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说 帝世無雙-第兩千三百五十六章 那尊神秘的副門主!閲讀

帝世無雙
小說推薦帝世無雙帝世无双
本身那尊鲲鹏副门主和墓之间的战斗,就是五五开,如果谁可以占得先机,可以说谁就距离胜利更大一些。
只是可惜,那尊鲲鹏副门主虽然明白这些,但还是太过急躁了。
或者在那尊鲲鹏副门主心中,凭借自己的速度优势,完全可以轻松将墓碾压的。
是的,如果正常来说,一尊法师就算是如何的强大,也完全不可能和他在速度方面比肩。
甚至大部分法师的那些法术,就算是将那尊鲲鹏副门主锁定,也无法真正意义上伤害到对方的。
但可惜,这一次还是失败了。
因为他将墓当成了那种大众的存在,那种正常无比的法师存在。
然而,墓真的是吗?
其实这一点已经无需多说什么了,因为墓如果真的那样普通的话,那么也不会成为净莲天台元神一脉的脉主,也不会成为明面上,整个净莲天台之中仅次于净莲天台圣主的第二号强者了。
要知道,在净莲天台元神一脉之中,墓的年轻实际上是最小的,甚至可以说是很小很小的。
但就算如此,墓依然还是压制了诸多的存在,成为了这元神法师一脉的脉主,成为了其中真正掌控一切的存在,这已经足以说明很多的问题了。
墓的实力,绝对无比的可怕,而且墓的手段之多,就算是净莲天台圣主都感到头疼无比。
如果不是熟悉墓的存在遇到了墓的话,那么很容易吃亏的,而现在那尊鲲鹏副门主就是吃亏最大的那尊存在。
显然墓的手段,让那尊鲲鹏副门主直接陷入到了被动之中。
本身这些修炼者一脉的存在对抗法师,就需要在一开始占据优势,不然的话接下来真的不好打。
而现在…
那尊鲲鹏副门主不仅仅没有任何的优势,反而处于了绝对的劣势,甚至到了一种被碾压的程度了,如今的情况实在危险无比啊!
终于,那尊鲲鹏副门主犹豫瞬间之后还是决定了,那尊鲲鹏副门主知道自己其实已经没有多少的选择了,现在留给他的时间真的已经不多了!
下一刻,一道朦胧的虚影降临,在那尊鲲鹏副门主的背后出现!
那是一道可怕无比的虚影,只是存在,那种威严就让整个秘境都开始不断的震颤起来!
这秘境,是传承至宝,真正位于一切装备之中,一切辅助之中,一切工具等等诸多加持之中最巅峰的可怕存在!
传承至宝!
那是何等的珍贵,唯有真正最最极致顶尖的道统传承花费无数的岁月才有可能孕育出这样的传承至宝来的。
别说,只是两尊准皇级别的时代至尊战斗,就算是最为顶尖的准皇存在,甚至哪怕就是半皇级别的存在战斗,最多也只是将这传承至宝打碎而已。
但要是让这传承至宝本源颤抖,感受到那种喊怕的情绪,这是根本不可能出现的!
但现在,却出现了…
那么,唯有一种可能,唯有一种存在!
是的,只有那样级别的存在,才有可能造成如今眼前的这一切!
那就是——
开天圣皇!
夏渊双眼之中出现了一丝明亮的色彩,其他的存在或者不敢肯定,只能从这传承至宝的反应之上推断出一些来,但夏渊却是真正和开天圣皇战斗过的存在,那种清晰出现的本源印记,那种存在于夏渊灵魂本源最深处的震颤,却是在清晰的告诉夏渊!
那尊鲲鹏副门主背后出现的那一道跨越时空降临的,模糊无比的虚影存在,就是开天圣皇!
其实出现这样的一幕,夏渊并没有感到任何惊讶,本身那尊鲲鹏副门主的身份诸多存在都是知道的。
他,是鲲鹏一族。虽然并非是纯血鲲鹏一族,可对方毕竟是属于鲲鹏一脉的传承。
而鲲鹏,那可是最最顶尖极致的超级神兽,在曾经混沌之中,都是真正就是大恐怖的存在。
放眼天地之间,单说族群的话,是唯一可以同混沌真龙一脉以及原始凤凰一脉比肩的可怕种族。
甚至在传说中,鲲鹏一脉可是以真龙为食的顶尖大恐怖!
虽然,那尊鲲鹏副门主并不是纯血鲲鹏,但只是其中一丝鲲鹏的血脉已经足够可怕了。
那些鲲鹏一脉之中强大的存在,甚至都可以和混沌真龙一脉,成为开天圣皇的顶尖存在,而只是蕴含了其中的丝毫血脉,就让那尊鲲鹏副门主成为一尊时代霸主的存在,而且还是时代霸主之中的顶尖存在!
这,就是鲲鹏血脉的恐怖威能。
如今,那尊鲲鹏副门主动用了这一死血脉的无上之力,直接引动了时空之中这血脉的源头,那鲲鹏一脉的真灵印记!
