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异能小說 怪物被殺就會死-第五十章 從未孤身 (7700)推薦

怪物被殺就會死
小說推薦怪物被殺就會死怪物被杀就会死
只要不是真正的达成战略目标,一切的胜利都不过是短暂的错觉。
原始文明保护区,尤基尔星系。
塔因·先知此刻就像是风雨中摇摆的树叶,正在星间的战场摇曳,但最终,被一道湮灭射线命中的祂只能无奈地化作一道陨星,和自己被重创的战舰殖装一同跌入祂原本保护的那一颗星球上。
【该死,敌人究竟有多少?!】
提起最后一点灵力保护自己不至于被摔死,塔因不禁发出了怒吼:【不是说虚无教团已经是风中残烛了吗?为什么祂们的攻势还这么猛烈?!】
能让一位霸主级瑟诺斯提亚人都如此狼狈的,自然不是寻常的风雨,而是虚空魔物的湮灭光线以及解离场域。
尤基尔星域,已经被亿万道各式各样的射线和飞行物充斥,漫天的花火是如此璀璨,足够让绝大部分计算机在分析的瞬间就因为信息过载而自爆。
自虚无教团突袭薄暮星域,并引来数量多到不可思议的虚空魔物一同进攻防线后,已经过去了三个月。
而在这三个月中,无论是瑟诺斯提亚人还是虚无教团,亦或是虚空魔物和熵影一族,全部都没有片刻休息,一直都在以薄暮要塞和宇宙裂隙周边进行激烈的攻防战。
这是寂静时代之后最大的一场战役,虽然起源仅仅是虚无教团的一次行动,但是这些以毁灭宇宙为目的的疯子任何一次行动都需要让人提起十二万分的戒备,而瑟诺斯提亚人再一次成为了最前线的种族,整个文明都为此倾尽全力。
一向关爱同胞的长老团,此刻毫不留情地将所有力量都派遣至前线,尤基尔星域便是位于薄暮星域周边的一个重要节点,它原本是一个原始文明保护区,但如今,那些质朴的星辰间已经布满了各式各样的永固要塞,庞大的舰队正在此地驻守,誓要和敌人拼杀至最后一人。
即便是塔因·先知这样新晋霸主,理论上应该重点培养的菁英后辈也是如此,祂成为了尤基尔星系的战争指挥官之一,而这些裂隙周边的战场也的确就像是一个无底洞,将绝大部分瑟诺斯提亚文明的主力都牵扯在此。
是的,的确,有那么一个好消息——来自地球的苏昼尊主于两个月前的突袭战中,寻找到了位于大麦哲伦星系和银河系之间亚空间地带的虚无教首藏身地,并且阻碍了对方开启一处隐秘时空裂隙的阴谋。
银河网道AI监测了全过程,祂看见两位尊主一路激战,直至星系的边荒,激烈程度不逊色于过去任何一次尊主间的战争。
不谈胜败,至少虚无教团最为可怖的力量的确已经无法出手,而且真正的虚空魔物主力也因为裂隙并未打开,没办法开辟第二战线,如今还是只能在薄暮星域那边碰上一头铁壁。
祂们本应该是强弩之末,在被各大文明联军围剿时就彻底湮灭。
但实际上,却大不相同。
面对诸文明的联军,虚无教团的舰队赫然是直接发起了反冲锋,而当祂们孤注一掷时,所有人才发现,这些舍生忘死的疯子居然把他们的老巢一起带上了——在震荡星河的庞大引力波中,虚无教团的总部,原本位于贸易联盟母星系的贸易之星在剧烈地亚空间震爆中重现世间。
它们不仅仅扭曲了直径数千光年内的引力波,暂时屏蔽了超空间通道,还在第一时间就消灭了周边的几支联军舰队,在银河的后方扎下了最为坚实的根据地。
