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言情小說 一人得道 ptt-第二百六十五章 春雷金戈入陣中 【二合一】展示

一人得道
小說推薦一人得道一人得道
冬去春来,纷纷扰扰之间,迎来了新的一岁。
“谁又能想到,突然之间南北皆起战乱纷争!”
裴世矩的府上,张姓文士再次造访,但比起之前几年,他却是憔悴许多,虽然只是一年未见,竟显得苍老十几岁一般。
裴世矩听着,却苦笑着道:“张兄,看着是南北各乱,内里实有关联。”
张姓文士听着,不由点头,然后就道:“不错,过去咱们齐国和周国在北方对峙,彼此攻伐,每每都要顾忌南朝反应,防止被对方联络,甚至被他南朝渔翁得利,这次也是南朝的华皎作乱,周国横插一脚,被陈顼记恨,早就派人和咱们联络,约定一同攻周。”
裴世矩眯起眼睛,道:“陈顼是想要夺回被周国拿走的巴蜀之地。”
“不错,周国对此早有警惕,宇文护虽然诛杀了独孤信等一批贵胄后,正在巩固国,却也担心咱们两国联手,所以陈国一生乱,欧阳纥稍有优势,加上太上皇驾崩,朝中也有纷争,周国立刻进兵河南,不过听说这背后也有黑手,似有一股势力游说……”
“这推动之人从来不缺,不过陈国的局面,不可轻忽,”裴世矩点点头,话锋一转:“陈顼废帝自立,果决干脆,对陈废主的人马更是赶尽杀绝,堪称杀伐果断,这样的人掌权,其实朝廷上很是担忧,听闻在他登基之后,周国拿着他为质时的把柄过去要挟,被干脆的拒绝,这不是个简单人物,一旦让他坐稳了,陈国说不定真有起势!”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好看的都市异能 一人得道-第二百六十五章 春雷金戈入陣中 【二合一】鑒賞
“这个朝中也有担忧,可眼下周国骤然进兵,肯定要先挡兵马!”张姓文士说着,忽然笑道:“其实也是你神机妙算,你早就说过陈国权臣当道,必然生乱,果然如此!今日来此,也是有心要请你出山,相助朝廷!”
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小說 《一人得道》-第二百六十五章 春雷金戈入陣中 【二合一】分享
裴世矩一听,叹息道:“我所言之乱,却非此乱,若算神机妙算,有人比之我强了十倍,还需为学沉淀,无颜出山。”
接下来,任凭张姓文人如何邀请,裴世矩只是拒绝。
无奈之下,张姓文士苦笑道:“既然如此,就再等两年吧,不过斛律光引大军救援宜阳,北周亦不断增兵,这河东也不安宁,不日将有纷乱,裴兄你万万小心。”
“多谢张兄提醒。”裴世矩拱手称谢。
离开的时候,张姓文士忍不住又道:“先前裴兄说,有人才能胜你十倍,不知是哪位大贤?”
裴世矩叹息道:“我亦不知其名,只是见过一面,乃是一少年道人,为方外之士。”
问了几句,不得其名,张姓文士只能无奈告辞。
等人一走,裴世矩抬头看天,见着云雾漫天。
“起风了。”
话落,一道雷霆轰鸣,雨点落下,淅淅沥沥。
“春雨来了。”
雨点如丝线,弥漫上下,遍布天地之间。
忽然,一阵疾风平地起,卷起细雨,朝着河君庙汇聚。
大河之中,波涛汹涌。
庙宇之内,众人匍匐。
春雨如龙卷,汇聚后院,洗刷陈错之身,日月星辰绕身,粼粼波光随行。
他张口一吐,水光连绵。
水行,成!
随即,陈错心有所感,抬手虚抓,阵阵金属碰撞声,从八方汇聚而来。
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一人得道》-第二百六十五章 春雷金戈入陣中 【二合一】推薦
“刀兵将起。”
叹息声中,河东终于卷入了战乱。
金戈铁马是武将、士人的浪漫,却是布衣黔首的悲歌。
哪怕是早已习惯了东西征战的河东,在新的兵灾降临之后,依旧如同往日一般,陷入了恐慌与无助。
“离乱之念终于浓郁起来了!如此一来,借助这离乱之阵,我即便修为不能恢复,但借助大阵,推动河东乱局,迟早能再踏第二境!”
看着建于山阴之处的大阵泛起血光,胡秋面露笑容,便要步入其中,手掐印诀,口诵口诀。
“战乱纷争,亘古不变,上达权贵,下至黔首,年年如此,不见改观,离乱伤神,皆厌此生!”