那一瞬间,那尊鲲鹏副门主在背后这虚影的衬托之下,愈发的虚无缥缈,而后在无数存在骇然的眼神之中年,那尊鲲鹏副门主的神行开始不断的膨胀!
只是短短的时间,已经变的无比巨大,巨大到无法想象!
传闻中,鲲鹏真身本体,一旦成年之后那么即便不曾显化任何的神通,单单只是原始的形态就有着亿万里之巨。
这是一个无法想象的可怕数字,足以比肩一些大世界的面积,就算是和一些形体著称的混沌大恐怖相比都是不弱多少了。
虽然,那尊鲲鹏副门主不是纯血鲲鹏,但如今这一丝血脉的存在,还是让那尊鲲鹏副门主得到一种可怕的蜕变!
在这没有任何希望的时刻,那尊鲲鹏副门主选择了本体的绽放!
在这无尽巨大的古老战场之中,那尊鲲鹏副门主不断膨胀,只是顷刻间已经达到了足足亿万丈的恐怖程度!
亿万丈,和亿万里自然是有着巨大的差距,但是在诸多粗在眼中,那也是十分震撼的。
虽然形体大小不代表实力的强弱,但当形体巨大到一定程度之后,还是会给人带来一种心灵深处震撼的。
而这一瞬间,恐怖可怕的力量不断迸发,冥冥之中出现的那虚影存在,已经完全降临。
而后,在无数的存在那种诡异的眼神之中,那尊鲲鹏副门主似乎和那虚影完全融合了!
是的,融合了!
一瞬间,完全打碎了一切,将诸多的所有都是彻底的崩灭。
这种可怕的威能瞬间弥漫天地之中,融合之后的那尊鲲鹏副门主已经强大的可怕!
这,就是那尊鲲鹏副门主的底蕴,化作真身,融合了自己的血脉之中本源印记的传承,达到的最为完美,也是最为终极强大的形态!
而这样的形态,这样的可怕威能…
让人无法想象!
远方的墓感受到那尊鲲鹏副门主的强大气息,眼中也是出现了一丝凝重的色彩。
其实,对于有着这样的手段,墓之前就猜测到了,不过如今当真正面对的时刻,墓的心中还是难免那种震撼情绪的。
这些妖族妖兽,本身就是得天独厚的。
恩,圣灵不算,那些货已经不是得天独厚,而是独享天地了…
当这些妖兽化作本体之后,都是可以得到无法想象的提升,带来可怕的蜕变!
不过同样的,一旦他们化身成为了妖兽本体,那么也就代表了很多的力量无法施展。
因为,很多本体弱小的妖族,一点化身成为本体之后那么拥有的威能,甚至不如自己保持那种人形状态强大。
当然,这毕竟是少数,大部分的妖族一旦化作了本体妖兽,那么就是无尽可怕的,他们虽然失去了人形时刻的一些杀伐之术,一些盖世的神通存在,但只是本体带来的那些可怕的神通之力,就足以弥补任何,甚至让他们更加的可怕强大了!
一瞬间,那尊鲲鹏副门主化作融合的可怕鲲鹏已经行动。
轻轻的挥动了一下翅膀,顿时一切都在碎裂,所有的所有都在虚无!
之前墓施展的,那无数附着在那尊鲲鹏副门主身体之上延缓对方速度的光芒,在这一瞬间竟然被直接粉碎了。
其实,那些限制的光芒本身就不是多难打碎的,只是可惜之前的时候那尊鲲鹏副门主始终都是被墓死死压制,让他根本就没有时间去清除这些。
如今,当化作了那本体之后,瞬间带来的加持之力直接将一切都崩碎了!
紧紧只是轻轻的闪动了一下翅膀,已经瞬间消失在了这天地之中!
扶摇直上九重天,一念便是三千界!
这,就是鲲鹏,这就是最为可怕的超级神兽之一鲲鹏神兽啊!
虽然只是一丝血脉烙印,只是虚影痕迹,但开天圣皇级别的终极神兽,便是如此的可怕伟大!
当夏渊眨眼的时候,那尊鲲鹏副门主已经消失了。
夏渊看不到,那也是正常无比的。
毕竟这样级别的存在,境界不知道是夏渊的多少倍,要是夏渊可以看到那才是见鬼了呢。
可实际上,不仅仅只是夏渊,所有的存在都没有看到那尊鲲鹏副门主消失在什么地方了!
就算是净莲天台圣主,此刻面色也是凝重到了极致。
因为,他同样没有看到那那尊鲲鹏副门主去了什么地方!
这,就是速度,这就是最为极致的可怕速度,代表的就是无数的时代岁月之中,代表的就是亿万时空之中最为极致的速度啊!
是的,鲲鹏的速度,便是这无数岁月之中存在的,最为极致的速度之一!
这样的速度之下,比起之前那尊鲲鹏副门主正常姿态的极限速度还要快上太多太多,甚至比起空间移动都要更加的可怕。
轰隆隆——
一种无法形容的震颤波动出现了!
