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迷蹤諜影-第一千五百三十章 執行幫規讀書

迷蹤諜影
小說推薦迷蹤諜影迷踪谍影
“来了!”
这个懒洋洋的声音响起,然后,一个一脸无赖之色的年轻人出现在了所有人的面前:
孟绍原!
孟绍原一进来,便和一个老熟人一般,和所有人笑嘻嘻的打着招呼:“哎哟,您来了,您是那个那个谁?瞧,我这记性,我都忘了您的名字了。哎哟,您不是那个谁谁谁啊?什么?您不认识我?他妈的,我要你认识我?”
和他说话的人,是“忠孝堂”的堂主李国禄。
一句“他妈的”一出,李国禄勃然变色,一拍桌子愤然站起:“你有本事再说一遍?”
“我说,他妈的,我要你认识我?”孟绍原居然真的又说了一遍。
李国禄脸上实在挂不住了:
“走,我和你到外面理论去。”
这是要火拼了。
“理论?你和我理的哪门子的论?”孟绍原一点都不在乎,反而笑嘻嘻地说道:“你真的想得罪我?”
“我……”
李国禄的话刚说出一个字,忽然再也说不出话了!
跟在孟绍原身后的一条大汉,抽出一把斧子,对着李国禄的脑袋就是一斧子!
李国禄的半个脑袋都没有。
一具尸体轰然倒地。
许诸!
孟绍原的手下,除了许诸还有谁那么彪悍?
许诸眨眼之间杀了一个堂主,眉头都不皱一下,收好斧头,默默的站到了一边。
可是,边上去传来了一片的惊呼声。
怎么,说杀人就杀人了?
而此时,老太爷张仁奎却好像很累了,坐了下来,闭上了眼睛在那休养生息。
“别慌,别慌。”
孟绍原摇身一变,成了这里的主人:“兄弟的这个兄弟,那就是个粗人,没文化,一言不合就杀人,尤其是听不得有人对我大喊大叫的,诸位海涵,诸位海涵。”
还是有点文化吧。
别海涵了。
孟绍原眼珠子滴溜溜的在每个人身上扫了一遍:
“诸位还不知道我是谁吧?兄弟给大家介绍一下,我姓孟,孟绍原!”
“轰”的一下,整个酒席都是一片惊呼!
孟绍原!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盘天虎”孟绍原!
陆魁新的眼皮子急速抖动了几下。
孟绍原!
今天,自己好像是上当了!
这里不是酒宴,这里是鸿门宴啊!
而且是老太爷亲自设下的鸿门宴!
可是,老太爷为什么要这么做啊?他可是一直都保着自己的啊!
孟绍原自顾自地说道:“诸位可能听说过我的名字,兄弟呢,是党国精英,军统干将……”
这一次,许诸都忍不住胃里一阵阵的泛着恶心。
没人这么自卖自宽的啊。
要点脸不?
孟绍原却浑然不觉:“除了这些,兄弟还是老太爷的拜把子兄弟,是小太爷,他妈的,这里的辈分,就是我大哥和我最大了吧?”
是,您说什么都是!
一个人却偏偏不信邪,站了起来:“孟绍原,你说了那么多的废话,究竟想做什么?”
孟绍原看了看他:“阁下是?”
“开字门的朱振先!”
“朱振先?”孟绍原想了一下:“啊,我知道了,你不就是和刚才死的那个,李国禄,一起帮日本人做事的吗?”
“你别冤枉啊。”朱振先有些慌乱:“你说我帮日本人做事,有什么证据没有?”
“我办事,还要证据?”孟绍原笑了笑:“杀了!”
一声“杀了”,一柄斧头再度飞起。
瞬间,又是一颗大好头颅落地。
朱振先!
还是许诸!
没人说话了,再也没人说话了。
孟绍原太狠了,怎么说杀就杀啊?
“那么多血,太讨厌了。”孟绍原似乎在那责备了一声:“兄弟带来的人,是个莽夫,一味的只知道乱杀人,兄弟先和诸位大哥招呼。可杀的这两个人呢,都不是什么好人,你说是不是啊,陆魁新?”
终于到自己了。
好文筆的玄幻小說 迷蹤諜影 西方蜘蛛-第一千五百三十章 執行幫規鑒賞
陆魁新情知今天的事绝对没法善终,心一横,站了起来:“老太爷,今天是您重孙子满月酒,是你把我们请来的,还得请您老人家主持公道!”
可是,坐在那的老太爷不但没说话,反而还轻轻的打出了鼾声。
陆魁新哭笑不得,抬高了声音说道:“孟绍原,你是老太爷的拜把子兄弟,难道一点江湖规矩都不讲吗?你把我们骗到了这里,却又大肆杀人,你残害同门兄弟,难道不怕传出去了,江湖上的人会耻笑你吗?”
孟绍原歪着脑袋认真想了一会,接着问了一个非常严肃的问题:
“陆魁新,你多大了?”
陆魁新怔了一下,还是说道:“四十四了!”
“这么大年纪了,怎么还和个白痴一样?”孟绍原一声叹息:“没错,我和张仁奎是拜把子的兄弟,可你什么时候听说拜把子的兄弟就得是一个行当里的?”
说完,他慢吞吞地说道:
“右胳膊!”
一声惨呼传来!
陆魁新!
他的一条右胳膊,竟然被硬生生的砍下了!
陆魁新面色惨白,可他也真的硬气,破口大骂:“姓孟的,你骗我们来,你算什么好汉!”
“好汉?你全家都是好汉!”
孟绍原忽然骂了出来:“他妈的,别侮辱我,少爷我从来都不是好汉!我他妈的贪财好色,贪生怕死,和好汉两个字根本就不沾边!你他妈的可以说我是无赖,但就不能说我是好汉!”
每个人都是面面相觑,甚至都忘记了少了一条胳膊的陆魁新。
你见过谁这么评价自己的?
“可少爷我,虽然不是个好汉,但至少是个中国人。”孟绍原语气再变:“我这个人那,什么都做,就是汉奸不做。陆魁新,你为虎作伥,甘当汉奸,残害同胞,出卖同门兄弟,你死有余辜!按照青帮家法,你该三刀六洞啊!”
陆魁新血流的多了,脸色苍白:“你刚才还说不是同门的,你凭什么执行家法?”
“现在我觉得当个小太爷,对我有利了,我为什么不能称自己是青帮的?”孟绍原把个无赖嘴脸发挥到了淋漓尽致:“我想是什么身份就是什么身份,我他妈的还是军统在苏浙沪的总负责人,铁血锄奸令你听说过没有?”
自己说着,又自己摇了摇头:“不行,就这么杀了你太便宜你了,不给你个三刀六洞,我这心里不舒服啊!”
试问,有谁见过像孟绍原这么无出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