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言情小說 我,從西遊苟回洪荒-第532章 千年熔菌閲讀

我,從西遊苟回洪荒
小說推薦我,從西遊苟回洪荒我,从西游苟回洪荒
几天后,我们到了这个单元楼,已经十分破旧了。小美打开门,里面的灰尘扑面而来。我们很轻易的找到了那株植物,居然真的如我所想还活着,看起来像菌类,很小很细,根部呈暗红色,又跟菠菜的颜色有区别。小美则是心有余悸,远远的看了一眼说:“十几年过去了,似乎一点都没有长大。”我也十分好奇,这个环境并不好,竟然能十几年保持原样,还能寄生于人体。我实在不能理解这种超出常识的物种,于是打电话给一个生物专业的朋友,跟他说了前前后后的情况。他说马上到,半个小时后,我和小美在房子外面等到了他的三菱。在到了现场的时候,我提醒他千万不能用手碰,他带着专业工具,看了一个多小时,很无奈地表示他也没有见过这种植物。
搞了半天也没有搞出个结果来,最后经过小美的同意,他将这株植物带回了实验室。我跟他说好,有什么新发现一定要告诉我和小美,而且千万不能用手碰,不能跟这株植物有直接接触,他说自己记下了。
回家后,我想想还是不太甘心,于是乎一头扎进了书海里,翻阅各种古籍,希望能够在书里面找出点线索。(顺便说一下,我是学历史的)
优美都市言情 我,從西遊苟回洪荒 txt-第532章 千年熔菌讀書
半个月过去了,我终于奇迹般的在一本很偏僻的神话书上找到了对这株植物少量的记载,同时我也被惊的说不出话,因为我不知道说出去会不会有人相信我,毕竟“神话书”这种东西也……太邪门太不靠谱了。但是现在也没有别的说法,而且这种植物的存在本身就邪门好么?据书上记载,这株植物名为千年熔菌,根是暗红色,枝叶细小,是一个名叫裂天魔的为推翻天庭的统治而培养成的。根据记载,千年熔菌,正如其名,需沉睡数千年,一旦醒来,则熔人于无形,它的枝叶可绵延伸长数千里,一旦触碰到人,人则全身呈暗红色死亡且这个东西只伤害人,没有天敌,不怕水火。千年熔菌沉睡期间,被人碰到,就会吸取人体的营养成份,加速它的醒来。
在我看完后,还没来得及理清楚,我朋友给我打来电话,语气里透露着焦急。原来是他实验室里的一个新人,几天前,不相信这株植物像我们说的这样,于是在值班的时候,用手接触了千年熔菌。从监控视频上看,那个新人在碰到这株植物的时候,立刻痛得在地上打滚,挣扎持续了半个小时左右,就恢复正常了,对于正常生命活动没有任何后续的暂时性影响。后来新人请了几天假,谁也没有注意他的不寻常,再发现他的时候就是警方接到报案,他死在了他的家里,由于联系不到他的家人,就让我的朋友去认尸体。在征得警方同意之后,我和朋友一起去看了他的尸体,全身暗红色,没有一点正常的肤色,有点类似于系统性红斑狼疮布满全身的样子,而别人看到的则只是全身苍白而已。
火熱都市言情 《我,從西遊苟回洪荒》-第532章 千年熔菌
我把我找到的书和我看到的东西都告诉我朋友,我朋友则久久无法平息惊讶之情,半晌才憋出一句,鬼丫头你不会是拿我寻开心吧。我登时就脸上挂不住了,为了证明自己的正常,于是乎字正腔圆铿锵有力地唱了一遍《南泥湾》,唱完了他点点头,说看来我的精神并没有出现异常状况。
他问我该怎么办,我说,书上记载的是,因千年熔菌伤人太多,且无法毁灭,天帝最后把它丢在了冰川河谷。
他说:“我知道了。”
知道?我去,你知道啥了大哥?
都市异能 我,從西遊苟回洪荒-第532章 千年熔菌相伴
最后我才知道,这家伙把那株植物给扔进了液体氮中,等到它充分地被超低温液体覆盖包含了以后又继续降温,把液体氮变成了雪花状的固体氮,这样子就差不多算是重新创造了类似于冰川河谷的冰封条件。
别以为我在扯淡,因为我也不知道事情的真相是什么,虽然天帝什么的我个人也很难相信,但是我觉得一定是有类似于“天帝”这样的古代生物个体或者生命系统,必然属于统治者级别的,只不过后来世界各地凭着这个统治者的形象塑造了各种夸张的神话传说罢了,天帝就是我们中华的一种说法,别的国家地区也有别的比如上帝,安拉之类的,很多很多。
这件事就这样结束了,可是困扰我的谜团仍然没有解开,为何别人看不见而我却能看见?难道这株植物真的是“裂天魔”的?这个“裂天魔”代指的是什么样的生命呢?如果是这样的话,估计它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听着这个名字就跟希特勒似的,我也没有没事儿找事去招惹那个邪门的植物,虽然它已经被冰封了,但是保不准突然见着我就兴奋起来,而且实验室的那个环境……算了,我不想说,更不想再去那里。
精彩玄幻小說 我,從西遊苟回洪荒 愛下-第532章 千年熔菌鑒賞
于是之后我又恢复到了原来正常的生活中来,小美也会经常来找我,我们俩都没有再提过千年溶菌的事儿,要不是每次都看见她那只触目惊心的袖子,我估计自己都不会感觉到这件事情的存在与真实性了。日子这样一天天过,直到有一天,我接到那个人的电话:“千年熔菌,跑了!”
“什么?!”
我赶紧打车赶到朋友所在的实验室,等我到了低温培养实验室的时候朋友和他的老师已经急的焦头烂额了,不断地在房间里踱来踱去。见到我来了,赶紧围上来,我还没有意识到何以他们对于我的到来如此期待的时候,朋友就赶紧一把抓住我的手,拉着我来到那个特种器皿旁边,果然,原先绿红相间的植物已经不见踪影,只留下红色的痕迹,像是铁锈,又像是血。
“这个……”
“像是章鱼一样,狡猾地溜走了,对不对?”朋友叹了一口气,“我真的难以想象这种植物居然真的存在,跟高等智慧体生命简直没有差别,而且超级恐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