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言情 仙宮-第一千六百七十四章 逃亡之後熱推

仙宮
小說推薦仙宮仙宫
在叶天进入那道门之后在,紫坎就察觉到自己对叶天的锁定完全断裂,再也无法连上。
紫坎脸色前所未有的阴沉了下来!
此时的局面,很直白的说明了一件事情。
本来已经认为是难逃掌心的叶天,真的跑了!
一个小小的真仙,她追了整整三天,竟然被对方给逃脱了!
“遮星树不可能有机会施展开来!”
“这是什么手段?”
“他到底是怎么消失的!?”
星空之中,响起了紫坎压抑着的,愤怒到了极点的声音。
……
……
叶天这一次施展天机神通,强行做到改变天道,最后所达成的效果,就是强行将紫坎对自己的联系完全斩断,并且让自己来到了无比遥远的距离之外,让紫坎最起码暂时无法追赶上来。
这也是他在当前对天机神通的掌握之下,所能做到的极限了。
而且借助天道强行拉开与紫坎的距离之后,就连叶天其实对自己将会到什么的地方也是完全无法控制,只能听天由命。
举个例子叶天和紫坎一前一后的逃亡追逐,两人就像是一张平面白纸上的两个点,他们只能往前后左右四个方向移动,没有上和下。
但叶天施展天机神通,在天机神通影响下的天道,形成了一只无形的巨大手掌,这个手掌把这个平面上的叶天拿了出来,为其赋予了高度,让叶天有了上和下的奔逃选项,这样自然无法让依然只能在这个平面上前进移动的紫坎无法追上。
当然,受限于自身的势力,就算是叶天拼尽了全力,离开这个平面的时间也只能持续短短的一瞬,他会再次落回这个平面上。
这就是最关键的地方,叶天也不知道他回落到那个平面的哪个位置上,如果是很危险的地方,那无异于火上浇油,叶天再无翻身机会。
他只能寄希望于运气,自己转移到的地方,是一个相对安全之处。
运气没办法控制,但这已经是叶天到了绝境时候的无奈之举。
在跨进了那道粘稠黑色墨水一般的大门之后,叶天的身影骤然消失,后面的紫坎彻底失去了之前尽在掌握的叶天位置。
就连叶天,眼前猛地一花,也是完全不知出于何种情况和境地之下。
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眼前一阵疯狂的斗转星移,让他的神魂震颤,传来剧烈的刺痛眩晕感觉。
紧接着就是窒息的,仿佛要让人失去所有感觉的刺骨寒冷,将叶天全身上下,每一段骨头,每一寸肉,每一滴鲜血都像是要冰封住了一样。
叶天知道这是因为虽然此时他看起来神魂还和身体融为一起,但其实在天道的层面上,他的意识被直接和身体剥除分离了开来。
不过幸好,这样的感觉只是持续了短暂的一瞬间,叶天就感觉身上恐怖的巨大压力猛然放松,恢复了对身体的掌控。
而眼前疯狂异变的画面,也终于稳定了下来。
出现在叶天面前的,是一片完全陌生的星空。
不管是之前在紫境星上那三年,还是在仙界里那不到十年的时间,叶天很多时候都在仰望星空,对于那些星空,已经无比的熟悉。
但他确定,此时是身处的位置,他之前可从来都没有看到过,没有一颗熟悉的星辰。
不过这也没有什么需要大惊小怪的,毕竟星空广袤无垠,当层次还没有达到某种程度的时候,眼睛所看到的,其实也只是那一片范围之内的星空罢了。
或许,也只有到了紫坎那种层次的强者了,放眼望去,才可以一眼将所有的星空都是尽揽眼中吧。
因为知道紫坎的能力强大,叶天也不敢放松,不敢耽误,担心紫坎再追上来。
玄仙巅峰强者的手段诡异莫测,就算暂时算是逃脱,也万万不可掉以轻心。
只是最起码,短时间之内,叶天是没有机会和能力继续逃亡了。
正在好奇打量着身处位置的时候,叶天的头发开始一根一根的不复乌黑,变得苍白干枯。
在之前参悟天机神通的时候,叶天的头发也经历过变得雪白然后恢复这样的事情,但那时的变动,其实只是天机神通的外在体现,没有任何的负面影响。而且也仅仅只是头发的变白,再没有其他的特征了。
但现在,随着叶天的头发变白,他的脸颊,脖子,手,全身的皮肤,都是开始慢慢变得黯淡无光,干燥起伏,上面一层层深深的曲折皱纹仿佛洪水过后一片狼藉的无数沟壑。
昏光的颜色,和深灰色的斑点,也渐渐浮现。
眨眼之间,叶天竟然变成了一名垂暮的老人!