就在那尊鲲鹏副门主消失的同时,墓的身体周围出现了可怕震撼的波动。
无数的光芒璀璨闪烁,一道道烈火构建的虚空圣殿不断崩溃,那光明的守护开始瓦解,黑暗已经无法吞噬,瞬间虚无!
不过,终究处于那一切守护之中的墓还是安然无恙的。
这,就是墓。
在那尊鲲鹏副门主召唤虚影降临的时刻,墓就已经想到了一切。
他已经想到了这样的结果,所以瞬间就直接做出了反应,不然的话要是等待对方的一切手段已经完成在去反应的话,那么就什么都晚了。
果然,在完全出现降临的一瞬间,那尊鲲鹏副门主就已经瞬间发动了强大的杀伐。
这不是什么极致的杀伐之术,而完全就是凭借本体的可怕一击,但这样的可怕攻击之下,就算是在强大的存在也会如纸张一般的纤薄,瞬间被撕裂的。
好在,现在的墓放弃了任何的杀伐手段,选择了防御…
“法师,并非是只会杀伐的存在啊…”
净莲天台圣主的声音,在夏渊的耳边回荡。
夏渊微微一愣,他知道这是净莲天台圣主在对自己说的。
不过…
夏渊没有回答,没有同意,而那边的净莲天台圣主似乎想到了什么,也是微微一笑,没有在多说什么。
是的,法师并非只是纯粹的杀伐。
法师的存在,在杀戮和防御方面,都是无比的可怕,这一点凡是和法师交手过的存在都知道,哪怕就是那些最擅长杀伐的法师,他们的防御同样不会弱小。
而对于顶尖的法师来说,防御和杀伐都是一体的。
但这些,似乎对于夏渊不太管用,因为夏渊本身的存在,就不单单只是法师,他是三道修炼者,功法的力量都是无比可怕,如果要是在加上那强大的肉身存在,那么夏渊的可怕将会是无法描述的。
防御?
不存在的!
夏渊自己,甚至无需做出任何的手段来,这就是最为强大的防御!
虚空之中,那尊鲲鹏副门主不断的寻找机会,而就在那些法术崩溃的时刻,墓没有丝毫的犹豫,直接又是无数的法术绽放,无数恐怖的力量催生。
对于墓来说,现在防守,就是最好的进攻!
没错,因为墓知道,那尊鲲鹏副门主这种可怕的状态,是不可能持续太久的时间,这就好像是燃烧生命一般,当生命耗尽的时刻,就是一切力量消失的瞬间。
虽然那尊鲲鹏副门主化作鲲鹏真身并没有献祭自己的生命,但想要维持这种状态,那么需要的力量绝对是一个天文数字,哪怕那尊鲲鹏副门主本身底蕴无比恐怖,可这样的状态他也是无法承受太久的时间。
所以,只要防御住了,那么那尊鲲鹏副门主的力量一旦耗尽,结果就不言而喻了。
墓和夏渊是不同的,夏渊很多时候面对的对手,都是只需要防御一下就可以将对方的力量耗尽,让对方再也没有继续战斗下去的能力。
可夏渊,却从来不会这样去做!
这,就是夏渊。
不是因为夏渊愚蠢,而是因为夏渊不屑,他本身就有着最为强大可怕力量,何须采用这样的手段呢?!
在夏渊的眼中,唯有杀戮才是最为,才是永恒,只有不断的攻击才是夏渊真正最为可怕的一切。
无敌,夏渊是一尊无敌的妖孽,所走的道路也是无敌的道路,所以防御什么的,对于夏渊来说是几乎不存在的!
可墓不同啊!
墓是做不到夏渊这样的无敌,做不到夏渊这样就算是不防御,依然有着这世间最为可怕的防御之力。
所以,遇到这样的情况之下,墓只能防御。
而这防御,已经足够了!
虽然那尊鲲鹏副门主化身鲲鹏真的足够可怕,但可惜现在的墓防御同样可怕,那尊鲲鹏副门主知道自己这样化身之后的缺点,而墓同样知道。
所以现在,就是时间之战!
如果墓足够强大,可以在那尊鲲鹏副门主力量耗尽之前将对方完美拖住的话,那么最终的结果自然就是墓胜利了。
可要是那尊鲲鹏副门主真的可怕到极致的程度,撕裂了墓的极致防御,那么最终这一战就是那尊鲲鹏副门主胜利了!
是的,现在就是这样的情况。
只是围绕着墓转悠了几圈——
当然也可能是几十圈,甚至几百圈,发下根本就没有办法找到机会,反而是墓身边周围的防御法术越来越多之后,那尊鲲鹏副门主已经完全放弃了。
不同于那些修炼者,防御类的功法一出,你只要此刻不去进攻,那么对方想要维持这样的撞他就需要不断的消耗力量。
法师的存在,完全就没有这一方面的顾虑啊!
