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言情小說 爛柯棋緣 ptt-第985章 神木配英雄閲讀

爛柯棋緣
小說推薦爛柯棋緣烂柯棋缘
看到计缘出现,三人自然是都是十分惊喜的,而计缘也同样如此。
以獬豸那种看似漫不经心实则力求公允的性子,计缘帮他吞了朱厌,自然要投桃报李,而帮左无极就等于在帮计缘,所以獬豸在最初几天奋力抽出朱厌的精元,将其中大半都送给了左无极,反正獬豸自己更需要真灵。
在计缘看来,这部分朱厌的精元对于左无极而言实在是过于庞大了,需要锤炼很久才行,但没想到今日一见,竟然看不出多少朱厌气息残留,可见即便不是全部炼化也收容到能出色控制了。
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 爛柯棋緣笔趣-第985章 神木配英雄閲讀
至于力士能自行修炼并不是什么奇事,实际上另外几尊力士同样在缓缓进步,更何况是金甲了,但金甲的情况实在是有些出乎计缘的预料了。
“啾……”
小纸鹤从计缘怀中的锦囊内钻出来,叫唤一声就飞到了金甲的头顶,还啄了他脑门两下,金甲也习惯性视线看向额头看向小纸鹤。
妙趣橫生都市言情小說 爛柯棋緣-第985章 神木配英雄展示
“计先生,我们吃烤芋头,您要么?”
黎丰赶紧将兜起来的衣衫下摆展示一下,里头是十几个大小相差不大的烤芋头,其中有一个已经被压裂了,露出里头白松松的诱人芋肉,泄出那一股焦香。
计缘吸了一口香气。
“嗯,香啊,刚来就有得吃,真是来得早不如来得巧。”
说话间,计缘甩袖轻轻往妖尸上一扫,其上的一些污浊气息就被扫净,即便不管这妖躯也不会滋生瘴气了。
而左无极更是干脆,在向计缘行礼之后,走到妖尸背部,伸手连续两掌,拍碎鳞甲后右手呈爪抓插入尸背,然后“嘶啦……”一声带出一条泛着青光的长筋,虽然长却并不太粗。
“这便是此妖最精华之处了。”
人氣都市异能小說 爛柯棋緣 txt-第985章 神木配英雄
当然,一般这样的妖尸,剩下的部分对于一些人来说也是很有价值的,左无极就暂时不管了,即便计缘没有净化妖尸,短时间内消息传出去也有的是人前来收取,不至于拖延到滋生瘴气。
左无极手持这根血淋淋的妖筋,轻轻抖手就将所有妖血抖落,又一抖,妖筋已经缠绕成一捆泛着青光的“绳子”。
“计先生请,换一处地方享用晚餐!”
火熱都市言情 爛柯棋緣笔趣-第985章 神木配英雄看書
“嗯,不过我们在天上吃就好了,随计某去一处地方如何?”
计缘这么一说,令左无极和黎丰顿生好奇,而金甲在计缘身边则一言不发,只要尊上大老爷在,说干什么就干什么。
“什么地方?”
左无极好奇地问了一句,计缘也直截了当地回答。
“一个能帮更好锤炼武道的地方,左大侠可感兴趣?”
“有这种好地方那自然要去!”
计缘点了点头,脚下生出云雾,直接将在场之人全都托向天空,将那一对混金锤托起来的时候计缘和诧异了一下,没想到那对大锤居然比他想象中的还要重得多。
等到法云飞到天上了,黎丰才反应过来,赶忙将烤芋头放下来。
“左大侠,计先生,金叔,吃芋头!”
金叔?
计缘不由多看了金甲一眼,随后就借过黎丰递来的烤芋头,轻轻拨开了外皮,露出热气腾腾的芋头肉,一包盐一包白糖,摊开在云面上,沾着芋头吃,简单却十分美味。
……
无量山所处的大阵位置算是靠近云洲,即便以计缘如今的速度,从南荒到达无量山所处的海域上空的时候,也已经是一个多月之后了。
等到深入海底并且通过外部禁制的时刻,处于两仪悬磁大阵之中的几人顿时被眼前的景象所震惊。
本以为山在天上,实则是天空中的自己身体倒悬,而强大的重力及身也让几人极为不适应,所幸就算是黎丰也勉强撑得住。
法云倒着飞了一阵,随后计缘施法将之颠倒过来,让众人终于摆脱了那种十分古怪的视觉状态。
“此山便是无量山,又叫做两界山。”
“无量山,两界山?”
左无极喃喃一句,黎丰则叫苦不迭。
“计先生,这里站着好累啊,喘气都累……”
“嗯,无量山重力非比寻常,越是飞向天空越是觉得身体沉重,往下面会好受一些的,其实这已经是两仪悬磁大阵辅助之下削减绝大部分重力的情况了,若是大阵关闭,以你现在的武功,可就会被压得趴在地上抬不起头了。”
计缘这话吓得黎丰赶紧吐了吐舌头,嘴里直嘀咕着要好好练武,而看着那连绵不绝的山势又想象着计缘口中那可怕的重力,将心中疑惑也问了出来。
“计先生,无量山之意在下能够想象出一些,既然又叫两界山,那分界的是何方呢?是不是翻过这座山能到达另一个地方?”
计缘摇了摇头。
“两界山在此已经等候不知道多少岁月,分断两界并非是现在,而是将来,嗯,你们看,仲道友来接我们了。”
两界山中这会也就仲平休一个活人,计缘的法云一进来,仲平休就有所察觉。
“计先生,多年不见,先生风采依旧!这位武运之盛犹如星耀,想必定左武圣了!”
“仲道友客气了,这位就是左无极。”
“仙长过誉!”
