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人仙百年 txt-第854章 佈道還因果推薦

人仙百年
小說推薦人仙百年人仙百年
青云子大怒,急忙追上去,其中一盏灯飞得稍慢,很快被他追上,他急忙伸手捉住;另一盏灯飞得贼快,他追了十几个呼吸,竟然未能追上,于是他发力再追,眼看就要追上了,忽然看见魂灯四分五裂,有几十个残魂四散逃走!
青云子还想捉回那些残魂,可是他心里犹豫,不得不停下来!因为他意识到,目前最紧要的是救活本命仙树!
八阶的本命仙树,虽然从中折断,但只要用心维护,重新接续主干和枝条,还可以保住大部分生机!如果拖得太久,超过一时三刻,那可就完蛋了!
青云子只好飞回去,勉强抑制怒火,手忙脚乱的收拾人参果树,将飞出去很远的枝条收回来。
这一刻,他还没想明白,澜云是怎么自爆脱身的?那“嗤”的一声笑,又来自于何人?难道说,这个被大阵包裹的星陆,还有别的仙王潜伏在这里吗?
他看着残破不堪的人参果树,从中折断,深受重伤,心疼得直跳脚!
经过这么一番折腾,本命仙树严重受损,他自己也受伤不轻,别说晋升仙王第八重,反而让他功力大降,从仙王第七重后期,跌回到第七重前期!
这相当于,数十万年的修行,一下子化为乌有!
青云子的心中,受到前所未有的重创,让他开始怀疑人生了!
“他奶奶的,煮熟的鸭子还能飞走?怎么会发生这种事呢?
先前澜云已经受制,怎么可能挣脱束缚?如果容易挣脱的话,那么先前的贺云和澄云,为什么至死都没有逃走?
原计划万年之后,跟红云宫来一场决战。值此紧要关头,我却受了重创,这可如何是好?
我受伤的消息,一定要压制住!不能传出去,让别人知晓,否则我的日子不好过,青云宫将陷入风雨飘摇之中……”
青云子想做的事有很多件,他想捉回澜云的神魂,还想让青云宫的修士重新留下魂灯……可是因为人参果树受了重伤,他短时间内哪儿也去不了,只能留在这片星陆之上!
秦离逃走之后,飞过虚空,来到大明宫。
此时的秦鸿已经是五阶仙君了,他并没有吞噬秦离的神魂,而是相互沟通之后,用一截八阶仙木,再加上几块仙金,帮秦离炼制了简单的‘金木肉身’,然后指点他前往星尘海,去大秦国跟秦笛汇合,将新近领悟的五千大道带回去。
此时秦离的神魂很足,然而功力并不高,只是相当于初阶金仙。他小心翼翼的飞向星尘海,一路上躲躲藏藏,避开危险和拦阻,历时三千年,才终于来到大秦国。
秦笛见了秦离,沉思片刻,采集九品五莲之根,用青莲做躯干,用白莲、青莲、赤莲、黑莲做四肢,为秦离塑造肉身,开辟洞天世界,将一条八阶仙灵脉迁入其中。
随后又经过三千年温养,逐渐完善洞天,修改细小的缺陷,让秦离有了完美的肉身,功力从金仙初阶,跃升为金仙巅峰。
至此,秦笛又多了一具分身,同时增加了五千条大道。
他掌握的大道,达到五十四万八千条,虽然这新增的八千大道还不够完善,但不妨碍他编纂《仙藏春秋》第五十五卷。
秦离则很快离开了大秦国,带着秦樱出门历练去了。
秦樱在大秦国修炼,物资丰富,得天独厚,功力进展很快,她已经是四阶仙君了,功力比秦离还要高。她是晏雪的分身,平日里出门少,历练不够,不利于未来的成长,所以才被秦笛打发出去,让她跟着秦离,去星戒周边,见识各路的仙人。
临走之前,秦离从种剑锋拔走了四口八阶巅峰的仙剑,作为自己的护身法宝。
秦樱则有癸水神雷和青木神雷,不怕遇到仙君级别的敌人。
秦樱出门历练,带回来的经验,能够增加晏雪的阅历,这对于她将来成长为大帝十分重要。
秦离作为大帝分身,拥有浩瀚的知识和道法,按理说不需要出门历练,可是为了扩充大道法则,他需要代替秦笛走遍天下。
涓涓细流汇成海,颗颗土粒聚成山,大道无垠,登峰造极,需要付出无尽的心血。
不单是秦笛,每一位大帝都是这样走过来的。
譬如说太上老君,传说老君七十二化,沰元混成,随世沉浮,退则养精,进则帝王师。皇苞羲时,号曰温荚子;皇神农时,号曰春成子;帝喾时号曰真子,一名鈲;黄帝时号曰天老;帝尧时号曰茂成子;.帝舜时号曰廓叔子;殷汤时号曰斯宫;武王时号曰卫成子;元康五年,老子化入妇女腹中,七十二年乃生,讬母姓李名聃字伯阳,为柱下吏。七百年,还变楚国。而平王乔蹇不从谏,道德不流,则去楚而西度咸谷关,以五千文上下二篇授关长尹喜……
就连三清之一的太上老君都这么辛苦的反复历练,秦笛又怎敢躲在大秦国闭门造车呢?