人家那防御法术出现,一旦完成就真的完成了,在这里晃悠着挂拉着。
有些极致可怕防御法术,甚至百万年千万年时间都不会消失的。
当然墓施展的这些防御法术是不会如此变态的了,但长时间的存在还是可以轻松做到的。
这,就不是那尊鲲鹏副门主可以接受的了。
反正那尊鲲鹏副门主知道,等待那些防御法术彻底消失之前,自己是肯定是力量首先耗尽的。
所以…
虚空之中那亿万丈的可怕鲲鹏,就这样又一次朝着墓镇压而来!
亿万丈,那是何等的可怕啊!
只是情亲一爪子,似乎都是可以掀翻一方古老的大世界一般!
而这样巨大的生灵,只是体型就让人震撼到茫然,震撼到恐惧了。
墓构建了无数的防御法术,但是在那尊鲲鹏副门主眼中,这小小的一切,却渺小到沙粒一般。
看了,就是在沙粒一般的防御,却死死的拦在了那尊鲲鹏副门主的面前。
那庞大无比的一爪轻轻一抓,整个战场天崩地裂。
可唯有那小小的沙粒依然还是静静的存在,始终没有受到这毁灭的波及,似乎要万古长存一般!
这是,何等可怕震撼的一幕啊。
如此恐怖的一爪之下,就算是一方古老的大世界都会被拦腰斩断,但是对于那小小的沙粒,却没有丝毫的作用!
看到这一幕,诸多净莲天台的顶尖存在都是长长的呼了一口气,要说这其中唯一没有任何变化的,就是净莲天台圣主了。
曾经和墓切磋过无数次,净莲天台圣主自然知道墓的强大。
这强大,不仅仅在于战斗经验的强大,不仅仅在于本身实力的强大,更加也是在乎防御的强大!
这也是为何在看来,看到墓已经将那尊鲲鹏副门主压制之下,净莲天台圣主就敢说这一波稳了的原因所在了。
是的,稳住了,绝对的稳了…
虚空之中的那尊鲲鹏副门主,已经疯狂到了极致,当第一次的杀伐出现之后,只是短短的片刻,无数的杀伐就已经充盈了整个天地之中。
那尊鲲鹏副门主也知道,不间断的杀伐才是最好的,只是可惜这鲲鹏真身,就算是这不完整的鲲鹏真神,他也不是那么容易可以操纵的。
想要连续杀伐不间断的施展,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不过就算如此,那也是足够可怕了。
如果要是那尊鲲鹏副门主可以不间断的进攻的话,那么也许墓已经崩溃了!
一道道恐怖的利爪不断划破虚空,虽然不是人形,无法施展那种强大的杀伐之术,但是相较于此刻这种可怕到极致的杀伐,还需要什么杀伐之术?!
只是此刻出现的那些力量,只是那种可怕恐怖的波动,已经超越了任何的存在想象极致了。
这才是最为恐怖,最为可怕的。
完全凭借自己的本能本体在行动,而每一击之中蕴含的那种力量都是无可比拟,无法啊想象的!
天地之间一片虚无,刚才这一方古老无垠的战场,经历了净莲天台圣主和那尊原始天魔门太上长老之间极致的对抗,虽然已经恢复过来,但此刻却又一次直接崩灭了!
也就是在这空间之中,如果这要是在三十三天之中,那么纵然三十三天的法则十分可怕稳固,让一切的空间和物质坚固程度都是超出想象,但这样的可怕伤害之下,还是可以直接将一切和所有都是彻底的打碎!
这,实在太过可怕,实在太过恐怖了!
墓除了在开始的时候施展了一些法术,秀了一番自己的强大的掌控能力和法术底蕴之后,接下来就不在催动任何的杀伐之术了,完全就是在防御之中渡过的,这要是换成夏渊的话,那么铁定是忍不了的,不过墓心性毕竟不是夏渊可以相比的。
夏渊要的,是胜利,强势无比的胜利。
而墓,只是单纯追求胜利而已。
这,就是墓和夏渊最大的区别所在。
如果换成夏渊有着墓的实力,被人已经镇压到了这样龟孙子的程度了,那么估计早就已经彻底爆发了,但墓却没有,依然还是在防御,始终没有出现一丝的松懈之处,似乎就打算这样防守到最后。
恩,就是直接防守到最后!
那尊鲲鹏副门主不断挥动那恐怖的羽翼,只是随着战斗的继续,只是随着那无数的力量,依然还是无法撼动粉碎墓的防御之后,那尊鲲鹏副门主似乎意识到,这样下去最终肯定是自己的力量枯竭,让墓自然而然的得到这一次的胜利了!
这是那尊鲲鹏副门主所不能忍耐的。
可如果继续这样下去,之前一切的设想都会成为真实的。
那么…
虚空之中的那尊鲲鹏副门主竟然停止了继续的杀伐,他就这样悬浮在了半空之中,遮天蔽日,庞大的身形仿佛要笼罩整个战场一般!
看样子,那尊鲲鹏副门主似乎是打算施展出什么极致恐怖的杀伐来了。
不过,这时候的墓却没有闲着,不管对方要施展什么手段,最终肯定是要杀伐的!
