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言情小說 《上門狂婿》-第一千七百三十八章 倔強的小屁孩閲讀

上門狂婿
小說推薦上門狂婿上门狂婿
听罢老酒鬼的揶揄话语,蓝萤不禁脸色羞红,赶忙将自己的脑袋给低了下去,捏着裙角一副窘迫不已的样子。
肖舜则是满脸坦然,解开食盒的盖子,痛快的吃喝了起来。
老酒鬼见状,顿时没了打趣的兴致,拿着酒葫芦扬长而去。
待他走后不久,蓝萤这次鼓起勇气说了句:“寨主,我爹爹的身体……”
肖舜放下筷子,笑道:“老寨主服用了疏络丹,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接下来只需要注意一下,很快就能够恢复往昔风采!”
“太好了!”
蓝萤高兴的拍了拍手,父亲能够恢复,她心里自然欣喜。
肖舜接着道:“明天寨子就要翻修,你到时候可要多看着点儿,我接下来几天,应该要出去一趟!”
翻修寨子的事情,蓝萤没有多问,反倒是对肖舜的离开,充满了好奇:“寨主才刚回来,这就又打算出去了?”
肖舜点了点头:“嗯,我还有一帮朋友在外面,这次寨子翻修,打算将他们接过来大家伙一块儿住!”
“看来咱们寨子今后可要要热闹了。”蓝萤兴高采烈道。
优美都市小說 上門狂婿 起點-第一千七百三十八章 倔強的小屁孩相伴
这些年青云寨的人是变得越来越少,之前还有七八十号人,可随着外走的人越来越多,他们的整体实力也是越来越弱。
这次能够补充如此多的新鲜血液,到时候能够让青云寨恢复 之前的风采,实力也会相应的得到提升。
其实肖舜将村民们接过来居住,还有一个更大的目的。
来到青云寨生活,清河村众人也算是可以彻底融入修界之中,慢慢适应这种环境,取的一定的进步。
特别是巴黑,以老哥的性格,多半能够在这儿混的风生水起。
翌日,青云寨全体动员了起来,投入到了建设新家园的运动之中,干的是热火朝天。
由于修者众多的缘故,人力这一块儿自然是不缺的,几乎只用了一个上午的时间,便从附近的树林中找到了足够修建房屋的木材,开始兴建房舍。
肖舜原本一早就打算离开寨子的,但考虑到自己现在身为寨主,若是缺席了这样重要的场合,难免有些不太妥当。
看着青云寨在一点一点儿发生改变,他心里也是十分的激动。
毕竟这儿是他事业起步的源头,将来不管他走到哪儿,这里永远都是他最为看重的地方。
当天下午,忙活了一天的蓝萤走到肖舜身旁,笑道:“寨主,这儿的事情交给我和爹爹就行,你赶紧去办自己的事情吧,相信等你回来之后,新寨子就能够修缮好了!”
闻言,肖舜点了点头,有蓝长河父女在,他倒是一点儿也不担心寨子修建的事情,于是便动身前往惊风门废墟。
这一次,他并没有带上老酒鬼,而是选择孤身一人上路。
足足走了有两天的时间,他才来到了目的地。
距离惊风门破灭,至今已经有好些时日了,眼前的这片废墟看起来无比的慌乱,到处都是杂草丛生,又那里还有往昔的风采。
“恩公……”
一别数日,巴黑依旧还是那个老样子,看到肖舜后,憨厚无比的笑了起来。
沈墨则是站在他的身旁,看向肖舜的目光显得有些冰冷。
显然,他还没有从惊风门灭亡的事情中走出来,对待肖舜仍旧心有怨愤!
肖舜自然是看出了沈墨可以与自己保持距离,对此倒也并没有多说什么,他从来不会否认自己的那些过错,惊风门的惨案,虽然不是他主导的,但却要付一定的责任!
走到肖舜身旁,巴黑立刻开口询问:“恩公,你那边进展的怎么样了?”
肖舜摇了摇头:“想要为惊风门报仇,可不是一时片刻就能过做到的事情,不过我现在已经在散修界内拥有了一定的势力,想来只要发展一段时间,必然可以报仇雪恨!”
闻言,沈墨重重哼了一声:“哼,冠冕堂皇!”
巴黑立刻板着脸看向他:“小墨,话可不能怎么说,恩公可是言出必行之人,你要对他有信心!”
通过这些时日的相处,巴黑和沈墨倒是关系匪浅,面对巴黑的话,沈墨不好不给面子,将脸转向了另一处。
肖舜看得有些哭笑不得,这孩子脾性倒是死倔死倔的,看来自己要是无法为惊风门讨回公道,估计这辈子都要被对方记恨了。
心中腹诽一番,旋即他便将自己这段时间经历的事情说了。
当听到肖舜竟然摇身一变,成为青云寨之主后,巴黑是喜不自胜:“恩公,您现在竟然是寨主了?”
沈墨撇了撇嘴:“却,有什么大不了的,在散修界中,一个寨主就连门派的长老都比不上!”
正如他所言,云兰山脉中聚集着大部分的散修,这些散修或许是成立寨子,或许是成立门派,各自都有发展的方向。
但相对而言,寨主和门派根本就不是一个档次的存在,能够加入门派的散修,实力几乎都在锻灵六重之上,至于寨子则是什么人都收,根本就不看修为。
正因如此,所以才造成了两股势力的差距。
虽然有差距,但这些年来,门派和寨子之间,倒也是一片祥和,毕竟有总寨主坐镇,门派那边的人也不敢嚣张!
沈墨身为惊风门弟子,看不起如今身为寨主的肖舜倒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面对这小子鄙夷的目光,肖舜只是飒然一笑,跟个孩子他有哪里会去计较那么多。
紧接着,他对巴黑道明了来意:“老哥,我这次过来主要是想将你们还有其他村民接到青云寨那边去生活!”
“哈哈,那可太好了,最近待在这儿……”
话至于此,巴黑连忙顿住了话头,毕竟有沈墨在,他也不好说的太过明白,免得让对方不快。
旋即,他扭头看了不远处的沈墨一眼,催促道:“小墨,你赶紧收拾一下东西,咱们这边动身吧!”
“我哪儿也不去!”沈墨满脸坚决的摇了摇头。
这下子倒是有些难办了,通过这段时间的相处,巴黑也知道这小子脾气倔的就跟头驴似的,只要是决定好了的事情,轻易不可能更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