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玄幻小說 刺客之王 踏雪真人-第六百五十五章 大幕相伴

刺客之王
小說推薦刺客之王刺客之王
工作人员公事公办,态度冷漠。
这也很正常,公寓是培训基地产业,高玄和袁幼缘被基地开除,前途尽毁。工作人员当然不会客气。
袁幼缘虽然恼怒,也不会和一个工作人员争吵。
她冷着脸说:“我还有私人物品要收拾一下。”
工作人员堵在门前不让路,他不屑说:“你们已经被开除了,没资格进入房间。”
他又冷笑一声:“你们要是偷基地的东西怎么办,谁负责?”
这话就是故意为难了。房间是培训基地的,里面的一些物品却是私人的。
袁幼缘眼神也冷下来,房间里放了一些私人物品,如贴身衣物、一些她特别喜欢的玩偶、摆件等等。
这些东西价值不高,却不能落在外人手里。
袁幼缘刚要发脾气,高玄摇头:“不要和狗吵架。”
那名工作人员大怒,刚想骂人,高玄眼眸中锐利如剑神光一闪,工作人员神魂如被剑刺瞬间就失去了所有意识。眼睛一翻白,直接昏死过去。
高玄抓着工作人员领子扔飞出去。只是他们权限都被锁死了,打不开房门的电子锁。
高玄随手一退,源力直透电子锁,上等实木加上防爆钢板的房门就这么轻轻推开。
袁幼缘有些担心的问:“这样做没事吧?”
“想治理你,没事也能安排罪名。”
高玄无所谓的说:“不用担心,到了这一步,不会更坏了。”
“也对。”
袁幼缘也想通了,反正都这样了,没必要惯着对方。
她说:“我去收拾东西。”
在这住了两年了,袁幼缘的私人物品可不少。幸好她有一个次元手镯,有足够的随身空间。
没几分钟,房间就冲进一队全副武装的警卫。
警卫们都很夸张穿着圣甲,手握佩剑,一副严阵以待的架势。
根据信息显示,高玄已经连续重伤两个人了。使用似乎都是神魂类攻击法术,非常歹毒。
“立即跪在地上,举起手……”
为首武士用剑指着高玄,嘴里高声厉喝。
高玄平静看着那武士,“你冷静一点,别激动。”
武士更紧张了:“我命令你立即跪下!”
“我和火家的恩怨,你要跟着一起凑热闹?”
高玄说:“听我一句劝,这热闹你凑不起。我要见火无明。你去说一声。”
高玄的镇定从容,也让一群武士有点懵。他们都知道高玄出身底层,又得罪了火文元,自己把路都走死了。
这时候还能从容不迫,这是有什么底牌?
事关火无明,众人可不敢乱来。高玄就在这跑不掉,可要耽误了火无明的事情,谁都承担不起责任。
一群人不过是底层警卫,哪敢乱来。这会只能向上请示。
高玄摆摆手:“你们一群人太闹了,都出去等着。”
为首的武士更懵了,这么嚣张么?
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没听高玄的。真要被高玄跑了,他可交代不过去。
但是,他态度也不敢太蛮横。就只当是听不到,一群人默默站在那。
高玄没管他们,他自顾去拿了瓶果汁,懒洋洋躺坐在沙发上,打开了巨大投影光屏看起电影。
【领现金红包】看书即可领现金!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现金/点币等你拿!
