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言情小說 《大唐掃把星》-第645章 風繼續吹熱推

大唐掃把星
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大唐扫把星
十余大汉握着短刀,目光冰冷,带着杀气!
酒肆里,伙计浑身颤抖,“诸位……”
“滚!”
国字脸大汉喝骂。
伙计一个哆嗦就从后面走了。
掌柜正在门帘后面听动静,被他这么撞了一下,吓得惨叫一声,旋即劈手一巴掌,眼睛通红的道:“为何不劝?”
伙计捂着脸,“那王蝶怕是要杀人呢!再不走……怕是就走不了了。”
“无用!”
掌柜掀开一点门帘往里看。
国字脸大汉冷冷的道:“我叫王蝶,先前你便在这里窥听耶耶的话,如今再来,可是禀告了官府?”
边上的大汉骂道:“兄长,这厮一身的官气。”
王蝶盯着曹英雄,“官气说不清,道不明。我等游侠儿在市井自得其乐,洒脱不羁,一眼便能分辨出来。而官吏平日里面对上官谄媚不堪,回过头对百姓却横眉冷眼……
游侠儿装百姓装不了,只因我辈满腹英雄气。官吏装百姓也装不了,只因从骨子里散发出的那股子不屑……嗨!不屑!”
那大汉喝道:“只是把百姓当做是牛马的不屑!”
曹英雄觉得这事儿从开始就错了。
他心中生出退意。
呯!
一个大汉进来,反手把门关了。
“别想掌柜会救你,他知晓耶耶的手段。”王蝶笑了起来。
我这是进了虎穴?
曹英雄脊背发寒。
“伏击武阳侯……竟然被你听到了,那此刻外面定然是密布了武阳侯的鹰犬,而你,便是走狗!”
王蝶劈手抓来。
曹英雄下意识的格挡。
“哈哈哈哈!”
王蝶反手一巴掌抽的曹英雄头晕眼花,然后把他丢在身前。
曹英雄刚想爬起来了,两个大汉扣住了他,按着他的脑袋在地上。
脸颊摩擦在地面生痛,曹英雄喊道:“有话好说,有话好说。”
王蝶淡淡的道:“耶耶在长安城长大,十七岁杀人,杀的乃是无恶不作之辈,不良人都知晓。”
是个英雄?
曹英雄心中暗喜,“那你既然如此英雄,为何要伏击武阳侯?”
“那武阳侯耶耶也听闻过,文采风流,青楼的女子以能为他侍寝为荣。他也曾四处厮杀,威名赫赫,可他为何羞辱我等游侠儿?”
“不曾羞辱啊!”
曹英雄觉得真的挺冤枉的,“兄长只是说兼爱非攻……而且……这话谁传出来的?”
“读书人中都已经传遍了。”
王蝶一拍案几,双目圆瞪,“我辈游侠儿拜的便是墨子,他贾平安敢诋毁墨子,便是羞辱耶耶的祖宗,来人!”
两个大汉架起曹英雄。
“别啊!”曹英雄心慌,“武阳侯压根就没羞辱过什么墨子,他还赞许墨家的节省啊!哎哎哎!”
王蝶拔出短刀,狞笑道:“说,贾平安带着人到了何处?”
“没人!”曹英雄欲哭无泪,“武阳侯只是让我来劝说一番,告诉你等这只是个误会!”
“官吏会来和我等解释?他们只会直接动手!”
王蝶走过去,短刀就在曹英雄的眼前,纹丝不动。
从第一次杀人后,王蝶握刀的手就稳如泰山,哪怕前方是无敌大将,他持刀的手也不会晃动一下。
“耶耶能一刀穿了你的眼,把你的眼球给挖出来,保证圆滚滚的。看过羊眼吗?耶耶最喜吃羊眼!”
“说!”
曹英雄浑身哆嗦,“绝没有!”
“嘴硬?”
短刀闪电般的下去。
“啊!”
曹英雄刚开始叫喊,就被堵住了嘴。
短刀从他的脚面穿了进去。
拔刀,鲜血还在刀面上肆意流淌。
王蝶的眼珠子红了。
传闻见血眼珠子就红的人,多半手上有人命。
曹英雄拼命的摇头。
王蝶拿了堵嘴的布团,低喝道:“贾平安在哪?”
曹英雄喘息着,“没来。”
短刀再度下去。
大腿剧痛,嘴又被堵住了……
王蝶问道:“问问外面的兄弟。”
有人打开门去了。
王蝶按住曹英雄的脑袋,短刀就搁在上面,森然道:“可愿带着耶耶进道德坊?”
