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异能 《劍骨》-第二十七章 設計相伴

劍骨
小說推薦劍骨剑骨
龙皇本以为,这白银城内所藏造化,不值得自己大费周折。
白亘要抢,那便让白亘抢。
但万不曾想,竟会有此等仙缘……就坐落在朱雀大殿!
“我们来晚了,灵果已被人摘走了。”
黑槿神情阴沉。
这枚先天灵果,她可惦记许久了。
破碎记忆之中,隐约回想起……早在幼年时期,只有一丝灵智之时,便觊觎垂涎朱雀大殿供奉之果。
“此地爆发过一场战斗,白亘果然踏入龙宫了,这里有‘斩月’的杀念残余。”龙皇淡淡道:“还有这些剑气……想必你们都熟悉吧?”
执剑者的光明剑气。
姜麟最是熟悉不过。
“这枚灵果,是谁摘走的,白帝……还是宁奕?”姜麟蹲在朱雀大殿外,眯起双眼,仔细端详着残余的妖气,手指摩挲,道:“如今宁奕已经有了与白帝争辉的实力么?”
“不。”
龙皇摇了摇头,笑道:“以白亘出手狠厉程度,若真打起来,半座白银城都会遭殃。如今一片太平,不像是他与人族大能交手之后的景象。”
“不难推断,这二人虽然都在此地出手,却并未照面。想必是人族宁奕先摘走造化,触动阵纹,准备坑杀孔雀,此后白帝才抵达此殿,以斩月拆解阵纹,救下孔雀……”
龙皇开口之时,四周时空隐约有逆流迹象。
他似乎站在了回溯的虚无长河中,三言两语,就道出真相。
“黑槿。”中年男人轻声问道:“在你记忆之中,白银城可还留有造化?”
女子沉默了一小会,声音沙哑道:“四方仙阁,还有一些,涅槃宝器,阵纹图箓……至于朱雀大殿的先天灵果,便是只有一枚。”
龙皇微微颔首,陷入思考。
火凤挑眉问道:“陛下,不若我以天凰翼,在白银城内搜寻一番?”
“不必了。”
龙皇轻描淡写道:“比起我们,东妖域情报简陋,不知龙宫真貌。只要孔雀亲眼见到那枚先天灵果,白亘便一定不会放弃搜寻其他三座大殿,若只是一些朴素宝器,阵纹图纸,让他们取走便是。”
“以您之见?”
龙皇眯起双眼,并未急着开口,而是缓缓抬眸,望向穹顶虚无。
他弹指叩出一片黑金色秘纹,这片秘纹倒开大伞,将几人遮掩地严严实实。
屏蔽天机。
……
……
黑金色秘纹弥漫,占据了全部视野……宁奕失去了感知。
他最后所见,便是龙皇那双冷漠淡然的双瞳。
从入定状态中缓缓醒来,宁奕神情还算平静,他知道并非是自己的神念窥探之术,被龙皇看穿。
而是龙宫的意外,白银城抢夺,这里所发生的一切,使得这位本就多疑的北妖域皇帝,心中生出了郑重警惕。
不得不说,龙皇是位有大智慧的阴谋家。
即可高居云海,以星罗布棋,亦能俯低身段,应付宁奕市井伎俩。
神念扫荡,白帝那边也有秘纹笼罩,不出意料……这东妖域的君臣二人,正在白银城的仙楼内缓慢搜寻扫荡,试图找到第二枚仙缘之果。
可惜。
他们并不知道,在这里搜刮,只不过是浪费时间,徒费心力而已。
“这两位皇帝,究竟是遭遇了什么,警惕心如此之强?”
宁奕也起了疑心。
孔雀在朱雀殿雷海之中,异常愤怒,说自己伏杀了白帝?
回想起这两尊大妖的异样,宁奕魂海内画面凝滞……空无主人的灭字卷杀意和那枚万钧小印,让他抓住了冥冥之中的一缕灵感。
“两位妖族皇帝,想借座下妖圣之身,依附神念,探索龙宫……结果连龙宫殿门都未踏入,便被斩杀?”
宁奕眨了眨眼,直到此刻,他终于意识到自己背了一口大黑锅。
怪不得……自己在青铜殿遇到白帝,在白银城遇到紫凰,孔雀,都感觉异样!
很显然,两方妖族势力,都认为此事是自己所为!
尤其是自己在朱雀殿坑杀孔雀紫凰……伏阵,匿迹,摘果,一气呵成。
这口黑锅,自己是背实在了。
“可问题是,在龙宫外伏杀妖族皇帝的,不是我啊。”
宁奕满头黑线,忽而眼神一亮,喃喃道:“这个人……是周游先生……”
是了。
只有周游先生!
至道真理,拔罪仙剑,两者加持之下,瞬杀两位妖族皇帝的神念!
这个信息十分关键。
除了自己之外,无人知晓,人族还有这么一位修士踏入龙宫……只要自己能够找到周游,利用空之卷打碎屏障,借用龙宫阵纹,一皇一帝,何足为惧?
