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都市言情 雲起瓦羅蘭 線上看-第1006章 三姐妹(二)看書

雲起瓦羅蘭
小說推薦雲起瓦羅蘭云起瓦罗兰
“太好了,小妹…你真的听母亲的话出来挑选祭司学徒了,姐姐真为你高兴,后面的小家伙抬起头来,让我好好看看你!”
一靠过来就如和煦阳光的阿瓦罗萨亲切地说着,道森闻言抬起头,木讷的脸上表情略有拘谨、不安,对方则是笑靥如花令人不自觉放松下来。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嗯不错,小妹,这孩子…多大了,叫什么?”
“不知道,我为他起名莫蒂斯。”
“嗯嗯,莫蒂斯这名字听起来不错…小妹你为什么挑了他?”
连连点头的阿瓦罗萨故意凑到丽桑卓耳边小声说道,顿时惹得丽桑卓身上的寒冷气息更加不稳,冻得为了符合自身形象而不敢贸然改变体质的道森在寒意汹涌中连退两步。
“……他看人,不怕。”
许久才言简意赅给出回答的丽桑卓身上寒意逐渐平息,作为代价阿瓦罗萨身上则多出一层寒霜,就连她的俏脸也因此被冻得红扑扑的。
但阿瓦罗萨对此毫不在意,反而拍拍丽桑卓的肩膀笑道:“小妹,你的魔法水准又进步了…你二姐今晚就能从外面回来,到时候我们就去你才刚刚分配到的寒冰小屋聚一聚,提前为你庆祝10生的诞日,不许拒绝,这有可能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了!”
“大姐,你…”
“是啊,我已经14生了…要作为所有战士的首领,迎来属于自己的第一场战斗,只有这样我才能证明自己配得上‘阿瓦罗萨’这个名字,放心吧,伟大而永恒的艾尼维亚会庇护我的。”
“大姐,你不是一向讨厌古神的吗。”
“咳咳、咳咳…这种话以后不要说,我先走了。”
“哎…”
看着阿瓦罗萨落荒而逃的丽桑卓喟叹一声,也不管身后的道森是否听到刚才那种“大逆不道”的话语,再度迈步。
“讨厌古神吗…”
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的道森微垂着头一脸木讷,一副根本没听见又或者听到也不解其意的傻瓜模样,让前方正借用周围透明冰晶反光观察他的丽桑卓微微颔首,这个看起来也就6,7岁的小家伙果然很傻。
毕竟他如果不傻,又怎么可能在面对背地里被成为“冰霜女巫”的自己而无动于衷呢。
……
傍晚,丽桑卓的寒冰小屋。
作为祭司学徒而来的道森,理所应当的担任起丽桑卓的助手,帮她解决了许多杂事,比如打扫满是冰棱碎块、灰尘、泥泞的地面,解冻肉食搭好火架,用弗雷尔卓德人固定的魔法仪式处理各种魔法材料等等,不管是生活上的还是魔法上都要去做。
好在丽桑卓似乎早就准备好了要找一个助手,提前就写好了诸多相关文字交给道森,让他不至于一遍又一遍的去问她要怎么做才行。
至于道森识字与否的问题根本不用说,凡是能够使用魔法的人必然会识字,这是学习魔法的必要条件,在被称之为战争时代的沃尔瑞加德更是常识。
“丽桑卓大人,您吩咐的事情都做好了。”
在所谓的会客厅,也就是一处宽敞的帐篷内堆好柴火,架起铁锅烧上热水,并将其他肉食、蔬菜整理放到一旁后,就等阿瓦罗萨、赛瑞而达前来与丽桑卓一起吃火锅的道森在一扇由臻冰构成,看起来晶莹剔透实则看不到里面分毫,且门上刻画着一只冰鸟的魔法门前停下。
这里是每个冰霜祭祀所拥有的魔法屋,是等同于“法师塔”一样的重要存在,里面藏着诸多属于其本人的秘密甚至是弱点,在梦境世界中也同样可以理解为是“心防”。
他这个被名义上是祭司学徒,实则只是个打杂助手的人,只有成功进入这里面,真正意义上成为丽桑卓认可的学徒,才能在不引起其他变故的情况下,更进一步的去窥探她意识深处的那些重要记忆。
当然,他也可以借助婕拉带来的幻梦树力量强行破开这扇门,继而强行去窥探那些隐藏起来的真实记忆…可丽桑卓是堪比星灵强大存在,其实力强大、诡异程度道森已经领教过一次了,所以他宁愿耐心的等下去,而不是冒冒失失的去挑战对方因古老而带来的神秘未知有多可怕。
嗡——吱呀!
在道森说完好一会儿后才开启的臻冰魔法门打开,丽桑卓依然穿着令人倍感压抑的深色繁复长裙,带着兜帽并用简单的光元素应用遮住面容,让人看不清她到底长了何种模样。
保持必要的神秘是每一个冰霜祭祀所要做的功课,这会带来旁人的敬畏,但也会招致恐惧,在某些地处偏远、只有兽灵行者而没有祭祀的小部落中,冰霜祭祀甚至会和恐怖的“恶魔”划上等号,从而引起人们的敌意与驱逐。
“这本书是学徒需要的寒冰魔法…你去休息吧。”
将一份用某种银色生物表皮构成的魔法手札递过来后,丽桑卓就冷冷的做出吩咐。
“感谢您的慷慨,丽桑卓大人!”略有欣喜的接过手札的道森左手贴着右胸行了古礼,然后才如一个得到心爱玩具的孩子般小快步离去。
“嗯?这不是莫蒂斯吗…这么晚了你要去哪里?”
刚才离开魔法屋的道森就迎上外貌酷似艾希的阿瓦罗萨,她换掉白日所穿的那身英姿飒爽的蓝色战装,穿了件镶着淡金色线条,做工精美的洁白兽皮裙,以至于整个人看起来毛茸茸的,有种异常暖和的感觉。
这还真是暮冬暖阳啊。
不动声色的瞥了一眼阿瓦罗萨后,道森木讷的回到:“丽桑卓大人让我去休息。”
“那晚饭呢?”
“我会自己做。”
“祭司学徒与冰霜祭司的关系不是亲人,但胜似亲人…尤其在魔法的世界中,你们所掌握的神奇力量注定不会被外人所理解,传统之所以这样规定并不单单是为了传承,还有相互扶持的理由在其中,你明白吗小家伙?”
虽然才只有14岁,但这并不妨碍阿瓦罗萨对道森动之以情,晓之以理,而他则只能有些茫然的看着她,一副不知该点头还是摇头的模样惹得她秀眉微皱。
“噗…哈哈哈、哈哈!”
就找道森左右为难时,隔了一个拐角的冰墙后响起忍耐不住的笑声,走出一位身形高大,身穿兽皮所制轻甲,露出半个腰肢,下半身同款棕色短皮裙,裙子边缘处覆盖着洁白毛发的女性大笑着走了出来。
随着她的靠近,月色也逐渐点亮她臂膀、腰肢、大腿这些露在空气中的肌肤,露出了上面一道道纵横交错,乍一看有些狰狞实则整体看起来颇有种惊人美感的肌肤。
至于其面容,虽不如艾希与阿瓦罗萨的极度相仿,但也不出意外的与瑟庄妮有六七分相似,让人一眼就能看出两人之间的血缘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