他这是想进道德坊刺杀兄长?
曹英雄抬头,咧开嘴笑了。
“休想!”
“有趣!”
王蝶一刀捅进了曹英雄的大腿里,发狠道:“真当耶耶不敢杀人吗?”
曹英雄浑身剧烈颤抖着,眼神绝望……
王蝶拔刀,拿掉布团,“说!”
曹英雄喘息着,咧嘴笑……
“甘妮娘!”
“贱狗奴,寻死!”王蝶举起短刀……
“兄长!”
一个大汉进来,有些紧张的道;“外面好像人影幢幢的……”
王蝶一怔,随手把曹英雄丢在地上。
有口皆碑的小說 大唐掃把星-第645章 風繼續吹看書
他走到门边往外面看了一眼。
华灯初上,天地半明半暗,那些白日里声嘶力竭呼喊的伙计都消停了。
这时候来的客人要么是旅人,要么便是有钱人,大晚上出来找乐子的。
你喊破喉咙也没人搭理。
他们只信任自己的眼睛。
无数目光在灯火下交汇。
王蝶回身,“看看后面。”
有大汉往后面跑。
门帘掀开,掌柜和伙计蹲在后面瑟瑟发抖。
所谓游侠儿,便是视律法为无物的凶徒。
惹恼了他们,寻机悄然一刀把你剁了,回头天知道是谁杀的?
大汉看了他们一眼,冲到了后院里,止步,缓缓转圈。
墙上没有动静。
但大汉总觉得不对劲。
是什么?
风?
不对!
好像没风!
大汉却觉得心跳加速。
他缓缓转动……
突然,他的身体僵住了。
他的脸颊颤抖……
一个尖锐的东西顶住了他的后腰。
“曹英雄可在里面?”
身后的声音很平静。
掌柜和伙计已经跪下了,低着头,不敢出声。
大汉浑身鸡皮疙瘩,他的眼中多了绝望之色,猛地开口……
一只大手捂住了他的嘴,旋即后脑挨了一下。
徐小鱼回身。
后门被打开,贾平安腰间佩着横刀,缓缓进来,惬意的就像是来自家一样。
瘸腿的杨老大跟在后面,“郎君,外面有个游侠儿,被段出粮弄死了。”
“畜生!”
陈冬面色铁青。
夏活进来了,随后是左手少了三根手指头的赵顺。
段出粮最后进来,眼睛定定的看着门帘。
贾平安嗅到了血腥味。
他一脚踹去。
段出粮的眼中多了凶光。
随即隐忍了。
贾平安就在盯着他的眼睛。
一家子人就数这厮的杀气最重,问了也问不出个缘故来。
再来一脚!
段出粮退后一步,抬头。
“你再冲着我瞪眼试试?”
贾平安骂道:“桀骜不驯就自己回去。”
段出粮低头了。
贾平安回身,陈冬低声道:“前面人多,不好靠近,这里再过去就是大堂。”
“里面的游侠儿十余人。”
“我只是想来看看谁敢动伏击我的念头,没想到这些人竟然拿下了曹英雄……”
贾平安淡淡的道:“准备……”
徐小鱼从侧面轻松的攀爬了上去……
陈冬低喝道:“段出粮,保护郎君!”
贾平安不禁乐了。
“我在沙场冲阵,何曾需要人护卫?”
段出粮默默上前。
里面,王蝶提起曹英雄,冷冷的道:“说,贾平安在何处?”
曹英雄低头看了一眼被鲜血打湿的下半身,“就在……兄长如今正在睡你娘……呸!”
一口带血的唾沫喷在了王蝶的脸上。
王蝶骂道:“贱狗奴,找死……”
他刚想举刀。
“兄长!”
十余大汉缓缓起身。
门外的大汉回身。
身后猛地出现一个男子。
王蝶刚想示警。
一股风从身后吹来。
后面就是通往后院的门帘。
若是那个兄弟回来,就会随手把门帘放下。
可风……
风继续吹!
王蝶的呼吸一紧,“敢问是何人?”
“你不是要伏击我吗?”
贾平安目光扫过室内,看到曹英雄下半身一条裤腿全被鲜血给染红了。
王蝶缓缓回身,手中还拎着曹英雄。
“兄长!”
曹英雄马上就成了死狗,鼻涕口水的,“兄长救命!”