维持这样的原始真身需要消耗的力量,绝对是一个天文一般的数字!
所以,墓知道继续等待下去,那么对方是一定会彻底崩溃的。
只要自己防御足够强大,只要自己可以抵御对方的可怕杀伐,那么最终胜利的一定就是自己!
这,就是墓的坚持,这就是墓的想法。
所以任凭对方如何的震荡,如何极致的绽放,这边的墓却始终没有丝毫的动摇。
终于,积蓄的了一段时间之后,诸多的存在都看到了!
虚空之中,那可怕庞大无比的鲲鹏真身之上,猛然间出现了一种无法形容的震撼。
以那尊鲲鹏副门主为中心,周围的时空竟然在这一瞬间开始不断的塌陷,只是短短的时间,整个天地都在虚幻!
是虚幻,不是虚无,虚化是还存在,但虚无却是已经完全的寂灭了。
无数的景物,无数存在的一切不断虚幻,而后开始出现诡异的扭曲,下一瞬间,似乎有什么东西将他们缠住,然后就这样不断朝着一个方向开始靠拢。
不,不是靠拢。
而是有什么诡异无比的存在,有什么诡异无比的物质,将这些全部的一切都在吞噬!
没错,就是吞噬!
而那吞噬的中心——
就是那鲲鹏真身!
鲲鹏一吸,吞天噬地!
这,就是鲲鹏的顶尖神通,是一种无法想象无法描述的极致可怕神通,可以将天地岁月都吞噬的一种无上大神通!
这种神通的存在,简直就是无法描述,无尽极致伟岸恐怖的。
传说中,在混沌时期,那一吞之下甚至连无垠混沌都可以吞噬的一干二净,便是混沌真龙都无法抵挡这样的可怕吞噬啊。
当然,那是真正的鲲鹏,而不是夏渊的那尊鲲鹏副门主幻化出来的这鲲鹏真身可以相比的。
但就算如此,也足够震撼了!
这一刻,净莲天台圣主眼中都出现了凝重无比的色彩。
他知道,这是对方要放大招了,而且还是一种十分可怕强大的大招!
甚至,这堪称就是那尊鲲鹏副门主最终的一击了!
这样的一击之下,对方绝对没有任何的余力可以继续战斗下去了,如果成功那么自然就是胜利,可如果这一击之中,没有将墓镇压的话,那么接下来的那尊鲲鹏副门主将会再也没有任何的力量,而那时候就是原始天魔门的胜利了。
这就是最终的一战,最终的一击!
此刻,就算是净莲天台圣主都是有些紧张起来了。
虽然之前在净莲天台圣主的判断之中,那尊鲲鹏副门主是没有胜利可能的,但如今对方竟然连那无上的手段都施展出来了,这足以让净莲天台圣主重新的审视一下对方了。
毕竟,到了这样的层次之后,就算是净莲天台圣主为时代至尊,也无法将对方的战斗情况完全判断清楚啊…
终于,吞噬了无数和无数之后,那虚影已经颤抖到了自己,似乎随时都要崩溃一般。
这是,那庞大无比的鲲鹏真身承受的力量,已经达到了一种极致了。
而此刻,就是最终的爆发!
果然,下一瞬间完全彻底的爆发了!
瞬间出现的那种璀璨,那种极致的升华,几乎将整个天地都湮灭,都覆盖了一般。
那无上恐怖的震撼力量,弥漫了整个虚空之中的每一个角落。
震撼的毁灭,不断吞吐整个天地,虚无的力量,不断混沌每一方时空。
一切和一切,都完全的消失了…

无数的存在,都在静静的看着其中,看着那最终一战的出现。
他们知道,这就是最终的结果了!
瞬间之后,那尊鲲鹏副门主的的身形已经重新出现在了虚空之中,亦如之前的时候一般,没有丝毫的变化。
不过诸多的存在都是可以清楚的感受到了,对方已经没有了任何的威能,没有了任何的力量。
只要墓可以走出来,虽然一道法术下去,都可以将那尊鲲鹏副门主直接击败的。
现在要看的,就是在这样可怕的杀伐动/乱之中,墓是否还可以走出来了!
等待,漫长无比的等待。
明明感觉只是短短时间的等待,此刻却给人的感觉是如此的漫长,漫长到无法想象…
终于,还是出现了…
他们,看到了…
那是一道身影缓缓的走出。
虽然周身都是出现了一种惨烈无比的痕迹,虽然周身都是带着一种无尽凄惨的纹路,甚至此刻墓的气息都是呈现了一种极度的不稳定。
但终究,还是胜利了…
是的,胜利了。
墓,缓缓走来了,就这样出现在了无数的存在面前。
凄惨的样子,似乎在说明如今的墓已经已经没有多少的战力存在了。
但起码,现在的墓还有一战之力。
而那尊鲲鹏副门主…
已经达到了极致了。
这一战,已经结束了…
“净莲天台胜利…”
虚空之中,那声音回荡在天地之中,而这也就意味着一切的结束。
墓看着虚空之中,那看起来比起自己更加飘逸无比,似乎没有受到任何伤害的那尊鲲鹏副门主,只是轻轻的一笑。
没有多说什么,墓转身离开。
而此刻那尊鲲鹏副门主面色则是无尽的铁青,虽然他有心想要去说什么,但可惜现在那尊鲲鹏副门主是真的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而此刻诸多的原始天魔门的存在,一尊尊面色都是铁青到了极致。
他们没有想到,最终的结果竟然会是如此。
曾经在他们眼中,净莲天台只是一个弱到不能在弱小的弱鸡。
甚至虽然他们已经努力的提升了那种警惕之心了,但实际上还是无法真的太过看得起净莲天台。
然而,谁没有想到净莲天台竟然是隐藏起来的可怕巨兽!
