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华都市小说 全職國醫笔趣-第一千六百二十九章 換人相伴

全職國醫
小說推薦全職國醫全职国医
张晓飞蹲在住院大楼外面的墙角抽着烟,心中郁闷的不行。
他费尽心机,找关系,找熟人,送礼,好不容易给自家老爹找了R国著名的脑外科专家,这手术的日子都定了,眼看着明天上午就要做手术了,他老爹却要换人。
同意吧,搭出去的人情倒是小事,得罪人也是小事。
人都说还债容易,还人情难,可也要看什么事,在自家老爹性命攸关的这种事情上,什么外物那都是虚妄,真要是有一位比人家村上医生水平高的专家,搭了人情也就搭了,回绝了也就回绝了,毕竟自家老爹的命重要。
搭出去那么多人情,还不就是为了让老爹的手术更顺利一些。
可现在老爹要找什么方医生,这就让张晓飞很为难。
不同意吧,老爹死活不乐意,还气的不轻,本就是脑瘤,这要是气出个好歹来,也不用上手术台了。
可要同意吧。
和老爹说了半天,没说通,张晓飞只好同意去找什么方医生。
可出来之后,张晓飞也查了一下那什么方寒。
网上一搜,很容易就搜出来了,年纪不大,二十七八岁。
年轻的一逼。
虽然从网上的介绍和各种评价来看,头衔什么的不少,什么中医药协会理事,什么全国名医,什么精通各种什么什么的,乱七八糟的一大堆。
甚至一些论坛或者贴吧也有关于方寒的讨论。
可张晓飞是左看,右看,上看,下看,也没看出这个所谓的方寒比人家村上医生强在哪儿。
精华都市异能 全職國醫 ptt-第一千六百二十九章 換人讀書
年龄没人家大,要说头衔,也没人家多。
“大哥,借个火。”
二女婿滕浩学从住院大楼溜达出来,正好看到张晓飞蹲在边上抽烟,走上前客气的道。
“给。”
张晓飞摸出打火机,递了过去,二女婿点燃,把打火机还给张晓飞,抽了一口烟,吐出一口烟雾。顺嘴问:“大哥,看你这愁眉不展的,家里人生病了?”
张晓飞抬头看了一眼滕浩学:“你这话问的,家里没人生病,谁蹲着儿抽烟啊,这儿风水好还是怎么滴?”
精彩絕倫的玄幻小說 全職國醫 txt-第一千六百二十九章 換人
“你瞧我。”
滕浩学呵呵笑了两声,也在边上蹲下,道:“是啊,没人生病,谁来这儿啊,吃不好睡不好的。”
张晓飞又看了一眼滕浩学:“听你这语气,就知道生病的人和你不怎么亲,老丈人还是丈母娘?”
“大哥,你这眼力毒啊。”滕浩学点着头:“生病的是老丈人,三个女儿,轮流着照顾,今天正好到我。”
“这点眼力算什么毒?”
张晓飞道:“看你这笑嘻嘻一点压力都没有的样子,肯定不是亲爹亲妈,远一点的你也不乐意过来照顾,也就是老丈人丈母娘,不乐意也没办法。”
“也不能说没压力,老丈人就三个女儿,医药费我也要出的,好在老丈人手术顺利,人恢复的还行。”
“你老丈人什么情况?”
张晓飞抽完一根烟,又摸出烟盒,自己拿了一根,一根递给滕浩学,自己对着烟头点燃,问。
“出了车祸,原本以为只是单纯的脑外伤,谁想到术中却发现了脑瘤,还好,有惊无险。”
“脑瘤?”
张晓飞来了兴趣:“原本是脑外伤,术中发现脑瘤,这风险可不小,主刀的专家水平很高啊,哪位专家给做的手术?”
滕浩学无所谓的道:“原本是请了R国的脑外科专家村上石郎,谁想到术中又发现了脑瘤,还是两个,难度不小,幸好有江中院一位年轻的外科医生也在,及时帮忙,手术这才有惊无险。”
“村上石郎?”