被点燃了核心引擎,整个星系中的八颗真行星级战争死星,如今成为了虚无教团的底牌,让祂们一次次冲破联军的方向,引领着虚空魔物的集团肆意破坏。
就和决斗者们一样,风中残烛之时,正是祂们最危险之时。
但这一切和已经被击坠的塔因·先知没关系——虽然祂在被击坠前已经拼掉了五位虚无教团和虚空魔物的霸主,但敌人的数量源源不断,而己方的援军似乎耽搁了一会,这就让战线的情况变得异常险峻。
在一声轰鸣巨响中,宛如陨石一般的祂即便是再怎么减缓降落冲击力,也还是如同一座小山坠地,在撞击在一座小山上后,带起了一场地震。
【可恶啊,这些虚空魔物也太强了吧!而且】
这位钨钢巨人,此刻当真显得脆弱又无助,缺失了双腿又被重创的祂甚至被自己战舰殖装的残骸还有周围压住了,这位霸主居然没有力气将其推开,只能勉强保持平缓的灵能循环,积蓄力量。
运气好,在几天内祂就能恢复的差不多,可以继续战斗,运气不好,虚无教团的强者比较谨慎,马上就过来补刀,那祂就指不定真的要死了。
不过思考这些并没有什么用处,塔因·先知只能闭上眼,耐心地自我调节,抓紧每一秒进行自我复原。
但是,过去了一段时间,塔因·先知听见了挖掘声。
伴随着悉悉索索的土石挖掘声,这位被山体和战舰残骸压住的钨钢巨人,便看见有一大一小,两位尤基尔星的土著挖开了上方的土石,让祂可以重新看见太阳的光。
“天神,您别担心,我们马上就把你挖起来!”
尤基尔星人看起来浑身毛茸茸的,看上去似乎是某种野兽,但实际上,祂们是一种多须类的植物生命,平时依靠浑身上下发达的根系汲取空气中的水分和灵能而活,每天的睡眠就是将自己埋进大地,汲取能量和营养。
这一大一小尤基尔人可以算是父子,也能算是母女,他们此刻正拿着铲子,挖掘塔因·先知周边的土石——和足足有三十多米高的钨钢巨人比起来,只有三四米高的尤基尔人简直就像是玩具,但即便如此,花费了大半天的时间,这些奇特的树人还是将塔因周边的泥土和战舰残骸搬运了个干净。
【危险……你们快躲起来!】
在这中途,塔因·先知不止一次奉劝这两位不知道是勇敢还是鲁莽的本地土著离开自己:【敌人还没有远去,我就是祂们的目标,此地随时可能会被攻击!】
“道理是这个道理。”而大的那位父亲说道:“可不帮你,我们还能做什么?天上的邪魔正在入侵,我们必须要做点什么。”
瑟诺斯提亚人总是喜欢把自己制造出的生态星球送给其他种族文明居住,故而被许多土著生命称之为天神,尤基尔人自然也是其中之一,对此,瑟诺斯提亚人一向不以为意,只要这些土著愿意信奉银河之星和守护之道,那祂们就可以默认对方成为自己的保护国。
既然如此,那么在虚无教团的入侵下保护他们,就是理所应当之事。
但是,任何一位瑟诺斯提亚人,都从未想到过在危难之际,自己会得到这些被保护者的帮助。
被挖掘出的钨钢巨人没有双腿,半个身子也被战舰压住,这倒不是什么要紧事,只要治好伤,那塔因随时能把那看上去很重的战舰挪开。
但是,虚空魔物造成的伤害非常严重,那是连世界都可以吞噬的湮灭场域凝聚,被这样的攻击命中,无论是肉体还是灵魂都会像是‘从不存在’一样,再生都难以起效,只能一点一点地重新构筑。