当他们张开獠牙的时刻,似乎要将所有都彻底的吞噬!
诸多的原始天魔门都知道,单单只是净莲天台的话,单单只是和他们这中层和顶尖存在两战,是真的有希望为他们带来三十的积分!
曾经,原始天魔门可是始终前三甚至第一的存在啊!
他们自然知道其他的那些对手,知道他们的具体实力,所以明白可以在前两战之中,都是战胜了他们的净莲天台,究竟是何等的强大可怕!
面对他们原始天魔门尚且如此,那么要是换成其他的那些道统传承呢?
此刻诸多原始天魔门的存在想到的,就是碾压!
如果这净莲天台也是年轻弟子都不是很差劲的话,那么凭借他们的威能,就算是遇到他们原始天魔门之前的那些对手,都不是没有一战之力啊!
是的,就是如此的可怕恐怖强大!
这,就是净莲天台!
“默默无闻,实在是低调到了骨子之中了!”
原始天魔门门主深深吐了一口气。
两战皆败,这一幕对于原始天魔门门主来说,已经是无数的时代都没有出现过了。
如今,净莲天台已经得到了三十分,而他们原始天魔门却一份都没有!
虽然,原始天魔门知道接下来的中层之战中,另外的两尊副门主都是可以拿下对方的。
但是终究在非弟子的战斗之中,他们还是失败了,彻底的失败了。
甚至没有任何的悬念。
这一次,算是原始天魔门无数的时代之中,吃到的最大一次亏了。
不过…
“好在,我们弟子的存在,不是对方可以相比的。”
是的,地方方面,他们原始天魔门想来的都是强大无比的。
这些弟子,都是在无尽的战斗和杀戮之中走出,都是在生死沉沦之间觉醒,任何一尊都是无比恐怖的。
就算是同样级别的战斗,也没有多少的妖孽可以和他们原始天魔门的弟子战斗!
这,就是他们的信心所在。
虽然这一次顶尖之战之中失败了,而中层之战中也失败了两次。
不过这也不算什么,起码在他们眼中,这一次还是可以胜利的!
只要,在接下来的弟子之战中保持足够的压制就可以了。
恩,虽然有些困难…
不同于原始天魔门那边,净莲天台这边算是开心了。
两战全胜,其中甚至还有顶尖之战的存在。
这样的结果,让他们真的开心无比。
起码现在的他们,已经占得了先机。
最少,在接下来的战斗之中,就算是两战全部失败,可他们最终也是领先十个积分!
而这些积分,已经足够了。
足够,让他们的弟子之战中,不至于承受太大的压力了。
此刻,诸多的净莲天台都是看向了血池炎侯和夏渊,当然主要的还是看向了夏渊。
虽然,一般弟子之战中,很少出现一尊弟子可以杀穿全场的情况,但有着最顶尖的要内弟子存在,起码可以让他们稳定的得到不少的积分。
而这些积分应该都差不多了吧!
所以,在这些净莲天台顶尖大佬们的眼中,他们基本上算是已经稳妥了…
虚空之中,那尊盖世可怕的虚影烙印又一次出现了。
“中层之战,第二战,开始…”
随着声音的落地,净莲天台能量修炼者一脉脉主终于还是走出了。
夏渊知道,净莲天台的修炼者一脉脉主本身也是无比可怕的,虽然按照墓的说法,这净莲天台修炼者一脉脉主比起他来差了一些,但终归还是属于一个级别的存在。
在时代霸主之中,那尊净莲天台修炼者一脉脉主都是属于顶尖的存在。
不过唯一可惜的,是可这一次那尊净莲天台修炼者一脉脉主面对的,是原始天魔门门主!
关于原始天魔门门主的消息,诸多的存在都知道的。
传闻中——
不是传闻中,事实之中也是如此!
这原始天魔门门主,就是原始天魔门门主之中第二强者。
不管明面上还是暗地里,都是如此。
很简单,那些副门主或者长老,在或者太上长老之类的存在,都是可能会隐藏,但是对于门住圣主这样级别的存在,那可都是一个宗门道统传承之中真正的门面啊!
别人可以不强大,但他们必须强大,十分的强大才可以!
