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小說 帝世無雙-第兩千三百五十三章 秘煌之約!鑒賞

帝世無雙
小說推薦帝世無雙帝世无双
收获是真的很大很大…
想了一下,夏渊觉得应该用非常大来形容!
毕竟这样的收获之下,足以省去夏渊无数的时间了。
现在的他,只需要在前进一步,就可以成为一尊真正站在了一切最巅峰的无上存在了!
恩,这个巅峰不是真实世界之中的巅峰,而是属于曾经虚幻世界之中的绝对巅峰领域!
曾经在原来的虚幻世界之中,合道境界的存在,也就是成为了真神境的强者之后,已经有资格被称之为至强者了!
真神境,传道境,无敌境这三个境界,便是至强者。
而一般来说,成为真神境的存在,虽然只是属于这至强者的最开始阶段,但依然还是一个顶尖道统传承之中的最为中坚力量,放眼无垠星空之下,都是最为顶尖最为逆天的存在了!
在那虚幻的世界之中,至强者们不管是在任何的道统传承之中,或者还是在任何的时空角落里面,那都是站在了一切最巅峰的可怕存在啊!
曾经夏渊也想过这样的境界,不过那时候夏渊觉得,就算是自己如何逆天想要成为这样级别的存在,最少最少也是需要数千年甚至上万年的时间!
数千年上万年…
其实这真的已经十分短暂了,甚至哪怕就是在这真实的无尽混沌之中,数千年甚至数万年可以成为一尊传道境界,也就是这里的合道级别存在,那么也是妖孽之中妖孽,而且还是一门心思修炼的那种妖孽才可以做到的。
如夏渊和血池炎侯——
恩,血池炎侯就是抱大腿的,这个不能算。
如夏渊这样的存在,简直就是无法想象的。
不过就是修炼一百年多一点的时间,已经是无限靠近合道境界的存在了。
当然夏渊也知道,这最后的一点点,其实才是最为困难的一点点。
如果自己要是无法引动这雷劫的话,那么就算是他之前修炼的在快,也要被卡在这样的境界之上无数的岁月。
毕竟,按照墓的说法,历史之上卡在这最后一点的无敌妖孽也是有的,而且数量还是不少。
不过那些存在和夏渊不同,他们都是属于那种死命练级提升境界的,而夏渊有着如今的成就,基本上都是从无尽杀伐之中自己走出来的!
这就是最大的本质不同之处。
一般而言如夏渊这样的存在,是很少会出现意外的。
所以…
诸多净莲天台的那些大佬们对于夏渊和血池炎侯,都是有着很大很大的信心,认为他们完全可以在最短的时间之中,成为一尊合道境的存在!
夏渊对于自己,自然是有信心的,不过夏渊却不会如那些净莲天台大佬一般盲目的乐观,在夏渊看来,这一次的秘煌之约就是自己最大的机会!
只要抓住这一次的机会,那么夏渊觉得自己真的有着一飞冲天的,直接潜龙腾渊的机会了。
不过这秘煌之约要是想要取得什么成绩,很多时候只是依靠自己,还是远远不够的。
这,就需要一些好队友的帮助了。
只是,什么才算是好队友呢…
自然是实力强大的存在了。
那么如今的血池炎侯算不算好队友呢?
想了一下,夏渊觉得一尊已经达到了融道境界巅峰极致圆满,甚至本身还是少年至尊之中封王级别的存在,这完全有资格称呼一声好队友了。
不过呢…
夏渊觉得吧,血池炎侯还是可以更好的。
所以…
那边的正在修炼之中的血池炎侯,不知道为何就这样突然打了一个寒颤…

生活不止苟且,还有远方的诗和苟且。
恩。
诗是什么,血池炎侯不知道。
当然那,如果要是血池炎侯真的有诗的话,那么他心中的诗,应该就是无比强大,应该就是逮谁撸谁,见谁灭谁吧!
这,应该就是血池炎侯心中的诗了吧!
只是…
曾经血池炎侯觉得,自己那秘境之中的三十天,是自己人生最黑暗,最卑微的三十天。
三十天的时间之中,他始终都是苟来苟去,简直就是未必了自己的人生信念!
如果不是身边还有一个夏渊,如果不是看到了活下去的希望,那么血池炎侯早就撸膀子直接和那些虚幻秩序生灵死磕到底了。
虽然最终苟下——
是活下来了。
但是那三十天苟到极致的生命,还是让血池炎侯感到了分外的委屈,那简直就是人生的污点。
从秘境之中归来,血池炎侯得到了无数的好处,成为了少年至尊之中封王级别的存在。
要知道,这可是当初青穹天的那尊无敌妖孽都没有达到的境界啊。
对方所以当初跑过去找自己畅谈人生的,不就是为了积累那无敌的意志,想要一鼓作气直接成为少年王一般的存在嘛…
不过,人生真的很奇妙。
那尊青穹天的无敌妖孽是不是成功了,血池炎侯不清楚。
但他这个失败者,如今却成功了。
而从成功的那一刻开始,血池炎侯就知道自己不同了!