塔因·先知本想要吞噬自己战舰殖装中的合金来重塑战体,但这样还缺少能量,因为连续的战斗过于透支身体,如今的祂哪怕是再怎么汲取空气中的游离灵气,都无法储存在体内,只有花费时间一点点修复炉心才能重新构筑基点。
“天神老爷,山下面的城市还有献给你们的贡品,虽然城市被轰炸了,但贡品应该还在市政厅的地下室,应该对你们有所帮助。”
看得出来此刻天神受创极其严重,大的那位尤基尔人便带着孩子一齐告退,他们所说的城市应该就是山脚下冒着浓烟的那片废墟,塔因·先知抬起头朝着那边看去,察觉到那座城市很可能是被宇宙战斗的流弹民众,迄今为止,还有不灭的灵火在其中燃烧。
【不要去,很危险!】
祂再一次重复,严肃声明:【那座城市中的火会彻底杀死你们的,你们尤基尔人最害怕那种灵焰了!】
“……您说的对。”
听见这句话,那位父亲便停下了脚步,他松开手,让那位孩子留在原地,然后便自己继续朝着山下走去:“但总是要去的,老爷,你们输了,就会死更多人,我也会死,既然如此,去不去都会死,那不如我去努努力。”
塔因先知本以为自己在地球的大使生涯会让自己的口齿伶俐不少,但现在祂才察觉,有些事情口才再怎么好都没有用。
数个小时过去,断了一只手和小半个身体须根的父亲,便带着好几颗极高纯度的源质灵石来到了塔因的身前,他大概是被点燃了手,所以自己砍掉了手臂和周围的须根,而残余的那些须根也都蜷缩,身体都干瘪开裂不少,。
一将这些贡品送到,他便昏迷了过去,气息微弱,而较小的那位孩子便走上前,没有哭喊流泪,只是安静地照顾自己的亲人。
尤基尔人是很少悲伤亦或是愤怒,他们的感情大多就像是植物一般平静,所行之事都是所想,并不会冲动。
源质灵石,高纯度的灵石原矿,灵能炉心的燃料之一,在宇宙文明中算是非常低劣的能量源,需要精加工后成为源质能后才算是普及通用,但现在,对于重创的瑟诺斯提亚人而言,这些灵石能够辅助塔因快速回复自己根基上的伤势。
伸出手,吸收了这些源质灵石,塔因·先知恢复了些许力量,祂怒吼一声,然后将压在自己身上的战舰残骸搬开,然后撕下一段合金,捏成双腿的形状给自己患上,算是恢复了一定行动能力。
【……你们的确帮了我一个大忙】
抬起头,塔因先知看向头顶星空,战争还在继续,失去了自己这位霸主级的指挥官,瑟诺斯提亚人的防线的确正在收缩,但还没至于溃败。
这两位尤基尔人的帮助的确让他提前了四五天恢复了行动能力,这或许是扭转战局的源点。
伸出手,钨钢巨人轻柔地将重伤的父亲和孩子抬起,然后放在自己的肩膀上,以自己的灵力保护他们。
“天神老爷,城市里面还有贡品,只是父亲他搬不动那么多。”
孩子似乎是在复述父亲教他的话,说的有些结巴,但的确非常重要,塔因点了点头:【重要的情报,我可以恢复的更快——不用担心,你的父亲行了英勇而高尚的行径,他不会死,我们瑟诺斯提亚人会对虔诚勇敢的生命提供最珍贵的回报】
“父亲不是要回报。”
而孩子只是摇了摇头:“其他家人都死了,父亲并不高尚,他只是想要天神老爷您活过来,帮我们报仇。”
有口皆碑的玄幻小說 《怪物被殺就會死》-第五十章 從未孤身 (7700)分享
塔因沉默了一会,但祂的脚步没有停下,仍然朝着山下冒着浓烟的尤基尔城市走去。