计缘和左无极先后回礼,法云也在无量山其中一个山脊上落下。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我叫黎丰,跟着左大侠和金叔学武的!”
“小友好!”
仲平休对着黎丰笑着点头,隐隐看出了对方身上的情况,再扫过金甲,已知是计缘的护法神将。
“金神将好!”
不过金甲只是回敬了一眼,即便是面对熟人,金甲的反应通常也不强烈,何况是对于几乎不认识的仲平休呢。
“仲道友,计某想让左大侠在此修炼一段时间,而且你这无量山上尚存之木,都胜过金石之宝,可否让一件给左大侠当做兵刃?”
计缘开门见山,话意也令左无极格外在意。
“计先生,武圣大人才来,不让其略作休息,以适应此山?”
“我想,左武圣应该也不累吧?”
计缘看向左无极,后者只是向着仲平休再行一礼。
“还望仙长指点!”
仲平休向着左无极点了点头,也就不绕弯子,直接指向远方一座模糊山峰上的一个小黑点。
“仲某其实早有打算,那边峰端上有一棵枯死的古树,多年来屹立不倒,深深扎根无量山,若能炼化为兵器,胜过世间金铁,若武圣大人有那份能耐,能够拔得起那棵树,便送与你做件兵器!”
计缘放眼远方,隐隐能感应到那棵古树,竟然好似和整个无量山纠缠为一体,顿觉此树难起,皱起眉头再问一句。
“无有其他树木?若计某帮左大侠斩断此木呢?”
仲平休看着左无极笑了笑。
“计先生剑术举世无双,即便仲某奈何不得那古树,但先生剑术之利,想来是能斩断的,只是仙剑断木,此树根基尽毁,连根拔起则不会动摇无量山山势,也能得此神木。”
计缘下意识看了一眼边上的金甲,若论力气,左无极未必比得上金甲。
没想到这倒是激发起了左无极的心气。
“好!左某就去试一试,若是需要旁人相助,只能说我配不上此木!”
“嗯,计先生,武圣大人,请!”
仲平休一步踏出,一条云道就在其脚下延伸,计缘等人随后跟上,很快来到了那一座山峰之上,看到了那棵枯树。
相对于神木的名号,这树绝对不算粗,只不过男子双臂抱起来这么粗,也不算高,主干不过一丈,甚至算是矮的,但目视树身却令人感觉极为厚重,浑身无皮无叶,好似天工雕琢。
“金兄,借你混金锤一用。”
左无极一开口,金甲就很自然的将始终提在手中的一个大锤递给左无极,这锤子如今单个重量已经超过四千斤,但左无极单臂接过,稳稳抓住,连手臂都不颤动一下。
下一刻,左无极忽然轮起混金锤。
“喝——”
“呜……呜……”“咣——”
混金锤狠狠一下砸在树身上,发出的声音让黎丰不由捂住双耳,浑身都起了一阵鸡皮疙瘩,就连计缘和仲平休都微微皱眉。
左无极右臂微微发麻,放下混金锤,所砸树身纹丝不动,连个印子都没有。
“好木!”
“武圣大人,想要撼动此木,并非有蛮力就够了。”
仲平休善意提醒一句,此树虽然早已枯死,但却仍旧有灵寄于其中。
在这么近的距离,计缘同样察觉到此点,若有所思地看着树木,随后以道音笑言一句。
“此乃无量神木,立于山中岁月难计,若有人能以之为兵纵横环宇,才配得上此木。”
左无极慢慢走到了枯树边上,转头看向计缘和仲平休。
“计先生,您来时说这悬磁大阵是能关掉部分的,方便让在下借地锻体?”
“想来对仲道友来说不是难事吧?”
计缘眼睛一亮,似乎明白了什么,把问题抛给了仲平休,后者同样意识到了什么。
“自然可以,左武圣是想?”
“还请仙长放开禁制,让左某在这无量山本来的重力之下拔树,否则岂不是左某投机取巧!”
别人说这话可能是吹牛,但左无极此刻武道气魄升腾,浑身气势爆发,有龙虎之鸣在身中响起,绝非是戏言。
“好!计先生,我们后退一些。”
计缘当今拉住黎丰,带着金甲一起向后一跃,轻飘飘后退开了百丈,仲平休也退开一些,手中已经掐了一个法决。
“左武圣,这无量山之重,尘不飞羽不起,准备好了?”
“请!”
仲平休笑了笑,法决一展,下一刻,左无极所处的山峰周围好似开了一个无形的洞。
轰……
恐怖的压力瞬间铺天盖地而来,有种天忽然塌了的错觉,有一种淡淡的撕裂感,每一根头发就好比是一根大铁棍坠在头顶。
左无极下巴上渗出一滴汗又迅速滴落,简直好似离弦之箭一般打在山石上。
“好,好,来此修行绝对事半功倍,哈哈哈哈……”
左无极深呼吸着沉重的气息,仅仅片刻就调整完毕,迈开步子走到了古树边。
“先生和仙长称你为神木,你虽枯于山巅,但万载不倒想必也是不甘,世人谬赞,推我为武圣,左某自觉不能相配,然,身为武者,谁人能不向往此名号,左某亦然!你若愿意,请伴随左某,将来必纵横天下!”
这几句话既是晓之以理,也是左无极的心里话,寻常略有谦逊,此刻却霸道尽显,武道气魄咆哮不止冲上云霄。
下一刻,左无极双脚扎马,双臂抱住古树,武道气数同浑身巨力相合。
“起——”
隆隆隆隆隆隆……
仲平休和计缘都愣愣看着不远处山顶的情形,前者神色惊诧,后者虽惊但眼神依旧平静。
周围山峰似乎在晃动,而那山巅地面,竟开始微微隆起,本以为左无极至少要失败多次,却没想到初来一试,竟然令古树松动地动山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