因此之故,他才让秦鸿、秦离在外面游走,希望能获得更多的大道;而他自己则待在家里,尽力提升境界,争取早日恢复大帝的修为。
这其实并不矛盾,就像建造金字塔,历练分身是为了得其广,本体精进是为了得其高,归根到底是为了建成高塔,达到高山仰止、叹而观止的地步。
时光匆匆,不知不觉,又过去许多年。
秦笛晋升仙王第三重。
大秦国的名声越来越响,聚集的仙人越来越多,越来越热闹。
渐渐的有人知晓,这里不单有仙王秦笛,还有仙王清斛、仙王明冕、仙王金光煦、仙王紫烟……
虽然人们不知道,这些仙王为何聚集在此处,然而有了这个传言之后,就没有人敢在大秦国惹事了!所有过往的金仙和仙君,都变得老老实实,就像小绵羊一样。
有人喜欢这里的平静、安宁,于是缴纳仙灵脉,在这里定居下来。
这里的仙墟之中,拥有各种珍稀物资,渐渐成为星尘海群仙憧憬之所在。很多仙人为了凑齐进阶的物资,不惜飞行千年,来到大秦国交易。
这一日,忽然有消息传出来,说是仙王秦笛将要举行一场历时数月的布道大会。
对于仙人来说,这样的法会很难得。
自从天庭崩解之后,金仙界就变成一盘散沙。有能力的仙王各自占据地盘,招揽客卿,扩大势力,然而却很少讲道传法。
譬如说清斛、金光煦这些人,只会传法于亲近的弟子,不舍得将大道传扬出去。
再加上天道隐杀的缘故,玄奥的大道一点点消失,失踪在历史长河中。
很多金仙仰慕大道,心中之渴盼,如穆甘霖一般。
因此,当听说仙王秦笛,将要举行法会时,消息迅速远博,很多仙人从四面八方聚拢来。
仙墟的边上,立起一座高台,下面是一排排的玉石桌椅。
这一日,秦笛走上高台,面容温煦的看向下方。
不知何时,下面已经坐满了人,仿佛泥塑木雕一样,寂然不动,静静的等着。
这些人至少都是金仙,来了就占好位置,然后就不走了。
秦笛大致数了数,发现这第一次法会,来了八百位仙君,三千九百位金仙,除了紫烟、金光煦等人外,还有几位不认识的低阶仙王。
秦笛双掌一击,惊醒了所有人。
许多人抬头上看,他们的目光中,虽然充满期盼,但也有怀疑的成分,有恭敬,有狐疑,有不屑,神情各异,不一而足。
众目睽睽之下,秦笛不紧不慢的扬声说道:“在下秦笛,生于斯,长于斯,为了却因果,特举办法会。类似的法会,将有九次之多,每隔万年,举行一次。我讲述的内容,不涉及具体功法,只讲大道法则……如果诸位有疑问,想求教细节,以期突破,可以在会后,请教我的弟子……”
下面鸦雀无声,没有人敢发问。因为讲道还没开始,天晓得秦仙王讲什么!