所以,这原始天魔门门主必然是无比的可怕恐怖。
这一战,虽然修炼者一脉脉主也是十分强大,但就算是墓遇到原始天魔门门主,估计也不是对手,而化成不如墓的修炼者一脉脉主,那么自然更加不是对手了。
所以,这一战他们是放弃态度的。
但,就算是已经打算好了放弃,可修炼者一脉脉主依然还是走出了。
对于修炼者一脉脉主而言,放弃什么的不存在的!
虽然明知道必然失败,但可以和这样顶尖存在一战,那也是可遇不可求的啊!
这一刻,修炼者一脉脉主走出,瞬间就绽放出了最为强大的实力!
而那边的原始天魔门门主,已经不打算在隐藏什么了。
前面两战的全部失利,让原始天魔门的信心遭受到了前所未有的代价,所以现在的原始天魔门门主就需要强势出手,展现出他们原始天魔门的强势来。
唯有这样,才可以让那本身就已经低沉无比的气势,再度彻底的提升起来!
所以,这一次算是修炼者一脉脉主倒霉吧!
本身,修炼者一脉脉主是带着慢慢的信心而来的。
恩,在修炼者一脉脉主看来,就算自己不是原始天魔门门主的对手,但和原始天魔门门主战斗一番还是可以做到。
修炼者一脉脉主毕竟是时代霸主之中的顶尖存在。
而原始天魔门门主,同样也是这样级别的存在,就算是他们之间有着差距,但这差距也不会很大的。
是的,这就是修炼者一脉脉主的想法。
而后,战斗开始之后,修炼者一脉脉主才知道自己的想法是多么的愚蠢。
简直,就是卑微到了骨子之中了!
面对那完全彻底爆发的原始天魔门门主,修炼者一脉脉主是没有丝毫还手之力的。
从一开始,原始天魔门门主就瞬间占据了主动,无上的气息,可怕的威能,加上无敌的肉身,一切的一切都在显示原始天魔门门主的强大之处。
当这些全部爆发之后,修炼者一脉脉主发现自己只能防御,甚至连一丝换手的几乎都没有!
不管在任何的方面,原始天魔门门主都是在狠狠的压制修炼者一脉脉主,让修炼者一脉脉主完全没有对抗的可能。
此刻,修炼者一脉脉主很想大喊一声‘老混蛋不讲武德’!
虽然秘煌之约决定了一个道统传承未来数百万年甚至上千万年之中的气运,但这始终还是以切磋为主的战斗。
在这样的战斗之中,就算是对方杀的在难解难分,终究还是会保留一份颜面,而且也不会真正杀到双方都陨落为之。
一般来说,除非是有着天大仇怨的两大道统传承,不然大家见面之后虽然会大战一场,不过大战的过程之中,都是会努力压制一下的,起码让对方表现一下,这样你好我好大家都好啊!
而修炼者一脉脉主也是想过,他们和原始天魔门之前没有丝毫的交集,丝毫谈不上仇恨。
而且自己这一次上来就是走个过场的,摆明了就是失败。
让自己表现一下,大家杀他个有来有回,最终自己在认输失败,这样面子上都好过。
可鬼知道原始天魔门门主竟然这样不讲武德,这完全就是要把自己往死里打!
而且,还是那种打死以后都不解恨,还要继续鞭尸鞭尸在鞭尸的摩擦!
诸多净莲天台的大佬看着那边被打的已经开始怀疑人生的修炼者一脉脉主,一个个都是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这是,多大仇多大恨啊…
有很多存在看向了那尊太上长老,而此刻对方也是微微打了一个寒颤。
其实,在来之前,众人是打算让他打这第二场的,不过想了一下,最终还是修炼者一脉脉主自告奋勇,觉得自己要碰一下对方的门主,来好好的展现一番。
如果不是修炼者一脉脉主坚持的话,那么这第二战就落在了那太上长老身上了。
而要是这样的话…
那尊太上长老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
他的实力,比起修炼者一脉脉主来都是稍微差点,所以要是换成他上的话,那么将会更加的凄惨。
好在,有这个傻子修炼者一脉脉主帮自己顶上去了…

战斗,已经没有多少的悬念了。
其实从一开始的时候,修炼者一脉脉主和原始天魔门门主之间的战斗就不存在任何的悬念。
唯一要看的,就是修炼者一脉脉主和原始天魔门门主之间,究竟可以打到什么程度而已。
不过显然,原始天魔门门主是不打算给修炼者一脉脉主任何的机会,一上来就将修炼者一脉脉主摁在地上摩擦,最终摩擦到修炼者一脉脉主甚至连一次反击都无法做出,就这样耻辱一般的失败了…
恩,结束了…
当修炼者一脉脉主被送回来的时候,那脸色已经黑到无法描述了。
看了众人一眼,此刻修炼者一脉脉主浑身都在颤抖。
感受到众人眼中那种诡异无比的眼神,修炼者一脉脉主知道自己积攒了数百万年的清誉,都在这一刻毁于一旦了!
如果不是打不过原始天魔门门主的话,那么现在的修炼者一脉脉主真的很想冲上去,直接和对方血战到底!