“武阳侯!”王蝶冷笑道:“还请退后,否则耶耶的刀子不认人。”
“撒比!”
贾平安摆手,“弄死他!”
王蝶心中生出警兆,刚想把曹英雄弄到身前来挡着。
陈冬的身体突然矮了下去。
杨大佬张弓搭箭,声出如雷。
“低头!”
曹英雄低头。
箭矢飞了过去。
近距离……贾平安觉着这便是后世的火炮直射。
王蝶额头上的箭矢还在颤动,他眼眸中的神彩却渐渐消散。
“跪下!”
贾平安拔出横刀。
十多个大汉握刀冲了上来。
“撒比!”
贾平安冷笑道:“耶耶在沙场冲阵杀的都是悍卒!陈冬,弄死几个!”
呯!
几个大汉一个照面就被砍翻在地,贾平安缓缓从中间穿过。
一个大汉出手偷袭。
贾平安挥刀。
胸腹处中刀,大汉倒在地上惨嚎。
贾平安走到了门边,外面那些行人惊诧……
门缓缓关上。
两个坊卒冲了过来。
“哪里杀人?”
“就在里面!”
坊卒拍门。
“救命!”
里面的游侠儿在喊救命。
坊卒面面相觑。
“是王蝶他们。”
“不都是好汉吗?竟然叫救命?”
二人刚准备踹门,头顶有人懒洋洋的道:“我家郎君在里面。”
“谁?”
二人抬头,徐小鱼就坐在屋顶,“武阳侯。”
擦!
“武阳侯这是为何?”
别说是武阳侯,就算是长孙无忌也不能堵门杀人啊!
“那些人想伏击我家郎君!”
晚些,大门开了。
贾平安坐在唯一完好的垫子上,身前案几摆上了酒水。
前方,一排大汉跪的很是整齐。
其中一个大汉断手,可却叫都不敢叫。
“这是游侠儿?”
两个坊卒进来行礼,看向贾平安的目光中带着钦佩。
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大唐掃把星-第645章 風繼續吹展示
王蝶等人在平康坊算是跋扈的游侠儿,没事官吏们也不招惹他们,可没想到只是一夜之间,这伙人就完了。
“武阳侯威武!”
两个坊卒看到倒在血泊中的王蝶后,不禁由衷的赞叹着。
徐小鱼冷冷的道:“我家郎君领军与吐蕃名将达赛争锋,两千对十万,让达赛苦不堪言,最后生擒此人。你们算个什么东西!也敢说伏击我家郎君!”
陈冬肃然喝道:“说话,是谁让你等伏击我家郎君?”
两个坊卒苦笑,其中一人说道:“武阳侯,要不交给官府吧?”
贾平安淡淡的道:“谁知晓官府中有没有他们的同谋?你确定交出去是好事?”
坊卒面色煞白,“不敢不敢。”
“是主动说……还是打断腿后再说。”
贾平安举杯,眼中多了锐利。
“断腿!”
陈冬拎着木棍子过去,一棍子就打断了一条腿。
“再断!”
“不!”
一个大汉抬头,惶然道:“武阳侯,我说……”
“住口!”身边的大汉骂道:“义气何在?”
“义气……”贾平安淡淡的道:“段出粮,此人就交给你了。”
“嗷!”
两个坊卒看着段出粮当着自己动刑,浑身不自在。
“谁在杀人?”
外面一阵喧哗,接着一队军士进来了。
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大唐掃把星 ptt-第645章 風繼續吹看書
为首的将领喝道:“住手!”
段出粮看着贾平安。
贾平安缓缓道:“我若是不停……那又如何?”
“武阳侯?”将领冷冷的道:“若是不停手,下官有权拿你!”
贾平安微笑抬头,眼神冷漠,“一个莫名其妙的墨家,一个莫名其妙的游侠儿,竟然为此想伏击大唐的武阳侯,谁在后面指使?不,是谁在忌惮贾某!”
将领冷冷的道:“武阳侯在说什么。”
“我在说……”贾平安讥诮的道:“若是从刚开始动手有人发现去报讯开始计算,你就算是小跑也只是刚进平康坊。而你却在此刻出现了,告诉我,这般巧合只是因为你心血来潮?还是因为恰好平康坊里有人闹事!”
将领冷笑道:“武阳侯说这些是想脱责吗?”
“动手!”
贾平安盯着将领。
段出粮下手,大汉惨叫。
呛啷!
横刀出鞘,将领声若雷霆,“住手!”