同辈之中,他不仅仅已经是少年王的存在,基本上代表了一个正常时代之中,三十三天之内最极致的少年妖孽——
夏渊除外。
而且本身还是融道极致圆满的存在。
恩,这一点基本上也是横扫同辈,无人能及了吧!
所以,从那时候开始,血池炎侯就发誓自己此生,再也不能想之前三十天一般起苟了!
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帝世無雙 雨暮浮屠-第兩千三百五十三章 秘煌之約!讀書
这,不是他血池炎侯的人生信条——
直到有一天,他在无忧无力的修炼,随后一个叫做夏渊的大魔头找上门,打着帮助自己提升的幌子开始和自己‘切磋’之后,血池炎侯就逐渐的抛弃了自己的人生信条…
“夏渊,我觉得我真的可以了。”
“我真的行了!”
血池炎侯一脸认真的看着那边表情更加认真的夏渊。
恩,很认真。
血池炎侯觉得夏渊对于支配自己恐惧这件事情,比起自己修炼的事来都要上心许多!
虽然他血池炎侯没有证据,但是内心那不甘的呐喊却在时刻提醒自己,就是这样的!
夏渊看着血池炎侯,眼中带着认真无比的色彩,面容带着一种如沐春风的笑容,配合夏渊那一张帅到惨绝人寰的面容,实在太具杀伤性了!
没错,在血池炎侯眼中,估计从前到以后,不会再有比起这张脸更加杀伤性的存在了。
“不,你没有!”
血池炎侯嘴角抽搐了一下。
“不是,夏渊,我是真的觉得——”
——
“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
“懂不懂…”
血池炎侯沉默了。
懂不懂…
不懂就帮你懂,懂了的话…
那就加深理解!
夏渊的套路,血池炎侯已经领教过了。
既然反抗挣扎已经没有任何用途,那么何不放开自己,好好的享受呢…
似乎是想到了那享受的过程,血池炎侯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
然后,血池炎侯的气息爆发了…

“不错,真的不错啊!”
“本来我以为,血池炎侯能够在二十年的时间之中初步掌握自己这一境的力量已经算是不错了。”
“但是在夏渊的心血付出之下,没想到只是十几年的时间已经掌控的差不多了。”
“估计,等待那秘煌之约开启的时候,血池炎侯应该就可以做到完全掌控了吧…”
那尊净莲天台能量一脉的脉主一脸开心的看着画面之中的血池炎侯。
而一般的墓,眼神则是有些诡异。
是的,这样的提升速度,确实十分的可怕。
如果是正常情况之下,血池炎侯想要达到如今的成就,那么没有上百年甚至数百年的时间是不可能做到的。
这,还是在那些顶尖秘境之中,如果只是一般秘境,甚至不在秘境之中…
那么太难了,太难太难了。
所以可以做到这一切,简直就是奇迹啊!
只是…
墓觉得吧,要是将自己换成血池炎侯的话,那么现在估摸着也要彻底的崩溃了。
没办法,夏渊那充满爱和提携的抚摸次数,实在有些太多了啊!
基本上就是两三天来一次。
如此的频率…
这谁顶得住啊!
反正墓觉得,要自己还是年轻的时候,将自己换成是血池炎侯的话,那么此刻已经泪流满面了吧…
恩,这样看来那血池炎侯的意志,果然是强大啊…
墓在心中不禁感叹起来…

二十多年的时间,就这样结束了。
足足二十多年的时间,夏渊和血池炎侯都是在秘境之中的渡过的。
在夏渊那宛若慈父一般的‘关爱’之下,如今的血池炎侯比起之前的时候,提升的已经不是一个层次了!
是的,这是一种极致夸张的提升,如今血池炎侯的战力没有变化,境界没有变化,不过对于大道的感悟 却已经提升到了一个十分夸张的程度!
当然,最为重要的还是血池炎侯对于力量的掌控程度。
曾经血池炎侯觉得自己对于力量,已经有着很深很深的理解了。
血池炎侯有这样的想法也是应该的,毕竟血池炎侯本身就是一尊顶尖极致的妖孽,就算是之前的时候也是少年至尊之中强大级别的存在,他的各个方面天资都不是寻常妖孽可以相比的。
那时候血池炎侯掌控的力量,在同辈之中也算是顶尖极致的了。
只是如果要是和如今比起来…
血池炎侯觉得曾经的自己,简直就是辣鸡啊!
如果要是让他和曾经的自己战斗的话,那么就是碾压!
是的,在同样境界之中,完全就是彻底的碾压!
甚至此刻,血池炎侯都有一种错觉,他已经达到了这融道境可以掌控战力和力量的极限了!
不过,当看到旁边夏渊那一张慈眉善目的完美面容之后,血池炎侯的这一次错觉就很快消失了。
恩,我还不行,还不行,不行,行…
虽然说,时时刻刻都在被夏渊血虐,可血池炎侯本身的威能真的已经提升了很多很多,现在的他不说无敌于同辈之中,但血池炎侯有着自信,如果要是自己在遇到曾经时刻那尊青穹天的盖世妖孽,那么——
分分钟将对方打爆!
