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小說 一人得道-第二百七十一章 雷驚天地龍蛇蟄鑒賞

一人得道
小說推薦一人得道一人得道
元留子老道第一时间抵达蟠桃林。
不过,还未走入林中,就有一只白鹤自空中落下。
这白鹤落下之后,就地一转,化作一名总角童子,笑着对老道士道:“元留子,老爷已知你的来意,随我来。”
“有劳师叔了。”元留老道赶紧行礼,随着童子一路深入,就见得了那守着星罗榜的长发男子。
不等元留子开口,长发男子就吩咐起来:“天生雷霆,有新道雏形之征,速速派人前往中原,探查清楚。”
元留老道一愣,随即问道:“敢问祖师,那窥道之人乃是中原人士?不知是哪国之人?”
“既是窥道之人,自是非同小可,数算不能定,命理不能明,我也无从推算具体跟脚,就是确定中原地界,都足足耗费了三百年的道行。”长发男子挥挥手,“莫多言,去探查吧,迟了,被终南山得了先机,这大事就越发难成了。”
“尊法旨。”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对了,”忽然,长发男子似是想起一事,“诸事皆显,也算是因缘际会,神藏入口将要稳固,便让几位转世仙人聚首吧,正好,这五仙六人之中,本就藏有算计,正好顺势应之。”
.
.
轰!轰!轰!
连绵雷霆遍布天空,朝四面八方蔓延开!
东临苍茫大海,北达连绵冰川,南抵十万大山,西接重重万国!
甚至连各家宗门的秘境之中一样也有雷霆显化!
.
.
太华秘境之中,雷霆过境!
道隐子坐于石室门前,神色一变,露出惊讶之色。
“有新道雏形显现?距离上次才过去多久,若是算上……莫非真的是大争之世的征兆?”
旋即,他露出了担忧之色,叹息起来:“乱世之中,气运深厚之人方能渡劫,根基浅薄的怕是熬不过,不知我家的几个孩子能不能安稳度过,也不知我能否撑到劫末,门下几子,皆一时灵杰,尤其是扶摇子,更是天资过人,能逼世外飞升,可到底还需成长时间……”
这般想着,他目光一转,落到了石室门上。
“师兄,无论成功与否,此番,你都该出来了。”
.
.
东海。
雷光一闪,照耀群岛如星。
曾经在八宗共商时与道隐子照过面的海玄子,正在洞府中闭目冥想,忽然,他睁开眼睛,眼底流露出震惊之色。
“雷霆入海?此处可是东海秘境!这……又有人窥得一条新路?这次是哪家的大才?”
咔嚓!咔嚓!咔嚓!
转念之间,海玄子周围忽然浮现一道道漆黑裂痕,他的表情立刻严肃起来。
“果然是新道显露,哪怕只是雏形,连残缺之道都算不上,但动摇乾坤,还是撬动了世间隔阂,世外角落的魑魅魍魉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想要入侵人世的。”
想到这里,他叹了口气。
“也不知海眼那边如何了,还能支撑多久。”
.
.
崆峒秘境。
雷霆过处,群山起伏。
白眉金乌子刚走到自家洞府跟前——他先前在正殿,与师兄弟一同探讨着神藏之事。
结果还未进府,金乌子的脸色就骤然一变,再一抬头,看着秘境上空,一道道雷霆闪烁、扭曲,像是要将天空撕裂一般,眼中就露出惊色。
“新路雏形?又是哪位妖孽?”
想着想着,他不由叹息,暗道:“方才说起神藏,还说除了咱家孩子,其他几个转世仙各有际遇,尤其是太华扶摇子天赋过人,结果这一转头,就来了个更吓人的!”
一念至此,他也不归府了,一转身,朝着来路走去。
“能窥新路,哪怕不是开辟道路,也是天纵之才,际遇、见识、心智、积累都该是出类拔萃,千年都未必出一个,这样的人,不会寂寂无名,得尽快找出来,纵然不能交好,也不能为敌,尤其是得提醒门人子弟,见面能行礼行礼,不能行礼,就绕路。”
.
.
终南秘境之中。
灰鸽子正急急落下,他看着这漫天的雷霆,心中惊颤,因着体质特殊,加上方才正遨游云端,雷霆显现的时候,他受到最为直接的冲击,对雷霆之中的那股毁灭、净化的意境感触最深。
“那股意境,仿佛是要荡平宇内,澄清一方!”
这般想着,他忽然感到眼前一阵天旋地转,眼前一阵模糊,待得重新看清的时候,已是到了一处大殿之上。
前方蒲团之上,正坐着一名锦衣道人,头戴寒冰冠,身披霞光衣,正是终南山福德宗掌教周定一!
灰鸽子吓了一跳,赶紧举起翅膀,行礼道:“弟子见过掌教。”
那掌教真人微微一笑,也不多说,伸手一抓,就有一团星光自灰鸽子身上飘出,落到手上。
灰鸽子顿时感到浑身一松,像是身心都去了枷锁,浑身舒坦,却又不敢声张。
周定一则拿捏着手上星光,而后叹了口气,道:“果是窥道之机,也不知是何人竟有这般福缘,不过既是显化出来了,也是旁人的机缘,灰鸽子……”
“弟子在!”
“你既有这般机缘,也算是造化,贫道有一事交代给你。”
.
.
门人弟子纷纷驻足观看。
“这是怎么回事?莫非是哪位师门前辈正在渡劫?”
“这场面,总觉得这些雷霆闪光,让人心中压抑!”
“似乎在几十年前,我见过类似的情景……”
……
相似的对话,在一座座宗门之中反复上演,但不等这件事发酵开来,他们门中长辈便纷纷出面,压下众人议论。
随即,这各家宗门中的一个个掌教、长老、宿老又都忙碌起来,碰头聚首,商议探讨,个个表情凝重、严肃,少有轻松之人,抬眼看天之时,皆如临大敌。
而且,不只是仙道宗门。
.
.
恢弘殿堂中,穹顶之上,稀疏的星辰闪烁着,有一道雷霆在其中闪烁穿行。
宫殿最里面,空荡荡的龙椅之上,忽有蒙蒙光辉闪烁,凝聚成一道男子的身形轮廓。
“居然又有人窥道,如今香火之道的秩序尚未定下,若是再有新道显现,福祸难料……”
说话间,祂屈指一弹,便有一道道星光散落开,落入穹顶之上,分入几颗稀疏的星辰之内。
“去寻窥道之人……”
随即,一道道蕴含着疑问之意的神念回传过来。
“敢问陛下,所寻之人是何模样?”
“那人既能窥道,恐怕修为道行高深,我等若是探查,一个不小心打草惊蛇,反为不美。”
“这人所窥之道归属何方,有何特性,陛下可是知晓了?”
……
神念缠身,这人轻笑一声。
“朕如何能知?这窥道之人哪里能轻易测度,否则从古至今,道路也不会那般稀少,不过……”
顿了顿,祂忽然道:“窥道之人的境界道行未必就高,当初那位立图的时候,亦只能说是寻常修士,最多是在凡俗间的名声大一些,但因为底蕴深厚,加上机缘巧合,能另辟蹊径,见人所不能见,行人所不能行,因此立下道来!”
.
.
星辰之下,云雾之中。
陈错看着苍茫大地上的七棵参天大树,灵魂深处,本能的震颤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