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的玄幻小說 超維術士-第2602節 出口

超維術士
小說推薦超維術士超维术士
“你们已经投过票了?”多克斯愣了一下,他刚才就发呆了几秒,这么快就投好票了?
安格尔点点头:“我和瓦伊选择走上面那个狗洞,黑伯爵大人和卡艾尔则选择继续走大路,现在就看你怎么选了。”
安格尔的话并未屏蔽,其他人都听到了,只是谁都没有反驳。他们都清楚,多克斯的灵感才是重点,他们的选择不重要。
“这样啊……”多克斯见黑伯爵都没反驳,而且瓦伊还很配合安格尔的点点头,心中已经相信了。毕竟如今幻境外的情势很紧迫,大家做出抉择的速度快一点,倒也正常。
安格尔:“你想好了吗?是决定走上面狗洞,还是正路?”
多克斯考虑了片刻,道:“还是继续往前走吧。”
安格尔愣了一秒,但很快就回过神:“我以为你会和我一样选择走上面的小道,没想到你还是打算继续欣赏变异食腐松鼠的美貌。”
多克斯:“那条小道开的很高,而且还那么小,怎么看也觉得奇怪吧?”
“哪里奇怪?”安格尔抬头看向上方的洞口,除了有点高以及有点小,并没有奇怪的地方。
“这是你探索遗迹的经验太少了,像这种一看就非常引人好奇的小道,就是专门坑超凡者的。好奇心重,是可被利用的,说不定尽头就是陷阱。”多克斯说完还不忘拉抬一下卡艾尔:“你看看,卡艾尔就是探索遗迹探索的多,所以选择了正路。而跟着你选择的,是个几十年都不出门的宅男。”
安格尔:……卡艾尔和瓦伊,他就是随口分配的选择,这也能成为佐证?
安格尔也不好否定自己此前的言论,只能干巴巴的道:“原来如此……咳咳,既然你也投的大路,那我们就继续往前吧。”
做出抉择后,众人也不迟疑,继续向前走去。
这时,多克斯凑到安格尔耳边,低声道:“其实我选择走大路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
安格尔眼睛一亮,难道是灵感?
多克斯:“因为黑伯爵大人选择了大路,有大腿不抱,自己做什么选择啊。”
安格尔:“……你之前做选择时,可没考虑过黑伯爵大人的选项。”
多克斯:“之前不是没危险吗,现在外面全是魔物潮,自然要先考虑大腿的想法。”
你可真是随风飘的墙头草啊。
安格尔强行按捺住心中的吐槽,淡淡道:“我觉得,你以后做抉择的时候,还是要独立思考。”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我刚才不就是独立思考吗?”多克斯疑惑了片刻,突然作恍然大悟状:“哦,我明白了。你是觉得我没挺你,而是只想着黑伯爵大人的选择而有点不适,对吧?”
安格尔:……并没有。
“没关系的,下次做选择的时候,我多考虑考虑的心情。当然,最后我还是会独立思考。”多克斯安慰道。
安格尔实在不想和多克斯在继续说下去了,这家伙总有能让人忍不住吐槽的冲动。
他大步走上前,来到黑伯爵的旁边,直接开启了“私聊”模式。
而多克斯却是没有跟上前,而是眉头微微皱了一下,不知想到了什么。
“多克斯这次的选择,可靠吗?”安格尔原本还是很信多克斯的灵感的,但刚才听了多克斯的理由,又开始有些怀疑了。
黑伯爵:“只要他现在真的处于灵感迸发的状态,他的所有理由都不用听。都是灵感刻意的引导,如果当初灵感引导他选择小路,他又会有另一番说辞。”
安格尔若有所思:“只看结果,不问过程?”
黑伯爵:“没必要问。他现在做任何选择,都会有自以为对的自洽过程,你越询问,这个自洽的过程越会深入他心。而他想要让灵感晋级,首先就要有自我怀疑的过程,而不是越来越觉得自己选择是对的。”
安格尔:“如果他做的选择都是对的,他会产生自我怀疑吗?”