天地间拥有无数的道法,在场的仙人也不敢奢望,秦仙王讲的都是自己渴盼的东西,只要能沾点儿边,对自己有所启发,那就是天大的好事了。
秦笛道:“在场的,至少都是金仙,从金仙进阶仙君,有个最基本的要求,那就是掌握三千大道;从仙君到仙王,要掌握六千六百大道;从仙王到仙帝,要掌握九千九百大道……如果达不到这一点,则会出现洞天不稳的现象,仙基不扎实,仙路便走不远……”
听了这几句话,下面的群仙都觉得心中一紧,仿佛有一根针,扎到了他们的心里。
在场的仙人很多进境迟缓,或者十万年没有进步,或者百万年,卡在某个台阶,或者洞天摇摇欲坠,或者心浮气躁,每到闭关之时,便有天魔降临。其实那所谓的天魔,主要是洞天不稳造成的。
秦笛道:“第一场法会,讲解第一个三千大道,帮诸位打稳仙基。这第一个三千大道,相当于主干,其上分出无数的枝丫,构成无比复杂的道法……三千大道,包括大命运,大因果,大愿望,大轮回,大五行,大灾难,大心魔,大本源,大混沌,大阴阳,大星辰,大封神,大解脱,大超度,大灵魂,大血魄,大苍穹,大社稷,大龙相,大王霸,大光芒,大黑暗,大八卦,大潮汐,大普渡,大护身,大挪移,大诅咒,大切割,大崩灭,大吞噬,大召唤,大傀儡,大杀戮,大缠绕,大疗伤,大变化,大祝福,大灭情,大辩论,大剧毒,大咆哮,大律令,大统治,大感召,大追踪,大推演,大祭祀,大枯荣,大化身,大道德,大回归,大誓言,大魅惑……”
下面的人越听越激动,光听这名字,很多人都已经坐不住了。
秦笛一面讲法,一面挥手勾画出一个个仙文,转瞬间形成枝繁叶茂的大道树,每一句话都戳到他们心里,让他们抓耳挠腮,如闻天籁……
有人取出留影石,想将法会记录下来,然而他们很快便听见“咔咔”碎裂的声音,因为留影石无法承载大道,很快便化为粉末!
秦笛讲起道来连绵不绝,下面的人听得如痴如醉。
这些人都觉得大道妙不可言,然而真正能理解多少,最后能记住多少,那就不好说了。
因为大道潜隐,虽然被秦笛揭示,暴露在阳光之下,然而很快便自行消解,就像镜花水月一样,一点点消失于无形,只有引起人们强烈刺激的部分,被密密麻麻的包裹起来,藏在髓海深处,才能保存稍长一段时间。
精彩都市言情小說 人仙百年 線上看-第854章 佈道還因果鑒賞
在场虽然有众多的金仙、仙君和仙王,最终感悟最深,记住最多的,还是那些个仙王。
仙王紫烟,仙王清斛,仙王明冕,仙王金光煦,他们刚开始的时候,并没有将秦笛的讲道看得很高,然而道法入耳,触动了他们的神魂,让他们心生感慨,难以自制,不由得发出惊叹:“秦仙王了不得!没想到他的境界这么高!”
“怪不得他能闯过复杂的大阵,将我们救助来,他对大道的理解太深入了,绝不是一个仙阵师能概括的!”
“他讲解的大道如此清晰,比我师傅太乙真人还厉害!昔年我跟着师傅两百万年,从未听过类似的讲道……”
笔下生花的小說 人仙百年-第854章 佈道還因果
“虽然只是三千大道,但牵涉大道根基,相当于不传之秘,为何秦仙王舍得讲出来呢?”
“秦仙王的弟子也都在场,看她们平静安详的神情,显然听过类似的讲道,都已经习以为常了。”
“秦仙王的境界太高了!仿佛那巍巍高山,滔滔大河……”
“这第一场法会,他揭示三千大道,不晓得将来的第二场、第三场法会讲什么,难不成还会讲如何进阶仙帝的法门?”
“那怎么可能呢?他自己才是三阶仙王呢,哪会懂得进阶仙帝的方式?”
“不一定!秦仙王高不可测,或许是转世的仙帝……”
秦笛这次讲道,昼夜不停,仿佛填鸭一般,一口气讲了九十九天!
到最后,他飘然而去,进入大阵中休息去了。
在场听道的仙人,很多都坐在那里一动不动,消化听来的内容,没有人舍得拔腿就走。
直到三个月后,才有人站起身来。
这些人依然在大秦国逗留,彼此切磋道法,将这里当成家了。
秦笛的几个弟子,晏雪,顾如梅,庄冷,藿香,李秋水,王衍,不时的在仙墟“谈玄馆”出没,跟那些仙人谈玄论道。
有些散修为了突破瓶颈,不得不拿出自己修炼的功法,向他们请教具体的法门。
通过这种切磋,晏雪等人将新颖的道法记录下来,然后禀报给秦笛。
然而大多数道法,都在五十四卷《春秋仙藏》之内,只有很少数的一部分,真正算得上新颖,被秦笛记录在第五十五卷中。
精彩絕倫的玄幻小說 人仙百年 鬼雨-第854章 佈道還因果讀書
秦笛并不嫌弃这些仙人的浅薄,尺有所短,寸有所长,涓涓溪流汇成海,九尺高台起于垒土,那不是一句空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