净莲天台圣主想了一下,最终还是过来,似乎想说什么,可最终什么都没有说出来,只能是伸出手拍了一下修炼者一脉脉主。
而有些和修炼者一脉脉主关系不错的净莲天台顶尖存在,也是如此。
他们都是有着千言万语似乎想对修炼者一脉脉主说,但奈何最终是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墓想了一下,觉得自己虽然和修炼者一脉脉主关系不咋地,见面就掐架,但大家都是净莲天台的一员,这个时候也应该显示一下的度量。
只是,当修炼者一脉脉主看到墓都走出来的时候,努力维持的形象瞬间崩塌!
“滚蛋,墓你这个混蛋,给老子滚粗!”
如果要是在往常的时候,自己被修炼者一脉脉主在众目睽睽之下这样辱骂的话,那么墓早就撸起袖子开干了。
不过这一次…
墓只是无奈的撇了撇嘴:“本想想去安慰一下,没想到这货不识好人心。”
“也罢也罢,既然如此的话,那么就当我一片好心喂狗了。”
听到这话,夏渊看着墓那几乎就要憋不住的笑容,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
他真的很想问一下墓,是不是认真的…
这是第三战了,也是中层之战的第二战。
接下来的,就是第四战了。
净莲天台和原始天魔门之间的第四战,可以说牵动无数存在的心。
如果净莲天台要是可以继续胜利的话,那么…
那么就无需多想了,基本上他们晋级就是妥妥的事情了,而对于原始天魔门来说,这一次是绝对绝对不能在有任何的失败了!
但凡是只要在失败这一次的话,那么唯一的结果就是他们原始天魔门彻底的失败。
恩,四次战斗,失败三次,这其中甚至还有顶尖之战。
到时候只要净莲天台的那些弟子不是太过垃圾,垃圾到极致的话,那么基本上就已经注定晋级到下一轮之中了。
所以…
这最后的一战,净莲天台赢了最好,输了的话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可对于原始天魔门而言,却是绝对不容许失败的。
这也是为何之前的时候,原始天魔门门主甚至连那潜规则都不管不顾,直接强势出手将那肉身一脉的脉主狠狠镇压的原因了。
“第三战,上场…”
虚空之中,那时代至尊的意志又一次出现,声音回荡战场之中。
而此刻,净莲天台的太上长老和那尊原始天魔门最为神秘的副门主,终于还是出现了!
神秘,确实就是无比的神秘,直到现在的这个时候,那尊原始天魔门神秘副门主依然一切还是笼罩在那无尽神秘之中,根本就看不到丝毫的影像。
对于那尊原始天魔门神秘副门主,所有的存在都是无比的好奇,就算是原始天魔门之中也是如此。
因为,除了门主和极少数的高层之外,几乎没有几尊知道那尊原始天魔门神秘副门主真正的身份。
不知道他的种族,不知道他的实力,甚至也无法判断他的年龄。
这是一尊自从百万年之前加入到原始天魔门之中,就无比神秘的存在。
只是,所有的存在都知道,那尊原始天魔门神秘副门主肯定不是什么弱者。
要知道,自从上一辈那尊原始天魔门副门主陨落之后,这个位置已经空缺了无数的时代了。
不是无数年,而是无数的时代!
这无数的时代之中,原始天魔门的这一职位始终都是空缺的,要知道这无数的岁月之中,原始天魔门之内也是出现了无数恐怖极致的盖世强者,但这些存在却最多只是成为那尊原始天魔门的长老,而不是副门主!
要知道,这副门主和长老,甚至哪怕和太上长老相比,权利也不是大了一点半点啊!
原始天魔门,那可是王阶道统传承之中最为顶尖的存在之一,这最为顶尖可不仅仅只是说的在这秘煌天之中,就算是放眼整个三十三天之中,那尊原始天魔门都是位列最顶尖的可怕。
所以这样一个道统传承之中的副门主,真的不是一般存在有资格担任的。
但是那尊原始天魔门神秘副门主却在加入到原始天魔门之后,就直接成为了副门主,甚至知道他存在的那些长老们竟然没有任何一尊阻拦什么,这已经足以说明很多的问题了。
强大,是一定强大的,而且还是那种无比可怕的强大。
这一点,完全不需要多想什么。
此刻面对那尊原始天魔门神秘副门主,净莲天台的太上长老也是心中惴惴不安的。
他是很强大,是一尊时代霸主,而且还是时代霸主之中也是属于顶尖的存在,甚至比起肉身一脉的脉主都是不弱多少。
可要说能够和那原始天魔门的副门主对抗,似乎还是差了一点吧!
不过,这一战对于他而言,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压力了。
毕竟,在战斗之前,所有的存在都已经猜到了结果。
而之前也是做过最坏的打算。
如今墓可以战胜那尊鲲鹏副门主,这已经是净莲天台可以想到的最好结果,已经是净莲天台那些顶尖大佬们最为满意的结果了。
这一战可以胜利,自然是最好不过了,而就算是失败的话,那么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反正,失败都是在情理之中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