这话到一半,忽被一个声音打断——
人氣連載都市小说 一人得道 ptt-第二百六十五章 春雷金戈入陣中 【二合一】
“好一个年年如此,不见改观!这是不记往日忧,不知前车鉴啊。”
就见一名白衣青年自荒野之中缓步走来。
这人白衣随风,走的不疾不徐,偏偏每一步踏落都像是鼓点一样,让胡秋与关愉的心头猛然一跳!
隐约之间,他们似乎见得万千身影与其人同行!
可细细打探,依旧还是一人!
二人不由心中一凛。
“你是何人?”
不知怎的,胡秋生出一股大祸临头的感觉,是以格外警惕。
不只是胡秋,连着关愉心头也生出一点怪异感触。
来人笑道:“我乃人间寻道人,此来,是听得两位之道,心有好奇,特来讨教。”
这人自然就是陈错的白莲化身,是他将自身与人道相关的种种凝聚在一起,借念兽之玄妙构建而成,更是沾染了一点世外气息。
长生境界的化身,自然让离乱道的两人感到了难言的压力。
“你来找我等讨教?”胡秋深吸一口气,隐隐猜到了什么,“怕不是来谋夺我离乱道的神功秘典的!”
“我所需的,并非是具体的功法秘籍,而是其中真髓、真意、真旨!”陈错也不否定,他以神灵之能遍观河东,并非为了刺探世人隐秘,而是要为自身之道添砖加瓦。
当初他化身聂峥嵘的时候,就给离乱道的两人设下了禁制,对两人的动向可谓洞若观火,因此立刻就发现了这离乱之阵的意义。
“你……”胡秋已经意识到了什么,正要开口,但已是难以动弹。
关愉还好一些,终究还是道基境界,勉强掐了印诀,但法力神通却来不及施展,已被一道幻境笼罩。
“战乱源于人,岂能以术法涉之?神通当消弭!”
声音落下,关愉就感到浑身瘫软,莫说神通法力,就连心念灵识都很是沉重,像是从虚幻念头,化作坚硬石头,沉于心底,难以驱使!
她顿时惊得亡魂皆冒!
“虚实转换?长生久视?!”
“长生!”
胡秋全身汗毛炸起,心胆颤颤,哪里还能再说出一句来!
陈错看着两人,收回目光,迈步前行,与阵前的胡秋擦肩而过,步入阵中。
“归凡之言,果然神妙。”
除却与昙延交战、镇住伪装剑宗之人外,这还是陈错第一次以白莲化身施展“归凡之言”,因着心无旁骛,加上没有什么急切之事,所以这次他才得以仔细品味。
所谓“归凡之言”,是这具白莲化身的天赋神通,在凝练此身时自然衍生的神通,似是脱胎于人间法则。
因为是神通,又是长生化身衍生出来的,所以即使不理解其中原理,一样可以施展。
“以幻境笼罩一方,口出言语,心思凡俗,就能剥离神通怪异,让一切归于平凡,其实颇有几分儒道浩然之气的意思,以气养身,声出一方,鬼神辟易,不过也有限制,这幻境其实才是根本,其中蕴含凡间种种,排除了神通干涉,可一旦幻境压制不住敌人,甚至被人挣脱、撕裂,单纯的归凡之言,就难起作用了。”
感受着“归凡之言”的效用,陈错的心头流过千万人生,仿佛置身凡尘,但这化身却是飘飘欲仙,半点都不平凡。
这时候,一阵阴风吹来。
在踏足山谷后,他立刻察觉到周遭土地中埋藏着的兵器、甲胄、骸骨与诸多琐碎之物。
随即,许多人生片段蜂拥而至。
精彩都市言情 一人得道 txt-第二百六十五章 春雷金戈入陣中 【二合一】閲讀
瞬息间,陈错就大概明白了离乱道的这个大阵是怎么回事。
“这离乱道是出身于造化道中的一个宗门,造化道被仙门视作魔教邪道,按说这离乱道也该是个邪门宗教,但他们的这个阵图,却是将经历过战乱的兵器、铠甲,将在战乱中殒命之人的尸骸、物品拿来,埋入土中,借地脉风水之力,激发其中的阴郁之气,最后结合杀伐、血气、煞气与战乱中的人念,用来凝练法力、锤炼身心,倒有几分借势而为、记述战乱历史的意思。”
一念至此,陈错目光一扫,就将这山谷中的地脉走势看了个大概,更是发现了这大地深处,本就掩埋着诸多骸骨,满是血腥怨念和杀伐之气。
“这里该是一处战场所在,曾有大军殒命,甚至被人坑杀!”陈错眯起眼睛,细细感受,越发唏嘘。
北地战乱几百年,几十个政权交替,少有安宁之时,几乎处处皆有埋骨,只是此地本就是山阴背光之地,又有地脉断绝之相,乃是一处凶煞之地,才会被胡秋拿来建阵。
阵图既成,阴气、煞气、杀意、怨念交缠,在山谷中央凝结。
“那里就该是阵眼了!”