充满了浓郁的苍老和腐朽气息,本来强盛的生命力,也随之轰然流逝,仿佛涛涛江水东去,一去不复返。
这并不是什么变幻隐藏外貌的术法,而是叶天此时的身体状态,真的垂垂老矣。
面部颧骨明显的突出,眼睛上面的苍老眼皮,仿佛是两片干枯的树叶一般,无力的拢拉着。
叶天眼睛微眯,充满了平静,没有什么其他的神色。
在施展天机神通的时候,他就知道会迎来这样的情况了。
这是施展了天机神通之后,天道对他的反噬和惩罚。
身体的苍老,带来的是修为的倒退。
在苍老的过程中,叶天的修为也从真仙巅峰一路回落,直接强行回到了问道初期!
若不是叶天道心坚定,甚至差一点,就要直接降到返虚修为了!
对这样的情况,叶天却也没有什么失落。
那些多余的情绪,也没有什么用。
目下最需要考虑的,便是如何恢复。
为了从紫坎的手下逃亡,叶天几乎拼尽了全部的力量。
首先是自身的状态成了现在这样。
当然这样苍老的情况也不是不能恢复,只要用遮星树的力量,就可以轻而易举的重回巅峰。
但之前紫坎的攻击太过恐怖,叶天几乎是完全依靠着遮星树才能活下来,完全透支了叶天所能调动的最大遮星树能力。
这也是之前在逃亡之中,面对紫坎的攻击,叶天使用遮星树恢复的速度急剧变慢的原因。
到了现在,已经是无法再调动使用遮星树强大的生命能力了。
这不是遮星树的原因,而是叶天的原因。
眉心遮星树的树叶纹路,此时就算是强行催动,只能浮现出树叶的痕迹,其上没有丝毫的光芒。
但叶天现在的伤势,又只能依靠遮星树来恢复,好像是形成了一个死结。
这样的死结,单凭叶天无法解开。就需要外来的一把剪刀,来将其强行剪开。
又比如遮星树本来像是一口水井,紫坎的攻击就像是百年不遇之恐怖大旱。
水井干枯,叶天自身奄奄一息,他想要继续活下去,就必须靠着井中之水救命。
所以叶天现在必须找到一个办法,能够让他将遮星树引动,将这干枯的水井重新凿出一个泉眼,才能有源源不断的生命之水重新涌出,才能改变当前的局面。
除了遮星树之外,射月车也有着的类似的情况,不过射月车的情况就简单多了,仙人修为之下就无法引动射月车,只要叶天修为恢复,问题自然可解。
总之,现在叶天需要做的,就是剪开那个死结,凿出水井里的泉眼,将遮星树重新引动。
在没有解决这问题之前,叶天就算是想要逃,也逃不到哪里去。
而且紫坎追丢了自己,并且知道他拥有了那一部分射月车和遮星树,必然不会放过叶天。
紫境联盟遍布星空,只要赶紧将修为状态恢复,将遮星树那能遮蔽天道的能力完全施展开,才能去图谋下一步,也就是答应渡仙门那收集仙王帝轩身体的事情。
诸事繁多,没有一件是简单的,还需要一步一步的来。
叶天环绕四周,目光锁定了一颗距离最近的星辰,飞了过去。
叶天的速度并不快,他变成了垂暮老人,修为也降到了问道初期是因为施展天机神通摆脱紫坎追赶的反噬和惩罚。
而在这之前,他身上就已经受到了许多紫坎的攻击,前面的伤势都被遮星树恢复,但到了中后期之后,遮星树恢复的越来越慢,到现在,叶天的身上,还是布满了许多狰狞恐怖的伤势。
这些伤势也让现在叶天的状态更差,在这充满了危险的茫茫星空之中,自身的实力就是叶道,现在这样差的状态,给叶天带来根本不敢有丝毫松懈的浓浓危机感。
所以叶天几乎将所有的精力都是放在了疗伤之上。
这样一来,叶天的速度就已经很慢了。
此时距离最近的那颗星辰,在叶天修为巅峰的时候催动空古石盘,可能根本就要不了片刻的时间,便能赶到。
但现在,叶天却是足足花费了整整一天的时间,才将其接近。
这颗星辰很大,叶天修为回落,神魂也是被削弱了许多,不过要比起他的自身修为强一些,现在大概有问道巅峰乃至于伪仙的程度。
超棒的言情小說 仙宮-第一千六百七十四章 逃亡之後鑒賞
