眼睛:“曾经,你想不通这些身强体壮的士兵们为何而死,现在你明白了么?兄长?”
“他们为我而死。”安格朗闷声说道:“也为你而死。”
“极乐地狱之端必有光明,云雾皆散心中唯有明月。”莱恩笑道:“五十二年繁华一梦,荣花一期,美人一曲,所去唯有安宁。”
“你连遗言都想好了?”安格朗忍不住笑了:“兄弟,我不太懂这个,帮我想一个怎么样?”
就在莱恩的周围,出现着一些十分异常的景色,那是一片净土,一片模糊的心像世界,在那里到处都是汉白玉的地面和圆柱,还有一些古老的身影,原体正在领悟和学会新的力量,他已经掌握了一个雏形,而外面凡人们血战的牺牲,正在为莱恩注入某些感悟,和更强大的力量,他的心像世界正在成型。
“咚~”远处,传来了沉重的轰鸣声和倒塌的声音,转移了莱恩的注意力,灰骑士原体瞬间皱起眉头,但旋即松开:“那是城破的声音,外城大门失守了!”
“毁灭之种已经降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