城市中满是烈火,这火焰融合了特异的灵力,非常炽烈旺盛,即便是宇宙战舰的合金也可以焚毁大半,对于土著文明而言简直是降维打击,而金属和岩石被这种灵火点燃后形成的浓烟化作一道巨大的烟柱直入云霄,将周围的天地浸染的一片漆黑。
孩子畏惧这火焰,但是塔因的灵力保护住了他,令高热和火舌无法靠近。
钨钢巨人步入烟火中,祂能看见整个城市都已经成了废墟,大半都已经变成一片白地焦炭,到处都是尤基尔人残缺不全的尸体。
他们之前大概还在休息吃饭,亦或是在家工作,生活,但是一场自天而降的烈火将这一切平静生活都打碎,令整个星球都不得安宁。
塔因·先知一早就发现了那已经大半崩塌的,不过意外却没有被完全点燃的市政厅,看来那位大尤基尔人就是从这里搬来的灵石。
祂自然也察觉到了地下那颇为丰厚的源质灵石库存,倘若全部吸收,那塔因当场就可以将自己的体内炉心修复的差不多,自此之后,也不需要外界的材料,祂自己就能在几个小时内,通过吞噬自己的战舰殖装,恢复大半实力。
不过走到一半,祂却停了下来,这位瑟诺斯提亚人愣愣地看向城市一隅,火焰最大的方向。
那是一片战舰残骸。
也是一位瑟诺斯提亚人尸体的残骸。
就是这具尸体自星空中坠落,摧毁了这一座尤基尔人的城市,而这灵火,也正是那位瑟诺斯提亚人的本命之火,代表着祂的星球之子形态乃是某种自然火焰的现象。
“那是什么?”
孩子也注意到了塔因的目光,他看向了残骸的方向,自然也注意到了火光最耀眼的那团残骸,对此塔因·先知只是叹了口气:【那是战舰殖装,我们瑟诺斯提亚人最强的武器……不过被敌人连操控着带战舰一齐摧毁了,残骸掉下来,破坏了你们的城市】
【海纳泰尔,没想到你居然死了……你比我都小啊】
再次起步,塔因前往市政厅,但仍然轻声摇头:【他才刚刚统领阶,也就算是我们瑟诺斯提亚人中的刚成年,主动参军要保护圣地,最终被派到了前线……海纳泰尔战斗很英勇,总是冲锋在前线,好几次虚无教团的攻势就是被他带头击退,很有天赋的好小子,未来一定可以成为长老】
钨钢巨人握紧了拳头,虽然语气平静,但是能明显地感应到那动荡的情感。
【我本来想要保护他们,所以一直都在战斗,结果自己被击坠不谈,也没保护到他们】
天上再次传来巨大的爆鸣,灰白色的光爆在尤基尔星的顶端形成了一颗巨大的球体星云,并且朝着星域的四面八方扩散,那是一只霸主阶的虚空魔物被击杀产生的殉爆——与此同时,也有许多火球纷纷爆发,残骸纷飞,那是被这支虚空魔物带走的瑟诺斯提亚舰队。
【这些虚无教团的家伙,还有虚空魔物,一个个都不怕死,明明亏得要死,却仿佛是他们赚了】
唾了一口,塔因伸出手,遮住了肩膀上的孩子和父亲,这光爆中蕴含的灵力辐射对绝大部分生命都是有害的,维持着这个姿势,祂来到了市政厅,然后伸出空出来的左手,推开那座已经摇摇欲坠的焦炭建筑,挖掘起地下的灵石库存。
“为什么它们要入侵咱们?”
就在塔因吸收灵石的时候,那位尤基尔人孩子自言自语,他环视街道废墟上的尸体,抚摸着自己父亲已经开始干燥,只是强行依靠塔因灵力维持生命的躯体。
这孩子并没有到能够理解永别和悲伤的年龄,故而只是疑惑:“它们那么强,那么厉害,应该总是可以有吃的,总是能过的好好的,简直就和天神一样。”
“为什么它们要这么做?”