伪仙和真仙的差距是很大的,若是真仙,神识展开,可以轻易的将一整颗星辰笼罩,但伪仙就完全做不到了。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现在的叶天也是。
本来他心念一动,这整颗星辰的全部情况,大到有几名顶尖修士,小到在那小小的池塘旁,一只蜻蜓吃了只蚊子以及所有细微的情况都能察觉到。
所以叶天在靠近这颗星辰之后,也没有着急去进入,而是在周围绕着其观察了半饷,确定这不是紫境星,才敢放心进入。
而且叶天也看不出来这颗星辰上真仙以上的强者到底有多少,实力有多强。
虽然紫境联盟的势力遍布整个星空,可以不夸张的说星空中每一颗星辰都属于紫境联盟,但和紫境联盟下面直属的紫境星相比起来,这些普通的星辰上面,紫境联盟的影响肯定要小一些。
以叶天现在的情况,可以想象得到,他进入紫境星,就完全是羊入虎口,自投罗网。
幸好眼前这颗确定不是。
比如叶天之前去过的三族紫境星,虽然是最低级的紫境星,但在那颗紫境星的外围星空中,就有着掌控这颗紫境星的势力派出守卫。
普通的星辰就没有这样的情况了。
叶天进入这颗星辰之后,随便选择了一处大陆降落。
最后,来到了一处濒临海洋的城池之前。
这座城的名字叫做沁水城,规模不小,在海边延伸出一条的宽阔,直挺挺的延伸进入城中。
此时正是早晨,天色蒙蒙亮,道路上就有了无数进城出城行色各异的人们,道路两旁,也已经布满了摊贩。
一眼扫过去,明显是凡人更多一些,偶尔三三两两的夹杂着一些修士,不过这些修士基本也都是以练气为主,偶尔有几个筑基,更高的便没有了。
而这些凡人,似乎是因为沁水城靠海,大多数也是已经出海归来的渔民,带着淡淡的鱼腥味,取决于各自的收获而带着各自不同的表情和情绪。
在这样一副熙熙攘攘,充满了人间烟火气的画面里,叶天缓缓的走着,跟随着人流,向城中走去。
此时的叶天,在周围路过的人们眼里,看上去无比的凄惨。
如此垂老,将行就木,虽然身上裹着完好的衣服,但也完全掩饰不住衣服下面那些狰狞恐怖的伤口。
在这样的伤势之下,还能活着,已经是一个奇迹了,更别提现在叶天看上去那么大的年纪。
“这老头看起来也太可怜了。”
路边一个正在收拾一条新鲜海鱼的中年妇人见叶天经过,下意识的停住了手上利落的动作,眼睛跟着叶天移动而移动,其中充满了同情和不忍。
“看那衣服领口露出来的伤疤,骨头都亮出来了……啧啧啧啧。”
“他莫不是遇到了什么贼人,被砍伤了。”一个卖早点的妇人关心道。
“那伤口看起来不像是刀伤,更像是被猛兽所致,这样孤苦的老人,却遭此大难,这多难的世道啊。”一个身后背着刚砍下来的柴火,在早点摊子上歇脚的年轻男人感叹道。
这时,一个挑着担的中年汉子,在吱吱呀呀的担子晃动声之中路过。
汉子的身后,还亦步亦趋的跟着一个矮矮的小女孩,女孩很乖巧的跟在汉子的后面,一步也不远离,有时候汉子走的快了,女孩就赶紧迈开小腿跑两步。
只是女孩那黑白分明一直滴溜溜转动打量着四周的眼睛,却是证明了她也有着这个年纪所该有的灵动和活泼。
女孩的眼睛自然而然的落在了叶天的身上,让人看了忍不住头皮发麻的狰狞伤口,她倒是不怕。
叶天走的很慢,中年男子走的很快,在走过之后,女孩还是忍不住回头看来。
“爷爷……”她看着叶天,眼睛眨巴了一下却是脆生生的叫了一声,同时轻轻扯了扯前面中年汉子的衣角。
“你爷爷在家里,我们今天回去之后就可以看到了,乱叫什么。”中年汉子脚步一停,一边转过来嘴里说着。
顺着小女该的目光,汉子看见了叶天。
汉子眼中顿时有同情目光闪过。
“老人家,你可需要什么帮助?”犹豫了一下,汉子将挑着的担子放在了地上,向叶天抱拳说道。
其实这一路走来,周围人的目光和议论叶天当然都能听到,他的伤势的确非常严重,但那是相对于之前真仙巅峰的自己来说而已,他现在还有着问道的修为,再加上曾经的意识亦在,就算是寻常问道强者来,叶天都是不惧。
