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小說 諸天萬界之大拯救 愛下-第二十章 好消息熱推

諸天萬界之大拯救
小說推薦諸天萬界之大拯救诸天万界之大拯救
马得福的离去并没有影响到安置点的吊庄户们,在李杰的带领下,一切工作仍旧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眨眼间,半个月一晃而过,阔别半个月的马得福再次回到安置点。
这一次,安置点的变化更大了,之前整片空地上只有刚刚开垦的土地,以及一栋围墙都没建好的小院,而今小院建好了,荒地上也全都铺上了黑垆土,其中有几块地看样子已经种上了东西。
“爸!爸!”
马得福兴冲冲的跑到小院门口,迫不及待地想要将好消息分享给自家老爹。
“咋了?”
李杰端着饭碗,施施然的走出了房门。
“那事成了!成了!”马得福满脸笑容的跑到李杰面前,滔滔不绝地说道:“塞罕坝的专家团来勒!再过几天他们就要来额们玉泉营开讲座了,县里通知,让所有的吊庄户都去听,听说这次带队的是一对老夫妻,他们是第一批上坝的人,他们来给额们传授经验来勒!”
“来就来了嘛。”
相比于马得福的激动,李杰的反应显得非常平淡,虽然塞罕坝是他提出来的,但对于塞罕坝的人来不来,传不传授经验压根就不是他关心的重点。
典型归典型,激励归激励,这些都是精神文明建设,可是想要发展,还是要尊重客观规律,单靠精神是不行的,必须物质、精神两手抓。
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
或许其他地方需要树一个典型来激励,但在他的带领下,涌泉村的吊庄户们已然不需要这些了,因为他们未来就是典型,有李杰坐镇,他们也没必要去向别人学习。
毫不夸张的说,有李杰在,涌泉村一定能脱贫,不仅能脱贫,还能致富。
如果不是考虑到故土难离的话,最简单的办法就是,李杰带着所有村民集体搬家到沿海地区,集众人之力办一个集体企业,假如真这么做了,未来也就没华西村什么事了。
“不是,爸,你咋一点也不激动呢?你可知道,塞罕坝的成绩有多厉害?以前的塞罕坝就和咱们西海固一样,可是现在的塞罕坝,您不看那照片,估计都不敢相信,那真是山河苍翠,草长莺飞啊!”
“去,去,去,额吃过的盐比你吃过的米还多,额能不知道?”
当我没看过最美的青春?
何况,李杰还亲自去塞罕坝旅游过,你一个小屁孩,道听途说的,能有我实地考察过的知道的清楚?
虽然老爹表现出一副漠不关心的样子,但马得福依然没有放弃安利。
“爸,回头开会您可一定得去看看,好好听听冯老和覃老讲讲那段历史。”
听到‘冯老’和‘覃老’两个字,李杰眼中闪过一丝讶色。
老夫妻?
冯老?
覃老?
不会是冯程和覃雪梅吧?
不会吧?
也不怪李杰如此的惊讶,因为这两位可是电视剧中的人物,真正的历史上可没有所谓的冯老,覃老。
难不成这个世界又是一个复合世界?
一念及此,李杰不露声色的问道。
“你说的冯老和覃老,大名叫啥?”
“冯老叫冯程,覃老是他的妻子,叫覃雪梅,爸,额跟你说……”
‘还真是他们?’
印证了猜想后,李杰没在继续听便宜儿子后面的话,关于他们的故事,他肯定比马得福知道的要清楚。
等到马得福科普完塞罕坝精神,李杰淡淡的点了点头。
“额知道了,到时候额会去的。”
马得福见状笑吟吟的回道:“那好,爸,你可别忘勒,下周二下午一点,区里大剧院集合。”
“嗯,知道了,你还有啥事不?”
“哎呀,差点忘了!”
马得福拍了拍脑袋,经老爹这么一提醒,立马又想起另外一个好消息。
“爸,还有一件事,上次您不是叫额回涌泉村一趟嘛,额就回去了一趟,然后额把这里的情况和他们说了一遍。”
“结果大家一听,立马就心动了,这回一提到吊庄,大家都非常踊跃的报名勒,额最后一统计,咱们涌泉村这次,一共有五十七户报名吊庄。”
说道这里,马得福忽地一顿,挠了挠头,继续道。
“妈和额姑这次也要跟着一起来。”
李杰闻言淡淡的扫了便宜儿子一眼,似笑非笑道。
“额大媳妇水花是不是也要来?”
马得福面色蓦地一红,害羞的点了点头。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嗯,水花她也要来。”
李杰微微一笑,目光一转,瞧了瞧旁边的空地。
“看来这旁边还要在起一家房咯。”
“不用,不用。”马得福连连摆手,拒绝道:“爸,这房子够住了,而且额单位分的有宿舍,平时也不怎么住家里,没必要在盖了。”
“那咋行呢?”
李杰大手一挥,直接否决了马得福的意见。
“这房子,必须要盖,你这马上都要成家的人了,总不能还和额们住一起。”
虽然话是放出了去了,但李杰兜里的钱却是不多了,去掉赔偿安家以及付给李老栓的彩礼,一共七千五百,再扣掉买拖拉机的一万五千,盖房子的六千块。
这三万块,基本上已经花的差不多了。
钱没了,咋办?
当然是再去周边玩一圈了,随随便便赢个一两万回来,反正对于李杰而言,赌厂就是提款机,没钱了就去提,所以赢多嬴少都一样。
“可是……”
眼瞧着马得福还想再说什么,李杰却挥手打断了他的话。
“没有可是,额说盖,就盖,而且这房子也不是你一个人有,未来得宝,得花都有。”
“那好吧。”
一听兄弟姐妹三个每人都有,马得福也没继续在房子的事情上纠结,转而说道。
“对了,爸,还有一件事,咱们这块地的行政规划下来了,等第二批吊庄户到了,咱们这片地就有正式的名字了。”
李杰斜睨了他一眼,非常配合的问道。
“叫啥名嘛?”
马得福憨乎乎一笑,得意道:“叫金滩村!这名字还是额提议的勒,就是出自您之前跟额说过的话,额相信,这里未来一定会是一片金沙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