这打爆,可不是说现在血池炎侯依靠自己的境界和本身的战力层次。
毕竟,如今他已经超越了那尊青穹天的盖世妖孽了。
就算是完全一样的情况之下,同样的战力,同样的境界,那么血池炎侯也是有着足够的自信,可以将昔日那尊镇压自己的盖世妖孽,虐到他爹妈都认不出来!
没错,现在的血池炎侯,感觉自己已经膨胀了。
就和当初他要求夏渊摁着他摩擦一顿时候的是差不多的心态。
不过…
这一次血池炎侯可再也不会有着这样的要求了。
毕竟,他已经不是曾经的自己了,就算是膨胀一些,似乎也不算什么太大的问题吧——
悄悄看了夏渊一眼。
血池炎侯心里想着,只要不碰到夏渊,自己就算是膨胀起来,也应该没啥问题的——
吧?
终于,秘境的门户开启了。
而这一刻,周围的那些力量迅速消失,夏渊站起身来,旁边的血池炎侯也紧随其后。
他们知道,这一方秘境的时间终于到了时间了。
秘境之行,结束了!
“哎,真的怀念这二十多年安静祥和的日子啊…”
“可以放心感悟,丝毫不需要担心出现什么问题。”
“没事的时候,还能和你切磋一下。”
“哎,可惜这样的日子,估计不会在有了…”
夏渊这一生,都是在动荡之中渡过的,何曾有过这样安逸的日子呢?
只是,旁边的血池炎侯看向夏渊的眼神,却微微有些不同了。
你管那玩意叫切磋?
血池炎侯很想大声的质问夏渊,你家切磋是这样的?!
不过,想到了之前夏渊那无数次慈父一般的关爱,血池炎侯最终还是忍下来了。
没办法,打不过啊…
但凡是能干过夏渊的话,那么血池炎侯发誓,他是绝对不会让夏渊如此嚣张的…
从秘境出来之后,那自然就是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了。
墓和那肉身一脉的脉主直接领着各自的弟子回到了自己的住所之中,等待净莲天台圣主的召唤。
现在已经过去了三十年的时间,距离最终那秘煌之约的开启,也只有最后的一点时间了。
毕竟,他们还需要提前赶往比试的地方。
不过这一次…
夏渊反正是感觉有些不太对劲。
毕竟,按照曾经墓和夏渊所说的时间,他们现在应该已经动身了,只是到了现在,却似乎没有一点消息传来。
这让夏渊也是有些疑惑。
不过,这些事情还轮不到他夏渊区区一个弟子去操心的,一切都有上面的那些大佬安排。
夏渊要做的事情,就是等到秘煌之约开启之后,自己去参加那下层弟子之间的战斗,而后收割结束比赛就可以了。
如果说之前的时候夏渊还有点担心的话,那么现在有着血池炎侯的出现,足以让夏渊放下心来。
这些战斗,要是自己一个人可以直接串了对面的话,夏渊也道师不需要血池炎侯的帮助了。
可问题是到时候的战斗未必就是这样的情况。
之前夏渊还有些担心的,但现在就不一样了。
至于说顶层和中层之间的战斗,这些就不是夏渊可以操心的了。
而且,顶层的战斗,基本上已经是十拿九稳了。
毕竟,净莲天台圣主可是真正时代至尊的存在,和那些皇阶道统传承之中的顶尖极致底蕴是相当的存在。
而如今他们需要面的的,都是一些同为王阶道统的传承,这样的话一尊时代至尊,就是无敌的存在!
中层的战斗…
夏渊似乎听说,应该是三大脉主,加上另外一尊净莲天台的极致底蕴级别存在。
这样四尊存在。
三大脉主之中,自己的老师墓也是问题不大,而肉身一脉的脉主…
能够和自己的老师战斗那么多年,那么估计也不会太差。
倒是肉身一脉的脉主…
不过对方能够成为肉身一脉的脉主,想来实力也不会差到什么地方吧!