“如果换做你,你会吗。”黑伯爵不答反问。
安格尔思考片刻后,点点头:“我会,我相信偶尔一两次的幸运,但不相信一直都很幸运。”
黑伯爵:“那你现在觉得多克斯会自我怀疑吗?”
安格尔用余光瞥了眼表现的没心没肺的多克斯,迟疑道:“如果灵感一直不出现,一直保持暗中引导,他应该会怀疑。可现在的情况却是,灵感时不时的出来找一下存在感,多克斯只会觉得和平日一样,应该很难会自我怀疑。”
黑伯爵:“你的说法没有错,但你只是从你的角度,或者说,最正常的角度考虑。但你觉得多克斯是一个正常的家伙吗?”
“说不定他已经开始感觉到有些不对劲了。”
黑伯爵语带深意道。
安格尔想了想,觉得黑伯爵说的也对。乔恩也常常告诉他,不要以己度人,尤其是在奇葩怪胎如此多的巫师界,正常的思维反倒成了小众。
“大人刚才有探察那个小道吗?”安格尔没有再询问多克斯的事,这毕竟是多克斯自己需要经历的一个成长过程。
“很长,不是死路。”黑伯爵的话言简意赅,“你呢,有什么发现?刚才速灵也过去了吧?”
安格尔点点头:“最深处有个被封印的门栏,有点像监狱里的那种门栏。封印之力很强,但并不影响元素的流通,速灵透过封印感知到内部是一个不小的空间,而且风是流动的。如大人所说,不是死路。”
黑伯爵:“你觉得,当初建造地下迷宫的人会莫名其妙的在一条小道上安置封印吗?而且,这么多年,那个封印依旧没被破坏,就没有其他人发现过吗?”
安格尔:“大人的意思是……里面有危险?”
“多克斯来到这里以后,选择可有出错?”黑伯爵:“不用多想是什么危险,也不用想为何这么多年没人去碰封印。反正已经选择了这条路,在乎那么多做什么,说不定速灵感知到的封印,本身就是陷阱呢?”
安格尔一顿,黑伯爵如果不说的话,他还真的开始去思考,为何这么多年都没人发现,没人破坏封印。
回想起来,那条路的确很古怪。
反正他们也没打算走回头路,古怪就古怪吧。实在好奇,大不了以后去魇界看看那条路的尽头,究竟是什么。
随着他们持续的深入,周围的变异食腐松鼠数量终于出现了变稀疏的迹象。
忍受了一路的精神污染,两个学徒也算是松了一口气。
又走了约莫两百米左右,此时,终于再一次出现了岔路,而且还是和最初时一样,是三岔路。
只是这次的三岔路,并没有闻到明显的臭水沟味道,所以距离臭水沟应该还有一段距离。
左边的路和右边的路都相对狭窄几分,但依旧能容纳至少十个人平行。至于中间的路,却是和现在的路一样,依旧是一样的宽敞。
值得一提的是,左右两边路上,都有稀疏的几只变异食腐松鼠来来回回,但中间这条路,却没有变异食腐松鼠。
现在又到了抉择的时候了。
两个学徒忍不住偷偷看多克斯,多克斯则回了他们一个鬼脸。
安格尔站在三岔路口,再次拿出了短杖。熟悉的音回波纹,再次浮现在众人的眼前。
这次没有人再讨论音回波纹的距离了,都在默默的等待着,安格尔探察的结果。
两分钟后,安格尔睁开眼。
“左边继续向内,很深,无法探察到底。不过里面生命震荡很强烈,基本可以确定,都是变异食腐松鼠。”
“中间这条路,也很深,无法探察到底。在我探察的极限内,并没有感觉到生命反应,不过有一些超凡痕迹。或许是外露的魔能阵,亦或者是某些遗留的超凡之物。”
安格尔顿了顿:“至于右边……两百米后拐弯就是出口。”
“出口?”众人一惊,这就到出口了?