【生命不仅仅应该只是为了生存而存在,虚无教团的目的虽然癫狂,但是祂们……】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塔因本能地如此回答,但是话出口后祂又沉默,因为这个答案实在是过于令人茫然——那群疯子的目的,是为了追求生命的终极答案,祂们不惜一切目的,就是为了寻求存在的意义。
但是看看这片战场,看看这座被尤基尔人尸体充满的城市废墟,这些可能平日吃饱饭都不太难的土著居民还处于原始的文明时代,他们刚刚才形成国家没几年。
好文筆的小說 怪物被殺就會死 線上看-第五十章 從未孤身 (7700)推薦
火熱都市小說 怪物被殺就會死 陰天神隱-第五十章 從未孤身 (7700)展示
时代,大多数人生活都很辛苦,可却充满希望,整个文明欣欣向荣,未来大有可期。
但现在,却有不少尤基尔人被卷入了星际文明的战争,死于一群疯子的狂念之下。
【为什么?】
这位瑟诺斯提亚人发自内心的困惑了起来:【不谈生命的意义……超凡力量的意义,究竟是什么?】
【只是为了统治,只是为了剥削,只是为了伤害其他人?超凡力量……我们如此强大的力量,不应该用在这种虚无的事情上!】
【虚无教团那群疯子,为什么非要追逐什么意义?明明我们不都活着,不都存在着吗?非要为存在即合理之事寻求意义,这难道不虚无又愚蠢吗?】
虽然说是这么说,但是塔因却也很明白,虚无教团并非不知晓生命的可贵。
与之相反,虚无教团恐怕是将生命这一事物看的最重的宇宙势力之一了。
——生命,就是意义的基石。
但是,看得重,并不意味着要守护,正因为生命如此重要,所以虚无教团才要摧毁这宇宙中最至高无上之意义,用以求得真正的真理。
所以,祂们才既看重自己的生命,在没有达成目的前不愿意死去,而在需要之时,也会毫无犹豫地献出自己的一切来燃烧。
甚至,塔因·先知在成就霸主后,就从先祖的记忆中,获得了一些有关于虚无教团的猜测。
——虚无教团,之所以如此激进地毁灭一切,甚至就连星空都没有登上的土著星球都要烧的片瓦不留,正是因为祂们认为,所有的生命其根源本身,就是一种错误,所有的生命诞生最终都注定虚无,注定痛苦。
既然如此,不如由祂们来消灭——倘若成功,那便在消灭后再造,创造一个正确的宇宙,纠正宇宙诞生时的原罪。
倘若失败……
那就和祂们没关系了,反正不管祂们是不是正确,胜利者也比祂们更正确。
这一切都是猜测。
但是,初步治好伤势的塔因·先知已经没有时间再去思考了。
钨钢巨人睁开眼睛,祂分离了自己一丝本质灵力,赐予了那位催死的尤基尔人,令那位几近于枯干的树人身上泛起金属的光泽——随后,祂便将一大一小两位尤基尔人放下,然后便在孩子的惊呼声中抬起头,看向天上的战场。
战斗,已经持续了数个月。
祂们在战斗,远方的苏昼天尊也在战斗,祂们的战斗甚至已经超出了银河系的范围之外的亚空间深处,甚至很可能已经抵达了大麦哲伦星系彼端,双方纠缠的跃迁轨迹甚至波及了蜉蝣虫族的十几个母巢。
而到最后,苏昼和虚无教首的战斗痕迹就彻底消失不见,仿佛超出了这一宇宙——哪怕是网道AI也无法找到追踪。
【尤基尔人帮助了我——正如我之前守护了他们那样】
祂低声自语,巨人握拳,积蓄着力量,等待着再次回到天空战斗的时机:【苏昼……你帮助了整个银河,甚至整个宇宙的生命】
【可如今,又有谁能帮助你?】
与此同时。
“汇报新世界探索部总部,我在代号红莲地狱的时空界域深处发现了一处异常的时空裂隙,根据推测,裂隙背后,很有可能和‘天神刻度’的最初跌落之地有关。”
“是的,我知道很危险,但有探索的必要。苏昼持有的天神刻度并非是完全启动形态,就像是银河之星需要几位瑟诺斯提亚Ω级尊主倾尽全力才能勉强催动一二,天神刻度全盛时可以轻松制造数千时空裂隙遍布地球周边,而现在却只能带着寥寥几人穿梭时空……这显然出现了什么误差,而探索其最初跌落之地,可以补完模型的空缺,帮助苏昼更好地掌握天神刻度,乃至于未来对伟大封印的认知。”
“嗯,我知道很危险。但是最危险的从来不是我,而是苏昼,不是吗?他现在正在和前所未有的强者战斗……如果能够帮助他,那为什么不呢?”