而且,要是最后肉身一脉脉主要是有问题的话,那么直接让替补登场就是了。
反正那尊所谓的替补,也是属于净莲天台最最顶尖极致的战斗,如果不是为了这秘煌之约,对方也不会从无尽沉睡之中复苏的。
所以,中层和顶层之间的战斗,他们净莲天台基本上都是会胜利的。
顶层战斗两层积分,一战胜负,这一点可以确保了。
而中层之战是三场,每一场一层积分。
三场战斗,夏渊觉得拿下两场问题不大,这样加上之前顶层,那么就是四成积分了。
也就说,只要他们这些年轻一辈的战斗之中,可以拿到一成多一点的积分,那么基本上就稳了。
而一成多一点的积分…
夏渊觉得就算是那规则针对自己,让他的力量无法极致绽放出来,但一成多一点的积分还是没有什么问题的。
所以——
这波稳了…
就在夏渊想着这些问题的时候,墓终于出现了。
不过,此刻墓的面色并不是很好看。
虽然面对夏渊的时候,依旧是带着笑容,但夏渊可以看到墓眼底深处那种愤怒的色彩。
夏渊知道,肯定是这一次的秘煌之约出现了问题,不然的话自己的老师作为一尊时代霸主,要是谁让他不爽直接打死就是了…
果然,墓没有对夏渊隐藏什么,直接说了出来。
对手换了…
是的,如今净莲天台的对手,已经不是之前的那个了。
那个叫什么的宗门,夏渊已经忘记了,毕竟按照墓的说法,虽然同为王阶道统传承,对方啥也不是。
随随便便就可以战胜对方的。
但这一次的对手…
“原始天魔门…”
原始天魔门…
夏渊一愣,而后面色也是有些凝重起来。
原始天魔门,那是秘煌天的王阶道统传承,不过却属于很远的一放皇阶道统传承统御之下的王阶道统传承。
在这三十三天之中,王阶道统传承虽然已经足够可怕,但是数量真的很多很多,就算是在这秘煌天之中也是如此。
其中的王阶道统传承加起来,数百还是有的。
不过,秘煌天实在太大太大了,大了无法想象无法形容,仿佛就是宇宙乾坤世界一般。
所以,同为王阶道统传承,但是相距比较远的两大王阶道统传承之间,肯能亿万年时间都未必会交流一次,甚至有丝毫的牵扯。
因此,对于很多久远之外的王阶道统传承,相互之间都是不知道的。
他们也仅仅只是知道那些皇阶道统传承,对于这些皇阶道统传承之下的王阶道统传承是谁,擅长什么,大部分王阶道统传承之间都是不清楚不了解的。
但是,这原始天魔王作为距离净莲天台无尽遥远的一方道统传承,名声却响亮无比。
甚至,哪怕就是久远之外的净莲天台也是知道的!
虽然,是王阶道统传承,可是原始天魔门的强大,那是所有存在都知道的。
在数百王阶道统传承之中,原始天魔门最少也是前三,甚至有很多存在认为这原始天魔门已经有着第一,乃至冲击皇阶道统传承的资格了!
可怕,无尽的可怕。
之前的时候墓就说过,除了十大王阶道统传承之外,他们净莲天台基本上对上谁都是碾压的结果。
可是谁能想到,这一次的对手不是十大,而是传说中前三的王阶道统传承呢…
“老师,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这对手都定下来了,难道还能更改的吗?
而且…
为何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呢?
墓不屑的嘲讽一笑,眼中带着一种微微愤怒的冰冷色彩。
“还不是有些废物害怕了!”
有些废物害怕了?
开始夏渊想到的就是之前净莲天台的那个对手,不过很快夏渊想明白了。
如果要是对方选择放弃的话,那么现在墓不应该是愤怒,而应该是开心才对啊!
毕竟,躺着进入到第二轮之中,这让谁都会无比开心的。
然而,没有,事实并非如此。
只是看到墓的那种愤怒,夏渊就知道事情肯定不是这样的。
既然这废物说的,不是那一道统传承的话,那么…
夏渊想到了…
“徒儿,不用操心这些。”
“本身就是废物,如果不是和秘煌天圣地有着关系,就凭他们如今的实力,我们净莲天台早就取而代之了!”
“如今想通过这样的办法打压我们净莲天台?”
“他想的,太简单了!”
是的,要是之前的时候,墓或者不敢这样去想。
但现在,有着夏渊和血池炎侯的存在,就算是面对那原始天魔门的存在,墓的心中也是多出了几分底气来!
“我们圣主,他是无敌的存在!”
好文筆的都市异能小說 帝世無雙-第兩千三百五十三章 秘煌之約!鑒賞
“就算是那些皇阶道统传承之中的无上伟岸存在,也不是圣主的对手!”
“不过中层这一块…”
墓的眼中闪过了一丝的凝重。
“估计,就不会那么顺利了。”
是的,就算是墓自己,也没有信心战胜原始天魔门之中走出的那些可怕存在。
不过,二十的积分还是比较稳妥的。
保底就是二十!
如果要是中层之间的战斗,他们可以哪怕战胜一场的话,那么在整体上就是三十积分。
到时候留给夏渊和血池炎侯他们这肩膀上的压力就会小了很多。
而如果要是一场都不胜的话,那么也就是说夏渊他们需要取得三十以上的积分,才有希望让净莲天台晋级吧!
到时候,压力真的就有些大了。
所以…
这也是墓心中担心的地方。
夏渊想了一下,最终还是没有说什么。
不是他害怕对方的强大。
其实不管是什么原始天魔门还是其他的,哪怕就是秘煌天之中走出的弟子,夏渊也是无惧任何的。
不过…
这弟子之间的比试,又是规则限制,让夏渊就算是如何的逆天,都不可能依靠自己一个人扭转乾坤的。
这,就需要其他净莲天台弟子的帮助了。
血池炎侯这边,夏渊倒是不担心了。
现在的血池炎侯,依靠本身极致圆满融道的境界,在加上自己这些年对于血池炎侯的不断关爱。
如今的血池炎侯其他不敢说,但就算是遇到一些稍微强大一些封王级别妖孽,他也是可以强势的战胜对手!
