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言情小說 你跑不過我吧 txt-第932章 你得加錢展示

你跑不過我吧
小說推薦你跑不過我吧你跑不过我吧
易芸神色变得复杂!
她低着头,内心似乎在挣扎。
半分钟后,她抬头,颇为无奈地说道:“恐怕他不会相信我的话,毕竟苗成化已经死了。哪怕我说苗成化的死只是一个意外,他也不可能冒险回来的。”
慕远笑笑,道:“这点你不用担心,只需要按照我的要求说就行。”
易芸点头答应了。
她还是觉得成功的可能性极低,但那又咋样呢?反正最后没把人骗回来,又怪不到她头上。
虽然易芸已经答应,不过慕远并没有立刻让她给龙德业打电话,而是去了旁边的值班室。
苗成化的父母已经到了市局。
原本苗成化是要被通知去交警三大队的,处理交通事故说直白点也就是谈赔偿。
可现在交通事故变成了故意伤害致人死亡,案件的性质就截然不同了。
虽说故意伤害致人死亡最后也可能会谈赔偿,但那一般都是在案件办理结束之后,法院对其进行了宣判,然后再进行民事方面的起诉。
现在让苗成化的父母到市局这边来,一方面是告知他们相关事情,另一方面……也是为了了解苗成化的个人基本情况以及日常表现。
当然,现在这些都不是最主要的了,现在最要紧的是让他们听听自己的声音,像不像他们的儿子。
其实就慕远而言,他要模仿苗成化的声音,根本不需要他父母来判断到底像不像,慕远自己也没有那种平白无故就模仿出别人声音的能力,哪怕他有大师级口技,至少也得先听到别人的声音不是?
慕远从哪儿弄到苗成化的声音呢?还别说,他真有办法。
现代社会,谁还不会语音聊天呢?即时聊天工具都有这功能。
所以在用数据分析采集仪搜索一波之后,慕远已经掌握了苗成化的音色特征。
之所以要让苗成化的父母确认一番,不过是给自己找一个合理的借口罢了,不然自己没法解释是如何知道苗成化的声音的,总不能说看了看苗成化的嗓子就知道它能发出什么音色吧?
苗成化的父母是一对很普通的市民,从穿着上看,家庭条件应该不是很好。
虽然慕远的目的是让他们确认苗成化的声音,但也不能见面就说。
“你们就是苗成化的父母吧?”慕远语气很平静,毫无波澜。
那五十多岁的男人带上带着沧桑之色,木然的眼神中带着几许悲伤。
“我是苗成化的爸爸,我叫苗安林。警官,我……苗成化真的……死了?”
慕远点了点头,道:“当时车祸现场有医生过来确认了,当场死亡。”
苗安林神色很复杂,沉默几秒,他长长地吐了口气,道:“死了也好!”
旁边的那个老妇人一巴掌拍在他后背上,不满地道:“你这老不死的胡说八道什么呢,他怎么说也是我们儿子。”
苗安林没再开口。
半晌,苗安林开口问道:“这位警官,我……能不能问一下,苗成化……是车祸死的吗?”
慕远看着对方,苗安林这话其实问得有些模糊,但慕远却也理解他的意思。
对方大抵是想弄清楚,自己儿子到底是死在“意外”的车祸之下,还是死在“故意”的车祸之下。
刚才通知苗安林到交警二分局三大队,倒是说了车祸身亡的事情,去交警那边处理也很正常。可他们都还没到地方呢,又接到通知说改了地点,直接到市局重案大队这边来。
苗安林虽只是底层的市民,但也知道苗成化的事情恐怕不是交通事故那么简单,所以才会有此一问。
慕远也没打算隐瞒,直接说道:“是车祸!不过车祸是人为的,有人故意撞了苗成化。不过这里面事情比较复杂,目前大致情况我们已经掌握,但一些细节还需要进一步调查。”
苗安林夫妇二人相互看了一眼,老人家苦涩地叹了口气,道:“我就知道这混蛋在外面不安分,总有一天会把自己搭进去。现在果然应验了。”
“警官,可以说一下到底是什么事情吗?”