因此他也没有理会这些声音和目光。
倒是没有想到,眼前这挑担的汉子和牵着的小女孩,会主动上前来询问。
“我家中老父与老人家看起来年纪相仿,也是卧病在床,小女可能是看错了才会贸然叫。”汉子还以为眼前这老人可能是遭遇太过凄惨,因此有些排斥惧怕陌生人,便笑着开口解释道。
这汉子不过是一介凡人,当然帮助不了叶天。
“无妨。”
但对方怀抱善意,叶天也是露出了一个微笑。
“你几岁了?”叶天目光看向了抱着中年汉子大腿,探出一个脑袋怯生生打量自己的女孩,认真问道。
“七岁。”女孩回答。
七岁怎么这么小一点,看起来可能更像是四五岁。
叶天神识探出,扫过小女孩的身体。
果然是七岁,应该是生活条件太差所致太瘦太矮……
叶天轻轻摇了摇头,心念微动之间,两道无形的波动轻轻飞出,分别没入了小女孩和汉子的体内。
路过这么多人,就这父女两主动提出要帮助自己,也算是一个善缘,叶天送出了一道波动,可以让这女孩和汉子的身体,慢慢变得绝对健康,未来一定不会被病痛折磨困扰。
对于这些普通的凡人来说,身体健康,便是很美好的事情了。
如此也算是了解了这段善缘。
再三询问,确认叶天不需要什么帮助之后,那汉子才重新挑起了担子,拉着女孩再次向那沁水城里赶去。
叶天走的慢,目送着汉子和小女孩的身影渐渐消失在远处人流之中,才抬起了头。
日出了。
红彤彤的朝阳从海面上跳出,温暖的阳光夹杂在清凉的海风之中,将一整夜的阴郁和冷意尽数驱散,将这繁华朴实的人间清洗干净。
看到这一幕,叶天不由得想起了当时在渡仙门之中的那位海日仙君。
对方的神通海日生残夜,便是取自此时这意象之中。
轻轻摇了摇头,将这些念头抛开,叶天再次迈开苍老的步子,轻轻的背负着手,微微佝偻着背,也走进了沁水城中。
这沁水城不小,叶天在空中的时候,就是挑选了下方一大片范围之中,看起来最大的一座城池。
而叶天所看到范围,几乎已经是占据了一小半个大陆。
也就是说,这沁水城,很可能在这座星辰上,都算是数一数二的大型城池。
进城之后,一眼望去,人数大量增加,修士的数量和质量数量也是多了一大截。
放眼望去,明显能看到一些结丹期,乃至于元婴期的修士出没。
走在城中,目光越过层峦叠嶂的无数建筑,可以明显的看到,在城池的四处,分布着一些样式统一的高塔。
这些高塔的外形颜色都几乎是一模一样,高耸入云霄,周围笼罩着阵法,在眼光的照射之下,波光粼粼,显得极为神圣高远。
时不时的,会有灵力缭绕的强大身影,在云间穿梭,出入于这些高塔。
叶天神识扫过,探查到在这些高塔里,似乎都是有些化神修士的波动。
叶天来沁水城当然不是漫无目的的游玩或者是了解此地的风土人情之类,而是为了重新引动遮星树。
只需要找到合适的天材地宝,向钥匙一样稍微打开一个缺口,叶天就能靠自己的力量,将遮星树重新引动了,到时候他的伤势,也自然能够恢复。
但只是单单给遮星树做一个‘钥匙’,这样的天材地宝,亦是可遇不可求,叶天也无法确定这里就有。
叶天已经做好了找遍这颗星球的准备。
若是还没有,就只能再去其他的星球。
迈着垂垂老矣的步子,叶天缓缓的在沁水城中行走着,同时神识竭力展开,细致的一步步探查而过。
这时,前面一个人引起了叶天的注意。
那是一个青年,穿着普通的凡人衣服,粗衣布履,手上提着一个食盒,似乎是喝醉了,正一步三摇的走来,与叶天正好相对。
叶天一眼就看出来,这青年虽然一副凡人的打扮,看起来面色红润,脚步虚浮,眼睛迷离,似乎是喝醉了的模样。
但实际上,这青年的修为,却是实打实的化神巅峰。其真实的年龄,应该也已经达到了数百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