遇到一些可怕的少年王,血池炎侯也能够保证不败的。
所以,血池炎侯这边,其实也是不需要太过操心的。
夏渊担心的,就是净莲天台之中其他的那些弟子啊。
墓似乎也是看出了夏渊心中的想法,而这也是净莲天台高层最为担心的地方。
不过,现在去想这些已经么有什么意义了。
“好了,准备一下出发吧。”
“这一次的战场,是位于天骨圣城之中。”
“所有的王阶道统传承,都会在那里出现的。”
“我相信,这一次我们问题应该不会太大的…”
吧!
最后一个字,净莲天台没有说出来,因为如果就连他都没有信心的话,那么就是在有些太过崩了。
“到时候,先看一下顶层和我们中层之间的战斗吧!”
“如果情况允许的话,那么到时候你也不需要出现了。”
如果要是他们可以在中层之间的战斗之中,真的赢下两场的话,那么夏渊就无需出现了。
毕竟,夏渊可是他们净莲天台的底蕴,是这一次秘煌之约中的真正杀手锏啊。
在那天骨圣城之中,几乎全部的王阶道统都会出现,如果夏渊出手的话,那么其他的王阶道统传承都会瞬间知晓的。
超棒的都市小说 《帝世無雙》-第兩千三百五十三章 秘煌之約!熱推
这样的话,一旦对方施展一些阴暗的手段刻意限制夏渊作用的话,那么他们净莲天台就亏大了。
所以,但凡可是隐藏夏渊的话,净莲天台这些顶尖大佬们还是希望可以将夏渊隐藏起来的…
夏渊轻轻的点了点头,没有在说什么。
虽然他夏渊实力无敌,但如果要是真的按照墓所说的,因为忌惮于自己惊世逆天的实力,而导致那些道统传承施展一些阴暗的手段,最终让自己的作用被无限削弱的话,那么他夏渊就算是可以斩杀一尊开天圣皇也是没有任何用途啊…
所以,能隐藏,还是需要隐藏起来的…

这一次出征的净莲天台阵容,不可谓不豪华。
除了净莲天台圣主这尊时代至尊之外,另外三大脉主全部出现,在加上那尊净莲天台底蕴之地中走出的盖世存在,只是顶尖时代霸主的存在都达到了四尊!
而一些普通点的时代霸主,那些只是永恒之王级别的存在,数量就更多了。
加起来,这一次浩浩荡荡的净莲天台阵容,几乎是净莲天台明面上的七八成了!
至于说弟子…
除了夏渊和血池炎侯之外,另外还有着足足三千弟子的存在!
当然,并非是说这三千弟子都会参与战斗之中。
一般而言,每一次秘煌之约之中出战的弟子数量,最多的时候也就是百尊。
而最少的时候,就是——
一尊!
如果双方都同意的话,那么完全可让两尊弟子进行决战,一场战斗分出胜负,价值五十积分!
当然,这样的情况少之又少,除非是这两个道统传承,对于自己门下的弟子都是有着绝对的信心,不然的话谁都不会答应这种白痴要求的…
浩浩荡荡,一行净莲天台的存在,就这样出发了…

天骨圣城,在整个秘煌天之中都是最顶尖的圣城,甚至放眼整个三十三天之中,都是属于比较出名一些的圣城存在了。
传闻中,这天骨圣城本体,就是曾经一方无尽巨大的世界的天!
那世界,是属于无数岁月时代之前出现的一个恐怖世界。
昔日的时代之中,曾经无敌的道统统御了三十三天之外的无尽混沌,就如当初缔造那秘境的道统传承一般。
一般而言,都将周围的世界全部统御了,成为了三十三天之外的霸主存在了,那么接下来也应该去干点其他的事情了。
按照正常的思维,既然外面的打完了,就应该去打那些里面的,将那些没有打下来的地方在打下来,完成真正意义上的混沌大一统就是了。
只是可惜,不管是任何的时代之中,那些曾经统御了三十三天之外的古老道统传承,都是没有这样的打算。
他们都不是白痴,虽然三十三天才是无尽混沌之中真正的精华汇聚,可这玩意——
没法打啊!
是的,凡是可以成为那些惊世道统主宰者的存在,一个个都不是白痴。
他们自然知道什么道统可以动,什么地方可以打了。
三十三天,那绝对就是禁忌之中的禁忌!
其他不说,这其中随随便便走出几尊盖世的可怕存在,威能就是让人无法想象的。
别说三十三天了…
就算是其中随便一天之中的随便一尊皇阶道统传承,估计都可以将那些混沌之外的时代霸主甚至是时代至尊们建立的道统传承打的找不着北了。
所以,三十三天打是不可能打的,这辈子都不可能了,哪怕那些主宰者们心中这样幻想过,但他们是绝对不会飞付诸行动的。
打不能打,而能打的都打完了,那么接下来岂不是没事情干了?
所以,这人啊就是不能闲下来,这一闲下来就容易出事的。
就好像这一道统传承一般。
他们的当权者,那尊可怕的时代至尊感觉自己已经没事可做了,然后那天不知道怎么的,脑袋突然有些抽风。
他就觉得吧,三十三天既然可以那么牛逼,一切都是因为地理位置好啊!