安格尔:“所谓的出口,就是生活区,和之前我们看到的建筑群相似。右边,就是一个生活区,相当的大,且有大量生命反应。估计,魔物不会少。”
“超凡物品应该也不会少。”多克斯补充了一句。
安格尔转头看向多克斯:“所以,你打算留在生活区探索了?”
多克斯嘟囔道:“我只是随口说说,又没有真的要去探索。而且,这么多年,鬼知道里面还有什么东西能用。”
“那现在我们走哪条路?”说话的是瓦伊:“要不我们还是像刚才那样,投票吧。”
他的声音很洪亮,尤其是在说“像刚才那样投票”这段话时,加重了语气。显然,是某种暗示。
卡艾尔听懂了瓦伊的暗示,立刻给出响应。
黑伯爵则是瘪了瘪鼻子,低声道:“蠢货。”
多克斯则没有说话,摊开手,一副随便的样子。
所有人都看向安格尔,安格尔沉默了片刻:“投票的事,就先搁下。我们先去右边生活区看看,我需要确定方位。”
安格尔明白,瓦伊的那番话,是想帮他忽悠多克斯。但是,他的表演虽然合格,可心思却写在脸上,大概也就卡艾尔看不出来,在场所有正式巫师,一眼就看出瓦伊别有用心。
所以,黑伯爵才会无语的吐槽。
安格尔并不想让多克斯看出猫腻,所以,这次他没有提投票的事。而是先去看看右边生活区,有没有标志性建筑。
只要给出定位,他就能大致找到出路,不需要多克斯来做抉择。
众人也没反对,他们也想看看,这里的生活区和之前他们看到的有什么差别。
很快,他们向右走了两百米,拐了个弯,便看到前方发亮的大门。
走出这个大门以后,众人都愣了一下。
眼前的场景和他们之前看到的其实差不太多,但是,这片生活区非常的明亮。
因为,在远处某座高塔尖顶上,有一个宛如小太阳般的巨大萤石,照亮了整片的生活区。
简直如白昼一般。
“那颗萤石……”多克斯的眼睛倏地发亮,萤石很便宜,但是如此巨大的萤石,可是很少见,说不定能卖出一个好价格!
“不用妄想那颗萤石,和魔能阵连着呢,白日透过魔能阵吸收地面的阳光,这才能让它保持万年的明亮。”
安格尔直接打破了多克斯的幻想。
这其实只要动动脑子都能想到,可惜,多克斯的嘴总是比脑子动的快。
除开那颗巨大萤石外,整个生活区和之前的相差无几,空气中隐隐有腥风涌动,可知这里绝不像表面那般安宁。藏在暗处的魔物,绝非少数。
他们的背后是巨大的迷宫高墙,正前方则是一片花园广场。
安格尔往前走了几步,来到了广场正中央,目光凝视着不远处的一座喷水池。
说是喷水池,可现在已经不喷水了,里面充满了恶臭的污渍。就连喷水池中间的雕像,也被黑漆漆的污渍给染得看不清原样。
安格尔伸出手指轻轻一弹,一朵水花便冲向了雕像。
雕像外的污渍很快就被清洗干净。
雕像是个优雅高贵的女神,她左手随意落下,呈握状,曾经应该手持某种长条形物体,大概率是利刃;但现在已经消失不见,另一只手则拿着一个天秤。
天秤左边是一片碎裂的石渣,已经看不出原型。右边则是一个头颅断裂的小孩。
这个小孩光着屁股,身上蒙着白纱,身后有一白一黑的小翅膀,手里则拿着一把弓箭,箭已上弦,对准的则是天秤左边。
乍一看,好像是右边的持弓小孩把左边托盘上雕像射碎的一般。
“这个雕像,有什么奇怪的地方吗?”众人也来到了安格尔身边,多克斯问道。
安格尔却没有说话,而是低头在喷水池里寻找着什么。
半晌后,安格尔操控魔力之手,从污秽的池底,捞出来一个头颅……雕像头颅。
清水一冲,却是个可爱的小孩头颅。
将头颅放在天秤右边的小孩头上,恰好是吻合的。
看着这大致已经还原的雕像,安格尔的神色变得有些沉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