“可以!”慕远说道,“简单地说,就是有人雇你儿子去杀一个人,你儿子在赶过去的途中,被另一个想要阻拦你儿子的人给撞死了。当然,她本人没打算把人撞死,只想撞伤让他没法去就行了。结果出了意外。”
苗安林脸色变了变,随后深深地叹了口气,不再说什么。
慕远接着说道:“老人家,现在雇佣你儿子的那人逃到国外去了,我们需要想办法把他诓回来,这需要以你儿子的身份与对方联系一下。我想请你们半个忙,我模仿一下你儿子的声音,你们听听像不像。”
夫妇二人全都愣了一下,模仿声音?
然而慕远却没给他们表达怀疑的时间,直接就开口了:“这声音像你们儿子吗?”
夫妇二人顿时瞪大了眼睛,那站在慕远旁边的一位重案大队民警也同样惊讶地瞪着慕远。
倒不是说这声音就是苗成化的声音,而是因为慕远口里吐出的声音与刚才截然不同。
惊讶过后,苗安林摇了摇头。
“那这声音呢?”
声音又变了。
十多分钟后,苗安林在听到一个声音后,使劲点了点头。
这就是他儿子的声音,一模一样!
天下竟然有如此神奇之人。
当然,对苗安林来说,更重要的是有了慕远所模仿的这个声音,那逃到国外的恶徒就能骗回来了。
虽然苗安林刚才说自己儿子死了也好,但他内心真的就对儿子的死一点不在意吗?
当然是不可能。
他没有去恨那撞死自己儿子的人,反而更恨雇佣自己儿子去杀人的人。
【收集免费好书】关注v.x【书友大本营】推荐你喜欢的小说,领现金红包!
如果没有那家伙雇佣自己儿子去杀人,儿子说不定就不会死。
换一个角度来说,所有与他儿子一起为非作歹的人,他都恨!
所以,他对于能否将那幕后的人抓回来绳之以法,还是非常在意的。
“好了!谢谢老人家。”慕远道了声谢,随后便让人安排这对夫妇履行一些法律手续,而他自己则又重新回到了办案中心。
来到讯问室,慕远取过了易芸的手机。
“易芸,你这就给关志国打电话,记得语气要急切一些,追问计划是否已经成功了。”慕远一脸严肃地说道。
易芸深吸一口气,接过了那部卫星电话。
她再次看了一眼慕远,似乎有些惊讶,问道:“警官,你就不怕我把实情说出来?”
慕远自信地笑了笑,道:“我知道你不会!而且,就算你说了,其实结果也不会更坏。毕竟,如果你不配合,关志国也不可能回国,结果其实也没什么不同。”
易芸自嘲一笑,感情不是对方信任自己啊!
不过她笑过之后,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拿起卫星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
很快,电话接通,打开免提。
“志国,有消息了没有?”易芸语气带着几分急切和不满。
演技在线。
“还没有!”一个浑厚的男声从电话里传出,“刚才我才打了电话,还是关机状态,也不知道搞什么鬼。”
“那怎么办?这事儿总不能这样拖着吧?”
“先别急!我一会儿再打电话试试。”
随后电话挂断,慕远从物证袋里取出了那张从交警三大队那边取过来的电话卡,将其塞进了自己的手机里。
不过他没有立刻开机,马上开机就显得太突兀了。
趁着这个空档,慕远与易芸交代了一些事情。
几分钟后,慕远这才按下开机键。
手机正常开机,并没有立刻接到电话。
大概等了七八分钟,手机响起,屏幕上显示着一个奇怪的号码。
这是卫星电话。
慕远顺手接通了。
“喂!”
“你怎么一晚上电话都关机?”对方的口气既有愤怒,更多的是释然,“成功了吗?”