都是因为,三十三天很大很大啊!
如果要是自己的传承也有着这样一个族地的话,那么等待无数的岁月过去,是不是也会如此的牛逼呢?
到时候,是不是就成为了三十四天了呢?!
恩,那尊可怕的时代至尊,可是一尊实实在在彻彻底底的行动派。
既然想到,那么就直接去做了。
然后,他开始满混沌的搜集资源,将无数的世界强行合并过来。
就这样东拼西凑,竟然让他在亿万年的时间之中,真的整出一个面积足足有着三十三天最小一天几十分之一大小的大世界来!
虽然,只有那三十三天之中,最小一方天的几十分之一大小,但这三十三天实在太大太大,巨大到无法想象。
哪怕只是几十分之一,甚至几百分之一那也是巨大到无法想象了。
这才只是亿万年的时间,那尊时代至尊就已经弄出这样的玩意来了,这要是让他将这样的理念延续下去,子子孙孙无穷匮也的话,那么说不定还有可能给那货弄成功了吧。
对于这货的不安分,三十三天的那些古老存在都是没有搭理的,也许是早就知道结果,又或者可能直接就是不屑于去干扰什么的。
他们始终没有出手,就算是那尊疯狂的时代至尊如何的倒弄,三十三天都是冷眼旁观。
然后,三十天的存在没有去管的,但无尽混沌最深处的浩劫却看不下去了。
好嘛…
好歹你也尊重一下我无尽浩劫可以吗?
三十三天洒家动不了,但你这西贝货色还整不死?
然后,无尽浩劫出现了。
果然没有弄死…
这一个时代本身不是什么太过璀璨的时代,所以出现的无尽浩劫强大程度也是有限的。
而那尊盖世的时代至尊瞎捣鼓出来的这玩意,还真就让他硬抗过这无尽浩劫了!
甚至,不仅仅自身扛过去了,连带着大部分的势力都是得以保存!
这货一看无尽浩劫都奈何不得自己,绝的自己那是走对道路了,只要按照这跳道路继续走下去,那未来就是他的了啊!
想到这些,那尊疯狂的时代至尊就更加疯狂了。
不断的开始掠夺无尽混沌之中其他的疆域等等一切可以掠夺的东西。
眼见这伪三十三天,所谓的被诸多三十三天的顶尖存在称之为奇葩天的第三十四天真的要成长起来了,三十三天的那些伟岸存在依然还是没有任何的动作。
只是,无尽浩劫却有点忍不了了。
这可是红果果的打脸行为啊!
但可惜,这无尽浩劫似乎也是受到冥冥之中规则的控制,强大程度是根据时代而定的。
不过…
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
既然质量上没有啥作用了,那咱就依靠数量上来!
于是乎,两天一小劫,三天一大阶的冲击之下,那三十四天奇葩天终于也是完犊子了。
不过呢,终究是汇聚了无数的气运和本源之力,虽然不是本身自然形成的,但那尊可怕的时代至尊为了让他真正蜕变,也是融入了无数的至宝等等。
所以,就算是那无尽浩劫的冲刷,也只是将其中的生灵覆灭,也只是将那奇葩天毁灭了个差不多!
记得,是差不多。
终究,那最为本源的一切还是保存了下来。
后来不知道是三十三天的那尊顶尖无上存在出手,取走了最后的这剩余的一点本源世界。
而后,传说中璀璨一时的三十四天奇葩天消失了,而在这秘煌天之中,就多出了一座天骨圣城。
夏渊也搞不懂,天这玩意是如何有骨头的,可传闻中就是这样的。
天骨圣城的名字,便是由此而来!