这是一部外星系探险战斗电影,声光效果非常夸张。
一群警卫不敢乱动,就只能尴尬站在一旁。
信息层层上报,很快就传到了金义君这里。
他有些好笑,高玄这人还没搞清楚情况,真以为自己是个人物。
对于火无明来说,高玄真的不过是一条狗。不好用就杀了。根本不需要考虑什么。
火无明何等身份,哪有空理会高玄。
警卫们更是蠢的要死,被人一句话就唬住了。
金义君考虑了一下,他还是决定亲自去看看。他其实还是有点兴趣,他也想听听这人到底能说点什么。
毕竟,高玄也是有些天赋。也许,这人真藏着什么秘密。
另外,火文元也想体验报复的快感。这次可以带着火文元一起去。
一方面讨好火文元,另一方面,用火文元刺激高玄,也许真能有所收获。
不管高玄能拿出什么来,他都必死无疑。只是能压榨出一些价值总是好的。
金义君让人不要乱来,他通知了火文元,两人一起结伴去了公寓。
火文元少爷做派,到哪都领着一大群跟班。除了保镖之外,其他人都是他同学朋友,就是那些典型的帮闲。
被高玄打伤的女人,也不是火文元的女朋友,只能算是他宠物狗。
对于这个女人死活,火文元其实不在意。他在意是高玄当众不给他面子。
火文元兴匆匆跑过来,就是要当众羞辱高玄,把丢的面子找回来。
他对金义君说:“我们先戏弄戏弄他,等他跪地求饶再彻底弄死他。”
金义君微笑说:“这个容易,七少配合我一下就行了。”
金义君虽然是金带圣者,但在圣堂总部,金带圣者太多了。面对火无明的孙子,金义君虽然不至于低头讨好,态度上却是极其客气尊重。
火文元虽然倨傲自大,当着金义君的面也不好太放肆。怎么说也是一位金带圣者,不可轻辱。
他点头说:“金先生放心,我听你的。”
两人商量妥当,这才一起进了房间。
看到金义君带着人进来,一群警卫急忙退后。
客厅虽然宽敞,站着这么多人,也显得很局促逼仄。
坐在沙发上看电影的高玄也站起身,他见过金义君,知道这位是监察部的高官,金带圣者。性格比较强硬,做事手段颇为粗暴。
火文元应该请不动这位,很大概率是被火无明派遣过来的。
高玄看了眼金义君,并没有说话。他并没有看火文元,这个小子不过是个无知的纨绔,不值得关注。
火文元站在那面色冰冷,高玄却根本不看他,这让他更为恼怒。
只是他出身世家,不管心里如何生气,都不会直接发作打骂。
他只是在心里发狠,想着待会怎么狠狠折辱高玄,把所受的屈辱百倍千倍还回去。
金义君看到高玄一直不说话,他只能主动问一句:“你要见火部长有什么事?”
高玄说:“这件事只能和火部长说。”
“我全权代表火部长,你到底有什么事情。”
金义君有些不高兴,他堂堂金带圣者,监察部高官,地位比高玄不知高到哪去。对方居然不把他当回事。
他淡然说:“你要是没话说,就束手就擒,等着审判吧。”
高玄问:“我有什么罪?凭什么开除我,凭什么抓我?”
高玄一指火文元:“就因为这小子?”
金义君反倒笑了,高玄这个从底层爬起来的家伙,不会这么幼稚吧。
这件事不是很清楚,还要问?
不过,事情虽然是这样,却不能这么说。至少,不能公开这么说。
金义君说:“你行为不端,经常逃课。无礼冲撞教课老师。你所作所为,都不符合监察部要求。开除你是理所应当。”
高玄又问:“好,开除我们就算了。我犯了什么罪要抓我?”
“你故意挑衅伤人,还重伤了工作人员。犯了重罪。”
金义君话没说完,火文元在旁边说:“你把我的朋友打死了,这个人命官司你跑不掉?”
“打死了?”