此刻,红莲地狱大裂谷,最深处。
邵启明操控着‘晦明’动力装甲,以自己的神木之力附着,控制装甲攀爬在裂口的周边,一道漫长无比,仿佛纵横了无数世界的庞然时空裂隙之上,安静地等待。
时空裂隙,释放着匪夷所思的灵压,消磨人的意志,而青年探索红莲地狱已经很久很久,如今补给大多都用完,如果不是神木一系的耐久超乎常理,一般的超凡者恐怕早已因为体力透支而昏迷,更别说抵御这威压。
不得不说,邵启明现在心情非常激动,虽然报告中说的是很有可能和推测,但是凭借玉匣中天神刻度气息的反应,他可以百分之百确定,那时空裂隙背后,正是‘最初界域’。
甚至,能够看见,玉匣之中,那一道银色的气息正在发光,光芒自匣体的脆弱处溢出,就像是有一颗星辰正在闪耀——天神刻度的气息正在汲取时空裂隙周边的能量补全自己,不断地强化自身!
但是,正因为有如此成果,所以他才冷静。
不能激动,现在正是最关键的时刻。
邵启明很清楚,天神刻度对于苏昼,乃至于对于这个宇宙的重要性……那是一切机缘之始,也是伟大封印的核心组件。
能够将其强化,不仅仅可以让苏昼的力量更进一步,也能让伟大封印的力量重新恢复些许,遏制住随着诸多伟大存在复苏,愈演愈烈的眷属躁动。
正国一方,甚至可以说是整个地球文明,都在规劝邵启明等待,小心——但这又怎么可能?苏昼此刻正在战斗,身陷险境,如果他不去行动,不去帮助,又怎么对得起苏昼将天神刻度气息交给他的这份信任?
他很理解为什么地球文明如今似乎并没有什么举动,因为地球文明的舰队已经随同瑟诺斯提亚人的舰队出发,如今正在和塔林人一同,抵御一颗自贸易星域而来的战争死星,整个地球的高端武力都已经前往了那个方向,甚至许多强者就连镇守的帝兵都带上了,就是为了守护自己的家园。
如今的地球,的确抽不出多少实力探索各大时空界域,也就只有专职于此的新世界探索部众人,还有邵启明,一直都在尝试寻觅。
此刻,邵启明打算休息一会,动用剩下来的那些补给补充好完满状态,然后便催动天神刻度的气息,穿越时空裂隙,进入彼端一探究竟。
但是,就在邵启明行动之前。
突然地,邵启明感应到了许多到庞然的力量波动,自遥远地红莲地狱时空门处骤起,然后朝着自己所在的方向飞驰而来!
“那,那是?!”
邵启明登时睁大了眼睛,因为那些气息实在是太过强大,太过熟悉。
那是,诸多地球国家势力,镇压文明的‘神器’气息!
赤霄剑,射日弓,赶山鞭,传道塔,火剑阵路,永恒之枪……
一道道神器气息,或虚或实,有的只是穿越时空而来的一道印记,只能短暂爆发一次全力,但有的来的甚至是实体,乃是留手地球的镇压文明之神兵!
但是如今,这些神兵帝器,却都自世界的每一个角落升起,降临于邵启明头顶,环绕其周身。
扣人心弦的言情小說 怪物被殺就會死-第五十章 從未孤身 (7700)分享
【倘若你确定】
青年,能够听见一个个或是疲惫,或是坚定的声音:【假如你真的确定,前往时空裂隙之后,可以帮助到苏昼】
【那么就去吧,带着整个地球文明的份一起】
【然后,告诉他,他从来不是孤军奋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