当然很多时候,天骨圣城的名气远远大于这天骨圣城本身蕴含的实力。
能够在三十三天被传承的那些圣城,毫无例外都是有着皇阶道统传承坐镇,是被视为祖地一般的存在。
而且这些皇阶道统传承,还不能是一般的。
可这天骨圣城之中…
同样也有着皇阶道统传承的存在。
只是这所谓的皇阶道统传承,真的不算什么。
别说是顶尖级别了,就算是在秘煌天那一些皇阶道统传承之中,也属于倒数的存在…
所以,这天骨圣城本身的实力,也真的很一般。
当然这所谓的一般,那是放眼三十三天,和那些真正极致可怕的顶尖圣城相比的。
这要是和净莲天台这样的道统传承相比,那无疑还是强大许多,而要是和普通的王阶道统传承,这天骨圣城就是庞然大物了…
让天骨圣城承办那皇阶道统传承的对抗,无疑是不可能的,毕竟这天骨圣城谁也镇不住,要是出点问题还得圣地秘煌天亲自出手,这就有些麻烦了。
不过,要仅仅只是承办这王阶道统传承,大体上天骨圣城还是没有太多问题的。
毕竟,天骨圣城就算是在弱,可始终还是皇阶道统传承,和那些王阶道统传承依然有着本质之上区别的。
就算是强大如净莲天台,如那原始天魔门这样的道统传承,就现在而言对于皇阶道统传承,还是需要有着足够敬意存在的…
夏渊他们来到这里的时候,距离那秘煌之约的开始已经只剩下不到一个月时间了。
降临的瞬间,很多净莲天台的顶尖大佬们就消失了。
夏渊知道,这些存在应该是去打探消息了。
确实,这些王阶道统之间相隔太遥远了,如果不是这秘煌之约的话,那么估计亿万年时间都不会碰面一次,有任何交集的。
而这秘煌之约,有时候千万年一届,有时候数百万年一届。
那么长的时间,之前的消息肯定没啥用途了。
所以,每一次大家聚在一起的时候,首要的事情就是去打探消息…
净莲天台,在整个秘煌天诸多王阶道统传承之中,虽然实力方面那是绝对顶尖的,甚至是不弱于那原始天魔门的存在,但实际上知道净莲天台的道统传承真的不多。
净莲天台的名声,十分的不显,属于那种低调到骨子之中的存在。
所以,对于净莲天台和原始天魔门之间的战斗,很多的存在都是一边倒的看好原始天魔门。
这样近乎于碾压一般的战斗,也不会让大家有多少的兴趣,所以关于净莲天台和原始天魔门的消息,在这天骨圣城之中并没有多少流传。
不过,如果要是真的用心寻找的话,还是可以搜集到不少有用信息的。
而且,原始天魔门本身就是最顶尖的王阶道统传承之一。
这样的道统传承,知道的人太多太多了,所以一些消息零零碎碎汇总一下,就差不多知道了不少需要的内容了。
反而是原始天魔门想要得到净莲天台的消息有点困难。
不过,在原始天魔门眼中,净莲天台也就是和其他的那些弱鸡王阶道统一样,没有任何值得注意的地方。
所以呢,原始天魔门根本就没有在意什么,甚至连一点消息都没有打听过。
距离正式开始还有三天时间的时候,净莲天台那边已经得到了足够之多的消息了。
其实很多的消息,属于那种比较众所周知的事情,就好像是在原始天魔门之中,第一强者并非是原始天魔门的门主,而是一尊太上长老。
传闻中,那尊原始天魔门的太上长老是属于无数时代之前的一尊古老存在,不仅仅在秘煌天有着天大的威名,就算是在其他的三十二天之中,同样也是真正名震乾坤!
那是一尊无尽可怕的存在,在他最巅峰的时刻,几乎只差一步就要成为准皇级别的时代至尊了。
只是可惜在最终的时刻发生了一些意外,最终止步于那最终的壁垒之前。
不过,那尊原始天魔门还是被誉为准皇之下的最巅峰的几人之一!
是的,只是最巅峰的几人之一,但却不是第一人。
因为,除了那尊原始天魔门的太上长老之外,无数的时代之中还诞生过几尊无上逆天的盖世可怕存在,他们和那尊原始天魔门的太上长老一般,都是止步于最终的境界之前。
但他们的威能,同样都是可怕到了极致。
而这些存在…
如果要是极致绽放的话,甚至如果要是倾尽自己一切之力,那么就算是准皇级别的存在,一些普通的准皇,都未必是他们的对手!
没错,这几尊传说中准皇之下最为顶尖的存在,他们甚至已经不弱于一些一般的准皇存在了。
其实,对于这尊原始天魔门的太上长老,之前的时候净莲天台圣主就是知道的,而墓等人也是如此。
不然的话,墓也不会直接说那顶尖存在之间的对抗,肯定是他们净莲天台可以拿下来了。
那尊原始天魔门的太上长老,确实无比可怕,很多时候都可以当做是一尊真正的准皇,一尊真正的时代至尊去看待了。
但可惜原始天魔门面对的,是净莲天台圣主,是一尊真正意义上的时代至尊准皇存在!
而且…
就算是在准皇的领域之中,净莲天台圣主都是属于那种无尽恐怖的伟岸存在。
所以说,这顶尖之战是没有任何悬念的。
恩,和外面那些存在的看法都是一样。
只是两边认为的没有悬念的对象有所不同罢了…
除了净莲天台圣主的这一战之外,诸多存在最为关心的之一就是中层的实力了。
也许是从未将净莲天台当成对手,或者说本身就是看不起净莲天台,所以原始天魔门基本上是没有任何隐藏的,直接将出战的存在都是摆在了明面之上!