认准了地方,陈错也不啰嗦,毫不犹豫的走了过去。
.
.
“这人不知好歹,直奔阵眼而去!”
山谷边上,胡秋不敢踏入,只能远远观望,见得这一幕,不由眼皮子一跳,又惊又喜。
惊得是这人不愧是长生之人,片刻之间就看破了宗门大阵的虚实;喜的是,这人贸然踏足阵眼,过分轻敌,肯定会被大阵激发的凶煞残魂缠住,从而难以脱身!
“离乱大阵看着寻常,走入其中或许只感到一点阴冷,觉得不过如此,却不知,这不过九牛一毛,过往殁于离乱之人残念被聚集起来,该是何等庞大,若无我门中法诀疏导、分化、炼化,就算是长生,顷刻间也要被阴寒侵入,如影随形,入肉入念,哪怕性命相转,都难以摆脱!”
话虽如此,但胡秋也知道,就是长生一时疏忽,自己依旧不是对手,更没有借机偷袭的念头,只想着能夺回大阵的主导权。
边上,关愉也是一副担忧模样,一双眼睛,死死盯着大阵内的情形。
忽然,一道浑身笼在黑袍中的身影,在两人身后成型,衣衫无风鼓胀,阵阵威压,将两人心神震慑。
“使……使者……”胡秋一转身,看到了那道身影,神色大变。
“胡秋,你们离乱道的胆子可真不小,”沙哑而平缓的声音从兜帽中传出,“说好的贡品未曾奉上,还藏匿了几年,若非这离乱阵起,亡念蔓延,险些让你等蒙混过去,说吧,偷偷布阵,到底有何图谋?莫非想要对尊者不利?还是见着镇运崩于河东,有了其他心思?”
“使者明鉴!”胡秋浑身一个激灵,当即跪倒地在地,“我离乱道从上到下,对尊者、对圣教都是忠心耿耿,哪能有什么坏心思呢?”
黑袍人冷笑一声,问道:“东西呢?”
“东西……东西……”胡秋傻了眼,东西已落入聂峥嵘手中,哪里还能上交?
他正想着是否要将聂峥嵘之事报出,那使者也正待再说。
忽然!
二人同时停下话来,齐齐转头朝着朝山谷中看去。
白莲化身终于踏足了阵眼所在。
一棵大树,树干足有五人合抱那般粗,却早已彻底干枯,树枝镂空,枯叶满地。
陈错走到树前,抬手一摸。
在他的手接触到树干的瞬间,浑身骤然一颤!
随即,血红色的过往片段在心头闪过,厮杀声、哀嚎声、哭喊声……在耳边响起,无数残魂哀嚎着从土地中冒出来,朝着陈错扑了过去!
转眼之间,陈错的身影,就被一道道残魂彻底淹没!
“来了!”胡秋眼中一亮,对身边的黑袍人道:“不知从何处来了个长生,谋夺离乱之势,也不知有何图谋,我等原本与他虚与委蛇,就想着探查跟脚,生怕对咱们圣教不利,幸而使者来了,这下好了,待他被阵中残魂困住……”
“无名长生?”黑袍人顺势看去,“也罢,你的事待会再说,这长生既陷阵中,正好擒了,是炼化了,还是收入圣教,都可以安排一番。”
言语之间,浑然不将谷中长生当一回事!
胡秋松了一口气。
关愉则欲言又止,但忽然浑身一寒,意识到黑袍人正注视自己,心下惊慌,终是没能开口。
但就在此时。
呼!
一阵清风扫过,便见阵中的陈错身边,人间幻境张开,街巷车马、平凡人间。
一道道残魂投入其中,化身为街道上的一个个行人。
见得这一幕,黑袍人明显一愣。
跟着就听陈错道:“不够,不够,眼前残魂还不够!”
话落,他一手指天。
轰隆!
一声雷霆过后,在胡秋和关愉惊恐的目光中,道道锁链在云层中显现,一道道残魂落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