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不释手的小說 神聖羅馬帝國 愛下-第一百七十二章、政客的良心

神聖羅馬帝國
小說推薦神聖羅馬帝國神圣罗马帝国
同样不甘心的还有美国人,明明只是跟着打了一次酱油,居然要享受近似反派主角大英帝国的待遇。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大洋联盟那么多成员国,都参加了这次战争,凭什么他们就要享受特别照顾?
找不到原因,那就是政府无能。别的国家都知道及时止损,就他们跟着英国人一条道走到黑,不是无能是什么?
至于华盛顿政府的努力,抱歉,这是一个以成败论英雄的年代。甭管有多少原因,失败就是失败。
条约内容刚传开,合众国就炸锅了。各个州都爆发了声势浩大的游行示威活动,局势只是比日本好一丢丢。
华盛顿,震耳欲聋的抗议声响彻天际,饶是在白宫中一样清晰可闻。
西奥多-罗斯福现在非常的头疼,反对党议员已经向国会提交了弹劾案,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下一次国会开启,就会进行表决。
从目前的局势来看,如果不能解决好《维也纳协定》的问题,他就要成为美国历史又一个被弹劾下台的总统。
只是推翻《维也纳协定》又谈何容易?如果可以拒绝,合众国代表根本就不会签字。
面对大陆联盟,合众国的力量实在是太渺小了。在维也纳和会上,合众国代表团没有任何发言权。
一直到条约落定,才通知他们去签字。不签就是战争,日本人先一步领教到了拒绝的后果。
与其遭遇社会毒打之后接受现实,还不如主动去面对,合众国代表团被迫在和会上签了字。
看着条约内容,仿佛是重若千斤,罗斯福双手都在颤抖。除了割让殖民地可以接受外,其它条款都是坑。
巨额的战争赔款自不用说,那就是一笔天文数字,合众国所有人一起不吃不喝,都要奋斗三年。
这年头合众国就是一个大号的山寨工厂,工业科技远远落后于欧洲,军工产业也不例外。
飞机、坦克之类先进武器,虽然能够造出来,但是军方却拒绝使用,性能有多坑,可想而知。
反正先进武器都要从国外进口,关闭军工产业,貌似影响也不大。
显然,这只是普通人的看法。作为一名政治家,罗斯福非常清楚没有军工产业的后果。
真要是答应了,那么合众国就乖乖的做一个二流国家,在国际上做一个应声虫,发展一下经济就行了。
可问题是现在的局势,根本就容不得合众国拒绝。战争说起来轻松,别看外面口号喊得惊天动地,真要是打起来了,又是另外一种结局。
稍微了解合众国的都知道,自从南方独立后,华盛顿政府的声望就一落千丈,对各州的约束力进一步下降。
历届华盛顿政府,都在想办法整合国内各州。包括参加这次战争,除了国内利益集团的推动外,也有借机整合国内各州的意思。
只可惜合众国运气不好,还没来得及整合国内各州,世界大战就先一步结束了。
一盘散沙的合众国,如何是大陆联盟的对手?
据罗斯福所知,合众国那支袖珍陆军的实力,都不一定有国内某些州的民兵有战斗力。
华盛顿政府敢开战,下面的各州就敢玩儿中立。别以为东南自保是远东帝国的专利,西方世界早就出现过了。
若是逼急了,搞不好还会直接独立。大不了就是勾结大陆联盟,反正不要指望大家跟着一起陪葬。
这个时候指望资产阶级,那就是做梦。对资本家来说,最重要的永远都是自家的财富,而不是维护合众国的主权。
利益集团指望不上,民众同样也指望不上。爱国青年喊喊口号还行,真正是同大陆联盟开战,先搞清楚合众国的组成再说。
本来就是欧洲移民,天知道有多少人同自己的母国有联系。
在大街上随便拉一个人问,他可能告诉你是:英格兰人、爱尔兰人、奥地利人、俄国人、比利时人……就是不会说自己是美国人。
原时空合众国真正走向统一,也是第一次世界大战后的事情,在此之前大家都是外国人。
指望一帮外国人保卫美利坚,明显不现实。只要大陆联盟舍得出价,不怕没有带路党。
可以说,现在百分之九十九的美国人,都不愿意同大陆联盟爆发战争。
包括罗斯福总统自己,这个时候也不想同大陆联盟爆发战争,因为这意味着距离断头台不远了。
这次世界大战没有追究战犯,那是因为英国政府投降得快,要是慢一点法兰西就是前车之鉴。
法兰西皇帝和贵族躲过了一劫,那是因为大家都是一个政治圈子里玩的。圈子外的战犯,只要被抓住那可都上了断头台。
“没有回旋的余地了么?”