张晓飞一愣,不解的问:“村上石郎我知道,R国的脑外科专家,国际名医啊,水平应该很高吧,咱们国内脑外领域能比得上村上石郎的人可不多,屈指可数。”
张晓飞虽然不是医生,可这方面也了解一些,要不然也不会那么执着村上石郎了。
“是,那矬子水平是不错。”
滕浩学对村上石郎是没多少尊重的,矬子的未婚妻都被他那什么了,还有什么可尊重的。
当然,二女婿同学是不会承认其实算起来也算是矬子抢了他的初恋。
虽然多矬子没多少尊重,可二女婿同学也不否认矬子的水平:“哪怕是在R国,村上石郎的水平都是靠前的,绝对能排进前去。”
二女婿在R国留过学,知道的要比张晓飞清楚一些。
“不过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啊,这几年咱们国家医疗水平也是飞速发展,某些领域也逐渐开始超越国外了,出现一两位比村上石郎水平高的医生,不算什么稀奇。”
“也是。”
张晓飞点了点头。
滕浩学继续道:“咱又不是医生,懂得不多,不过实事求是的讲,我老丈人这个手术还真多亏了那什么方医生,当时手术结束,我就在边上,二院这边的专家对那个方医生很尊重,村上石郎当时都被忽视了。”
第二根烟抽完,张晓飞这才慢慢腾腾的进了住院大楼,一边走一边在心中琢磨。
没遇到滕浩学之前,张晓飞也详细问过自家老爹,听说了原因,可他其实是不怎么信的。
现在遇到了当事人,那就不同了。
特别是当事人还是二女婿同学。
看二女婿那没心没肺的样子,压根就不在乎老丈人死活,那种人说的话,其实可信度要更高一些的,要是患者的女儿什么的,可能就会带点情绪了。
对任何患者来说,治好了自己病的人水平才是最高的,患者家属亦然。
在病房开导了一会儿老爹,又在外面耽误了一会儿,这会儿已经快到饭点了。
到了神外的住院区,正好一群护士们一起去吃饭,一边走,护士们还聊着天。
“听说了吗,方医生今天又在急诊科看了一位患者,虹网膜下腔出血,患者颅内压居高不下,情况相当严重呢。”
“嗯,我也听说了,急诊科那边护士群刚才还在聊呢,说咱们刘主任都建议手术了,方医生却要求中医保守治疗,患者服药到现在也就三个小时不到,呕吐已经止住了呢。”
“是呢,是呢,我也听说了,听说患者之前呕吐可严重了,喷射状的呢。”
“方医生?”
张晓飞摸着下巴,又是这个方医生?
一时间,张晓飞有些动摇了。
回到病房,张牛军还在生着闷气,看到张晓飞进来,都不搭理。
“爸。”
张晓飞喊了一声。
“我给你说,不找方医生,这个手术我就不做,死也不做。”张牛军气呼呼的道。
“爸。”
张晓飞嘴里还嚼着口香糖,在病床边上坐下,道:“我刚才出去打听了,那个方医生水平是不错,不过这会儿已经饭点了,等吃过饭,我再去找刘主任。”
“这是晚饭。”
张牛军气呼呼的提醒道。
“?”
张晓飞一愣。
“这是晚饭,人家主任这会儿都下班了,你去哪儿找?”
张牛军没好气的道。
“不会,您明天上午手术,刘主任下班之前肯定要来一趟的,咱们这可是特需病房。”张晓飞安慰道。
果然,大概过了半个小时,刘主任带着人进来了。
“情况怎么样?”
“刘主任。”
张牛军急忙打招呼,脸上带着笑。
“刘主任,是这样的,我爸呢听说了方寒方医生的事情,又想让方医生给他做手术,您看这个?”
张晓飞客气的道。
刘主任一愣,又想找方寒了?
这些患者家属,一天天的,真是一会儿一个想法,一会儿一个主意。
“刘先生,找方医生做手术,我这边可以去沟通,不过村上医生那边之前都沟通好了,而且村上医生都和你们约好了手术时间了,现在你们改变主意的话,我们医院不负责沟通。”
让谁做手术,刘主任其实没多大意见,村上石郎也好,方寒也好,水平都是不错的,反正比他强。
可之前约的是村上石郎,现在又换人,肯定是要给村上石郎解释或者打招呼的。
换句话说,患者家属的这种骚操作是有些得罪人的。
人家专家是没牌面的吗?
你想找人家做手术就找人家做手术,不想让人家做了又不让人家做?
召之即来挥之即去?
别说村上石郎,换了方寒,那也是一样,之前方寒在西京,患者家属犹豫,后续方寒都没再给做,患者家属犹豫不定,医生考虑的也就多了。
“这个自然,这个自然。”
张晓飞满脸苦笑。
自家老爹这边一直要方医生,他有什么办法?
之前是有些不信任方寒,现在确定方寒水平不错的话,张晓飞也只能顺着老爹的性子来了,真要逆着,老爹不配合,那也没辙。
“行,你这边先和村上医生沟通,沟通好了过来办公室找我,方医生目前还在手术室,下班比较晚。”刘主任交代了一句,这才转身出了病房。
既然要换人的话,手术时间可能就要变化了,最起码方寒要在术前先看一看患者的情况的。
目送着刘主任几个人出去,张晓飞这才对着自家老爹苦笑:“爸,您就给我出难题吧。”
张牛军好像也觉的有些对不住儿子,眼一闭,很是有些将生死置之度外的架势:“要不,那就不换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