高玄有点意外,对方这么凶残么。他不过是给那女人一点教训,就算扔在那不管,这女人也绝对死不了。
火文元很确定的说:“就在刚刚,她重伤死了。”
那女人神魂受到冲击,精神萎靡不振,到是死不了。
可火文元想要名正言顺治理高玄,刚刚就通知手下人把那女人弄死。反正只要人死了,这笔账就要算在高玄身上。
高玄看了眼火文元:“我到是小看你了。”
火文元不禁露出得意笑容,“你现在才知道,有点晚了。”
袁幼缘这会也从里面卧室走出来,她刚才也听到了火文元的话,心里就是一沉。
打伤人还好说,杀了人就麻烦了。她也不信高玄会那么没轻重的随便杀人。
袁幼缘高声说:“你别想随便陷害我们,我们没杀人。”
“笑话,人不是你杀的,难道是我杀的。”
火文元冷笑一声:“你们乖乖认错道歉,我也许还可以对你们从轻发落。”
袁幼缘到底年轻,没见识过世家肮脏手段。现在硬被火文元诬陷杀人,人被气坏了。
袁幼缘本就长的明艳甜美,这会又怒又急,虽然强装着冷静,却不免透出一股柔弱可怜的味道。
火文元看的是眼前一亮,这个级别美女可不多见。尤其是那种故作坚强却柔弱的味道,更激发他心里火焰。
这样女人拿来肆意玩弄,对方不情愿又不得不委曲求全,这样多好玩啊。
火文元突然袁幼缘说:“黑虎杀了我一个女人,这样吧,只要你跟了我,这件事我可以不追究。”
袁幼缘愕然,她不明白火文元这是什么脑回路?
关键是她有那么蠢么,会把这种话当真。
火文元却以为袁幼缘意动了,他潇洒一笑:“只要你跟了我,过去的事情一笔勾销。”
站在火文元身后的帮闲也都说话了,“七少发了善心,你还不快点谢谢七少。”
“能跟七少是你的福分。”
“你还愣着干什么,这是七少看的起你……”
金义君在旁边有些尴尬,他堂堂金带圣者,居然跟着人一起欺男霸女。而且,手法还如此粗糙,简直像闹着玩一样。
他在海皇星和高玄、袁幼缘都接触过。高玄不用说了,心思很深沉。
不论什么时候,这人都平静无波,却总是让人有种看不透的感觉。
袁幼缘比较活泼,但能力很强,人也聪明,说话做事都很不错。虽然是外星域出身,却有股子大家闺秀的大方气度。
到是火文元从小养尊处优,甚至没离开过中央星域。做事简直像个小孩子一样。
当然,火文元年纪也不大。今年也才十八岁。他也不是没脑子,只是活的太顺利了,做事基本都不动脑子。他没有动脑子这个需求。
所以,火文元和高玄、袁幼缘一比,就显得稚嫩。
金义君实在不想说话,要不是火无明特意交代过,他真想现在转身就走。
火文元还不自觉,他居高临下的对高玄说:“你杀了我的人,用你的女人抵账,这很公平。另外,你还要给我磕头赔礼道歉。”
高玄没理会火文元,他问金义君:“你是带着他过来搞笑的吧?”
金义君被问有些羞恼,却没办法解释。他只能强硬的说:“要么按照七少的话来,要么,你们一起认罪伏法。自己选吧。”
“真的想不到,新时代的大幕会由一个小丑拉开……”
高玄有些感慨的叹了口气,“也许,这样的荒谬更有戏剧性。”
金义君听出不对,他的神魂也感应到了无比危险的气息。他毫不犹豫就催发了锐金圣甲和庚金烈阳剑。
两件三品法器才浮现出来,高玄左手的冥王裂魔刃已经催发出来,冥王神域就此展开。
冥王神域切割空间,把整座公寓楼都裹入神域,化作一片独立于正宇宙之外的神域。
金义君身上的三品法器全部被神域法则压制,无法运转源力。火文元等人都是满脸愕然,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剧烈的空间变化,也引发了咸阳星各种防护法阵的剧烈反应,一道道圣光冲天而起。
位于咸阳星的几位门徒,众多神使,都第一时间感应到了不对。
众多顶级强者的目光一起投向了冥王神域所在位置。
所有人都是又惊又怒,强大严密的空间法则划分出独立空间,这分明是神域。
居然有邪神闯入了咸阳星?什么邪神如此猖狂,这是对圣堂最大的挑衅!
(抱歉,有点卡文,这两天会慢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