那个大汉疯狂的道:“贾平安,你当众用刑杀人,金吾卫的人在此,你还能往哪逃?”
贾平安缓缓起身,眯眼看着将领,“有人想往太子的身边塞人,居心叵测,贾某坏了他们的好事,于是竟然有人蛊惑游侠儿伏击贾某,你来此……为谁办事?”
将领眼神闪烁,犹豫了。
“滚!”
贾平安怒喝!
将领的脸颊颤抖了一下,“你……”
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大唐掃把星-第645章 風繼續吹看書
贾平安平静的道:“野狗,我与你五息!”
这是当众打脸,将领楞了一下,跺脚,“走!”
大汉呆滞。
贾平安走过去,伸手按住大汉的头顶,微笑道:“想怎么死?我知晓几种死法,譬如说把木桩子的头上削尖,随后让你坐在上面……相信我,你的后面能进去更粗的东西。你会拼命的想稳住,可最终只能慢慢绝望的下滑,最后木桩子从口中穿出来……”
大汉面色惨白,“这是长安城!”
“从你等谋划伏击我开始,此事就已经不受控了。”
贾平安一巴掌狠抽过去,冷笑道:“那些人本来只是观望,等着看陛下对太子的态度。可没想到陛下竟然对太子颇为喜爱,于是他们就想来分一杯羹,想靠近太子。从教育开始,慢慢的让太子生出亲近之意……没想到被贾某一顿毒打坏了好事,恼羞成怒之下,竟然就使唤你等来伏击贾某,可你们……也配!”
他回身,“打断双腿!”
“嗷!”
段出粮出手太凶狠了,看看那两条腿……
“断的太彻底了些,郎君,段出粮杀气腾腾的,以后要小心些,不然容易惹祸。”
那两条腿断的角度清奇,陈冬有些头皮发麻。
“熬鹰而已。”
贾平安没在意这个。
段出粮抬头,贾平安看着他。
“换个人。”
段出粮的眼中竟然多了些喜色,随后拎着棍子过去。
“都是硬汉?”贾平安淡淡的道:“硬汉耶耶也能让你开口!”
什么狗屁的崇拜墨家,所以来伏击,这个借口用的不错,可如今却不是一诺千金的时代。
“什么狗屁的一诺千金!”贾平安轻蔑的道:“动手!”
段出粮举起木棍。
大汉喊道:“是孙三花!”
贾平安起身,“在哪?”
人只要开了口,心中的坚持就像是被捅破的牛皮纸……更像是刚开荤的男女。
“在长兴坊!”
“带路!”
随即一行人就出了平康坊。
“盯着身后,但凡有普通人夜行,拿下问话!”
贾平安突然一拍脑门,“糟糕,忘记了给大郎和兜兜买吃的了,回家怕是不得安宁。”
陈冬笑道:“要不我回去一趟?”
贾平安摇头,“没我在,你无法夜行。”
前方有火头。
那个将领出现了。
“你可以试试去通风报信。”
贾平安笑吟吟的。
将领默然。
长兴坊!
坊正问道:“何事?”
“拿人!”
坊正很坚持原则,“武阳侯,你如今不在百骑……”
我也很为难啊!
贾平安招手,包东就像是幽灵般的冒头了。
“百骑包东!”
沈丘也出现了,淡淡的道:“百骑已经盯住了他们,你却先动了手。”
贾平安想破口大骂,“于是你等就眼睁睁的看着曹英雄在里面被人拷打?”
沈丘平静的道:“死一个官员,才好掀起大案。”
贾平安打个哆嗦,“你特娘的是想做酷吏?小心最后死无葬身之地。罢了,交浅言深,你特娘的把百骑带上这条路,心中不亏得慌?”
沈丘冷笑道:“你以为陛下把你调离百骑是为了升官?”
“当然不是,陛下是觉着我统领的百骑到了头了,再往前……要么成为陛下的爪牙,撕咬杀人,可我几次出手不够狠辣。要么就此平庸。”
李治从一开始就没准备让贾平安长期执掌百骑。
“陛下本是让你过度,谁曾想你却把百骑弄成了密谍的老窝,你可知陛下当时哭笑不得?”
擦!
皇帝果然都是狠茬子!
坊门打开。
坊正亲自带路。
“这里便是。”
低矮的房,天气热,所以窗户开着,室内大概点了不少蜡烛,很亮。
沈丘冷笑,刚想下令!
“动手!”
贾平安吩咐道。
呯!
房门被撞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