“你特么的还说呢!老子费了老大的劲,躲在那屋子里蹲了一整夜,结果那男人根本就没出现。”
“你这话什么意思?人还活着?”关志国有些憋闷。
“这不废话嘛,我连人都没看到,他当然还活着,除非他昨晚想不通自杀了。”
“……”
“先说好啊!这次可是你们的消息出了差错,怪不得我!那定金我可是不会退的。”
“你稍等一下,我问问!”
说完,对方便挂了电话。
没过半分钟,易芸的电话又响了起来。
“你不是说你家那死鬼昨天晚上就住在那边呢?怎么没去?”
“啊……不应该啊!……你怎么知道的?”
“呵呵,我怎么知道的?我与我找的那人联系上了,他说他在那女人家里藏了一晚上,连那男人鬼影子都没看到。”
“这……不应该啊!我打他司机的电话问问。”
说完,易芸又挂了电话。
她自然不可能给什么保姆打电话,因为她知道真相。
几分钟后,她又拨通了关志国的电话。
“实在抱歉!刚我问了保姆,龙德业昨晚本来是过去了,后来出了点事情需要他处理,便直接去了公司。”
“哎,这混蛋运气也太好了吧!”关志国吐槽了一句,“那现在怎么办?还继续杀吗?”
“当然!”
“那估计你得加钱啊!我找的那人因为这事儿现在怨气很大,毕竟提供情报有误,责任在我们。”
“没问题!只要钱能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
“还有,当初我们可是说好了,事成之后可得分我一份好处。我到了这边才知道,这边的物价是真高啊,你看……”
易芸很是大气地说道:“我明白你的意思。只要你帮我把这事儿办妥了,钱肯定少不了你的。”
“那就好!”
“志国,你打算接下来怎么办?你找的那人还靠谱吗?”
“这个……还真不好说!我和他之前商量的弄套外卖骑手的外套混进小区,估计他也是这样做了。现在行动出了差错,也不知道他暴露没有。”
“实在不行,你回来再物色一个?或者双管齐下,这样估计能更稳妥一些。”
“这肯定不能找两个杀手的,到时候他们相互之间干起来了,那不成了笑话?至于另找他人,说实话,在其他地方还好一点,西华市这地方,敢接这买卖的根本就找不到。我找那人要不是因为刚从监狱里出来,不了解情况,估计也不会接这活儿。”
“那就还是找他?”
“只能这样。”
“那……要不你还是回来一趟吧,再当面与他沟通沟通,最好是把计划弄得周全一些。”
“回来就不用了!”关志国很干脆地说道,“我找那人就是一个见钱眼开的主儿,只要钱给到位了,他肯定会把事情办得妥妥帖帖的。现在就怕时间拖久了,让他知道了你们市里的那个慕远,然后打退堂鼓。”
“我也担心这个!实在不行就换人吧,反正刚从监狱里出来的人也不少,大不了再重新物色一个人好了。”
“我先问问看!”
说完,关志国挂了电话。
慕远将这些对话都听在耳中,也挺头疼的。
要不着痕迹地劝这家伙回来,还真难!特别是他现在仿佛一根筋地不打算回来,这就不好办了。
他还没来得及与易玲沟通,手机又响了起来。
“喂!怎么还打电话?”慕远一副不是很耐烦的样子。
“怎么?你尾款不打算要了?”关志国煞有介事地说道。
慕远问道:“尾款?你还打算让我去干掉那个目标?”
“你这不废话嘛!这事儿还有半途而废的道理?”
“去……也不是不行,不过你得加钱!”
“没问题!”关志国说道,“不过你得仔细想想,昨晚你弄那套外卖员外套,有没有暴露的风险?”
“暴露?暴露什么?”慕远一副很茫然的样子,“我按照我们之前商量的。找了个僻静的地方,一棒子把一个外卖员敲晕了,然后扒了他的外套。那地方挺隐蔽的,又没有监控。再说了,就扒了一套衣服而已,难不成警察还会在这上面花大心思去破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