罗斯福无奈的问道。
“没有!”
国务卿皮特肯定的回答道,随即解释道:“根据维也纳传来的绝密情报,弗朗茨大帝有意提前退位。
以他的作风,肯定会给儿子留下一个稳定的世界,在此之前势必要清理可能带来麻烦的隐患。
很不幸,我们恰好撞了上去,给了维也纳政府借题发挥的机会。这份停战条约,就是一个意图分裂合众国的阳谋。
现在已经有小道消息传出:如果各州不想承担巨额的战争赔款,只要脱离合众国就可以了。
我个人判断,这个消息应该是真的。根据维也纳协定的规定,神圣罗马帝国拿走了近五分四的战争赔款,免去部分战争赔款并不算什么。
战争赔款的数额太过巨大,我们中央政府承担不起,势必要分摊给各联邦州。
一旦我们开始分配,天大的麻烦就来了。不管用什么样的方式分配,都不能令所有人满意。
尤其是对中西部经济落后的联邦州来说,本来就连年财政赤字,再来一笔战争赔款,我简直不敢想象这个后果!”
分裂,这是比战败更加沉重的话题。合众国从建立开始,内部矛盾就从来没有少过。
同样是移民,也分成了三六九等。总体来说还是沿用了欧洲世界的鄙视链,西欧看不起中欧,中欧看不起东欧。
至于南欧和北欧,一直都没有什么存在感,算是介于中欧和东欧之间,属于经常被无视的存在。
伴随着神圣罗马帝国的复兴,欧洲世界的鄙视链渐渐发生了改变,可是合众国的社会等级依旧延续。
现在社会地位最高的自然是英格兰人,然后是神罗移民、法兰西移民,接着是西班牙、葡萄牙、荷兰等国移民,处于社会最底层的则是意大利移民、东欧移民、以及爱尔兰人。
再往下的有色人种移民,那就更不用说了,压根儿就没有任何社会地位可言。
因为移民的时间不一样,各民族在合众国的分部也不均衡,比如说:英格兰移民就多集中在东部各州,中西部所占比例则相对较少。
这样的人口分部,平常时期看不出来什么,关键时刻就问题大了。
一旦大陆联盟同这些民族勾搭上了,分分钟就能够搞出事情来。起码处于社会底层的爱尔兰人,就不愿意和英格兰人在一个锅里混饭吃。
就如同南北战争一样,原本中立的几个州,就在欧洲列强干涉下倒向了南方。
现在的麻烦更大,欧洲世界已经是一家独大,神圣罗马帝国基本上完成了对欧洲大陆的整合。
望了望窗外,罗斯福叹息了一声后,缓缓说道:“尽可能的安抚各联邦州,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合众国再发生分裂,要不然我们就是历史的罪人!”
嘴上说得强硬,心里却没有底。阳谋的可怕之处就在于明知道敌人的计划,想要阻止却又无能为力。
“相忍为国”,不适合美利坚。既然是因为利益而建立,自然也可以因为利益而分家,南方独立就是最好的证明。
伴随着经济的发展,合众国的东西差异也日益明显,没有巴拿马运河助推,西部各联邦州的经济一直都没有起色。
东部的财团视中西部为经济殖民地,中西部各州同样不甘示弱,针锋相对的玩起了地方贸易保护。
加上国际势力的挑拨,东部各州同中西部各州的关系一直都不好。本该协调矛盾的华盛顿,面对国内的“各路诸侯”表现的非常无力。
整合全国的计划失败,罗斯福对合众国的未来已经不抱有希望。尽力维护国家统一,已经是一名政治家最后的“节操”。
只见国务卿皮特摇了摇头:“总统先生,我想这些问题,现在已经不需要我们考虑。或许下周,这里就要换主人了。
反对党应该是不知道敌人想要分裂合众国的阴谋,现在正忙着将我们赶下台,好实现自己的政治理念。”
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皮特在“幸灾乐祸”。
本来他们就已经够倒霉的了,被国内利益集团送上了战车,赔上了生前身后名,被钉在了耻辱的柱子上。
没有想到,在现在这种至暗时刻,居然还有人主动往坑里面跳。
战争的锅他们是背了,可是和分裂合众国相比,战败的责任还是要轻那么一丢丢。
就如同合众国现在的历史书上,最糟糕的总统一直都是倒霉蛋林肯,而不是其他真正乱搞的混蛋。
愣了愣神过后,罗斯福微微点头。经历了一连串的噩耗,总算是收到了一个好消息。
“嗯!”