当然,是否真的如此谁也不知道,这也可能是用来迷惑别人的。
不过考虑到传闻中净莲天台和原始天魔门之间的实力差距,这种可能性似乎是很小很小的。
在这些情报之中,原始天魔门的中层出战存在,其中一尊就是他们原始天魔门的门主,也是一尊顶尖时代霸主的存在。
再整个原始天魔门之中,是仅次于那尊太上长老的恐怖强者。
而原始天魔门门主,也是当世之中,准皇之下最为顶尖的一批时代霸主之一。
另外一尊,便是原始天魔门的两大副门主了。
其中的一尊,传说中实力无比恐怖逆天,本体为可怕神兽鲲鹏,一旦化作本体,那么简直就是无法想象的大恐怖存在。
至于说另外一尊…
那就神秘许多了,甚至可以说无比的神秘,关于他的消息除了神秘这两字之外,就没有其他了。
甚至就连这尊副门主的具体实力如何,也没有一个详细一点的消息。
就算是在他们原始天魔门之中,除了极少数的原始天魔门顶层存在之外,也没有几尊知道原始天魔门那尊副门主真正实力的。
可以说,这样一尊无尽神秘的存在,其实才是最让人忌惮的。
当然,有一点是可以确定的,那就是这尊原始天魔门副门主的实力,绝对是无比可怕的,不然的话他也不会成为三尊出战的存在之一了。
面对那原始天魔门门主,就算是墓也没有任何必胜的信息,而面对那尊本体鲲鹏的可怕妖兽的话,墓也只能说是五五开罢了。
至于说最后的那尊神秘副门主…
谁也不知道对方的具体实力,所以无法判定任何。
真的说起来,起码这原始天魔门出战的三人之中,那两尊已经知道实力的存在,是必然可以胜利一场的,另外一尊是否可以胜利,还要到时候在看了。
如果哟是原始天魔门的门主对上的是墓的话,那么对方起码是可以拿下两场了。
而如果,要是墓对上的是那尊鲲鹏副门主,或者说那尊神秘副门主实力不算太强大的话,那么或者净莲天台这边还是可以拿下一场的…
是的,如果对面的那尊神秘副门主实力一般,而墓又没有遇到那尊门主的话,或者他们有希望拿下一场。
可如果要是运气稍微差点的话,那么这三场,几乎都是没有胜利希望的!
最好的情况,也只是一场而已…
不得不说,这原始天魔门的实力确实无比的可怕,顶尖的实力简直就是可怕无比。
如果不是净莲天台之中有着一尊净莲天台圣主存在的话,那么和对方比起来,真的有着天大的差距啊!
要是让原始天魔门三战全胜的话,那么压力就要在夏渊这些年轻弟子的身上了。
而原始天魔门的年轻弟子之中,同样有着无数惊艳的存在!
按照这些天那些净莲天台顶尖大佬们亲自搜集的消息显示,只是原始天魔门明面上的少年至尊级别顶尖妖孽数量,都已经超过了十尊了!
是的,足足十尊少年至尊级别的存在!
这,就有些可怕了…
要知道,净莲天台可是最近十万年时间之中,都没有一尊少年至尊出现啊!
如果不是捡到了夏渊,如果不是远赴其他的三十三天之中找到了血池炎侯的话,那么现在的净莲天台依然还是没有一尊少年至尊!
这样的话…
基本上就是碾压!
在弟子之战的那五十分之中,以净莲天台之前展现出来的实力,估计就连十分都有些困难吧!
这还是在规则偏向于净莲天台的情况下才有可能做到的。
而要是这规则偏向于原始天魔门的话,那么甚至这十分估计都是做梦!
这样说来,净莲天台基本上是没有一丝胜利的可能了。
而事实,也是如此啊!
即便是现在有着夏渊和血池炎侯的存在,可实际上他们也是不容乐观的。
毕竟,这原始天魔门的实力实在有些强大了!
此刻,在这属于净莲天台的驻地之中,那些净莲天台的顶尖大佬们都面色都是有些凝重。
他们知道,这一次真的有些危险了。
当然,最终的一切,还是要看看具体规则的。
如果,在弟子之间对战的时候,真的可以做到一穿全部的话,那么别说原始天魔门之中有着十尊少年至尊了,就算是一百尊,那也都是笑话!
夏渊的存在,根本不是数量可以对抗的。
这些净莲天台顶尖大佬都是想到了之前的时候,曾经在那画面之中看到的那些战斗。
那时候,夏渊面对的诸多对手,就算是最为弱小的存在也是无比恐怖的,也是比肩甚至是超越了那些少年至尊之中强大的妖孽存在。
甚至,那些最为可怕的虚幻秩序生灵,就算是面对一些少年至尊之中封皇级别的存在,估计都是不弱分毫了!
这,无疑极致可怕乃至恐怖的。
但就是这样可怕的阵容,这样可怕震撼的一些存在,面对夏渊的时候,却被安排的明明白白。
当初的夏渊杀起来,那叫一个酣畅淋漓啊…
所以,要是这规则真的倾向于个人的话,那么以夏渊的存在,他们净莲天台这一次就是稳妥妥了。
可如果要是并非如此,弟子之间对抗规则倾向于团队的话,那么…
真的危险了…
是的,危险,无比的危险了…
一切,还是要看最终的规则吧!
想到这里,诸多净莲天台的大佬都是在不多说什么了。
三天时间,很快就这样过去了。
而这三天的时间之中,夏渊等人都是在安静的等待之中渡过的。
没有修炼,也没有去干什么其他的事情,就是完完全全在静心养神。
终于,这一天还是来到了!
那一刻,一道道光芒从这天骨圣城的上空出现,那是一道道无上的意志降临。
而后,这诸多的光芒分别落在了诸多王阶道统传承的驻地之中。
下一瞬间,无数的身影出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