宁奕沉浸神念。
空之卷替宁奕打开了海底龙宫的完美视野,在这副俯瞰图卷中,整座白银城一览无余,可唯独核心黄金城,以及黄金城城墙边缘,方圆五里之内,都被一层黑色雾气笼罩。
在白银城内,没有发现周游先生的踪迹。
答案便很明了了。
周游先生踏入龙宫,便一路笔直前行,根本不在乎路上的仙缘,造化……此时此刻,要么在黄金城内,要么在黄金城黑雾边缘笼罩中。
宁奕皱起眉头……
“就这么踏入黄金城么?”
心湖那端,裴灵素道:“核心城危险重重,两位皇帝若是随后踏入,便免不了要碰面了。白银城内三方大殿,阵纹不难参悟,都可以借用。不如设下杀阵埋伏,静候白帝龙皇两拨人马,踏入四圣大殿,届时便可故技重施,尝试袭杀……”
“太危险了。”
宁奕沉思片刻,摇头道:“同样的术法,很难成功第二次……更何况凭借两位皇帝的实力,四圣大殿的阵法已经不可能造成阻拦。”
白亘一人,便胜过千军万马。
青铜大殿的遭遇,让宁奕感受到了真正的生死危机。
他很确信,只要与白帝打照面,自己竭尽全力的一剑,也无法抵抗斩月大戟的杀念冲击。
另外一边的战力,则是比白亘更为恐怖……五年未见,火凤实力境界更上一层楼,至于那位素不出手的北妖域皇帝,更不用提。
龙皇的“时之卷”,几乎未在世人面前展露过真实手段。
丫头的提议,理论上的确可以削弱这两方实力。
但实在危险,前有缩地成寸,后有天凰极速,稍有不慎,便是血溅当场。
最重要的是,以四圣大殿的阵纹伏杀,收效太低。
宁奕并非不愿冒险,而是要看这份风险……值不值得自己拎着头颅去拼命!
“最重要的是……”
宁奕盯着黑金色秘纹,面色严肃,道:“有黑槿指路,龙皇恐怕不会满足于白银城,他必定直入核心城。”
“那,该如何是好?”
裴灵素也陷入沉思,她觉得这实在有些无解了。
丫头喃喃道:“难道放弃伏杀?”
眼下可是一个绝佳机会。
对执掌空之卷的宁奕而言……如今白银城内无秘密,借执剑者秘钥,可以随意穿行,四处布阵!
等踏入黄金城,这最后的一丝优势,可就荡然无存了。
“伏杀……当然不能放弃。”
宁奕眯起双眼,他缓缓摩挲着掌心那枚先天灵果,神念锁定在一缕飞掠在白银城筒巷窄壁的紫色凰火之上,面色逐渐变得阴沉。
朱果感受到宁奕指尖的温柔,冷不丁打了个寒颤。
再望向宁奕面容。
眉眼低垂,面色隐现癫狂……这活脱脱是一位疯子。
“你还不想就这么死吧?”
宁奕望向仙缘果,柔声问道:“虽然我不吃你……可外面的那些人,每一个都恨不得活吞了你啊。”
仙缘果额头渗出大片大片的冷汗。
“陪我演一出戏吧。”宁奕以不容拒绝的语气开口,道:“只能成功,不能失败……失败的话,你和我,都会死。”
不等朱果反应过来。
更不等他开口说答应或者不答应。
烟雾缭绕的静室,就被空之卷秘钥破开一扇门户。
“杀!”
宁奕将朱果掷了出去,气吞山河,道:“杀他娘的白帝龙皇!”
……
……
“轰隆隆隆——”
紫色凰火,在白银城西方边缘飞掠。
紫凰妖圣神色阴沉,她逃离朱雀大殿后,心在绞痛,心在滴血!
当初,那枚萦绕仙缘的先天灵果,近在咫尺,自己竟然没有好好把握!
如果上天再给她一次机会,她一定会……
就在思绪恍惚的那一刻。
眼前忽然有一扇门户,撑开虚无。
“你大爷的!”
紧接着,一道愤怒近乎于咆哮的熟悉声音,炸雷般响起。
就在那扇突兀撑开的门户之中,跑出了一枚朱红色的先天灵果,啪叽一声,就踩在紫凰妖圣的白皙额头之上。
一切发生得都太突然。
以至于一妖,一灵果,凝滞了那么一刹。
紫凰瞳孔收缩成一条细线,她毫不犹豫,直接张嘴咬去——
朱果低头一看,看到了一张缭绕凰火的血盆大口。
在这一瞬间,它吓得魂飞魄散,也明白了宁奕口中说的演戏是什么。
“宁奕你大爷的!”
仙缘果眼泪鼻涕都飚出来了,一脚丫子毫不留情地狠狠踩了下去,溅出一滩炽烈火焰。
“烫烫烫……”
虚无之中,一股无形推力,拉扯了它一把,数千缕虚无丝线,从空之卷中掠出,帮助它横生生掠出一截距离。
仙缘果撒丫子狂奔。
不得不说,它的速度当真是极快无比,一时之间快若雷霆,而且无比敏捷,穿街越巷,瞬间在紫凰视野中没了踪影!
女子妖圣怔了一刹,旋即暴怒。
也正在这一刹——
一缕纤细雪白的剑芒,直冲云霄。
宁奕握着细雪,从门户中踏出,面无表情落在紫凰妖圣面前。
浩荡剑气的出现,使得白帝停止了无意义的扫荡搜寻。
龙皇也撤去了黑金色如大伞的秘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