“事情牵扯到了神圣罗马帝国,我们必须要慎重应对。在不确定事情真假之前,大家必须要严格保密。
先搜集相关情报吧,如果我们真的被弹劾下台了,那就将资料移交给下一任,万万不能让合众国发生分裂……”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有人赶着上来接盘,罗斯福自然不会拦着了。
如果背后支持的他利益集团,不允许他退缩,罗斯福早就撂挑子不干了。
现在反对党要夺权,那就再好不过了。被弹劾后下台,对各方都交代得过去。
至于敌人的阴谋,那就留给下一任解决好了。反正这是合众国的传统,几乎每一任政府都会或多或少的给下一任留下麻烦。
罗斯福都算有良心的了,起码还搜集了资料,要是直接装糊涂,下一届政府连反应时间都没有。
……
加拿大,伴随着维也纳协定的签订,自治领政府不得不面临撤退的难题。
“伦敦政府已经再三催促了,要我们尽快开始撤退,再晚敌人就要打过来了。
我简直不敢想象,该怎么向民众们解释。一旦消息传开,恐怕他们会恨不得生撕了我!”
麦肯齐·鲍威尔总理抱怨道。
抗命?
如果神圣罗马帝国的军队不会打来的话,大家不介意和伦敦政府好好理论理论。
可惜现在不行,世界大战大战输了,英国政府自身难保,加拿大自治领成为了弃子。
自家人闹闹情绪还行,面对凶神恶煞的神罗军队,自治领政府实在是没有底气。
人知道的越多,越是知道敬畏。大英帝国都无法抵抗的敌人,加拿大自治领拿什么去抵挡?
不惜一战,说起来好听,做起来就难了。就凭加拿大这几百万人口,同世界霸主对上,那无疑是以卵击石。
何况,还有伦敦政府的命令。丢掉加拿大的责任,都不需要在场的众人承担。
“放心吧,总理。放弃加拿大是伦敦政府的命令,可不是你的主张,相信民众们是会理解的。
反正也拖不下去了,早点儿解决,我们也可以早点儿退休。好些年都没有国了,也不知道现在国内怎么样。
估计也不会太好,听说敌人的轰炸非常厉害,但愿情况不会太糟糕!”
查尔斯慢条斯理的说道。
不同于在加拿大生活了几十年的麦肯齐·鲍威尔,查尔斯可是伦敦政府直接任命的公务员,刚刚过来没几年,对加拿大自治领的归属感自然不强。
丢了也就丢了,左右也就一块殖民地。殖民帝国都崩溃了,连印度都没了,何况是鸟不生蛋的加拿大。
作为一名合格的公务员,这几年查尔斯也捞够了,没了这份工作,正好早点儿回国同亲人团聚。
“爵士,我们就这么走了,也太便宜奥地利人吧!要不然……”
不等麦肯齐·鲍威尔把话说完,查尔斯当即就打断道:“总理阁下,今时不同往日,现在的世界和从前不一样了。
神圣罗马帝国刚刚成为世界霸主,我们这个时候搞任何小动作,都有可能引发难以预料的风险。
一个操作不好,不仅会给自己带来灾难,还会给国家带来无尽的麻烦,现在的不列颠经不起折腾了。”
内幕交易的事情,尽管没有摊开来说,但是伦敦政府的再三严令,大家还是收到了的。
加拿大自治领虽然已经建立,但是远没有后世那么大的自主权,距离独立国家更是差距甚远。
看似麦肯齐·鲍威尔总理是当地最高领袖,实际上查尔斯这位伦敦政府任命的公务员,在政府中的话语权,丝毫不比他小。
真要是坚持拒绝伦敦政府的命令,麦肯齐·鲍威尔今天能不能出这个门,都是一个问号。
反正都决定舍弃加拿大自治领,英国政府现在已经不需要顾及加拿大人的感受了。